>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局势突变险象生

第二百九十九章 局势突变险象生

 热门推荐:
    那一步一步缓慢走上擂台的人竟然是楚天情,楚天情还没有开口报姓名,台下已经嚷嚷起来:“那个人是冷血杀手楚天情。”

    在场认识楚天情的人很多,但是不认识的人更多。很多人都在想着楚天情为什么要上台

    纪无双狂笑道:“不管你是冷血杀手还是什么,我都要你死在我的刀下。”纪无双说完,人如鬼魅一般冲向了楚天情,刀光带起一片杀气。如果是一般人,早就为纪无双那嗜血的杀意给吓到了,但是楚天情的眼中更冷,冷得比纪无双的刀还令人要害怕。

    纪无双刀光大盛,大喊道:“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天下无双,我的刀法...”

    纪无双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经倒下了,是楚天情出的手,那样冰冷的剑光一瞬间出鞘,然后穿过纪无双的身体,再然后回鞘,这原本是三个动作,却在楚天情的手中一气呵成。楚天情的剑远比纪无双的刀要快,快到纪无双连出手都还没来得及,就去见了阎王。

    楚天情“雪恋”归鞘之后才冷冷道:“少剑山庄十庄主楚天情。”

    楚天情杀完人之后才报名字,留给了其他人太多的震撼,更多的是害怕,在其他人看来这个楚天情似乎比纪无双还要可怕,因为他的武功比纪无双还要厉害,一出手绝对不留活口。

    少剑山庄最后一个人终于出现了,但是这个人竟然是冷血杀手楚天情,这还是有点出乎李傲放的意外。因为这个楚天情便是天剑山庄当年死里逃生的天情,当时凤凰城袁家派人给自己送信,希望君傲堂出手的时候,自己断然拒绝了,后来袁家被灭门,冷血杀手楚天情之名便传了开来。但是没想到这个楚天情竟然是少剑山庄他们一伙的,看来当初没有出手是个错误。

    冷血杀手楚天情之名传开,莫凡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莫北看着楚天情,并不确定,虽然觉得很像,但是还是不敢确定,于是问莫凡道:“哥,擂台上面的那个是天情么”

    莫凡点头道:“嗯,他就是天情。”

    莫北道:“哥,你这么肯定,莫北之前和天情见过”

    莫凡道:“四月的时候,天情来过紫陌阁。”

    莫北听了后,沉默不语,心中不知道是怎么一种想法,很安静,没有再问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夏语雪看着莫北的神情,一时间心乱如麻,不晓得如何是好,只是紧紧地拉着莫北的手。对于天情夏语雪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现在莫北的样子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比武还在继续,楚天情站在擂台上,一时间众人为他气势所摄,竟然无人敢上去挑战。通达对于纪无双的死也无可奈何,毕竟是纪无双杀人在前,楚天情的出手还可以说是除害。

    通达不予追究,但是刀兵是一体,纪无双死了,他很是不满,怒吼一声,从另一个擂台直接跃了过来找上了楚天情。一刀挟着风雷声砍向楚天情,但是纪无双既然能够被楚天情一剑杀了,那么“兵”也不能够在楚天情的手上走太久,因为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兵”第一刀虽然声势惊人,但是楚天情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楚天情的眼睛看起来充满了忧郁,像冬天里的雪一样冰冷。“兵”魔对于自己第一刀楚天情竟然那么轻松,“兵”魔诧异了,但是接着他便后悔了因为他的心脏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冻结了,他完全不知道楚天情的剑是怎么刺入他的体内的。楚天情的剑抽离身体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都被抽走了一样。

    十魔中的刀兵都死了,但是还是有人找上了楚天情,他们是患难,同生死,共患难。患难两人见刀兵死后,似乎激起了内心的激愤,于是同时找上了楚天情,如今的场面已经不受控制,已经不仅仅是比武,反而变成了仇杀。

    患难两人同时道:“你杀了刀兵,我要你偿命。”

    楚天情的冷漠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楚天情完全看都没有看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说话一般。楚天情站在擂台上,给人一种冰山般的感觉,除了冷血便是寒冷。张翊君和李傲放似乎是想看好戏,并不打算阻止,虽然患难两人违反了规定。

    楚天情一左一右包围了楚天情,楚天情面向人群,一动不动,眼里的沉寂沉得令人害怕,寒冷若霜。患难似乎并不害怕楚天情,因为他们在进入少林之前都是大奸大恶之人,越是血腥,反而越能够刺激他们。他们在少林经过十功德大师的教导,武功各方面都得到了提高,他们并不害怕楚天情,他们觉得应该是楚天情害怕他们才对。

    楚天情在江湖的名声不过是冷血杀手,他们当年在江湖上的名声都是穷凶极恶的魔头,和楚天情相比,楚天情差太多。更何况他们上擂台以来,对手都是不堪一击,他们信心十足。

    患难开始动手,一左一右同时进攻,攻势凶猛,速度非常快,一击必杀,楚天情依旧不动,谁都不知道楚天情在想什么。

    慕容秋水当时正在擂台下,他在看着楚天情,因为楚天情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很好奇一个人的眼睛怎么可以像楚天情那样冷慕容秋水觉得楚天情的眼睛好像在下雪,慕容秋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一个人的眼睛怎么可能在下雪,但是感觉是那么的真实。

    眼看楚天情就要被患难两人打中了,如果打中,必死无疑,因为两人出手皆不留情。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楚天情竟然消失了,完全消失了。

    一直在观看着的唐歌豁然起身,面带震惊道:“这就是纵情遗恨生死绝,这就是纵情遗恨生死绝。”唐歌的话说得其他人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唐歌在说什么。

    从患难两人的角度来看,楚天情的确是消失了,但是从擂台的正面和后面来看楚天情并不是消失了,楚天情只是瞬间飞出了原地,向前飞去,因为除了飞已经没有任何的词可以形容楚天情的速度了。

    楚天情躲过了患难的攻击,这让患难都错愕不已,明明就在一瞬间之前楚天情还是没有动的,轻功再快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逃出两人的攻击,因为两人的这一个杀招叫绝命双杀。患难二人在被少林收服之前,便是用这一招称雄于江湖,多少比他们厉害的人物都死在了这一招之下,如今他们这一招竟然落空了。

    患难两人速度太快,因为楚天情躲开,两人变成了向对方互相攻击,两人反应虽然及时,将力气收回,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伤了。两人擦身而过,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们两个死都不明白,他们不知道楚天情是怎么出手的,就在他们两个人擦身而过的一刹那,他们觉得后颈被人用冰刀划了一条口子,然后他们便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了。

    患难两人死也不知道楚天情是如何出手的,楚天情不是刚避开两人的攻击么,他难道会瞬移楚天情不会瞬移,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之前楚天情瞬间飞出了原地,但是却在擂台的边缘陡然停住,然后整个人的身子向后急速飞回。

    轻功好的人都知道,当在施展轻功速度快到一定的时候,要快很容易,但是越快的速度停下来越是难。楚天情那么快的速度,堪比飞,他是怎么能够在那短短的两丈之内停下来的停下来之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返回,在患难二人擦身而过的时候,一剑双命。

    有的人甚至看都没有看清楚楚天情是怎么动的,就看见了患难二人倒下了,而楚天情似乎再原地没有动过。还有很多人只能够看到似乎擂台上出现过楚天情的残影,眼中只有惊讶。

    唐歌是看得一清二楚,也知道楚天情用的轻功是什么,所以他才错愕,震惊,其他不知道的人完全想不通,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唐歌之前见过莫北的“纵情遗恨生死绝”,但是如今看了楚天情的“纵情遗恨生死绝”之后,唐歌才明白,楚天情的“纵情遗恨生死绝”才是真正的“纵情遗恨生死绝”,的确称得上是第一轻功。

    由于在观赏席上,只有唐歌突然间站了起来,搞得众人莫名其妙,张翊君笑道:“红侠这是想显示你比我们高么” :\\

    唐歌并没有回答张翊君的话,脸上的震惊犹在。

    唐宋绝问道:“九弟,怎么了”

    唐歌这才回答道:“楚天情刚才所用的轻功是纵情遗恨生死绝,这个轻功可以称得上是当今世上第一轻功。”

    众人听了唐歌的话,有的人相信,但是有的人不信道:“怎么可能,不可否认刚才楚天情速度的确是非常快,但是那也只是在擂台之上,那么点的距离根本看不出来,楚天情不见得就是轻功第一。”

    唐歌笑道:“楚天情是不是轻功第一,这只是我唐歌个人的看法而已,你们可以反对,也可以赞成,这些与我无关,至于你们的那些没有必要的争论,我唐歌还不屑与你们争论。”

    唐歌这一番话说得一丝情面都没有留,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唐歌身后有唐门给撑腰。但是唐歌的话绝对是对的,不仅仅是从唐歌的江湖阅历和江湖地位来看,唐歌的话在某种程度来说是无需置疑的。就刚才楚天情的轻功,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明眼的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楚天情的轻功有多快,自己和他的差距有多远。

    唐宋绝在想事情,在想当年他和楚天情刚刚相遇的时候的情景,在回想着遥远的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