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零二章 输了江湖赢了她

第三百零二章 输了江湖赢了她

 热门推荐:
    慕容秋水的相思刀法,步步紧逼,楚天情的温柔刀法已经不再防守了,而是采取了主动进攻。温柔刀法原本只是最好的防守,用来进攻恐怕不合适,但是楚天情竟然这么做了,水沛和唐歌两人看得都有点惊讶。

    楚天情这一个行为也出乎了慕容秋水的意料,他不是一直在防守么,怎么突然间主动攻击起来。慕容秋水的相思刀法因为这一个突发的变故,而一时间忽视了这一点,接下来完全是两人之间比速度比招式,两人打得酣畅淋漓,整个擂台都充满了他们的影子,但是擂台毕竟太小了完全不够让他们发挥的。

    两人打着打着不知不觉,竟然忘记了这是擂台,两人竟然打到了半空之中,但是两人到落地的时候才发现,不管是谁掉地上,这一局都算输。只见慕容秋水赶紧用上了踏雪无痕,借助身子下沉激起的气流,回到了擂台之上。反观楚天情,楚天情竟然双臂平展,悬而立,然后借助高深的内力使得身子慢慢地身高,荡向擂台。

    慕容秋水惊呆了,不仅仅是慕容秋水,其他的人都惊呆了,这个楚天情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转而慕容秋水便道:“没想到你竟然会御风形影这种高深的轻功,在下自愧不如。”

    楚天情会“御风形影”,难怪他能够悬而立,这个楚天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这样高明的轻功都会很多人还在为之前的精彩画面赞叹不已,而慕容秋水和楚天情又战至了一起,不过这一次,慕容秋水不再像之前那样不带着任何的目的,纯粹地为了比武了,因为强者的心,使得他想赢楚天情。刚才的轻功,两者高下立判,无疑是自己输了,现在要在刀法上面找回面子。

    慕容秋水的刀光流转,宛若湖面的水光在波动一般,刀光带起无边的惊艳,也带起了无限的相思,刀刀带着一点蜜意,像是恋人的亲吻一般向楚天情掠去。但是楚天情的眼神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惆怅忧伤和黯然,两刀相交,只有清脆的声音,像是一曲悲歌。

    但是两刀相击过后,慕容秋水脸上有着震惊之色,怎么可能,他的乾坤之内,相思刀法竟然对楚天情一点作用都没有产生,明显不敌。慕容秋水不敢置信,为什么自己的乾坤境界对楚天情一点作用都不产生,这不符合常理。慕容秋水决定再试一次,这一次慕容秋水精神高度集中,任何一丝一毫的举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慕容秋水完全看清楚了,当慕容秋水的刀光在楚天情身边掠起时,楚天情的眼睛里面并没有半点波动,慕容秋水加大功力,整个擂台都处在慕容秋水的乾坤内,慕容秋水相信,不管楚天情的刀法再厉害,也一定无法破了自己的刀内乾坤。

    楚天情并没有急于反击,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反击,慕容秋水的刀始终接触不到楚天情的人,不能够给楚天情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楚天情并没有再慕容秋水的刀内乾坤境界中迷失,这才是最令慕容秋水惊奇的。楚天情不仅仅没有再刀内乾坤中迷失,反而隐隐有突破之势,慕容秋水觉得四面受敌,他已经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的楚天情。

    慕容秋水的心在不住地下坠,自己怎么突然间就被人将天地给颠覆了慕容秋水始终想不通,到底自己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楚天情不会迷失在自己的乾坤之中乾坤之内,一切都是由自己掌控的,为什么楚天情能够不受掌控慕容秋水思来想去,终于想明白了,唯一的理由便是楚天情并不在乾坤之内,他在乾坤之外。

    慕容秋水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那是其他人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那是一种害怕,更是一种惊恐,仿佛自己一直笃信不疑的事情在一瞬间倾覆,好比有人告诉你一直相信的好兄弟背叛了你一样,慕容秋水此刻就是这样的表情。

    慕容秋水完全不能够接受,他不住地摇头,这怎么可能,楚天情怎么可能在乾坤之外整个擂台都在乾坤之内,为什么楚天情不在乾坤之内但是就在慕容秋水还在想不明白的时候,楚天情已经狠狠地击中了慕容秋水,但是幸好楚天情并不是用刀锋,而是用刀柄,慕容秋水这才只是倒在擂台上,受了轻伤,不然必定是一刀毙命的结果。

    慕容秋水倒在地上,似乎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像是看着妖怪一样,一副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天情。当慕容秋水看着楚天情的眼睛,但是却发现楚天情的眼神并不在自己的刀上,也并不在擂台上,慕容秋水不知道楚天情的眼神看的是哪里,但一定不在自己的身上。或许至始至终楚天情都没有看过自己和自己的刀。

    慕容秋水开始回想楚天情和自己一开始交手到现在的种种反应和种种表情,他发现楚天情的表情从来都是那一个表情,似乎从来没有第二个表情。一开始楚天情和自己交手的时候,从来不管自己的刀法多么凌厉,多么巧妙,他一心一意只关心自己的刀法。

    慕容秋水盯着楚天情的眼睛看了好久,终于看明白了,之前在楚天情的眼中看出楚天情的眼睛在下雪,现在看,这眼中有着无边的深沉,不仅仅如此,这眼中似乎还包含着无尽的温柔,但是既然是那么的温柔,为何有是这样的冰冷这叫慕容秋水百思不得奇解,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慕容秋水问道:“楚兄,不知道你这刀法叫什么”

    楚天情还是一副冰冷的模样道:“温柔刀法。”

    慕容秋水听了之后当场大笑起来,当知道楚天情的刀法叫温柔刀法的那一刻,慕容秋水一瞬间全部明白了,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相思刀法,乾坤之内对楚天情没有作用了,楚天情的确不在乾坤之内,但是他也不在乾坤之外,楚天情在他自己的天地里面,楚天情用他自己的刀法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天地,这一片天地是温柔的天地。在这个天地里面,楚天情便是主宰,自己的刀内乾坤虽然厉害,但是只是一个境界,范围有着局限性,但是楚天情的天地却没有局限性,只要他的刀在,那么便是天地,所以自己的刀内乾坤碰上了楚天情的刀中天地自然不敌。

    不仅仅如此,慕容秋水明白自己不是输在一点上,比境界自己不如楚天情,同样刀法也不如。自己的相思刀法是在想念卢梦瑶的时候创出来的,刀刀都充满了相思。但是楚天情的刀法叫温柔刀法,刀刀温柔,但是这温柔的刀却好像是砍在自己的心上,是那样的痛,但是即使是痛,却依旧温柔着。温柔是一种无悔的坚持,甚至是一种煎熬,当物是人非,岁月轮回,不变的是温柔。

    慕容秋水喟然长叹,这一战的确应该是楚天情赢,不管怎样自己都赢不了,因为温柔比相思深刻,温柔比相思痛苦。慕容秋水第一次心悦诚服,他很佩服楚天情,刀法如人,一个人既然能够将刀法用到那样的地步,不管怎样也是值得人尊敬的。慕容秋水虽然不能够完全地想象出楚天情的心中有这多少苦,但是肯定不少,因为楚天情的眉头看起来就像是有着三生三世的寒冷一般,他的眼睛似乎一直在飘雪。

    慕容秋水对着楚天情道:“这一战,我慕容秋水输了,我输得心服口服,我确实不如你,不管是刀法还是轻功,你都比我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站在武林的巅峰。”

    慕容秋水的话无疑是对楚天情最大的褒奖,武林的巅峰,那么便是武林至尊,也就是说在慕容秋水心中已经认定了楚天情是天下第一。慕容秋水这样的人物都认为楚天情是天下第一,这可非同小可,那么楚天情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 :\\

    慕容秋水就这样输了很多人都不相信,但是的的确确,慕容秋水败了,这是他亲口承认的。这个现实很多人都不接受,比如慕容海棠,他就接受不了,在他的心目中,慕容秋水是永远不败的。当然在有的人的心中同样也接受不了,比如张翊君,慕容秋水的武功高强他是见识过的,如果说让他和慕容秋水比试一番,张翊君顶多只有五成的把握,但是如今慕容秋水竟然输了,那么就是说自己完全不是楚天情的对手,这让心高气傲的张翊君如何接受

    其他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想法,那都是其他人的事情,这些事情已经不关慕容秋水什么事了,慕容秋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自从跟楚天情交完手之后,慕容秋水便知道了什么是最重要的东西,慕容秋水最重要的便是卢梦瑶,慕容秋水并不想自己变成楚天情那样子,所以他要退出江湖。

    江湖英雄江湖死,武林豪杰武林埋。长江后浪推前浪,不管武功再高,总会有人会超越你,就算没有人超越你,你也敌不过时间。江湖险恶,与其在江湖为一些虚名而浴血拼搏,让心爱的人为自己担心受怕,还不如退出江湖。

    慕容秋水走了,牵着卢梦瑶的手走了,慕容秋水并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因为和楚天情一战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遗憾,能够碰到楚天情这样的对手此生足矣。慕容秋水走得很洒脱,他原本还有雄心,想在这一次大会上技压群雄,但是谁曾想第一个碰到的人就将自己打败了,慕容秋水便知道这个江湖不属于他的,这个江湖是属于楚天情的。

    江湖已经没有他慕容秋水什么事了,与其陷入江湖纷争的漩涡,还不如及早抽身而出,和自己心爱的人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比什么都来的要珍贵,这样的幸福是江湖地位所不能给与的。

    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战,竟然使得慕容秋水隐退江湖,慕容海棠怎么也想不通,但是却又无可奈何,慕容秋水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更改,至少他慕容海棠改不了。

    从此江湖上便少了一个惊才艳艳,风神玉立,如水温柔的慕容秋水,多了一个追求白头偕老,携手共度一生的慕容秋水。慕容秋水输了比武,丢了十大高手的名号,但是却赢得了整个人生,赢得了和卢梦瑶携手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