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零四章 洛阳夜色凉如水

第三百零四章 洛阳夜色凉如水

 热门推荐:
    纳兰划落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楚天情已经带着陈菲来到纳兰划落旁边。

    纳兰划落不知道楚天情想干什么,于是静观其变,手中的纳兰指已经准备好随时出手。

    楚天情道:“白侠纳兰,我要带她走。”

    楚天情这一翻开口,让纳兰划落和墨烟岚惊呆了,他们想过楚天情会对他说其他的,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句,楚天情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好色之徒。

    看着纳兰划落疑惑的表情,陈菲忙道:“墨姐姐,纳兰大哥,这位是我的天情哥哥。”

    纳兰划落一时间有点晕,一个姓楚一个姓陈,还是墨烟岚沉着冷静,泰然自若道:“既然菲儿妹妹愿意跟你走,我们百花阁自然不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我们也相信楚庄主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陈菲感激涕零道:“这段日子,多谢墨姐姐和纳兰大哥的收留,菲儿有空一定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陈菲说完就要跪下去,但是却被楚天情拉住,陈菲力道不及楚天情,既然是天情哥哥不让自己跪,那么自己便不跪也罢。楚天情带着陈菲回到自己的位子,然后道:“你们先吃,我有事先回去了。”

    一干人也不拦着,因为楚天情走了他们反而吃得更加愉快,纳兰划落夫妇则清理着现场,将血迹打扫干净。方戚无觉得这件事情既然是十少出的手,那么自己作为少剑山庄的三庄主也应该做点什么。

    方戚无找到纳兰划落夫妇道:“纳兰公子和墨阁主,这件事是十少惹出来的,少剑山庄愿意负责,如果朱大天王找上你们的麻烦,你们尽可以让朱大天王找少剑山庄,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纳兰划落笑道:“多谢方楼主这么坦诚,不过我看朱大天王还没有那个能耐对贵山庄的楚庄主动手,更何况我纳兰划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方戚无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么皆大欢喜。”

    楚天情就这样走了,陈菲像个小媳妇一样在后面跟着。

    百花阁内恢复了喧嚣,温白等人刚好在二楼,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温白笑道:“那个楚天情还真的够冷酷,杀人不眨眼。”

    温手道:“那根本是滥杀无辜,本来只需要杀一个人就可以了,但楚天情一出手便是杀了四个。”

    温习诗道:“这个楚天情打败了慕容秋水,恐怕十大高手里面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碰上他,只能说朱大天王的儿子倒霉而已。”

    温白接着道:“你们有没有觉得楚天情抱着那个小姑娘,然后一剑杀了那个混蛋的时候很有大侠风范”

    温手一副很奇怪的样子看着温白道:“小白,你今天没有事吧以往的你可不是这样子的。”

    温习诗笑道:“我觉得我们家的小白想要嫁人了。”

    温手一听恍然大悟道:“噢,原来呢,怪不得,春心动了。”

    温白好不为意道:“楚天情那出手的确是很潇洒很帅,更何况能够嫁给楚天情也不错啊,多么英雄啊。”

    温手和温习诗这下子没有什么话说了,温白很明显被楚天情给迷住了。

    苏萧逸等人还在吃喝着,苏萧逸叹息道:“没想道,十少那么正经的人,竟然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方戚无笑道:“萧逸,你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别扭,你的意思是那女子被十少带走了,你很不甘心的样子,破坏了你英雄救美的好事。”

    苏萧逸大笑道:“哈哈,三哥就是懂我,那么标致的小姑娘以后一定是个大美女。”

    唐素欢加入道:“五哥,这还不好说,你去抢过来不就行了。”

    苏萧逸笑道:“抢,算了我还是不和十少的剑一般见识了,十少认识我,他的剑可不认识我。”

    一群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甚是畅快。

    楚天情带着陈菲回到了少剑山庄属于自己的那栋楼中,一路上陈菲看着楚天情,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竟然在洛阳重新遇见了楚天情,但是担心的却是楚天情看起来比以前遇见他的时候还要冷漠,并且出手不留情,虽然那些人该死,但是楚天情也未免太不留情了,该死的只有一个,为什么其他三个人也要杀

    到了楼中,楚天情问道:“你怎么会在洛阳百花阁中”

    陈菲蓦然就伤感起来道:“我啊爸年初染重病,撒手而去,我一个人只好到洛阳来投奔我的小姨,但是我在洛阳却没有找到她,她早就搬走了,但是我的盘缠早已经用尽了,流落街头,还好被好心的墨姐姐给收留在了百花阁中,于是我便在百花阁做了丫鬟。”

    楚天情听完后道:“你以后就在这楼中住下来,跟着我。”

    陈菲听了这话后,心中很开心,像吃了蜜一般,她这一次不仅仅是很幸运地碰上了天情哥哥,天情哥哥还收留了自己,把自己留在身边,这样子以后每天都可以碰见天情哥哥了。

    楚天情道:“这栋楼,你自己随便选个房间,以后便是你的房间。”

    陈菲问道:“那天情哥哥,你的房间在哪里”

    陈菲这个问题问得楚天情一愣,但是看着陈菲那清澈无瑕的眼睛,曾几何时在莫北的眼中也是这样的清澈,看得楚天情心脏一阵收缩,有着窒息的感觉。

    楚天情深吸一口气道:“我的房间在顶楼,顶楼只有一个房间。”

    陈菲试探性问道:“那天情哥哥,我能不能够在顶楼设一间房间”

    楚天情看着陈菲带有期盼和祈求的眼神,那一瞬间想到了湮,又想到了莫北,两个人在脑海中不断地变化着,那一张张笑脸,一幕幕回忆,让楚天情完全无法做出任何的决断。

    楚天情道:“随你自己,你在这山庄之中只要说我的名号就行了,他们不会阻拦你的。”

    陈菲心中十分开心笑道:“谢谢天情哥哥。”

    楚天情由着陈菲一个人去忙着自己的新房间,而自己则一个人来到了楼顶,楚天情独坐在楼顶上,十指交叉成拳,放在鼻前,眼睛无神仿佛又有神地望着黑夜,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而在唐门中原总舵的唐宋绝则站在唐门总舵的房顶上,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唐歌也跟了上房顶,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仿佛是在等唐宋绝的吩咐。

    果不其然,唐宋绝吩咐道:“九弟,你明天晚上替我约楚天情在洛阳最高的白云山上见一面,我想和他聊聊。”

    唐歌道:“是二哥,我知道了。”

    唐宋绝望着一片的夜色道:“九弟,这洛阳夜色凉如水,你说是洛阳的夜色美,还是蜀中唐家堡的夜色美”

    唐歌笑道:“不管哪里的夜色都比不上蜀中唐家堡的夜色。”

    唐宋绝叹了口气道:“是啊,不管哪里的夜色都比不上蜀中唐家堡的夜色,既然如此,那么武林大会之后,将中原总舵撤回唐门。”

    唐歌疑惑地问道:“二哥,我们唐门的中原总舵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为什么要撤回蜀中,这样一来,我们的三大总舵便只剩下东北总舵了,难道是因为少剑山庄将要崛起”

    唐宋绝道:“不是因为少剑山庄要崛起,而是楚天情要崛起,没有人能够压制得住他,洛阳我们已经呆不下去了,与其继续留在洛阳,还不如回唐家堡。”

    唐歌不甘道:“二哥,我们这么多年的辛苦就白费了么,我们唐门难道就此收手”

    唐宋绝望着夜空,拍了拍唐歌的肩膀道:“九弟,江湖如今不是我们的,我们唐门不可能在洛阳有所作为,还不如撤回蜀中。”

    唐歌道:“我们未必斗不过少剑山庄。”

    唐宋绝摇头道:“少剑山庄要崛起,我们拦不住,更何况少剑山庄有楚天情,我们是没有任何的胜算的,何必无谓地牺牲唐门弟子。”

    唐宋绝的话说得唐歌无从辩驳,楚天情的实力自己也见识了,如果少剑山庄真的要在洛阳崛起,那么留在洛阳也不是一件好事,洛阳这座城很快便要风雨满城了,在风雨来临之前抽身而出,的确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唐门花了那么大的精力建立下来的中原总舵就这样子没有了,未免太令人心痛了,唐门少的不仅仅是一个中原总舵而已,这一撤便是将整个中原武林都给让了出来。

    唐宋绝的决定不会错,那么唐歌也不会不执行,所以武林大会之后唐门的中原总舵便会从洛阳撤走,撤回川西蜀中唐家堡。  .{.

    楚天情一直在楼顶坐到了深夜,他一直在想着两个人,一个是莫北,另一个便是湮。眼睛深沉如水,有着黑夜的冰冷,凉风吹过,只有衣角风声猎猎的声音。楚天情一直在楼顶待到满城灯火尽灭的时候,楚天情才下了楼顶,但是他发现陈菲竟然还没有睡。

    陈菲见到楚天情,高兴不已道:“天情哥哥,我将房间安排在了你的隔壁,这样子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就能够喊到你。”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陈菲的话,陈菲继续道:“天情哥哥,这顶楼看起来这么空寂,我们在这空空的房间中摆一点东西好不好”

    楚天情冷冷道:“不好。”

    陈菲嘟着嘴道:“为什么。”

    楚天情依旧是冰冷的样子道:“不为什么,早点睡,明天还有事情。”

    陈菲只有望着楚天情的身影进入房间,然后身影缓缓地消失在门缝中,陈菲心中黯然,但是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现在离天情哥哥这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