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零六章 强中更有强中手

第三百零六章 强中更有强中手

 热门推荐:
    当唐宋绝念出楚天情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变得有点激动,而站在擂台上的人则是面如死灰,好不容易打败了对手,能够站在擂台之上,但是突然间来了一个楚天情,这是在戏弄自己么

    楚天情自人群中缓缓走上了擂台,白衣白剑,给人一种空寂的冷,再加上那一双寒冰似雪的眼睛,擂台之上的剑客差点都站不住了。那一瞬间,他只想哭,怎么运气这么背,竟然遇上了楚天情,楚天情连慕容秋水都打败了,更何况自己这个无名小卒。

    楚天情站在他的对面,一动不动地站着,就等唐宋绝说开始了,擂台上的对手知道自己不是楚天情的对手,于是心生弃权的念头,但是又不想这样就输掉比武,也许还能够接个两招。

    唐宋绝一声开始,他大吼一声道:“来吧,小爷不怕你。”

    他这一句话刚说完,他就害怕了,因为实在是太可怕了,楚天情的剑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而自己的剑才刚扬起来。冷汗从额头流下,转而剑无力地垂下,无声叹息,转身离去。楚天情仿佛是根本不留情面,一上场就用上了轻功,在对手刚将剑拔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对手面前,将剑递出。

    唐歌和其他高手看着不住地点头,楚天情从上擂台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剑击败对手,而楚天情的对手,竟然等到唐宋绝的令下之后才出手,两者力量太过于悬殊,根本没有什么可打的。

    唐宋绝开始念下一个人的名字,不管是念到谁,恐怕都是一件不幸的事情,除非他能够有把握打败慕容秋水。

    唐歌念道:“老字号温家温琴。”

    温琴听到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怎么自己就被喊上场了,而且对手还是楚天情,温琴的心就如同坠入冰窖一般,不住地在下坠。虽然温琴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希望,但是上场还是要上场的,温琴缓缓地上了场,将自己的那口琴抱着。

    温琴看着楚天情的眼睛就能够感觉到好冷,冷得自己好像失去了知觉,不知道为什么,温琴始终觉得自己在楚天情的眼中仿佛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一般。温琴不愿意走前面一个人的老路,于是一上场就开始弹琴,琴声很乱,温琴不管怎样试图将琴声给调到一个平稳的节奏,但是却始终调不好。

    温琴的心已经乱了,但是楚天情不会因为温琴的琴声乱而手下留情。温暖雨似乎看不下去了,温琴在温家十八英中仅次于温夕寒,但是一遇上楚天情竟然是这个样子。温暖雨用蚁语传音让温琴的心神安定下来,虽然温暖雨知道温琴绝对不是楚天情的对手,但是能够撑得了几招算几招,如果还没有开始打就已经落败,未免太丢温家的脸。

    温琴的心神安定下来,唐宋绝的开始已经喊了出来,楚天情已经行动了,温琴瞳孔急剧收缩,只看得见楚天情的影子,温琴急退,但是却退到了擂台的边缘,而楚天情的剑却已经停在了温琴的喉头。温琴的冷汗都出来了,楚天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温琴垂头丧气地走下了擂台,没想到他有着雄心,却是这样的遭遇,一身本事根本没有发挥的地方,更何况遇见了楚天情这样的对手,自己连显露的机会都没有。

    唐宋绝接下来念的人名是唐蓉,竟然是唐门五花中的唐蓉,这一下子可好看了,对于这么一个大美女,楚天情又会怎么出手

    唐蓉自然是知道楚天情的厉害,所以心想如果能够走得了一招,那么自己便也可以算得上很了不起了。唐蓉不等唐宋绝发话就已经动手,手一样就是五朵芙蓉花向楚天情飞来,封住了楚天情通向唐蓉的所有道路,但是楚天情的身形极为诡异,场面上一下子仿佛出现了五个楚天情一般。

    唐蓉将暗器扣在手中,完全不知道应该射向何方,因为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而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一旦错失这个机会,那么自己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五朵芙蓉明明已经封住了所有的道路,但是楚天情却还是来到了唐蓉的身侧,唐蓉完全是不知道楚天情是怎么来到自己身边的。当唐蓉的脖子感到一凉的时候,整颗心都垂了下来,楚天情的武功实在是比自己高出了太多。

    唐蓉虽然不知道楚天情是如何靠近自己的,但是其他人却是看得一清二楚,楚天情不仅仅是速度快,而且身法巧妙无比,时而贴着地面滑过,时而斜着身子,最重要的是他这些动作也非常快,换做平常人,早就被唐蓉发现,然后暗器打出芙蓉花开,整个擂台上断然没有任何的机会逃脱,可是楚天情却没有让唐蓉发现自己的所在。

    就连唐素欢自认为自己在十三兄弟中轻功第一,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楚天情的轻功却实比自己高明,不管是轻功的速度还是运用上,自己都不能和楚天情想比。唐蓉就算是在唐宋绝下令开始前动手,也只来得及打出五朵芙蓉花而已,芙蓉花开都没有开出来。要知道唐蓉作为唐门五花中最美丽,也是暗器最厉害的一个,唐门关于她的说法是:芙蓉花开,君子花谢。

    温家的温琴,唐门的唐蓉,无一不是好手,但是在楚天情的手上竟然过不了一招,楚天情的实力到底有多高,恐怕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和楚天情一个擂台的人都在担心,如果下一次念到的是自己的名字,那么自己恐怕只有输的份了。如果真的遇上了,那么只有感慨自己的运气不好,遇上了楚天情这个煞神。

    第四个和楚天情交战的人是一个外号叫血神刺客的独孤镜棱,这个人擅长剑法和轻功,但是这也是楚天情擅长的,独孤镜棱只有苦笑的份,自己还想混个百强高手,结果竟然碰上了楚天情这个瘟神。

    两人交战起来,独孤镜棱第一个反应便是找上楚天情对拼,在他看来,自己的轻功不如对方,怎么逃也逃不掉,还不如何对方一拼。虽然拼不符合自己的名号,自己外号刺客应该是躲在后面偷袭暗算之类的,但是在擂台上根本对自己没有任何的优势,所以独孤镜愣并没有想过要赢,只想多撑一招,不要一触即败就行了。

    独孤镜愣敢于和楚天情正面交手,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同时独孤镜镜愣的失败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两人只是一交锋,错身而过,独孤镜愣的表情仿佛是被人打了三个耳光一样呆愣在原地。独孤镜愣的心脏在不住地跳动着,自己和楚天情交手,竟然连剑都没有机会拔出来就输了。

    两人在错身而过的时候,正是拔剑的最佳时机,但是独孤镜愣的剑却拔不出来,因为楚天情的剑尖压着他的剑柄,错身而过,又在独孤镜愣的身上划了两道交叉的伤痕。独孤镜愣自负剑法不错,但是遇上了楚天情这等高手,竟然连剑都没有机会拔出来,而且还被人伤了。

    独孤镜愣只有苦笑,无奈地苦笑,然后下了擂台,他果然还是步入了之前三个人的下场,惨败而归。

    楚天情连败四个人,每个人都只用了一招,第五个人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已经弃权了,但是这个人却无法弃权,因为他是君傲堂的人,更何况他是四大凶徒中的李傲鹤。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众人纷纷猜测,李傲鹤能够在楚天情手上走上几招李傲鹤作为四大凶徒之三,自然是一身本事的,但是想比起楚天情,要在擂台之上光明正大地打败楚天情,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李傲鹤自视甚高,在君傲堂中向来少逢对手,只有在江南的时候,见过慕容秋水后才有了一个震惊,但是慕容秋水也败在了楚天情的手中,那么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击败楚天情李傲鹤虽然不知道,但是他愿意去冒险,如果一旦击败了楚天情,那么天下间没有人不怕他李傲鹤。

    李傲鹤的名声早在楚天情还在碧落的时候就早已经听闻了,对于李傲鹤楚天情了解得差不多了,而李傲鹤对于楚天情几乎是完全不了解,整个武林都没有几个人对楚天情了解,那了解的几个人中自然不可能会有君傲堂的人,这也是注定了李傲鹤的悲剧。

    李傲鹤是个自负的人,他已经很久没有败过了,一手松鹤剑法更上一层楼,几乎能够媲美李傲放的皇天剑法。李傲放虽然知道楚天情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对手,但是长久以来养成的轻敌之心,让他习惯性地开始轻敌。但是当李傲鹤看到楚天情的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的时候,他的心一下子紧绷起来。

    李傲鹤心中很不是滋味,明明自己才是四大凶徒,一向只有别人害怕自己的份,此刻自己竟然也会害怕别人,说出去都会让人笑话。李傲鹤一声怒吼就冲向了楚天情,但是楚天情没有任何的动作,剑还是左手拿着,眼睛完全没有看着前方一样,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地方。

    李傲鹤自然也不是这么随便就上的人,他这平平无奇的一招,至少临时可以有三十五种变化,但是他的对手是楚天情,于是他一个变化也变不出来。楚天情不动,那么李傲鹤自然也不敢随意变动剑法,一变就是输,此刻比的就是两个人的定力和智慧。谁能够把握住最好的出手机会,那么谁就能够赢。

    楚天情还是没有动,而李傲放的剑尖却离楚天情的面门不及五寸,只要李傲鹤的剑再向前伸一点,那么楚天情便会死在李傲鹤的剑法之下。但是当李傲看着楚天情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的时候,他临时改变主意了,剑锋直下,刺向楚天情的胸膛。可是就在李傲鹤剑尖下移的时候,李傲鹤后悔了,因为楚天情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