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零七章 杀机先杀气已到

第三百零七章 杀机先杀气已到

 热门推荐:
    楚天情动手了,但是楚天情并没有拔剑。

    在李傲鹤剑锋刺向楚天情胸膛的时候,楚天情的整个人都侧身,李傲鹤这一剑理所当然刺空,但是他还是有机会杀掉楚天情的,剑柄一转,向楚天情的腰砍去。但是李傲鹤却找不到楚天情的腰,只因为当时楚天情的人已经在李傲鹤的身后了。

    楚天情侧身的同时,并没有去拔左手的剑,右手双指成剑刺向李傲鹤的左臂关节,于此同时楚天情的脚并不在地上,而是在空中,他侧身的同时,整个身子已经平地而起。双指成剑刺中李傲鹤的左臂大关节之后,楚天情一个翻身跃到李傲鹤的身后,而此时李傲鹤的剑才向楚天情的腰砍去,自然落空。

    李傲鹤竟然也只是一招便败了,楚天情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但是李傲鹤并不服,因为他感到耻辱,此刻虽然按正常来说是他败了,但是并没有任何人说李傲鹤败了。而楚天情此刻背对着自己,自己此刻出手,趁楚天情没有防备,一击必杀,那么自己便还是赢家。但是李傲鹤千算万算,却算错了一件事情,楚天情并不是没有防备,而是时时刻刻在防备着,就在李傲鹤动杀机,杀气显露的那一刻,楚天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李傲放虽然是别的擂台上的裁判,但是还是很关注李傲鹤这一个擂台的情况,当他感受到李傲鹤的杀气的时候,微微地皱眉,对于李傲鹤的杀气,李傲放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当楚天情的杀气显露的那一刻,李傲放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李傲鹤所在的擂台,但是还是太慢了,他只来得及为李傲鹤收尸,根本来不及阻止李傲鹤的行动。

    李傲鹤杀机一动,杀气立显,迅速转身,松鹤剑法中的“一鹤冲天”朝着楚天情的心脏位置刺去,这一击必定致命,绝对不能够给楚天情一丝一毫的机会。但是令他错愕的是,他的剑还没有刺中楚天情的时候,他看到了一道剑光仿佛是天上来的一般,凭空而出,然后这道剑光将他生命带走了,这也是他最后看见的尘世的光芒。

    李傲鹤杀机一动,楚天情立刻就感受到了,于是楚天情的剑出得比李傲鹤还快,更加不留情。楚天情右手拔剑,然后头也不回,一剑向后挥去,冰冷的剑锋划过李傲鹤的喉咙,李傲鹤连喊的声音都没有。如果楚天情转身,或者移动身子,李傲鹤必然有所警觉,但是楚天情就是站着不动,仿佛是完全不知道李傲鹤的行动。楚天情拔剑、杀人、收剑仿佛是一个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其他的人都能够欣赏到楚天情杀人的艺术,而李傲鹤只能够看着楚天情的背影而已。

    楚天情收剑,向观赏席走去,没有任何的话,没有任何的内疚或者自责,也许在楚天情的眼中,李傲鹤的死于他无关。擂台上,李傲放抱着李傲鹤的尸体,并没有落泪,李傲鹤的尸体在李傲放手中慢慢变冷,变得僵硬。但是李傲放毕竟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让人将李傲鹤的尸体先运回君傲堂再说,毕竟武林大会还在进行。

    经过这一战,武林之中,楚天情的凶名更胜,连四大凶徒中的李傲鹤都被一剑杀了。这一战给不同的人留下不同的感受,温琴、唐蓉和独孤镜愣是庆幸,还好自己知道自己和楚天情的差距,没有多想,不然肯定和李傲鹤一个下场。

    唐歌和唐宋绝两人考虑的就完全是另一个方面的问题了,楚天情当时是背对着李傲鹤的,可以说李傲鹤有什么行动楚天情都是不知道的,李傲鹤的行动,也不致于被楚天情发现,但是楚天情却是先出手的。唯一的解释便是楚天情第一个察觉到了李傲鹤的杀气,在李傲鹤出手前便先出手了。在楚天情出手的那一刹那,能够感受到一股空前凌厉的杀气,那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拥有的。

    楚天情的事情虽然让武林大会出了一点小情况,但是武林大会还在继续,转而人们的注意力便又集中到了擂台之上。

    唐歌带着他的剑上场了,唐门唐歌不用暗器,这一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唐歌红衣长剑,站在擂台上,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唐歌用剑法,唐歌的剑法叫剑歌。每一个剑法都是一首歌,每一首歌不同,剑法自然也不同。

    能够和唐歌一战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站在唐歌对面的那个青年男子看上去便是初出江湖不久,如果能够接受进一步的锤炼,那么也许能够成为一个高手。但是他要想以现在的水平战胜唐歌,那完全是痴人说梦。唐歌一出手便是“高山流水”,剑法如歌,对手觉得自己犹如在高山之巅,而唐歌的剑则飘忽不定,似云雾缭绕一般,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唐歌仅凭一招“高山流水”便顺理击败五人,五人中没有任何人对唐歌的剑法有所反击的余地,同样是单方面的惨败。唐歌的剑歌让众人眼前一亮,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剑法,唐歌果然不愧是天才一个。

    水沛这一次并没有用翻云覆雨手,他用的是翻云覆雨绝恋枪,长枪在手,将翻云覆雨手的要义转换到枪法之中,可谓是无人能挡其锋芒,也没有碰上有实力的高手。

    南宫逆天的一手刀法,极尽霸道之能,将张狂发扬至极致,完全是一套悍不畏死的刀法,众人畏其锋芒,一时间被杀得大败。

    唐笑上场与众不同的是,唐笑一直在笑着,人如其名,唐朝的笑很温暖,但是唐笑的笑,偶尔会让人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寒冷,仿佛蛇蝎一样,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要了你的命。唐笑的笑仿佛让人有一种不栗而寒的感觉,看得浑身有一种发冷的感觉。

    唐笑的暗器是针,针小而且还数量多,防不胜防,唐笑出了唐影的“含沙射影”之外还有自己的“笑影神针”,比“含沙射影”还要厉害的暗器。

    唐笑就那样笑着盯着对手,对手恨不得当场弃权,如果不是在擂台上,打死也不愿意惹上唐笑这样的对手,碰上这样的对手焉有命在唐笑还在笑的时候,你就已经输了,因为你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也许在他笑的一刹那他就出手了。唐笑看起来就像是披着狼皮的羊,吃人不吐骨头,你输得完全不明不白的,只是听到裁判判你输的时候你还莫名其妙。

    唐门这一次来的年轻弟子可不少,能够脱颖而出的自然也不在少数,唐七公子,唐玉阙,唐门四花等等,都是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他们只可能会在第三天止步于百强,或者是像唐蓉那样子碰上了楚天情,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些有实力的选手纷纷通过,八百人也越来越少,只有少数的人还没有上场。而十三兄弟中的十一个到现在也还有八个人没有上场。楚天情看得百无聊赖,早就带着陈菲离开了会场,回了少剑山庄。 ~:

    对于其他人来说,还有很多高手没有上场,一些世家的子弟都没有出场,比武还是有重头戏可看的。但是也有人看不下去了,他们期待的是明天的比武,已经有一部分人开始离场,但是人数还是非常多,广场依然是水泄不通。

    苏萧逸很郁闷,为什么到了现在他怎么还没有被抽中,他已经等不及了,在台下站了太久。当终于念到苏萧逸的名字的时候,苏萧逸一个箭步便冲上了擂台,但是脚下不稳,一下子摔了,但是苏萧逸手脚灵活,一个翻身,引来一片喝彩声。

    苏萧逸的剑法随心而发,随性而发,剑是好剑,打得对方根本无从招架,完全琢磨不透应该如何对付苏萧逸的剑法。苏萧逸碰见的五个对手中,只有一个比较难缠的是温家的温九问。

    温九问在温家十八英居于末尾,但是总算是能够排上温家十八英,也算不错,可是他的对手是苏萧逸。温九问主要用的毒有九种,每一种毒都有九种不同的手法,因为如此,对付温九问也需要花上一定的功夫。但是却因为比赛规定不允许用无解药的毒,因此苏萧逸毫无顾忌,剑法肆意飞扬,弄得温九问苦不堪言,换做平常,苏萧逸是绝对不敢这样出手的,因为温家的毒一旦沾上就输了一半。

    苏萧逸打得很畅快,温九问很不甘心,但是却没有办法,比赛制度是这样的,对方如此大胆这也算是一种本事。在苏萧逸灵活的轻功加上剑法的配合之下,苏萧逸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将温九问给击败了,虽然是占了便宜,但是苏萧逸却是不占白不占的心理,占得心安理得,并没有什么不安。

    苏萧逸的成功通过之后,其他的兄弟也陆续地上了场,大家都没有遇上什么难以对付的对手,当然也有一些很精彩的比武,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第二天的比武也慢慢地走入了尾声。

    随着第二天比武的结束,大家更加期待第三天的到来,第三天的比赛一定是更加精彩,更加引人入胜,场面一定更加精彩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