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零九章 百强高手终对决

第三百零九章 百强高手终对决

 热门推荐:
    武林大会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这一天十大高手将会产生,整个江湖的实力格局也会因此而发生一定的变化。

    少剑山庄的崛起眼看就要无法阻挡了,最为担心的便是君傲堂,少剑山庄的势力错综复杂,和各方面的势力都有联系。蜀中唐门、老字号温家、浔阳江家、霹雳堂雷家、光是这四个家族的实力结合在一起,再加上轩辕世家的财力,就已经够君傲堂喝几壶的了。一旦少剑山庄在这一次武林大会中脱颖而出,那么君傲堂恐怕在洛阳,甚至在整个武林都没有立足之地了。

    四大家族其中就有两个和君傲堂有仇,一定会支持少剑山庄,更何况还有一个实力未知的楚天情,君傲堂的情形非常恶劣。如果双方一旦真的要进行生死对拼的话,君傲堂从某种程度来说必败无疑,那么这十年来的辛苦都是白费的。

    李傲放和张翊君自然是很不甘心,让两人用了十年的辛苦才让君傲堂发展到这个程度,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用任何的手段去毁掉这个君傲堂,因为君傲堂对二人来说,很重要,宁可牺牲性命也要保护的东西。

    武林大会第三天,观看的人数更加多了,来得晚的连挤都挤不进去。百强高手分十批站在十个小擂台上,一字排开,气度不凡,煞是威风,令人好不羡慕。

    百强高手对决,根据裁判划分出来的实力,分为一二三四流的水平,一流高手对阵四流高手,二流高手对阵三流高手。如此往复再进行对决,单场角逐直至剩下二十人的时候,这二十个人会转换场地到大擂台上比拼,选出十大高手,十大高手之间分为两组,每组五人,两人一队比三场,如果一方一场之后直接认输或者弃权,那么便算输掉,和另一组败者进行对决。

    十大高手中的每组会多出一个人,而这个人则是十个裁判根据这个选手的各场比赛成绩而选出来的,他们代表着两组的最高实力,这两个人所比的项目就少了许多。他们之间只需要进行一场比武,便分出了胜负。胜者排第一,败者排第二,当然这只是暂时性的排名。

    分组中胜出的人如果有信心,可以直接找各自分组中单独列出来的人比武,如果能够胜出便可以直接取代该人的位置,但是这个几率很小。十大高手的对阵都会经过裁判安排,保证尽量的公平,而裁判的安排是根据个人的实力来排的。这个对阵虽然很复杂,但是无疑是非常公平,且节省时间的一种,只要你有实力,那么你便可以成为第一高手。

    第十一名和第二十名的比赛方式也是和前十的一样,不过第十一名能够有机会和第一名进行比试一场,而第十二名和第二名有机会进行一场比试。其他的名次则不允许有这样的机会存在,也不允许随便挑选对手,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为了以逸待劳。

    漫长的规则说完之后,很多人都已经不耐烦了,但是百强高手个个都听得很细致,因为这关系着他们的排名。十个擂台自然不允许一百个人同时比武,二十个人比武,其他的人则在擂台上等待,只需要五轮,那么便会刷掉一半的人数。加上实力悬殊,彼此间的对决是更加的快速。

    楚天情等人是第一个上场的,他们是一流的高手,他们遇上的自然是实力刚刚到百强之列的人。第一批站出来的一流高手便是楚天情、唐歌、张翊君、纳兰划落、水沛、温夕寒、轩辕剑天、王佳、纳兰划落、唐朝。

    他们十个人,皆是实力佼佼者,与他们对上的人都暗暗叫苦,心中都不知道能够撑过几招,能够撑过几招算几招吧。毕竟这些人都是有希望能够进入前十的人选,前十和前百的差距,大家心理都很清楚。

    唐歌遇上的人是唐友,唐友直接弃权,根本不需要打,唐歌便直接等待下一轮了。和唐歌一个情况的人不止有一个,还有张翊君。温夕寒虽然遇到的是温家的温八苦,温八苦经过一番挣扎,但是还是不敌。

    其他的人情况各自不同,但是时间也差不了多少。反倒是一向比武时间最短的楚天情成为了最后一个结束的人。

    楚天情的对手很不巧,正是潇湘馆夏家的夏语雪,两人一碰见的时候,夏语雪明显地愣了愣,但是楚天情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人是冷的,眼睛也是冷的。

    夏语雪还是很友善地和楚天情打招呼,但是楚天情却过了好久才给予回应,很显然楚天情能够给予回应已经很不错了。这一切完全是因为莫北,如果不是因为莫北,夏语雪绝对在楚天情的手上走不过一招。

    夏语雪一直在注视着楚天情,夏语雪知道楚天情的实力很强,自己想要打败楚天情,除非是六月飞雪一样,但是不管怎样,只要输得不太难看就行了,毕竟十大高手也不是自己能够梦想的。

    楚天情的眼神好像很无神,你完全不知道他是在看着你还是看着别人,瞳孔好像没有聚焦,就像双目失明的人一样,什么都看不见。楚天情并不是什么都看不见,相反他什么都看得见,但是却也和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因为他的眼中只有莫北一个人。楚天情的双眼只看着莫北,但是却有不能够让莫北看出来楚天情是在看着他,所以楚天情给人一种感觉便是他是在看着所有的一切,那样子看上去和一个瞎子没什么两样,但是他偏偏又不瞎。

    楚天情的举动让其他的人完全是看得云里雾里,但是毕竟还是有人看得懂。莫北一时间不察,没有看出来,那是因为他所站的方位的问题,如果你站在楚天情的身后,你就会发现,楚天情至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方向,连头都没动过,始终的向着前面,而楚天情的前面的台下所站的人便是莫北。

    楚天情和夏语雪比武的时候,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用一把剑便挡住了夏语雪所有的攻击,夏语雪的潇湘剑法在楚天情面前显得不值一提。楚天情原本可以在第一招就让夏语雪落败的,但是当楚天情看见莫北眼中那充满期盼的眼神的时候,心就软了下来,他不希望心爱的容颜的脸上那么快出现失望,虽然失望不可避免,但是能够让希望多待一会,失望便会少一分。

    于是楚天情并没有急于击败夏语雪,同样自己也可以多看莫北一会,虽然这种观看不能够被其他人发现,更不能够让莫北知道。楚天情将一切都伪装得很好,除了少数几个特别注意他并且熟悉他的人,没有人知道楚天情在干什么。虽然很多人有疑问,为什么楚天情击败眼前的这个潇湘剑客夏语雪要用那么久 、生

    楚天情不会告诉他们原因,他们也猜不到原因,也不会理解楚天情为什么会这么做。反而是夏语雪一心想打败楚天情,但是不管怎样,楚天情始终都站在他的面前。夏语雪的潇湘七式已经用了六式,但是没有任何的一式能够对楚天情产生一点作用。楚天情每次都能够在夏语雪的剑到之前截下楚天情的剑,甚至能够预判到夏语雪的剑招。

    夏语雪所有的压箱底便只有最后一招“冬雷震震夏雨雪”没有用出来了,夏语雪不知道自己用得有没有效果,今天的楚天情已经不是往日的天情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如果说以前自己和楚天情有差距,至少那个差距还能够看得见,不像现在自己完全看不到这和楚天情之间的差距,完全就是高不可攀。

    夏语雪心中已经决定了,最后一招如果不能胜的话,便只有认输了。夏语雪最后一式潇湘剑法出手,隐约之间仿佛有着阵阵惊雷声,夏语雪一剑七分,从七个不同的方位刺向楚天情。但是楚天情没有动,他的眼中没有夏语雪的剑,他的眼中只有莫北,那个他深爱着的莫北。

    一剑七分只是一个幻影而已,真正的夏语雪早已经高高地跃上了上空,但是楚天情并没有发觉,夏语雪的剑带着寒气,从上至下刺下,而惊雷声仿佛还在楚天情左右回响着。其他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楚天情却好像始终没有发现一般,唐宋绝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出手救下毫不知情的楚天情,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夏语雪这一招收不住。

    如果不是因为莫北,楚天情绝对不会受这一剑,也必然不会躲得过这一剑。就在夏语雪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楚天情的剑鞘迎上了自己的剑锋,自己的剑竟然直接插入楚天情的剑鞘之中。夏语雪脸上满是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楚天情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怎么突然间就能够知道自己的剑

    其实一切很简单,楚天情根本没有看夏语雪,他看的一直是莫北,但是莫北却看的是夏语雪,作为妻子,关注着丈夫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莫北的每一个行为动作楚天情都看在眼中,就在夏语雪身子在一剑七分的时候高高跃起,莫北的眼光随之上升,楚天情的心莫名的一痛。

    楚天情的整颗心仿佛都停止了呼吸,只有那种窒息的感觉,心被莫名地拉扯着。楚天情闭上了眼,似乎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眼角有泪,可是泪却被硬生生地避回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