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精彩缤纷群雄斗

第三百一十一章 精彩缤纷群雄斗

 热门推荐:
    比武终于拉开了序幕。

    各自都瞪大了眼睛欣赏自己想看的比赛,滁州王家代表西门吟杏对阵君傲堂观海神剑张临渊、这一战最大的精彩不是张临渊的观海神剑,而是西门吟杏的“千树寒梅”。

    西门吟杏的“千树寒梅”一出手,张临渊的观海神剑黯然失色,众人这才知道西门吟杏是剑神西门吹雪的后人,虽然其他的人将西门吟杏看得很高,但是西门吟杏自己却是无比清楚,自己和祖辈西门吹雪差距甚远,完全不能够企及。祖辈留下来的剑神心法,自己完全没有参悟明白,简直是一点都不会,更别谈什么更厉害的剑法“踏雪寻梅”和“吹花落雪”。

    西门吟杏过了之后,便是温家的温落花对战东方青,温落花的一手小折梅手,大折枝手让东方青素手无策。东方青剑胆琴心,一剑一琴,可是见识过温琴的琴,其他的琴都已经算不得什么。东方青的剑碰上温落花的一双手,完全就等于是遇上了冤家,没有任何的悬念就败得一塌涂地。

    唐门二圣之一的唐笑对上君傲堂霸刀卓凌山,完全没有任何的悬念,卓凌山的刀在唐笑的笑容下一点都不霸气,简直是不堪一击,可见唐笑的实力之高。唐笑胜出没有任何的悬念,但是这却是对君傲堂的一个打击,君傲堂出场的三人全败,无一胜出。

    接下来的两场还是君傲堂的,浔阳江家大公子,少剑山庄六庄主江子越对阵君傲堂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这一战精彩颇多,夜神月自负是四大凶徒之首,但是他没有想到江子越竟然那么厉害,简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江子越并没有打算再夜神月身上花太多的时间,因为他要技惊天下,他要冲到前十去,只有前十才能够让江子越满足。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想过江子越是不是有那个能力,但是江子越却是确确实实有冲上前十的实力。他在雪峰山上看楚天情练剑不是白看的,看强者练剑自然有所得,更何况江子越的天赋本来就不低。

    江子越的收获,让他的剑法自成一格,不仅仅如此,他用自己在楚天情身上学到的东西,用到江家祖传的飞云剑上。结果让众人大吃一惊,原来飞云剑法竟然这么厉害,连江荻枫都没有想过。江子越的飞云剑法真正称得上飞云二字,剑法飘渺,简直就如同天上飘忽不定的云彩,奇美无比,当然也厉害无比。

    夜神月一败涂地,他不甘心,他还想反抗,但是江子越用他的剑法告诉夜神月,想要打败江子越,凭夜神月现在的能力是做不到的。夜神月不是一个就这样算了的人,他要寻找机会,找江子越再次一决高下。江子越这么轻松就击败了夜神月,这让所有的人都吃了已经,四大凶徒之首的夜神月,武功之高,绝对可以排上一流高手之列,竟然在江子越的手上走不过十招。

    就在江子越要走向观赏席的时候,夜神月喊道:“站住。”

    江子越转身问道:“你还有事么”

    夜神月眼神深邃道:“我夜神月一生只败给两个人,一个是楚天情,一个是慕容秋水,你是第三个,你的剑法是和谁学的”

    江子越看了夜神月一眼,然后转身道:“我的剑法是和十少楚天情学的。”

    江子越这一句话彻底将夜神月的希望给破灭了,五年前,他败给了楚天情,而五年后,一个学楚天情剑法的人在十招之内将自己打败了。夜神月惨笑,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夜神月了,江湖也不再是当年的江湖,夜神月走了,选择了离开,离开君傲堂,去一个适合他的地方。

    李傲放看得眼角一阵抽搐,夜神月这种好手要走,谁也留不住,只是可惜,四大凶徒如今君傲堂只剩下两人而已。这个少剑山庄的确是藏龙卧虎,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的江子越竟然在十招之内打败了大名鼎鼎的夜神月。江湖影灭夜神月的传说不复存在,转而的是飞云六少江子越声名鹊起。

    江子越实力之强,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不管是轩辕剑天、方戚无等兄弟,还是江荻枫和江子云,他们都没有发现,江子越在不知不觉中竟然那么强了。只有一个人知道江子越的实力,那个人便是楚天情,因为江子越看着他的剑法而练成了属于江子越的自己的剑法。

    江子越的战胜引来一阵轩然大波,唐门唐四少爷对阵四大凶徒之二的赵游侠,唐四少爷很愤怒,因为他发现他被人无视了,其他人还在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江子越的武功,怎么那么飘逸。唐四少爷一上场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袭,赵游侠还没有见过这般疯狂的攻势,根本来不及防备,一时不慎便首先着了一道。

    接下来赵游侠就要挽回面子了,一双骷髅灭魂手让唐四少爷也非常不好受,还好唐四少爷用的是暗器,赵游侠根本无法近身,吃了兵器上的亏。唐四少爷毕竟是唐四少爷,就算是赵游侠的一双骷髅灭魂手,也要在他的暗器下臣服,赵游侠虽然说输得有点可惜,但是毕竟输了是个事实。

    如此一来,君傲堂五场皆败,李傲放和张翊君的脸色都不大好看,特别是张翊君,脸都快紫了。

    唐门三少中的唐玉缺对上南宫世家的南宫良辰,南宫良辰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但是唐玉缺的实力更胜一筹。唐玉缺在唐门三少中,后来者居上,这几年,他已经超越了唐七公子和唐家栋,隐隐约约都快要比肩唐四少爷了。假以时日,唐玉缺一定能够在唐门中大放光彩。

    南宫良辰作为南宫逆天的得力助手,实力也自然不容小觑,一手“良辰美景”剑法总算是不弱,但是对上了唐玉缺的“玉丝缠绕手”和暗器“碎玉无缺”便是毫无办法,简直是一筹莫展。南宫良辰败了,却是败得心服口服,唐玉缺的武功确实是在他之上。

    少剑山庄三庄主方戚无对上江湖上响当当的回风流血沈淮扬,沈淮扬的一手回风流雪剑法,令人赞叹不已,充满了诗意和美,剑若回风,剑若流雪。可惜他碰上了方戚无,方戚无的破军剑法,刚猛异常,凌厉无比,回风流雪剑法虽然柔韧可嘉,但是毕竟两人各自的差距,决定了沈淮扬的败局,但是沈淮扬的剑法却让楚天情的眼睛动了一下,这是一个好剑法。

    楚天情看完了沈淮扬和方戚无两人的比武,心中便有了一套新的回风流雪剑法,如果沈淮扬看了楚天情的回风流雪,一定会感慨自己简直不配使用这种剑法。自己用这套剑法,简直是在侮辱这套剑法,楚天情的回风流雪剑法,那完全是风雪仿佛都被剑控制着,不再是剑若回风,剑若流雪,早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这个境界。

    如果让楚天情用“回风流雪”,楚天情能够在五招之内,击败方戚无,而沈淮扬就办不到。

    少剑山庄四庄主狄玉楼对上唐门唐笛,两人都用笛,唐笛的暗器全部装在那一管笛子内,不多不少,四十八钟,三百发。狄玉楼的问情剑不在腰中,在笛中。唐笛很珍惜自己的暗器,因为他只有三百发,三百发对付一些平常人,完全多余,但是对于高手来说,三千发也是不够的。除非唐笛能够像唐宋绝那个样子,一枚暗器就能够制胜,显然唐笛做不到,所以他的暗器要节约使用。

    狄玉楼,很少有人见他出手,就连杨樱爱也不多见,狄玉楼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贵公子一般。十三兄弟中,只有几个人知道狄玉楼的那口玉笛并不是笛,而是剑,问情剑。狄玉楼上场,一开始也是吹笛,有的人很不屑,但是唐笛却很小心,因为他也是用笛的。

    狄玉楼横吹玉笛,唐笛竖吹玉笛,两种截然不同的吹法,当然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用法。狄玉楼曲尽,剑出,问情剑像是情人的手一般向唐笛轻轻地拂去,那剑光仿佛是情人的眼光一样,脉脉含情。幸好唐笛反应及时,铁笛中的暗器飞出,被却问情一一挑开。 ~:

    狄玉楼的问情剑,将一个问字发挥得淋漓尽致,每一剑都是在问对方,逼得唐笛就快喘不过气来。问情剑剑剑问情,剑剑充满了柔情,唐笛毕竟经验不足,倒在了问情剑的柔情之下。

    南宫世家的南宫逆天对战王家的王琛,王琛感到非常大的压力,首先王琛知道自己的实力和南宫逆天想比,肯定是不如对方的。但是台下的妻子王卿晨和一干王家子弟都在看着自己,王佳已经是十强高手的席位,自己不管怎样,也不能够丢王家的脸。

    王琛用剑,王剑所指,南宫逆天用金错二十八刀。王琛只学一种武功,便是剑法,他不像王佳那样,种种都学,并且样样都精。王琛最厉害的便是王剑所指,可惜他遇上了南宫逆天,南宫逆天和王琛两人本来就有世仇,因此这一战打得很惨烈。

    王琛想的不仅仅是打败南宫逆天而已,他想趁此机会杀了南宫逆天,可是南宫逆天的金错二十八刀,远远超出了王琛的预想,王琛不是南宫逆天的对手,反而是南宫逆天发现了王琛的目的,打算痛下杀手,可是却被王家的飞来的白玉扇给阻挠了。

    王佳道:“南宫家主,舍弟不懂事,还希望南宫家主手下留情。”

    南宫逆天看着王佳,虽然有怒意,但是好事被破坏了,再次出手很明显对自己的名声不利,于是便只能就这样算了。

    王琛没事,王卿晨还是很高兴的,只是王琛心中很气愤,没能够将南宫逆天杀死。滁州王家武功最高的人是王佳,南宫世家最厉害的反而是水沛,只要水沛在南宫世家一天,那么两家便是实力相当,如果水沛一旦离开南宫世家,那么局势便会发生变化,南宫世家的情况将会变得极为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