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欲知彼者先知己

第三百一十四章 欲知彼者先知己

 热门推荐:
    经过前面八个人的失败,后面的人都有点不敢上场,江子越和慕容云袖两人一组,他们反而是先上了。

    慕容云袖听从江子越的,江子越选择和张翊君交手,一来是因为少剑山庄迟早要和君傲堂正面交锋的,此时交手更能够试探一下对方首脑的实力,同时也只有张翊君适合江子越和慕容云袖两人合作对付。

    只要打败张翊君,便能够取代张翊君的位置,江子越心中有着九分的把握,因为他相信自己,更相信楚天情的剑法。对于慕容云袖这个合作的帮手,江子越并没有寄托太大的希望,只希望慕容云袖能够将张翊君的刀法给引出来那么一招半式或者是将张翊君给拖上那么一下两下,给张翊君造成一定的困扰就行了。

    张翊君出手还是飞云剑法,慕容云袖用的是慕容世家的刀法,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互相配合,互相掠阵,让张翊君左右忙活。张翊君起先并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因为之前的八个人,没有一个人赢了,在自己这里断然不会赢,不管是从江湖阅历还是实战经验来说,这两人加在一起都未必有自己多,后者更是籍籍无名之辈。

    的确,如同张翊君所想,江子越和慕容云袖只是临时组建起来的队伍,虽然配合比其他人都要好,但是要想击败,并不是难事。江子越和慕容云袖两人,开刀自然是从弱者先下手,慕容云袖自然是比不上江子越的,不管是地位还是武功。江子越是浔阳江家大公子,以后极有可能成为江家的继承人,而慕容云袖则不一样,能够接触的高深武功也不如江子越,这个是身世注定了的。

    张翊君一面抵挡住江子越的攻势,一面对慕容云袖大力出手希望从慕容云袖这里打出一个突破口,只要先打败一个,那么接下来一对一,他张翊君便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张翊君将所有的压力都放在了慕容云袖身上,慕容云袖感到很吃力,但是江子越并没有大力地出手帮助慕容云袖分担压力,反而是有一种在看戏的意味。江子越并不是在看戏,他是在观察张翊君的刀法,对于慕容云袖的输赢,江子越也并不关心,毕竟慕容云袖的输赢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他只要击败张翊君便能够取代张翊君的名额。

    其他人的想法并不是这样的,他们则是认为江子越想的是让慕容云袖先做替死鬼,等慕容云袖输了之后,江子越一个人是必败的结果。然后江子越和慕容云袖比试,江子越只需要将慕容云袖击败,那么江子越便是前二十的高手,这样一来也未尝不可但是结果却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慕容云袖虽然也是用刀,但是张翊君的刀法明显比慕容云袖的刀法高明的不止一个层次,慕容世家恐怕只有慕容秋水的相思刀法才能够击败张翊君的君临天下刀法。

    慕容云袖已经是节节败退,狼狈不堪,但是江子越竟然丝毫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反而是抱剑在一旁观看者,这让慕容云袖很气愤,明明是战友却不管自己的死活。慕容云袖的刀锋转向,竟然超江子越掠去,江子越不慌不忙地拨开慕容云袖的剑锋,两人的内斗,反而引来张翊君的观看。

    张翊君笑道:“你们两人就是想这样子打败我的么”

    江子越只是自顾自地思考着,并没有理会张翊君的话,反而是慕容云袖整个人都气得脸红了,进退两难,现在擂台上的两个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完全不知道应该对付哪一个好。经过一番思索,随后慕容云袖还是选择了找上张翊君,因为打败了江子越也没有什么作用,他们这一局的任务是打败张翊君。

    缺少了江子越的帮助,便是慕容云袖一个人和张翊君单打独斗,两者高下立判,慕容云袖用尽了全力也不是张翊君的对手。虽然苦苦挣扎,但是还是被张翊君一招“君要臣死”给轰下了擂台。

    慕容云袖被轰下擂台,双眼恨恨地盯着江子越,恨不得江子越立刻输在张翊君的手上,但是结果却让慕容云袖失望了,也让其他的人吃惊。

    张翊君呵呵笑道:“江大公子,现在你的搭档已经输了,你打算怎么办”

    江子越淡淡一笑道:“也没什么打算,只是打败你而已。”

    这话在张翊君听来,仿佛是个笑话一样,无比的好笑,两个人联手尚且不是自己的对手,一个人又有什么能力打败自己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过痴人说梦自己便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后悔不该那么狂妄。

    张翊君的金麟刀首先横劈三刀,一刀比一刀猛烈,一刀比一刀强势,江子越身子高高跃起,一下子便躲过了,于此同时江子越的飞云剑从天而将,直奔张翊君而去。张翊君不慌不忙,一个转身,刀带风声向天空劈去。这一刀不适合硬接,硬接必定受伤,但是江子越却硬接下了这一刀,从江子越落地可以看出来,江子越似乎受了内伤。

    的确,江子越是受了内伤,但是所幸,并没有伤及重要的部位,只是轻伤,江子越并不是避不开这一刀,只是他想试一试张翊君的的刀气到底有多么厉害。如今一试之下,也就那样而已,并不见得有多么厉害,可能比起温大哥也有所不及。比张翊君还要厉害的刀气,江子越自然是见过的,第一个是风雪老人,第二个是温夕寒,第三个虽然见的是剑气,但是绝对比任何的刀气都要厉害。

    江子越所见识的剑气是楚天情的剑气,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楚天情的剑气,江子越只能够说“十少的剑气没有剑气”。没有剑气,自然便是无形,楚天情的剑气已经是无形剑气,只能够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感受它,你看不见,摸不着,但是他却能够实实在在地伤到你。一个能够用出无形剑气的人,用起刀法来,也必定不含糊,刀剑本一家,更何况楚天情的刀法可谓是当世绝出来,仿佛是已经笃定的事情一般,仿佛张翊君已经是败军之将。

    人君张翊君怎么能够败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张翊君不仅仅不能败,而且还要打败江子越,狠狠地击败他,让他尝一尝自负的苦果。张翊君脸上的表情很怪异,好像是很冷,但是好像又很激动一样,其中又带着一丝高兴,让人完全不知道张翊君此刻心中到底是在想什么。

    江子越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对决开始,他也应该用上自己的真正的实力,不然一个小心必定必败无疑。强者只争一招,一招便可以定胜负,输赢往往一招见。

    江子越并不太了解君临天下刀法,但是江子越却足够了解自己。虽然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如果能够很清楚地了解自己,那么对手的情况就算不了解,自己心中也有一个大致的估计。当然如果一个人像楚天情那样子,完全不需要知道对手,因为他自己已经足够强大。

    江子越虽然不太了解张翊君,但是他足够了解自己,自己有多少斤两,自己是一个什么水平,自己的实力有多少,这些江子越都一清二楚。只有先了解自己,才能够了解对手,从而击败对手。如果连自己都不了解,就算了解了对手,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江子越足够了解自己,这便是他将局势改变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