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飞来灵犀成蜕变

第三百一十五章 飞来灵犀成蜕变

 热门推荐:
    张翊君盯着江子越,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棘手,眼前的江子越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

    张翊君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就提着刀上了,心中只想着这么一句话:“金麟岂是池中物。”

    江子越看着张翊君,吸了一口气,手中的飞云剑反而握得松了一点,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江子越突然之间就将剑扔向了张翊君,然后整个人高高跃起,众人不解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张翊君也被江子越这一手给弄愣住了,金麟刀一格,将江子越的飞云剑打飞,但是飞云剑好像很听话似的,又飞回了江子越的手中。就在这时,张翊君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明明是将飞云剑向一旁格去,但是竟然还是飞向了江子越,看来江子越这一手扔剑并不是随意扔的,抱着一定的目的。

    飞云剑重新落入江子越的手中,江子越一剑从天上来,这一剑的剑光,无比刺眼,张翊君本想强行接下这一剑,但是傲气让他选择了逆锋而上。张翊君不了解江子越这一剑是什么,就凭着一股傲气逆锋而上,虽然勇气可嘉,但是却为此付出了代价。

    张翊君心中估计江子越借着身体的重量,也不过平平而已,但是他错了,错得很离谱。江子越这一剑并不是他自己的剑招,这一剑叫“心如死灰”本来是楚天情的剑招,当年楚天情在雪峰山上用这一招的时候,锋芒无人能挡。但是江子越将他学了过来,虽然不如楚天情那个样子,但是总算还可以,江子越将剑招换了一个名字,叫“天上人间”。

    张翊君的金麟刀碰上江子越的飞云剑的那一刻,张翊君只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给狠狠地击中了,差点窒息,不仅仅如此,张翊君整个人被直接轰下,张翊君倒在擂台之上,金麟刀也脱手了。这是张翊君完全没有意料到的,这一剑之强竟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张翊君倒在地上,擦着嘴角的血渍问道:“这一剑叫什么”

    江子越的双手都在颤抖,这一剑的反作用竟然这么强,但是还是尽量掩饰着道:“天上人间”。

    张翊君大笑道:“好一个天上人间,威力实在是厉害,我张翊君太小瞧你了。”

    江子越心中对于这一剑并不是十分满意,如果这一件换做是十少,张翊君此刻必定一剑去见阎王了。

    张翊君,一个翻身,顺势捡起金麟刀,然后反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不愧是一流高手。江子越的手还在颤抖着,选择了避其锋芒,但是张翊君招招紧逼,根本不给江子越喘息的机会,可是江子越的轻功比张翊君要好,虽然江子越的手暂时还没有缓过来,可是只要一旦等到张翊君的手缓过来的时候,那么便是反击的时候。

    李傲放看着张翊君和江子越的打斗,特别是看了江子越的轻功之后,李傲放担心不已,这个江子越仿佛就是楚天情的翻版一样,江子越的本事必然不止这么一点,李傲放很担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张翊君会输。

    最担心的事情往往是最容易发生的事情,就在追逐之间,江子越的手已经好了,恢复了正常,利用追逐的过程,趁势又反攻了张翊君,同时也是这一剑,让张翊君清醒了,他发现自己一直处于一个被动的局面,要将被动的局面改为主动。如果再让自己由对方牵着鼻子走,自己必输无疑,同时张翊君心中很是震惊,自己这个老江湖竟然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难道自己老了么

    江子越的手一旦好转,便是一阵凌厉的反攻,比张翊君的攻势还要凶猛数倍,眼看张翊君就要败给江子越的攻势,可是张翊君却强行抗住了江子越的攻势。江子越苦笑,自己还是不如十少,同样的剑招,同样的剑法,为什么自己用起来总是会差那么多

    张翊君要改被动为主动,大喝一声“君令如山”,巍然如山一样的刀向江子越砍去,江子越在想,如果是十少在,遇上了这样的一刀,十少会怎么做如果换做是楚天情,楚天情一定会将这一刀给粉碎,不管你是君还是山,碰上十少楚天情就必须是君死山崩的结果。

    想通了这一点,江子越仿佛有了无比的信心,因为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一刀。江子越一瞬之间眼神冰冷,仿佛如同楚天情一般,手中的剑如乱如狂,毫无章法,一剑出了三十六剑,但是虽然出的是剑,但是看上去说是刀法更为恰当。江子越的剑,一剑强似一剑,剑剑都向张翊君而去,虽然第一剑被轻而易举地攻破了,但是越往后张翊君的刀的威力却慢慢地在消减,到最后面的时候,竟然被江子越的剑给打得倒退。

    张翊君整个人都铁青着脸,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话:“想不到你也会用剑气。”

    张翊君这番话,让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江子越出的那么多招,并不是随意乱出的,虽然看起来如乱如狂,可是没有一招是多余的。江子越将张翊君击退之后,同样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个问题,楚天情的剑法毕竟是楚天情的剑法,只有楚天情用起来才会有着无比的威力,换做是楚天情,恐怕张翊君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可是自己却只是让张翊君受了轻伤,江子越要改变,不能够让自己成为楚天情的一个影子,更何况自己也不甘心只是做一个影子。

    楚天情的剑法厉害,是因为楚天情有着那么冰冷的性格,那样冰冷而凌厉的杀气,没有人不畏惧,但是自己不管多么努力地模仿,还是做不到十少那个样子。只有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和十少的不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样子自己才会真正地强大起来,不然永远只是十少的一个影子而已,不是真的强大。

    张翊君已经接二连三地被击败了,虽然还没有输,但是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张翊君来说,无疑是无法接受的,他要将江子越斩杀于擂台之上,这样子才能够血洗自己的耻辱。

    张翊君再一次握刀,此时已经不同于之前了,很多高手都已经感受到了一股从擂台上蔓延开来的杀气,张翊君已经动了杀念,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江子越并不惧怕,张翊君的杀气虽然强,但是和十少的相比,完全是小儿科,十少的杀气强的时候,根本让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十少有那个能力在你动之前将你杀了。

    江子越在雪峰山上看楚天情练剑看了很久,楚天情在雪峰山上待了三年,江子越虽然没有楚天情那么多,但是半年也差不多有。面对张翊君的杀气,一瞬间想起楚天情的种种,还有自己,脑中仿佛有灵光闪过,江子越突然笑了,笑得那样开怀,如沐春风,仿佛是已经胜券在握。那一瞬间灵犀飞来,让江子越领悟了很多的东西,也让江子越超越了自己。

    江子越的笑,让很多人不懂,更让张翊君恼火,这是在嘲笑自己么张翊君整个人不仅仅是杀气更加重了一分,连气势都变得吓人起来。张翊君就是这么一个越是愤怒就越能够激发他潜力的人,张翊君现在给人的感觉便是君临天下,他要谁死,谁就要死。

    对于张翊君的变化,江子越并不在意,他现在心情很愉悦,因为他突然之间领悟了一些东西,现在他也在改变,两个人同时在变化,各自的潜力被自己开发出来,但是到底谁会更胜一筹这个谁也不知道,只有交手过才会知道结果,于是两人毫不犹豫地交上手。  .{.

    江子越的整个剑法都换了一种风格,之前的风格谁都说不清楚,但是现在的剑法却是无比的飘逸和潇洒,不仅仅如此,还带着一种仙风仙骨的味道。表情更是悠然自得,整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笑,剑法如同梦幻一般,你完全想象不出来他是怎么出剑的,张翊君完全意料不到江子越的下一剑是怎么来的。

    不仅仅如此,张翊君的君临天下碰上了江子越,仿佛泥牛入海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对于江子越的剑法一点起色也没有,似乎完全不是敌手。张翊君,越打越郁闷,为什么自己的刀根本都碰不到江子越。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之前都还没有这个情况,怎么一瞬之间,江子越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张翊君的君临天下刀法中的“君要臣死、君王无情、君意难测、君王一怒、君临九天、”等等招式,招招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刀法,但是偏偏对于江子越一点作用都没有,不是打不中就是完全不是对手。张翊君的冷汗都出来了,怎么会这个样子,自己怎么突然间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对于这个改变,一切便只身因为江子越经过打斗,然后领悟了某些东西,然后进步了,也许之前两人是同一个水平的,但是现在两人再也不是同一个水平,江子越已经超越了原来的自己,到达了一种全新的境界,张翊君自然是不敌。

    当张翊君用完最后一招君临天下的时候,这一刀竟然被江子越破去,然后飞云剑轻轻抵在张翊君的脖子。这一场比试已经有了结果,张翊君败了,江子越成为了胜者,成功地取代了张翊君十强高手的位置。

    江子越的胜利,没有人想到,但是江子越的的确确是做到了,他打败了张翊君。慕容云袖再也没有什么话了,江子越并不是和自己一个级别的,江子越竟然能够凭一己之力击败张翊君这样的对手,自己还能够有什么话说

    江子越成功地完成了蜕变,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江子越,他的武功和以前有着天壤之别,他已经进入了一流高手之列,他到达了他人生中前所未有的高度,以前只能走,现在江子越能够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