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心中有泪情人泪

第三百二十二章 心中有泪情人泪

 热门推荐:
    王佳的剑竟然和唐歌的剑同时抵着对方的心口,不管是哪个快还是慢,如果真交手起来,肯定是同归于尽的结果。

    王佳和唐歌两人同时收剑,同时笑了起来,无疑这一场比试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在他们两人的心中却是已经有了胜负。王佳道:“你赢了,虽然我们现在是平手,但是如果继续交手下去,肯定是你赢。”

    唐歌也没有否定王佳的话,只是淡淡地笑着,王佳的潜力不可估量,如果给他足够的机会,他以后的成就一定不止这么一点,多少年了,再也没有看见一个人能够将王门五绝全部都用得像王佳这个样子的人了,王佳一定能够将王佳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王佳也会超过以前的历代祖辈,王家在武林中的地位将会进一步巩固。

    如此一来,两场比试完后,温夕寒比唐歌厉害,而唐歌略胜王佳一筹,江子越则不必去找还没有打败温夕寒的对手了。虽然有人很是怀疑江子越的实力,但是很快他们不再怀疑,因为他们看到了江子越的实力。

    唐朝站了出来,他要挑战的人不是温夕寒也不是江子越,而是楚天情,除了楚天情,他谁都看不上眼,只有能够打败他的人才会被唐朝看在眼中。也许唐朝在看着你,但是并不代表唐朝就是看着你而已。唐朝既然能够提出挑战楚天情,那么唐朝便是有着一定的信心的,毕竟只有他一个人提出挑战楚天情。

    虽然有人会觉得唐朝要和楚天情比试,首先应该找上温夕寒,打败再说。但是不用,因为唐歌已经明确表示了温夕寒并不能够打败唐朝,唐歌之前和温夕寒交手过,对于温夕寒的实力自然是有一定的了解,更何况唐歌没有必要说假话,因为这样子对于唐朝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

    唐朝对上了楚天情,唐朝友好地和楚天情打招呼,但是楚天情完全不理会唐朝的动作,整个人的眼神之中只有冰冷如霜,完全没有任何的感情。楚天情的眼神是冰寂的,但是同时让人看起来就像是充满忧郁一般,让人不得不怀疑,为什么楚天情的眼神一直是如此的冰冷,这样子的不快乐。这样的不快乐,想必心中的痛苦也很多吧,可是这一切没有人知晓,因为他们永远也不会了解楚天情的内心。

    唐朝有点无奈,但是他并不气恼,因为楚天情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没什么而已,虽然心中还是略微有点不爽,可是和楚天情生气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去和楚天情生气才是一个必要的前提,如果像李傲鹤那样不自量力去找楚天情的麻烦,结果只能是送死而已。

    唐朝是个聪明人,而且还很聪明,所以他不做傻事,更不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唐朝的出手很谨慎,也不轻易出手,出手就要有所得,不然那样子对唐朝来说是一种失误,唐朝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够犯错,任何一点能够减少自己错误的事情,唐朝都会去做,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缺点的人。

    唐朝出手了,手一样便是十八样暗器打出,分三批,每一批六枚,每一枚都分别射向不同的穴道,而且速度也不一致,要一口气接下这十八样暗器,很明显是需要一定的实力,一般人要想接下来,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以唐朝的指劲,加上对于速度的一个把握,唐朝心想就算是楚天情恐怕也要花一定的心思吧。

    可是楚天情却让唐朝震惊了,因为楚天情接十八枚暗器只用了一剑,一剑竟然击落了唐朝的十八枚暗器,就算是唐歌,也需要三剑才能够接下来,可是楚天情竟然只用了一剑。唐朝也不知道楚天情是如何一剑击落自己十八枚不同方位,速度劲道都不一样的暗器看楚天情的神情,仿佛一剑接下来这十八枚暗器并不是一件难事,显得极其轻松。唐朝深吸了一口气,楚天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厉害,还要更加难以对付。唐朝这一次子用了三枚铁蒺藜,三枚铁蒺藜打出,只要一旦成功接近,那么楚天情无法躲避了吧,铁蒺藜一旦四散开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事情吧。

    就当唐朝以为楚天情的剑尖遇上铁蒺藜,铁蒺藜会四散开来的时候,令唐朝疑惑的事情发生了,为什么铁蒺藜没有四散开来,而是无声无息地掉落在擂台之上。唐朝捡起铁蒺藜一看之下才发现,这三颗铁蒺藜已经报废了,楚天情三剑将三个铁蒺藜都给破坏了,唐门独有的铁蒺藜,与江湖中的铁蒺藜不同,为什么楚天情会对唐门的铁蒺藜这么熟悉,如果不是熟悉铁蒺藜的人,怎么可能一剑便能够毁掉一个铁蒺藜。

    唐朝看向了唐宋绝,唐宋绝的神情仿佛是告诉唐朝,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并没有将铁蒺藜给楚天情。唐宋绝确实没有将铁蒺藜给楚天情,早在浣溪边的时候唐宋绝便用过铁蒺藜对付过楚天情,当时唐宋绝也是用了三颗,第一颗和第二颗都是被楚天情成功地躲掉了,但是第三课却被楚天情用刀法给破坏了,竟然无法使用,所以这一次唐朝的铁蒺藜不能够用完全是在唐宋绝的意料之中的事情。

    唐朝的心中已经在估量着自己的“万佛朝宗”是不是应该出手了,可是唐朝心中还想再等等,并不急于出最后的绝活。唐朝用了一件东西,那便是唐门赫赫有名的的暗器“情人泪”,当看到情人泪的时候,楚天情的身子仿佛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整个人的呼吸也变得稍微要重了一点,这些细微的发现唐朝都是一一记在心中。

    楚天情看到美人泪并不是因为它是一件暗器而产生什么,而是因为它叫美人泪,形状也的确像美人泪,楚天情这才会有所触动,不然楚天情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反应。美人泪仿佛就真的像是美人的眼泪一样,那样的晶莹剔透,这让楚天情想起了湮,自己心爱的妻子。

    想着想着,楚天情的眼眶都不禁湿润了,但是他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发现,楚天情选择了闭上眼睛,但是这却让唐朝误解了,难道楚天情这是看不起自己么,竟然要闭上眼睛来和自己交手,未免也太小看人了吧。

    唐朝狠狠地一甩手,三滴美人泪无声无息地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朝楚天情击打而去,声音虽小,但是还是有着轻微的破空声。要做到无声无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那样子的暗器一点威力都没有,除非是水到渠成的暗器。

    三滴美人泪对楚天情一点作用都没有产生,楚天情一个人忘情地在使用一套剑法,唐朝完全不知道那是一套什么剑法,只知道自己的三滴美人泪碰上了这剑法就仿佛主动避开了。这套剑法江子越见过,但是他也不知道,江子越私底下叫它风雪剑法,可是这只是江子越的叫法而已,楚天情管这套剑法叫“碧落红尘”。 ~ .. 更新快

    楚天情的这一套剑法仿佛要将胸臆中的痛苦全部都释放出来一样,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非常之痛苦,可是由于楚天情剑法太快,根本没有人看清楚楚天情的表情,就算是唐朝也看不清楚,但是这么多人中竟然有那么一个人看清楚了楚天情的表情,那个人便是莫北。和夏语雪等人在一起观看,还没有离开的莫北。

    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可以看清楚楚天情的表情,那仿佛是心中有这无尽的后悔和遗恨,仿佛要将浑身的力气都用尽用竭,让自己力气耗尽而死,一心只想将自己所有的能量都消耗完,然后就这样子累死。可是现在的楚天情怎么会累得死,在雪峰山上楚天情练了三年的剑,也没能将自己累死,只不过是越练越冷,越练越难过。莫北非常看不懂,楚天情用这一套剑法为什么越痛苦,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

    莫北能够感受到楚天情心中有泪,可是莫北心中莫名的激荡,但是还是只能够遥望而已,无能为力,她的理智让他什么都做不了,毕竟她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莫北,天情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天情。

    唐朝心中有着很不好的预感,此刻他已经停了下来,可是楚天情却还在继续着,根本就没有顾及唐朝的行动。唐朝也没有任何的行动,因为唐朝越看这一套剑法,心中就越坚定一件事情,此刻不管自己的偷袭也好什么都好,绝对不可能在楚天情这样的一个状态下能够让自己的暗器接近楚天情。

    要打败楚天情,首先不能急,一急就输了,更何况和楚天情交手,急也没有任何用。唐朝心中并不乱,因为他还有这大把的时间,他一点都不急,楚天情越是这样子,反而对他越有利,一旦楚天情将所有的精力都耗光了,那么自己就可以捡便宜了。

    楚天情的剑法终于停了下来,可是楚天情脸不红气不喘,这让唐朝震惊了,楚天情刚才经过那么剧烈的剑法,现在竟然能够这么快恢复,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根本让人不敢相信。可是这一切却是真真实实的,唐朝蓦然有一种不愿意和楚天情交手的想法,因为对方实在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人。

    交手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是因为自己,还是代表唐门,唐朝都不能够有任何的退缩。唐朝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剩下两招能够对付楚天情的了,如果这两招都不能够击败楚天情的话,那么唐朝便也不得不承认楚天情的确是第一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