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武林大会终谢幕

第三百二十六章 武林大会终谢幕

 热门推荐:
    西门吟杏和和纳兰划落两人面对面站立,两人并没有多少交流,两人之间一个年少轻狂,一个成熟稳重。有一点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不可多得的高手,青年才俊,而且他们都很受人欢迎,不管是少妇还是少女。

    西门吟杏总共有三种剑法,千树寒梅、吹花落雪、踏雪寻梅、这三种剑法仅仅只是“万梅剑法”中的一小部分,可是西门吟杏并没有将“万梅剑法”给全部学会,更别谈什么剑神心法。纳兰划落这一次武林大会让天下人皆知,白侠纳兰不仅仅会纳兰指而且还会纳兰剑法,这一战必定十分精彩。

    两人初步交手,西门吟杏用的是“千树寒梅”,纳兰划落用普通的招式,见招拆招,两人这仅仅只是热身而已,并没有动真格的。热身过后,便开始动真格的,西门吟杏用上了“吹花落雪”剑法,整个擂台上仿佛有着冰冷的气息,仿佛是真的下雪了一般,当然擂台桑并没有下雪,只是给人的一种感觉而且,这一点纳兰划落心中很清楚。

    如果西门吟杏的“吹花落雪”剑法是在树林等地方使用,而不是在光零零的擂台之上,西门吟杏的“吹花落雪”能够飞花伤人,只是这擂台之上,这一套剑法无疑是被削弱了不少,很多独特的作用发挥不出来。纳兰划落的纳兰指和纳兰剑法两者相辅相成,一时间攻守皆备,西门吟杏光落雪完全不能够击破纳兰划落的防线,反而被纳兰划落的纳兰剑法被逼得节节后退。

    西门吟杏无奈,只得用出最后一套剑法“踏雪寻梅”,有雪才能够踏雪,雪遮梅才能够寻梅。千树寒梅、吹花落雪、踏雪寻梅三种剑法是环环相扣的,并不是独立的,踏雪寻梅之后是什么西门吟杏还没有学会。

    踏雪寻梅一出,整个局势立刻变化了,西门吟杏不再是被纳兰划落给压着打的局面了,西门吟杏反而将纳兰划落给逼得无计可施,只有招架之力,并无还手之力。

    西门吟杏一招“天地孤影”让纳兰划落感觉有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越是一个人就越要坚强,纳兰划落剑锋偏冷,仿佛和西门吟杏的剑法一样,陷入了一片冬雪。西门吟杏的剑法突出了一个踏雪和寻梅,踏在雪中,所有的雪仿佛都是在帮着西门吟杏一般,能够敏锐地感知到纳兰划落所在的位置和即将要踏足的位置。

    寻梅则是寻找着纳兰划落,本来这一套剑法在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时候使用,绝对是稳操胜券,可是在擂台之上,大家都望得见对方,剑法也无形中别削弱。可是就算是削弱了的踏雪寻梅依旧是逼得纳兰划落无可奈何。

    西门吟杏一招“雪海香梅”,纳兰划落仿佛真的闻到了梅香一般,可是这并不是梅香,迎接着纳兰划落的是冰冷的剑。纳兰划落一招“情深清浅”破掉“雪海香梅”,立刻抓住这个机会,一招“桃李满堂”朝着西门吟杏急刺而去,仿佛有着无数的剑朝着西门吟杏刺去,于此同时纳兰划落纳兰指出手,隔空打去,西门吟杏一个“风旋雪舞”,纳兰划落做所的一切都成了白费心机。

    纳兰划落和西门吟杏你来我往不知不觉已经交手了一百多招,日暮西斜,这一战仿佛打得无休无止一般,两人的武功不相上下,可谓是棋逢对手,可是看他们比武的人就遭殃了,因为两人你一招我一招,根本就分不出胜负,精彩的比武虽然好看,可是这么长,还是看得有点厌倦。

    擂台之下已经有人开始不耐烦地叫唤:“打不赢就下台,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众人情绪很大,而日暮已经西斜,不多时天就要黑了下来,可是西门吟杏和纳兰划落这一战却还是没有结束,他们已经大了半个多时辰了,再下去很快就一个时辰了,那个时候天都黑了。

    两人实力完全一样,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谁要是犯了错,谁就会输,现在已经不是比谁更加高明了,而是谁更容易犯错了。

    裁判也提醒他们两人道:“还有两柱香的时间,你们要打快一点,前二十的选手,他们的排名已经排出来了。”前二十的选手的排名竟然已经排出来了么,而自己两人却还在无休止地争斗着,虽然两人都很累,可是两人谁也不送这最后一口气。

    纳兰划落看着西门吟杏道:“西门少侠,我看天色已晚,不如接下来,我们各自用最强的一招,一招定胜负吧,再打下去,恐怕我们要被扔臭鸡蛋了。”

    西门吟杏看了看暮色四合,点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一招定胜负,我们各自出一招。”

    西门吟杏最后一招便是“踏雪寻梅”剑招便是剑名。纳兰划落的最后一招,现在还不知道。西门吟杏一剑西斜,这一剑刺得有点偏,这原本是高手不应该有的错误,但是西门吟杏的这一剑骗过了观众,但是却骗不了纳兰划落,纳兰划落的剑与西门吟杏相反的方向刺去,这两人是要同归于尽么

    不是,绝对不是,西门吟杏的剑法看似向西,可是他最终的目标却是东,这一招便是踏雪寻梅。众人看着,西门吟杏的剑明明是向西刺去,为什么最后剑却是从东刺出纳兰划落虽然不怎么清楚这一招的巧妙,却能够感受那一股蛰伏着的剑意从东方而来。

    西门吟杏的剑在中途遇见了纳兰划落的剑,这很明显让西门吟杏的眉头皱了一下,但是西门吟杏却并不妥协,想要强行攻破纳兰划落的防线,可惜纳兰划落这一剑并不是在防守,纳兰划落正等待着西门吟杏这一剑好趁势反攻。

    纳兰划落大喝一声道:“天为谁春”只见一道无比的亮光自纳兰划落的胸前出现,然后一直蔓延到西门吟杏的面前。纳兰划落这一剑犹如春回大地,一剑破了西门吟杏所有的冰雪,冬天融化了,迎来了春天。

    两人静静地站在擂台上,各自已经收剑,西门吟杏抬头叹息道:“我败了。”

    纳兰划落上前拍了拍西门吟杏的肩膀笑道:“我不过是占了一点经验上的便宜而已,不然你和我之间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两人相视一笑,都不再说什么,两人现在的实力是一样的,就看以后两人的发展是怎样的,如果没有预料错,应该是西门吟杏的潜力更大,因为他有这祖传的“万梅剑法”和“剑神心法”,只要西门吟杏能够参透这一些,那么西门吟杏的未来无可限量,只是这一切都要花费极大的心血,不是短期内疚可以实现的。

    西门吟杏和纳兰划落还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候,十一到二十的高手他们的排名已经出来了,排名顺序分别是:张翊君、轩辕剑天、方戚无、温落花、南宫逆天、狄玉楼、温玉赋、顾倾城、唐玉缺、周智代。 ~ .. 更新快

    十强高手的排名却还没有敲定,西门吟杏和王佳两人不管是谁在前面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他们是一起的,王佳主动退居西门吟杏之后,这样子也省去了不少的议论声。而纳兰划落和唐歌之间,唐歌很明确地和纳兰划落道:“纳兰,这一次我就义不容辞地站在你的前面了。”

    纳兰划落笑道:“本来天为谁春是留给你的,结果却在你的眼前用了,那么这一招就对你失去了用处,我还能够有什么说的。”

    原来天为谁春竟然是纳兰划落留着对付唐歌的,却用在了西门吟杏的身上,一种剑法,如果被唐歌见过,要用来打败唐歌,除非两人实力悬殊太大,不然唐歌是绝对不可能败的,纳兰划落对于唐歌还是很了解的。

    纳兰划落和唐歌之间的比试,西门吟杏和王佳之间的比试都不必要了,如此一来,省去了不少的时间,而十大高手的排名也随之出来了,他们也已经站在了最大的擂台上,一字排开,接受众人的掌声和欢呼。

    十大高手的排名由李傲放亲自念读,李傲放用着深厚的内力朗声道:“这一次武林大会圆满结束,十强高手也站在了大家的面前第一高手少剑山庄十庄主楚天情、第二高手少剑山庄六庄主江子越、第三高手唐门二圣之一唐朝、第四高手武夷南宫世家长老水沛、第五高手少剑山庄大庄主温夕寒、第六高手唐门总管红侠唐歌、第七高手白侠纳兰划落、第八高手滁州王家长老西门吟杏、第九高手滁州王家家主王佳、第十高手姑苏慕容世家慕容海棠慕容公子。

    李傲放这写话宣布完,整个擂台都欢呼起来,不少的人都兴奋不已,其中有的是因为自己的家族中人进入了前十,而有的则是因为朋友得到了前十而高兴,反正不管是谁得了十大高手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整个广场都是欢呼声,人们奔走相互告知,此刻由于太阳已经西下,无数的火把燃起,将整个广场都照得和白昼一般。

    如今武林大会可谓是圆满谢幕了,可是还有一点事情还没有完,轩辕剑天作为协办,他出的钱最多,他还有一点事情要宣布,这件事情当然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