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三百二十七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热门推荐:
    武林大会已经可谓是谢幕了,但是轩辕剑天还有一些关于少剑山庄的私事,正好他也有着发言权。

    轩辕剑天站在擂台之上,用着并不逊色于李傲放的内功,声音无比宏亮道:“各位,今天我们十三兄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为了表示祝贺,今夜各位在洛阳城的吃喝全部由我们少剑山庄买单,同时我们少剑山庄在明天将正式建立,欢迎大家前往捧场,我们山庄今天晚上也会发送请柬。”

    轩辕剑天的一番话,让广场再一次沸腾起来,这个消息的回应也是各有不同的,有的人则认为轩辕剑天这一招是为了收买人心,也有的人则认为这的确是为了庆祝,少剑山庄前十高手就有三人,二十强更是有四人,足足有七人在前二十之列,超过了任何的一个家族。

    明天就是少剑山庄建立的大好日子,趁这机会群雄还没有离开洛阳的时候,建立少剑山庄,无疑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反正对大多数人来说,今天晚上无疑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今晚在洛阳的吃喝是完全不花钱的,叫花子则是特别的高兴,有的人已经准备好了要吃一个通宵。

    有好的反响,自然也会有坏的评价,张翊君则是黑着脸骂道:“小人。”李傲放听见了,发而有点自嘲地笑了笑道:“翊君,我们败了就是败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少剑山庄出银子,我们为什么不敞开了肚子吃,我们还要好好地吃一顿,带着君傲堂山下好好地吃一顿,也许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安逸的日子了。”

    李傲放的话一语双关,今夜之后,洛阳再也不会平静,少剑山庄势必会和君傲堂翊争上下,到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两个门派恐怕是水火不相容的局面。同时这恐怕也将是君傲堂弟子睡得最安稳的一夜了,少剑山庄和岭南温家、浔阳江家、霹雳堂雷家有着关系,他们一旦联手,君傲堂的未来还真的不好说,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洛阳待下去。

    这一晚,洛阳灯火通明,很多人庆祝自己拿了一个好名次,更好的是银子都不需要自己掏,洛阳大大小小的酒楼都被坐满了。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随便坐的,因为好的东西往往是留给地位高,拳头硬的人的。比如少剑山庄他们庆功地点不是在别的地方,他们是在少剑山庄里面,他们这还不算是庆功,因为他们今天晚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明天是少剑山庄正式建立的日子,他们今晚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少剑山庄的弟子今晚不能够享受其他人的待遇,整个洛阳城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正在给各门各派、各方各地、有名有势的江湖人物送请柬。对于少剑山庄的请柬,任何一个人拿在手中,那也是有一定分量的,聪明的人很明白,未来的日子,洛阳的格局要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

    少剑山庄今天晚上宴请全城,这表现出来的财力,可谓是无比雄厚,其次他们的武力亦不可小觑,就凭十大高手中的三位,就足够让任何一个门派喝一壶了。当然也有的人收到了少剑山庄的请柬,当场给撕个粉碎,如果不是有人阻拦,恐怕就要动手杀人了。对于这种人,只要明天一过,恐怕世间再也没有这个人的身影了,甚至这个门派都没有了,因为现在的少剑山庄绝对不是好惹的,更不是随便能惹的。

    有胆量和魄力撕少剑山庄的请柬的人毕竟还是少的,那种白痴能够活到现在也不容易。撕请柬不仅仅显示出来一个人的气量和胸度,同时这也是对于少剑山庄的一种不能够忍受的侮辱和蔑视,少剑山庄既然能够在整个洛阳城范围内宴请所有的人,那么少剑山庄在整个洛阳城的眼线必定不在少数,当然整个城西都是少剑山庄的地盘。

    轩辕剑天和方戚无等人筹划这一切已经筹备了很久,从来洛阳之后便已经开始为这一天谋划了。虽然轩辕剑天对于城东城北两块地方不能够渗透进去,可是城南是温家的地盘,温家和少剑山庄的关系不言而喻。

    虽然是宴请全城,不同的酒楼自然会接待不同的人,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进入那种豪华的酒楼,而往往这种酒楼早就已经被人给订了下来,能够来洛阳的人都不是缺钱的人。叫花子这一天是很幸福的,当然他们是去不了高等的酒楼的,高档的酒楼早已经人满为患了,他们只能够去那些低档的酒楼,而那些老板也乐得让他们进去,因为叫花子虽然没钱,可是这一顿是少剑山庄付钱,而少剑山庄的人早就说好了,明天只需要将账单拿去给他们,他们就会给钱,当然如果有作假的话,小命自然是没有了,少剑山庄也不是好惹的主。

    全城虽然是家家客满,可是有这么一座酒楼,在他们的整座酒楼都只有一张桌子有人,其他的桌子都没有人。而这张桌子的人不管到那个酒楼,恐怕那个酒楼都要将最好的包房给他们。这张桌子只坐了三个人,唐歌赫然在列,不过唐歌只是个斟酒的而已,唐歌只负责斟酒。连唐歌都只能够斟酒,这张桌子坐的人的地位可想而知,除了唐宋绝还能够有谁

    一个是唐歌一个是楚天情,最后一个便是楚天情,唐歌面朝窗户,不仅仅是担任着斟酒的工作,还负责了放哨,能够让唐歌斟酒放哨,对于一个江湖来说,能够体验一次,就算是死也值了。楚天情和唐宋绝两人对立而坐,桌子上放了两个杯子和两个壶,一个是酒壶,一个是水壶。

    唐宋绝喝酒,楚天情喝水,唐歌什么也不干,就只是斟酒和放哨,不吃东西也不喝东西。这是唐宋绝留在洛阳的最后一夜,明天唐宋绝就要回蜀中唐家堡,这是唐宋绝和楚天情的告别,也算是庆贺楚天情成为了第一高手。第一高手仅仅是第一年轻高手而已,并不是天下第一高手,天下间能人多的是,更何况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老妖怪隐居了,唐宋绝相信楚天情有天下第一的实力,但是楚天情能不能够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现在还不知道,毕竟江湖之大,多的是高手。

    楚天情和唐宋绝两人也并没有说太多的话,楚天情一向不说话,而唐宋绝也不怎么说话,但是两人放佛却是在无声地交流。唐宋绝问一句,楚天情有时候答,也有时候不答,楚天情就算是不答,唐宋绝也不介意。楚天情得了天下第一,按道理应该很高兴才对,可是楚天情的身上,你却发现不了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喜悦。

    这未免太令人疑惑了,拿了第一这应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楚天情看起来还是那么不高兴,整个人的眼睛都充满了忧郁的寂寞。楚天情一个人静静地喝着水,然后吃着菜,桌上的菜都是名厨做的,也是掌柜亲自端上来的,可是楚天情吃起来仿佛什么味道也没有,顶多只能够算是充饥的东西而已。

    楚天情并不是长久地看着唐宋绝,他反而更多的时间是看着窗外的月色和酒杯中的水,楚天情看着酒杯中的水的时候,眼中的忧郁更加明显。楚天情望着窗外,突然眼中有了那么一点光彩,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是惊鸿一瞥,甚至连正面都没有看见,但是楚天情却知道那个人一定是莫北。

    莫北和夏语雪等人正在找一个酒楼吃饭,只是刚好经过而是,楚天情在三楼上也只能够在莫北即将要走视线范围内的时候才能够看见上半身的背影而已。仅仅是这么一点点的背影,楚天情竟然能够认出来那个人便是莫北。

    看过莫北之后,楚天情喝水越来越慢,但是看上去却更像是在喝酒,那一口口喝下去的仿佛就是穿肠毒药一般,显得无比的痛苦。楚天情喝水虽然越来越慢,可是就再也没有停下来了,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当楚天情喝到十壶水的时候,他终于倒了。水中不可能有毒,楚天情为什么倒了 嫂索十三少剑

    唐歌看着无比震惊,有点目瞪口袋,倒在桌子上的楚天情,唐歌还以为是水中有毒,尝了一下水,除了有点凉,什么都没有,可是楚天情为什么会倒,他喝的又不是酒。

    唐歌迷茫地看着唐宋绝道:“二哥,这”

    唐宋绝看着倒在桌子上的楚天情,然后道:“他这是喝醉了。”

    唐歌听得一愣问道:“水也能够醉人么”

    唐宋绝道:“我不知道,应该能吧,他这不就是醉了么”

    唐歌看了看醉倒在桌子上的楚天情,然后看了看负手而立的唐宋绝,又看了看楚天情,觉得楚天情似乎是真的醉了。可是醉了的楚天情表情却看起来那么痛苦,在白天是绝对不可能看见这样的一个表情的,这样的一个表情令唐歌也忍不住动容,楚天情究竟是有着怎样的经历,才会有着这样的表情

    唐歌很想不通,为什么像楚天情这么冷漠的大男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一种伤心表情。江湖英雄都是流血不流泪的,楚天情无疑可以说是一个英雄,而且还是第一,可是唐歌竟然看见了楚天情的眼角有泪流出,一滴泪缓缓流下,划过鼻梁,带着一抹心伤,仿佛在说着无尽的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