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江湖恶名惊天下

第三百三十六章 江湖恶名惊天下

 热门推荐:
    楚天情的恶名和暴行一瞬之间就传遍了整个江湖,少剑山庄知道了这个消息,蜀中唐门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君傲堂自然也是收到了这条令他们无比高兴的消息。

    李傲放和张翊君很高兴,很快整个江湖都要找楚天情的麻烦,楚天情与整个江湖为敌,这一天比李傲放想象中来得要快。这是好事,君傲堂不仅仅要竭尽全力,发动整个江湖对付楚天情,只不过君傲堂只是一呐威助喊的人而已,他们绝对是不会动手的,因为他们知道楚天情有多么的可怕,动手之后会是什么后果。一个连杀人绝不会超过七天的“七天”组织,要杀楚天情竟然要七个月,其难度可想而知。

    少剑山庄则炸开了锅,少剑山庄正在发展的紧要关头,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楚天情杀了那么多人,少剑山庄自然也会受到一定的牵连。他们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派人去讲楚天情找到,然后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由于江子越是和楚天情一起走的,兄弟们经过一番商议,还是让狄玉楼和顾倾城走一趟,他们两个人一个性格好,一个是唐门中人,既吃得开又适合。

    温夕寒等人深信,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六少子越在十少楚天情的身边,断然不会让十少乱来,可是十少还是杀了那么多人,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们一路上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招惹来那么多人的追杀

    唐歌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是半夜时分,他立刻就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唐宋绝。唐宋绝眉头紧锁,思索了很久,最后才下了一条加急命令:“凡是唐门子弟者,任何人不得与楚天情为敌,若有违者,逐出唐门。”

    唐歌皱眉道:“二哥,这条命令是不是太严重了一点”

    唐宋绝深吸一口气道:“老九,你觉得这一次枫林古道之事真的是楚天情下的手么”

    唐歌略微思索了一阵道:“按情报和江湖上的流传,加上我对楚天情的认知,我觉得这一件事情的确是楚天情做的,可是我想不通楚天情为什么会这么做。”

    唐宋绝道:“这件事情不是楚天情做的,是有人故意的,他们逼着楚天情这么做,让天下人去送死而已。”

    唐歌一下子神经紧绷道:“二哥,这句话怎么说”

    唐宋绝道:“你想想,连唐朝都不是楚天情的对手,连慕容秋水都不是楚天情的对手,天下间能够几个人是楚天情的对手”

    唐歌仔细地将这些问题给想了一想,综合一下最近江湖上楚天情的名声由冷血十少变成剑神十少,唐歌一下子明白了其中的端倪。

    唐歌一脸骇然道:“二哥,你是说有人故意在江湖上造谣,将剑神之名安在楚天情的身上,然后自然而然会有那些人来找上楚天情,以楚天情的性格,二话不说就动手,动手则不留活口,如此一来只会触犯众怒,招来整个江湖的敌视。更何况楚天情在少林杀通身、通耳、伤通命、通理、断通心一臂之事早已经在江湖上传开。少林俗家弟子不在少数,都找上楚天情,结果却逃不过一个死字。”

    唐宋绝点头道:“你说推动着这一切发展的人是谁”

    唐歌道:“少剑山庄在洛阳的崛起,绝对离不开楚天情,楚天情一旦名声扫地,成为武林公敌,那么少剑山庄的日子也不好过。其中得益最大的自然是君傲堂,这件事情自然是君傲堂做的。二哥你发布这条命令的用意我也知道了,唐门弟子,没有人能够打败楚天情,而他们一旦是非不分,参与到这一件事情中,结果也逃不了一个死字。相比起死字来说,与逐出唐门相比,简直是轻太多。”

    唐宋绝望着月色道:“你觉得楚天情以后会是怎样”

    唐歌思考了许久才郑重道:“楚天情一定会成为天下无敌,站在武林的巅峰,成为真正的剑神。”

    唐宋绝负手叹道:“我不知道这一件事是好是坏,这件事情既可以说是成就了楚天情,也可以说是毁了楚天情。这一件事情,不管是谁都平息不下来,只有楚天情能够平息下来,而他的方法却是最坏的一种方法,以杀止杀。”

    唐歌沉默了,的确,当楚天情杀光了所有的人之后,自然不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因为天下人都已经被他杀破胆了,而楚天情却也彻底地沦为了一个杀人恶魔。必将不容于正道之中。群雄群起而攻之将会是在所难免的事情,甚至于他的十二个结拜兄弟,迫于武林同道的职责,无奈之下也会参与讨伐楚天情,那时手足相残,恐怕才是最悲剧的结局。

    唐宋绝叹了一口气道:“这是楚天情命中注定,我们帮不了他,少剑山庄也帮不了他,他自己也救不了自己。”

    唐歌默然,无言以对。

    很快所有的唐门弟子都受到了这条唐宋绝亲口发布的最新命令:“凡是唐门子弟者,任何人不得与楚天情为敌,若有违者,逐出唐门。”唐朝一眼就看穿了这条命令的意图,唐玉缺也是聪明之人,唐七公子虽然不明白,但是唐宋绝的命令一向是绝对服从的。可是唐四少爷却很气愤,不满道:“二哥就知道怕楚天情,那楚天情有什么厉害的,我还真的不信我不是他的对手。”

    唐七公子劝阻道:“四哥,二哥的命令既然已经发下,我们就照办就好,楚天情武功那么高,我们为什么要去惹他。”

    唐四少爷冷笑道:“不就是个楚天情而已么,什么狗屁剑神,也不知道是那个乌龟王八蛋给起的名号,也不怕瞎了狗眼。”

    经过唐七公子的一番苦口婆心的劝阻,唐四少爷暂时性地放下了心中的怒火,不管怎样唐宋绝的命令,他还是有一点畏惧的,虽然唐宋绝是他的亲哥哥。

    江子越和楚天情一路上走走停停,走得非常慢,经常有人找上楚天情,可是江子越能够拦下的人都被江子越拦下了。但是人多的时候江子越就没有办法了,他毕竟只有一双手,只有一把剑,而楚天情杀人的速度,比他快得多。才短短的几天功夫,江子越已经记不清楚天情到底杀了多少人,可能有几百人吧,也可能没有,甚至还可以已经超过了上千人,具体多少江子越已经不知道了。

    难的不是阻止楚天情杀人,难的是阻止那些人来送死,那些人明明不是楚天情的对手,却悍不畏死的找上楚天情,结果却是一个个都死了。陈菲这些天看见的死人几乎比他一生中见到的人还要多,她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为害怕的状态,可是每当面对楚天情的事情,她却又还是依旧相信楚天情。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从楚天情身上她能够得到一种安全感,虽然楚天情杀人如麻,其中便有这么一件事情,一群人围住了楚天情,而有人竟然找上了自己,想要借自己威胁楚天情,结果再还没有抓到陈菲之前就被楚天情毫不留情地杀了。一路上虽然仇敌无数,就连江子越也不可避免地受了轻伤,可是楚天情至始至终都没有让陈菲收到一丁点伤害。更何况楚天情的形象早已经在陈菲心中树立了,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楚天情始终是她心目中的那个心爱的天情哥哥。

    他们已经离荆楚不远了,可是越走越慢,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找上了他们,来的人的武功也越来越高。其中当然有七天的杀手,他们往往不是白天来的,真正能够杀死楚天情的时间只有晚上,因为晚上看不见人,容易动手。白天来找楚天情的不是笨蛋就是傻瓜,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他们自寻死路,江子越挡也挡不住。

    由于晚上也有杀手来偷袭,江子越和楚天情两人轮流值班,一个时辰换一趟,将陈菲保护得好好的。此刻是江子越值班,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睡得正死的时候,江子越值班的时候很小心,只要有人从地面靠近,他便会发现,而他们休息的地方也是在一片空阔的空地上,绝对不能够在树林等容易被埋伏的地方休息。

    江子越一个人围着火堆,在静静地想着这些天来发生的遭遇,首先是下山之后听到了十少有了剑神之名,然后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找十少比武,或者是找十少的麻烦,反正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然后十少动手杀了第一个人之后,来的人反而是越来越多了,他们好像完全不怕死一般,结果都死了。

    江子越静静的想着这一切,越想越不明白,想到最后,突然间一下子有点想明白了。一定是有人要找十少的麻烦,结果自己却不来,让一些替罪羊来。剑神之名太过于照耀,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十少的剑神之名并不能够为十少带来什么好处,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人来找上十少,可是按理也不应该是这一些武功二三流的人物,要来也应该来的是一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才对。

    江子越这一点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有人来了,而且来的人还是三波,看样子他们又是来找十少的。江子越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今晚又有许多人死在会死在十少的剑下,面对这样的事情,江子越只有一种深深的无奈感,他手臂上的伤,就是因为救人的时候,被那个人砍的。

    江子越还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自己救下那个年轻人,反而被那个年轻人砍了一剑。那个年轻人疯似的要找十少报仇,因为他父亲哥哥都被十少杀了,而他自己武功并不济,找上楚天情只会是送死。江子越没有拦住,最后那个年轻人还是死了,连靠近都没有靠近十少,就死在了十少的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