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三十七章 黑夜暗杀见端倪

第三百三十七章 黑夜暗杀见端倪

 热门推荐:
    江子越起身,火焰还在噼里啪啦地作响。

    江子越对着黑暗道:“既然三路朋友已经来了,为何不现身。”

    江子越的话既然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些杀手再也没有必要隐藏了,因为再躲藏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一会,便从黑呀之中走出来三路人马无疑例外的是他们都穿着黑色衣服,每一队的人数都在十人左右。看步伐都是练家子,而且身手都很不错,想必武功都不弱。

    江子越缓缓道:“你们三方人马都是哪一路上的人物”

    三方人马都停住了脚步,一阵交头接耳之后,终于有人站出来道:“飞云六少江子越不愧是这一次武林大会第二的高手,在下佩服。”

    江子越淡淡地笑道:“佩服不敢当,我只想知道你们三路人马都是那一路的人马,你们既然是三路人马,想必原因都是不一样的,你们都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找我们的麻烦”

    拿刀的黑衣头领道:“我是朱大天王手下的杀手,我们来杀楚天情的原因你应该知道。”

    江子越点头道:“这个我的确知道,朱三公子死在了十少的剑下,派人来杀十少的确是很应该,不过很可惜,你们杀不了。”

    拿着长枪的黑衣人道:“我们是黑道杀手榜上组成的十人,黑道悬赏只要杀了楚天情,我们便能够得到五十万良的赏银,如今赏银还在继续上升。”

    江子越点点头转而道:“你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是何身份”

    那个人道:“我们杀楚天情是上头吩咐,至于我们的身份我不能够告诉你。”

    江子越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一共是三十四人,一伙是十人,一伙是十一人,还有一伙是十三人,就凭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十少的对手,说不定连我都打不过。”

    江子越的话激起了他们的战意,拿剑的黑衣人道:“你可别小看我们,还没有打过,谁说我们杀不了你们,更何况这不是在擂台之上,更不是单打独斗。”

    江子越还没有开口说话,已经有人声音冷冷道:“你是七天的杀手。”

    说话的人自然是楚天情,楚天情并没有睡着,在有人接近的时候,他发现得比江子越还早。楚天情从马车中走出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一个人发现,三伙人马都大吃了一惊。

    拿剑的黑衣人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七天”的人,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楚天情没有回答他,因为楚天情已经动手,如此情形,要三方的杀手不懂手不可能,要楚天情不动手更不可能。所以他们唯有一绝胜负,剑光照亮了黑夜,同时照亮黑夜的还有血光,双方交手很快,结束的时间也很快。胜负的结果是楚天情胜,其他的人败,一败涂地,仅仅只有一个人逃出生天,丢下了三十三具尸体。就在刚才,这三十三个人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但是转眼间,他们都没有生气,他们都死了。

    江子越只有一个感受,世事无常。明明刚才活着的人,现在如今就死在这里,无人收尸,很快便会化成腐尸,最后成为白骨黄土。江子越的劝说再一次失败了,不管是自己出手,还是楚天情出手,他们都逃不过一个死字。生命就真的这么卑贱么,这些人有的完全不知道对手是有多么的可怕,可是上级一个命令下来,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算是送死他们也必须得去送死。

    就在楚天情回马车之后,江子越发现有两匹快马朝着自己的方向本来,江子越真心希望,这一次来的人不要再是来找楚天情麻烦的,他们只是个过路的也好。来的人是找楚天情和江子越的,但是他们并不是来找麻烦的,他们是狄玉楼和侍良。

    狄玉楼和侍良两人看见了江子越,纷纷下马,然后便看到了一地的尸体。

    狄玉楼问道:“子越,你没事吧这是怎么回事”

    江子越道:“我没事,他们是三批杀手,三十四人来杀十少,结果只有一个人逃了回去。”

    狄玉楼和侍良两人都是一阵沉默,然后狄玉楼道:“十少呢”

    江子越道:“十少在车内,陪着陈姑娘,你们怎么会来”

    狄玉楼道:“大哥二哥不放心你们,于是我们一路上快马赶来,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子越道:“这一切都是一个局,而十少掉进了这个局里面。”

    狄玉楼和侍良两人对望一眼然后问道:“这话怎么说”

    江子越道:“一路上我都和十少在一起,无缘无故就碰上了袭击,然后大批的人来找十少,赶也赶不走,杀也杀不完。我曾仔细想过,但是没有想通,但是今天晚上这三批杀手和我的谈话却让我想清楚了一切。这一切都是个局,从通达在少剑山庄说的那番话开始,这个局就已经开始了。”

    侍良道:“你是说被十少一剑杀了的那个和尚”

    江子越点头道:“对,今天这三路杀手,分别是朱大天王,黑榜高手,和七天组织的杀手。他们各自的原因是因为仇杀,悬赏,上级命令,综合我所知道的,十少如今在江湖上被称为剑神,黑道上悬赏五十万两银子要十少的人头。综合这一切一切,我发现这是一个局,有人故意将剑神的名号放在十少的头上,黑道上放出巨额悬赏,还花重金请动七天的杀手来暗杀十少,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让十少不被容于江湖。”

    经过江子越这么一说,狄玉楼和侍良两个人也已经大概知道了。

    江子越继续道:“在他们各方面的努力之下,终于有人因为剑神的名号,五十万两银子而找上了十少。而十少的脾气你们也知道,杀戮自然是免不了,人死得多了,那么十少的名声自然是恶名远扬,但是会有更多的正道人士来找上十少,虽然他们没有一个是十少的对手。但是当十少成为武林公敌的那一天,江湖中的一些隐居高手也要出来为江湖除害,那时候恐怕才是真正的腥风血雨到来的时候。”

    侍良道:“恐怕还不仅仅如此,十少的杀戮,势必会影响到少剑山庄,对方的意图恐怕不仅仅是十少一个人,恐怕会是我们整个少剑山庄。”

    江子越和狄玉楼心中都是一惊,侍良的话不错,十少楚天情是少剑山庄的十庄主,楚天情的行为如果被整个江湖所不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少剑山庄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更何况少剑山庄现在正在建立之初,出了十少这件事情,恐怕江湖上也不会有太多的人会加入少剑山庄,一旦少剑山庄没有人加入,无法壮大,就算有着洛阳城西和城东两个地盘,也发挥不了作用。

    少剑山庄的无法发展,得利最大的人只有君傲堂,这一切恐怕和君傲堂脱不了干系。

    狄玉楼道:“老六,如今你和十少准备怎么办”

    江子越道:“我们原本是打算去荆楚凤凰城,然后我回浔阳江家,但是一路上遭遇了无数次的袭击。也不是我和十少想杀人,但是他们逼得十少不得不动手,十少动手,必定不留活口,如今你们来了,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侍良道:“什么想法。”

    江子越道:“你们带着陈菲姑娘回洛阳少剑山庄,将一路追杀的人给吸引走,他们也不会对你们怎样,他们要对付的人是十少,陈菲姑娘跟着我们很危险,你们将她带回少剑山庄的同时,告诉大哥和二哥要注意提防君傲堂。君傲堂一定不会看着我们坐大,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山庄的崛起,十少这件事情十有**就是君傲堂的暗中推动。”

    狄玉楼追问道:“那你和十少打算怎么办”

    江子越道:“我和十少能够伤到我们的人极少,我和十少则是原计划进行,我会尽量让十少和我一起去浔阳,天下间能够找江家麻烦的人恐怕也不多。我们只有等到一切都查明,到底是谁在背后捅刀子的时候,我们才能够反击,不然我们现在只有隐忍。”  . 首发

    狄玉楼和侍良两人想了一番,的确江子越说得也对,无凭无据,仅仅靠猜想就认为是君傲堂做的,不仅仅君傲堂不会承认,这个说法提出来也会遭到江湖正道人士的谴责。

    狄玉楼道:“那我和侍良就带着陈菲姑娘回洛阳,你们两个保重。”

    江子越点头道:“我们两个不会出事情的,天下间能够同时击败我们两个人的,恐怕不多,我反而是更担心你们,陈菲姑娘不会武功,如果他们恼羞成怒,对你们动手,你们很难脱身。”

    狄玉楼道:“这个放心,我们一定会小心的,我们现在就回洛阳。”

    三人商议定了,然后走向马车,却发现楚天情已经坐在了马车外面,正看着他们。楚天情并没有说话,而是下了马车,然后拉过狄玉楼和侍良两人骑来的快马。楚天情的行为很明显,他听到了三人谈话,并且同意了。

    江子越翻身上马道:“四哥,十二弟,我们就此拜别,我们洛阳再见。”

    四人就这样分别,两匹快马朝着荆楚方向奔去,马车朝着洛阳的方向走去,陈菲睡得很香,被人点了睡穴,拉着侍良的手臂就好像拉着楚天情的手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