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瞒天过海避厮杀

第三百三十八章 瞒天过海避厮杀

 热门推荐:
    江子越这一招瞒天过海,果然奏效,加上两人快马赶路,一时间没有人找上自己和十少。等其他人发现马车上的人竟然是狄玉楼和侍良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而楚天情和江子越也已经到了凤凰城。

    楚天情和江子越来到了凤凰城,他们直接去了城南的楚家庄,楚家庄一切都没有变,只不过人多了,大门也开了。当楚天情和江子越来到楚家庄的时候,江子越疑惑了,以前这里明明是天剑山庄,为什么怎么会变成了楚家庄

    江子越问楚天情道:“十少,原本这里是天剑山庄,怎么改叫楚家庄了”

    楚天情用着一种很遥远的语气道:“天剑山庄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是楚家庄。”

    江子越不再多问,不管是天剑山庄好,还是楚家庄好,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楚天情和江子越进入的时候遭到了阻拦,守门的人问道:“你们是何人”

    江子越道:“在下少剑山庄江子越和天剑山庄三公子楚天情。”

    守门人听了江子越的话大吃一惊,天剑山庄三公子,那个白衣人就是当年的三少爷么守门人道:“你们等等,我先去和庄主通报一声。”

    不一会,天恨和天忙两人急急忙忙地跑来,然后看见了楚天情和江子越两人。

    楚天恨将两人先请进府内,然后道:“你真的是三弟天情”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楚天恨的话,江子越打破尴尬道:“十少自然是天剑山庄的三少爷,更何况如今没有人胆敢假冒十少之名。”

    可是楚天情一副冷漠的样子,似乎完全不认识楚天恨一样,而楚天恨也好像不认识楚天情,至于天忙,他则是完全没有见过楚天情,他只知道楚天情小时候的样子。

    楚天情回了楚家庄的事情,自然是立刻就在山庄里面传开了。

    楚天恨道:“我从城北严家和城西陈家那里知道了,少剑山庄是你从袁家手中夺回来的,我们也知道了楚天情便是你,我也相信你就是我三弟天情。可是我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将天剑山庄改为楚家庄,本来我想换回天剑山庄,但是管家阻拦,说是非要等到你回来再换。”

    楚天情这才开口道:“凤凰山庄也好,天剑山庄也好,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有的便只有楚家庄。”

    楚天情的这一番话虽然很短,却是在楚天恨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波动,凤凰山庄便是天剑山庄的前身,而如今凤凰山庄和天剑山庄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一个楚家庄。楚天恨自然是知道天情在洛阳武林大会上一举夺得了第一,打败了唐门的唐朝和慕容世家的慕容秋水。在能力和武功上,天情超过了自己许多,少剑山庄的收回都是靠着天情的一己之力,不然自己还在那个小山凹的小山村中练着天击剑法。

    楚天恨在知道楚天情获得第一年轻高手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决定好了,等天情回到家,就将庄主之位给他,因为当年天情就是少庄主。可以说天剑山庄是天情一手给光复的,天情各方面都超过自己太多,自己带领大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为死去的父亲和已经覆灭的天剑山庄报仇。而楚天情就一定可以做到,因为他是天情,他已经是第一高手。

    楚天仇和楚天雪听见了他们的三哥天情回来了,虽然许久没有见,但是还是很高兴。特别是楚天雪,虽然时隔四年多,样貌都变了,江子越和楚天情都是穿着白色的衣服,但她一下子就认出了楚天情,一下子就冲入了楚天情的怀抱。

    楚天仇疑惑道:“小雪,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天情哥哥”

    楚天雪笑道:“一定不会错的,只有天情哥哥穿白色衣服才会这么好看,才会这么风华绝代。”

    楚天雪的话虽然说得不错,可是毕竟是用错了词,但是却依旧是天雪小时候用的那个词。

    楚天雪道:“天情哥哥,我们终于一家人团聚了。”

    目前的形势下,也不适合说别的,江子越对楚天恨道:“楚公子,麻烦你不要将十少回了楚家庄的事情泄露出去,江湖此刻正在找我们的下落。”

    楚天恨觉得莫名其妙,江子越便将事情的严重性给说了一遍,嘱咐,一定不能够让下人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一旦泄露出去,恐怕整个楚家庄从此不得安宁。

    楚天恨听了江子越的阐述,自然是明白事态严重,于是便吩咐了下去,谁也不能够将楚天情回来的消息泄露出去。因为楚家庄现在全部是当年跟着天情逃生或者是像天忙一样,原本就在楚家村的人,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消息被泄露出去的问题。

    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了,当然会兴高采烈地在一起吃饭,江子越也很荣幸能够参与其中。因为楚天仇和楚天雪年龄还小,家人人多嘴杂,楚天恨也没有在饭桌上谈其他的事情,一桌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饭后,楚天恨,天忙和楚天情三人单独坐到了一起,江子越因为这是楚家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旁听,他只是在少剑山庄里面随意地走着。江子越走着走着便发现,楚家庄每一个男丁都在勤奋地连一套剑法,江子越虽然看不出来这一套剑法叫什么,但是江子越却能够知道这是一套很高明的剑法。

    连还未成年的楚天仇也竟然在其中,楚天仇看到了江子越,于是放下了手中的剑法,然后上前道:“江哥哥,你来看我们的剑法么”

    江子越点头道:“你们这练的是什么剑法”

    楚天仇道:“我们练的是祖传的天击剑法。”

    江子越心中凛然,这套剑法竟然就是天击剑法,可是十少从来都没有用过。既然是天剑山庄祖传的剑法,江子越觉得自己这样子看有点不合适,于是对楚天仇道:“天仇乖,你要好好练剑,然后击败你的对手。”

    天仇点点头道:“那江哥哥,我练剑去了。”

    江子越微笑地看着天仇回到了练剑的队伍中,江子越走着走着见到了小小年纪的楚天雪。江子越一把坐在楚天雪的旁边道:“天雪,你在想什么呢”

    天雪回过头才发现是江子越,笑道:“子越哥哥,我在想天情哥哥呢。”

    江子越笑道:“你在想天情哥哥什么呢。”

    天雪道:“天情哥哥和四年前相比,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又有了好大的变化。他的样貌好像变了好大的模样,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但是天情哥哥穿着白衣的时候,我就是能够一眼认出来他是我的天情哥哥。”

    江子越奇怪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天雪道:“因为天情穿白衣服的时候,有一种风华绝代的感觉。”

    江子越皱眉道:“风华绝代”

    天雪点头道:“对,风华绝代,我第一次看见天情哥哥穿白衣服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如今也是这样的感觉。”

    江子越明白了,然后道:“你说的那个应该是丰神如玉,风华绝代虽然差不多,可是风华绝代往往都是用来形容女子。” 十三少剑:

    天雪似懂非懂道:“天情哥哥应该是丰神如玉么”

    江子越点头道:“对,你的天情哥哥可厉害了。”

    天雪一下子就雀跃了起来,笑道:“天情哥哥当然非常厉害,他十七岁的时候就打败了我大伯父,然后成为了少庄主,整个凤凰城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江子越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十少楚天情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击败了天武,天武再怎么样当时的修为,也必定有二十年以上,竟然被十七岁的楚天情击败了。江子越开始回想关于楚天情小时候的事情,风雪老人当年说过,楚天情八岁进入师门,然后十三岁离开了风雪谷,进入了江湖。

    楚天情十五岁江湖上有了刀帅的名声,此后便再也没有任何的消息,楚天情年少的成就想必一定是无人能及。江子越想到了现在,想起了楚天情那冰冷的眼神,无情的剑锋,天下人都会为之感到胆寒。一路上那么多的人,都死在了十少楚天情的剑下,整个天下都为之胆寒。

    如今,楚天情有着剑神之名,江子越想,十少会不会真的成为剑神江子越仔细地想了一番,综合一下楚天情年少的时候,加上楚天情在雪峰山上,在洛阳以及一路上的追杀。江子越确信,终有一天,十少一定会成为剑神,他会站在江湖的顶峰,让众人仰望。

    楚天情能够站在江湖的顶峰,成为剑神,那么自己呢江子越也是江家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在年轻一辈的高手中仅次楚天情。一干兄弟中也是仅次于楚天情,江子越知道自己只要能够一直仰望着楚天情,这样子便好。最可怕的莫过于当有一天自己再也望不到楚天情的背影,当楚天情步入云端的时候,自己还只能够在凡尘中,那才是最令江子越恐慌的事情。他也想做一个强者,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不会成为像追杀楚天情那样的杀手一样,死在无人知道的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