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洞庭美景风光好

第三百三十九章 洞庭美景风光好

 热门推荐:
    楚天情、楚天恨和天忙三个人在书房。

    楚天恨道:“天情,你既然回来了,那么这庄主之位理应由你来接手。”

    楚天情道:“庄主还是你来,我不当。”

    楚天情的话说得很坚决,既然楚天情不愿意做庄主,那么便只有楚天恨来当。

    楚天恨道:“你的天击剑法练成了罢”

    楚天情道:“练成了。”

    楚天恨道:“如今整个江湖都在追查你的下落,你打算怎么办”

    楚天情道:“我自有打算,天击剑法我会写给你,我不会留在楚家庄。”

    楚天恨问道:“那你打算去哪里”

    楚天情道:“天下之大,自有我的去处。”

    一屋子的沉寂,天忙问道:“三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楚天情过了许久道:“以后楚家庄就交给你了,我可能不回来了。天剑山庄改为楚家庄,以后莫踏入江湖。”

    对于楚天情的话,大家心里都很明白,江湖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楚天恨问道:“那灭庄之仇怎么办”

    楚天情道:“这个我自然会处理,你们就好好地在这一片山水生活下去。”

    楚天恨不再问,自己连天击剑法都没有练成,报仇简直是一个梦想,而楚天情却是武林大会的第一高手,天剑山庄的仇自然而然地落在他的肩上,如果楚天情都报不了仇,那么就凭他楚天恨和楚家庄的这些人手,报仇简直是妄想。

    楚天恨并不愿意听楚天情的话,可是楚天情的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魄力,他说什么,你变忍不住按他的说法去做,根本没有勇气反抗。

    楚天情和江子越在楚家庄待的日子并不长,仅仅三天而已。三天后,楚天情将天击剑法的新剑谱交给楚天恨。新剑谱不仅仅包含了以前的天击剑法,还有楚天情自创的剑法,至于能不能够练成就看楚天恨自己了,楚天情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楚天情和江子越去了浔阳,然后他们故意将身份暴露,因为不能够让其他人去凤凰城找楚家庄的麻烦。只要楚天情在哪里,其他的人便会找到楚天情,只有楚天情是一个人的时候,才不会拖累和连累其他人。

    楚天情和江子越一路走水道去的浔阳,因此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就算发现了也无可奈何,茫茫长江,不比陆上。可是就算是水道日夜不停,还是有人在他们还没有到达浔阳的时候找上了他们。

    楚天情和江子越两人乘着船在洞庭湖上的时候,此际的洞庭湖风光正好,碧浪滔天,波光粼粼,可是杀机也暗藏在这波光粼粼之下。楚天情在船上的时候很少出来,一直在船舱中睡觉,江子越知道楚天情并没有睡着,因为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将楚天情惊醒。江子越并不想闷在船舱中,他在外面吹着江风,欣赏着大好的湖面风光。

    江子越想想,自从回了浔阳,还没有好好地来洞庭欣赏一下洞庭的美景,如今好不容易清闲下来,欣赏一下这美景也很不错。湖面有着游船在游弋,有贵公子,有美妇人,更有大家闺秀,各种景色和在一起,美不胜收。

    江子越就这样坐在船头,看着这些让人心情愉快的景象,可是慢慢地他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有人向他们这船逼近。江子越环顾四周,发现至少有十艘船向他们靠近,而且其中有一艘特大的船,江子越仔细地看了一下旗帜,是三十六路黑水道天王董旭的船只。江子越心中疑惑,为什么黑水道董旭的人马会找上十少

    江子越正在寻思间,十艘船舰已经将江子越所在的船只给团团围住,然后有人上前喊道:“我家天王请江家江公子和少剑山庄楚公子上船一叙。”

    江子越无奈,这一行非去不可,江子越一个“凌空飞雪”直接上了大船。

    董旭一身红袍正在甲板上,吃着刚从洞庭湖里面钓上来的鱼,看见了江子越便大声道:“江公子,快来尝一尝这刚钓上来的鲈鱼。”

    江子越一把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点头道:“这鲈鱼不管是做功还是火候都无可挑剔,只是如果是浔阳江头的鲈鱼,那么味道就更好了。”

    董旭哈哈笑道:“浔阳江头的鲈鱼,自然是比这洞庭湖的鲈鱼要美味,毕竟是浔阳江家的鲈鱼。”

    江子越笑道:“不知道天王找上我们所做是为何”

    董旭道:“我虽然没去洛阳,但是洛阳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江公子年少出英雄,第二高手的名号,名震天下,在下自然是想要领教一番,当然我更想和有着剑神之称的第一高手楚天情楚公子较量一番。”

    江子越眉头有点惆怅道:“天王非要和我兄弟二人较量一番”

    董旭笑道:“我找上你们,自然是想要较量一番,和绝顶高手对决是天下间练武者的追求,我虽然是黑水道天王,可是我还是一个练武之人。”

    江子越起身望着茫茫洞庭道:“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一起看看这洞庭美景”

    董旭哈哈笑道:“洞庭美景自然要看,而这武也不得不比,如果不是我当时事物缠身,我肯定会去洛阳。”

    江子越道:“不是我自大,如果天王非要和我们兄弟一教高下,我愿意奉陪,只不过希望天王不要找上十少天情。”

    董旭双眉一拢问道:“为何”

    江子越道:“十少出手,不留活口,哪怕你是黑水道的天王,一旦天王身死,整个黑水道恐怕会群攻而起,找上十少,而他们来也只是有来无回,我并不希望你们去送死。”

    董旭脸色瞬间黑了,大怒道:“你以为我董旭是什么人,我可不是那些二流子货色。”

    江子越叹息道:“我自然知道天王是一流高手,可是天王能够有把握打败慕容秋水么”

    董旭有点不自然了,支吾道:“没打过,又怎么会知道打不赢”

    江子越道:“天王如果是技痒,想找人切磋一番,我可以奉陪,如果要找十少比试一番,我绝对不让。”

    董旭道:“那我先打败你,再去找楚天情,我还不信楚天情真的就是剑神。”

    江子越有着一种无奈道:“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十少真的会是剑神。”

    董旭和江子越叫上了手,董旭用的是红色的剑,名曰“绯日”。

    江子越的剑并没有带上来,可是自然有人会递给江子越剑,江子越抽剑在手,傲然而立,有着一种不可忽视的风采。

    董旭能够成为三十六路黑水道天王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可是江子越却是第二高手,这一站既然势所难免,那么一定会很好看。

    董旭外号不止一个,在成为黑水道天王之前,他便是叫“绯色日照”,后来才被成为黑水道天王。董旭不仅仅是精通剑法,他还精通掌法,拳法和腿法,既然是水上天王,那么水中的武功一定也十分了得,不然如何镇得住这些水上的强盗。 、生

    董旭剑身一抖,如同一条水蛇一样像江子越缠了过去,江子越身形急退,剑身一抖,剑化惊鸿,将董旭的剑荡开。可是董旭强攻直追不止,江子越后退,退到了桅杆,然后江子越顺着桅杆向上退,董旭依然是直追,非要将江子越逼上绝境不可。

    最后两人顺着桅杆打上了桅杆的顶端,两人站在桅杆顶端的两头,站立着,对视着。董旭有这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好久没有碰到打得这么痛快的对手了。两人仅仅是在桅杆的顶端站立休息了片刻,然后便又在桅杆之上交战起来,两人的交战,自然引来了无数的人观看,这一战好不精彩,不仅仅是黑水道的人手,其他的游玩之人纷纷看了过来。

    一时间整个洞庭水面被堵得水泄不通,只有更多的船只靠过来,想要出去的船只根本被围得出不去。江子越和董旭在桅杆之上打斗了至少三炷香的时间,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分胜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享受着一场比试,还是故意不露出各自的压箱底绝技。

    楚天情很早就醒了,在众人围过来的时候,人声鼎沸,他根本在船舱中睡不着,外面动静太大,楚天情只是掀开船舱的一角,然后便看见了江子越和董旭在上面打斗,可是楚天情并没有兴致继续看下去。两个高手的对决,也许对其他人来说会觉得很精彩,看着也许会有什么体会,看得兴致勃勃,可是对于楚天情来说平淡无味,跟何况他一点都不喜欢看这样的场景。

    如果说此生能够让楚天情眼中的光再度亮起来,恐怕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湮死而复生,一种是莫北对他笑,可是前者完全是不可能的,而后者恐怕比登天还难,莫北已是他人妇,见上一面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又何谈对他笑

    楚天情不关注,可是有很多人关注江子越和董旭的比试,其中不乏江湖人士,当然也有有心之人,他们一问之下知道在桅杆上打斗的人是江家大公子江子越和三十六路黑水道天王董旭。既然江子越在这里,那么楚天情必然也在这里,于是楚天情的行踪又暴露在江湖人士面前。

    楚天情行踪的暴露,对于江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江湖的腥风血雨将要再起,鬼门关又多了许多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