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四十章 惺惺相惜成朋友

第三百四十章 惺惺相惜成朋友

 热门推荐:
    江子越和董旭的比武还在继续,当然越来越多的人围住了董旭的船只。桅杆上的人也已经即将分出胜负,因为他已经打了很久。

    由于楚天情在船舱中并没有出现过,所以其他的人只看到了江子越,船只众多,并不能够让他们一一去查探,他们所盯着的对象便只有江子越一人。只要江子越在,楚天情还会远么

    董旭额头有汗,因为他发现江子越远比他想象中要难以对付,自己已经抢攻了二百招,而江子越却也还了二百招。自己竟然还没有取胜,董旭的脸色很差,因为对方看起来还是那么淡然,其实江子越并不是淡然,而是在桅杆之上,他的实力并不能够全部发挥出来,虽然轻功好,可是并不代表在一根桅杆上,轻功能够发挥太大的用处,更何况江子越心中还有和董旭继续交手下去的想法。

    不同的作战环境带给人的变化是不一样的,对董旭来说在桅杆上作战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一般,可是江子越却是第一次。交手这么久之后,江子越越来越适应在桅杆之上作战,对于董旭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江子越的功夫越来越多地表现出来,剑法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董旭起初还能够靠着在桅杆上独特的技巧,从容避过,可是到了后来就不行了,江子越招招紧逼,董旭这才发现江子越剑法的高明。

    江子越的剑法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好像云中的飞鸟一般,到了最后,江子越在桅杆之上,就好像和平地一般无异。董旭心中越来越充满了震惊,江子越的变化他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董旭心想,自己应该下桅杆和江子越交手,再在桅杆之上交手,不出一盏茶的时间,自己必败。

    董旭开始吸引江子越下桅杆,可是董旭为了躲避江子越的剑法,一个不慎,竟然踩空了。此刻如果江子越趁机痛打落水狗,那么董旭必败,董旭还在用轻功努力使自己的身体平衡,减缓下降速度,希望能够抓住什么,不然自己要的掉入水中,那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可是董旭并没有掉下来,因为江子越双脚勾住了桅杆,然后拉住了董旭。江子越一用力,董旭便被甩上了桅杆,然后自己的身子一荡便回了桅杆。重新回到桅杆的董旭并没有急于和江子越动手,而是拍着江子越的肩膀道:“不愧是江家大公子,我董旭交定了你这个朋友,经过刚才的一场比试,我的武功的确不如你。”

    江子越道:“多谢,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和十少交手。”

    董旭沉吟一下然后道:“我连你都打不过,我又何必找上楚天情,我虽然脸皮厚,但是还不是一个自取其辱的人。”

    江子越一抱拳道:“多谢。”

    董旭道:“现在整个江湖的人都在找你们,不知道你们打算去哪里”

    江子越道:“我会和十少去浔阳江家,在浔阳地界,恐怕不会有那么多人找我们的麻烦,至少也有江家的帮助,情况也不会那么糟糕。”

    突然有人来到董旭的耳边说了一番话,然后董旭四周看了一看,发现,四周蓦然多了许多拿着刀剑的江湖人士。江子越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难道十少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么

    董旭笑道:“看样子这些人都是来找你们的,恐怕也是因为我的原因,你们才会被发现,既然如此,那么我就陪你们去浔阳走一遭,谅有我在,他们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

    江子越点头道:“多谢董兄盛情款款。”

    董旭大笑道:“来,我们来吃鱼论剑,那些人想跟着就让他们跟着好了。”

    江子越自然是放心的,在这长江之上,恐怕还没有谁敢和董旭起冲突。

    江子越和楚天情两人在董旭的一路陪伴下,没有遇到任何的骚扰,加上董旭早已经轻舟派人去通知江家,让他们来浔阳江头迎接江子越。在江子越和楚天情上岸的时候,江家唐诗宋词两人带人来亲自迎接江子越,对于江子越在武林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江家早已经收到了消息。江子越可是江家的宝贝,绝对不能够发生什么事情,江湖人士看见了江家唐诗宋词,一时间倒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楚天情和江子越进了江府。

    只要楚天情还在江府,那么他必定会有离开江府的那一天,如今江湖上的悬赏已经达到了八十万两白银,所有黑道中的人都眼红了。八十万两白花花的雪花银,一辈子都花不完,这让多少的人的**被放大,然后不计生死地都想要杀楚天情,拿着楚天情的人头去悬赏。

    江声涛知道爱子归来,自然是非常高兴,对于江子越一路上的遭遇,江声涛等人也是不胜唏嘘。不过对于江家来说,也是有着一定的压力,因为江湖人士一旦聚集地多了,他们便不再害怕江家的势力,毕竟江家的势力是有限的,而江湖人士是无限的。同样也不是所有的江湖人物都会畏惧江家的实力,还是有人闯进了江家找江家要人,要求江家江楚天情交出来。

    整个天下,楚天情也不见得会怕谁,这些江湖草莽在楚天情眼中可以说是一文不值,楚天情看都不看一眼。如果说天下间能够让楚天情心生害怕的人恐怕只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个女子,只有莫北才会让楚天情害怕。除了莫北,整个天下间能够让楚天情害怕的湮已经不在了,他已经是没有任何的畏惧。

    那些江湖人士的性命在楚天情眼中看来,并不算得什么,楚天情并不认识他们也不想认识他们。可是楚天情的性命在江湖人士看来就是一种荣耀,是白花花的八十万两白银。

    江家虽然是六大世家之一,可是并不能够给予楚天情足够的庇护,如果不是江子越一直强留,楚天情早已经离开江家,江湖血雨早已经降下。可是不管江子越怎么努力,还是挡不住江湖人物源源不断地来送死,在白花花的银子和至高的荣誉面前,什么危险都算不得什么。

    终于,江家的大门被朱大天王给踢开了,他要为他的儿子讨一个公道,其他人也许杀楚天情没有什么理由,但是他却是有着绝对的理由。朱大天王从洛阳赶到江家,专门找到了楚天情,在朱大天王的怒吼之中,江家的人也出来了,江子越的劝阻根本没有一点成效。江子越有时候禁不住想,难道人言低微,非要用血来给他们教训

    朱大天王敢于踢开江家的大门,自然是有无数的人来观看,楚天情也在朱大天王雷鸣般的喊声中走了出来。楚天情一袭白衣胜雪,甚至比雪还白,表情冷寂,仿佛千年冰山上的寒冰都不及那一张脸容冷。楚天情左手拿剑,就那样一步一步向朱大天王走来,朱大天王怒吼一声道:“还我儿命来。” 嫂索十三少剑

    江子越看着楚天情冰冷如霜的面容就知道,今天这里一定会死很多人,可是他阻止不了,完全阻止不了,既不能够阻止楚天情杀人,也不能够阻止其他人来送死。

    朱大天王拿着大马金刀,怒啸着向楚天情冲来,可是楚天情低身一个冲刺,朱大天王的大马金刀从楚天情的后背削过,而楚天情的剑则是拦腰将朱大天王斩为两段。瞬间腰斩,这一个场面不可谓是不触目惊心,朱大天王肥大的身子还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气还未断。楚天情甚至连看都没有看,眼神如冰,波澜不惊,其他人看着朱大天王的惨状,纷纷后退,各自的心脏在不住地跳着,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会是谁。

    朱大天王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四个随从来,而这四个随从也不是庸手,他们是朱大天王忠心耿耿的手下。朱大天王没死,他们自然是要为朱大天王报仇的,于是他们拔剑冲向了楚天情。就在他们冲向楚天情的一瞬间,江子越感受到一股空前寒冷的杀气从楚天情身上发出,楚天情动手了。

    楚天情的身子快疾无比地冲过四人的中间,然后停住,剑光过后,四个人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每个人都中了一剑,一剑致命。江子越感到了害怕,楚天情第一次将“纵情遗恨生死绝”和剑法结合在一起杀人,其威力之大不言而喻。

    江子越能够确信一件事情,楚天情一旦要动手,恐怕今天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回去。有谁的轻功能够比楚天情的轻功还快有谁的剑法能够楚天情好

    没有人能够做到在楚天情剑法和轻功的配合之下逃掉,至少今天在江家门口的这些人逃不掉。江子越看着楚天情显得冷漠而孤寂的背影,那一刹那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劝阻一类的话对十少来说,完全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就算自己成功劝阻了楚天情,可是其他的人呢,他们还是要找上十少,既然被找上了,十少肯定会拔剑,然后收剑,死几个不相干的人,对于楚天情来说,并不会让他感觉到什么。

    朱大天王还在地上抽搐着,呻吟声不绝于耳,肠子流了一地,可是他还是没有死。这样残忍的景象,竟然也只是让那些江湖人士退后了几步罢了,人心的贪欲竟然达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连生死都不顾了,这些人大概是眼睛丧失了理智,丧失了灵魂,他们的死不能够怨天尤人,要怪只能够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