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世间世事用心观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世间世事用心观

 热门推荐:
    慕容秋水似乎发现了慕容海棠的不对经,转过身对着慕容海棠。

    慕容海棠那一刻本来想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慕容秋水说出来,可是当看见慕容秋水,出于对慕容秋水的敬畏,慕容海棠又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给压下去了。

    慕容秋水怅然道:“你知道这一次悬赏出赏银的人是谁么”

    慕容海棠仔细地想了想道:“不知道。”

    慕容秋水道:“一个来历不明的悬赏,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号,让所有的人都盯向了楚天情。楚天情在少林杀了人之后,少林竟然没有对楚天情做任何的处置,也没有发出任何的通缉,楚天情安然无恙地走下了少室山,但是少林的俗家弟子纷纷找上了楚天情,你有没有发现这里面的不对劲之处”

    慕容秋水这一番话说得慕容海棠心中一惊,的确,其中的疑问太多了。少林高僧众多,就算楚天情击败了五通,可是少林还有三法印、四圣谛、五灵大师,如果楚天情真的是十恶不赦,那么楚天情一定不会不会那么轻松就下了少林,少林也不会没有任何的消息发出来。

    楚天情的剑神之名传得无缘无故的,并没有一个有名的剑客和楚天情对决过,如果有对决,江湖上一定会有消息传出,可是偏偏江湖没有。这一个剑神的名号来得非常没有道理,就算是楚天情得了武林大会第一,也不一定见得就可以说是剑神,天下间用剑的高手多得数不胜数,只有这些剑侠承认了楚天情的剑神之名,楚天情的剑神之名才是实至名归。

    楚天情一有了剑神之名,江湖上不断地有人找楚天情的麻烦,甚至自己都有过这样的想法。楚天情的悬赏到底是谁给的,这的确是一个疑点,一开始是朱大天王,可是朱大天王死了,悬赏反而更高了,这后面的人是谁到底是谁要楚天情死,能够出得起一百万两白银的人江湖上并不多见。

    想到这里,慕容海棠的冷汗就出来了,因为他发现他实在是错得离谱,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对慕容秋水动手,不然早已经铸成大错了。

    慕容海棠一下子跪倒在慕容秋水面前道:“秋水哥哥,我错了,我错怪你了,我看你为楚天情辩护,差点以为你和楚天情是一伙的,甚至还想对你动手。”

    慕容秋水只是眉头皱了皱,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有点心凉,自己从小长大的慕容海棠竟然在这大是大非面前怀疑自己。

    慕容秋水将慕容海棠扶起来道:“你既然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已经很了不起,我不怪你,不过不能有下一次了。”

    慕容海棠起身道:“我慕容海棠发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我再也不会怀疑秋水哥你。”

    慕容秋水望着下面的大街道:“你如今这个样子,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怎么可以支撑起慕容世家的大旗你要记住你已经不是刚入江湖的毛头小子,看事情并不是一双眼睛就能够看清楚的。”

    慕容海棠无言,慕容秋水说得对,自己还是将一切都想得太天真的。正是慕容秋水的这一番教训,让慕容海棠彻彻底底地成长了,日后的慕容海棠与现在的慕容海棠绝对不能够同日而语。同时,也正是因为慕容海棠的成长,慕容世家在之后才不会将江湖动荡之中消亡。

    大街的战斗还在持续着,不过厮杀的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批人了,早已经换了许多人。地上躺着的是一地的尸体,他们已经不是站在平地上作战,他们完全是站在尸体上交战,地上血将整个街道都染红了。飘渺六英也死了,混在死人堆里,完全都辨认不出来了,楚天情的一身白衣也不再如同之前那样子雪白,不可避免地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这些血顺着衣服,很快将白衣给染红。

    这一战虽然死的人多,可是并没有将这些人给吓退,他们反而是越战越勇,越来越不怕死,仿佛是死得其所。为了江湖正义,他们不怕死,他们不惜死,也要将楚天情这个杀人魔头给杀了,不惜任何的代价。

    慕容秋水看着那些前赴后继的人,忍不住叹息,然后转身带着慕容海棠离开了。他们要去做一些事情,比如查清楚出一百万两白银悬赏的人是谁他又有着什么目的,为什么非要至楚天情于死地不可。

    天空开始下雨,似乎是老天看不下去了,连天都哭了,所以要下一场雨,将这里的一切都给清洗一遍。这一场雨下下来,让那些已经不顾生死的江湖人士似乎清醒了一点。原来竟然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可是竟然死了这么多人依旧还是没有伤害到楚天情。他们终于开始感到害怕了,他们开始后退,楚天情并不追击,他只是一路向前走着。

    在楚天情前面的人,更是恐惧,他们已经丢下了兵器,然后飞似地逃了。转眼之后,整个日暮大街只剩下楚天情一个人还有一堆尸体。雨水在无情地冲刷着地面,像是一首哀歌,楚天情并没有回头,一路向前缓缓地走着。身后的一切仿佛与他无关,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冰冷,他的剑也不曾沾染鲜血,所有的鲜血都早已经被雨水冲刷走了。

    这一场雨下了很久,夜晚的时候,还在下,一直不停歇。

    这一战被称为日暮惨剧,因为这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楚天情就像是一个冷血的屠夫一般,等雨停的时候,那些死人的血都早已经被冲干了,一具具都成了尸,面容肿胀,都已经无法辨别谁是谁,依稀只能够根据衣服和兵器来辨别。这一战死的人虽然和之前比起来并不算太多,刚过百数而已,可是将武林中的愤怒的火焰加了一把油,武林的愤怒更加汹涌澎湃,楚天情不死,武林的愤怒便是一天不能平息。

    江子越并没有在江家多待,特别是日暮大街的惨案发生之后,江子越立刻赶往洛阳,因为他直觉告诉他,江湖人士对付不了楚天情,一定会找上少剑山庄的麻烦,自己一定要赶去洛阳少剑山庄。不仅仅要帮助兄弟们将少剑山庄给坚守下去,还要将十少这一件事情给调查清楚,要查清楚到底是不是君傲堂的阴谋。

    如果说白天的战斗是单方面的屠杀,那么晚上的战斗就不是那么简单的屠杀了,因为晚上的杀手绝对不是像白天那样不堪一击的三流人物。楚天情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客栈敢收留他,而且和楚天情一样装扮的人都不会收留,因为楚天情太可怕。什么客栈收留他,那么那个客栈晚上必定会死人,甚至整个客栈都没有了。

    楚天情也不会去那些客栈留宿,他晚上依旧是在野外过夜。雨还在下,楚天情并没有停歇,他一直走着,走入了一片密林之中,为首有两人在等着他,一男一女。楚天情并没有因为前面有人而停下来,反而是一直向前走去,没有丝毫的停歇,楚天情不停,可是对方却让楚天情停了下来。

    男人道:“楚天情,我们是鸳鸯剑侠,我们是为了死去的那些江湖同道来讨个公道。”

    可是楚天情并没有理会他们的话,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他们的下一句。

    男人见楚天情完全不作答,微微有点恼怒,江湖上的人听见鸳鸯剑侠的名声,有哪个不尊敬的,可是楚天情竟然是如此的无礼。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女的直接道:“健哥,和这种人说什么废话,直接杀了便好。”

    男的点头,扔掉了头上的伞,然后拔出了剑,女的则是抽出了双刀。他们抽出兵器之后,楚天情开始向前走,似乎完全没有看见他们两人的动作,用他们的话来说简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中,就凭这一点,楚天情已经该死,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被轻视的,更何况他们是有名的鸳鸯剑侠。

    楚天情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一个人静静地向前走着,雨水从头上流下,虽然看上去有一点狼狈,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感觉,仿佛楚天情是一个高贵的王子一般,教人忍不住就自卑起来。

    鸳鸯剑侠两人将楚天情围了起来,可是楚天情还在向前走着,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鸳鸯剑侠有点害怕,因为楚天情向着他们的剑锋和刀锋走来,其他的人见到他们的刀剑躲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将自己的身体送上去送死

    鸳鸯剑侠同时出手,一个回合之后,双方都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楚天情的一剑虽然没有任何的作为,可是鸳鸯剑侠夫妇脸上的表情更是害怕,因为两人联手的那一招,虽然打了个平手,但是谁都可以看出来,楚天情仅仅只是拔剑而已,并没有用任何的招式。

    楚天情和鸳鸯剑法交手之后,并没有反身,而是继续向前走去,鸳鸯剑法将人对视一眼,决定从后面偷袭,不管怎样,只要杀了楚天情就行了,更何况他们这也算不得偷袭,是楚天情自己不转身罢了。

    就在鸳鸯剑法出手之际,树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桀桀的笑声,让鸳鸯剑侠停下了。鸳鸯剑侠两人相望一眼,然后笑了,笑得那么开心,仿佛楚天情必死无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