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前路凶险杀手藏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前路凶险杀手藏

 热门推荐:
    广煜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是楚天情已经出剑。楚天情的剑,一点花哨都没有,每一剑都想要至广煜与死地,在楚天情的眼里,多杀一个人和少杀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对于广煜来说,就不一样了,因为他只有一条命,他并不是九尾狐,更何况他不想和刚才的那四个人一样,成为死尸,而且死状凄惨。广煜一个“狗急跳墙”躲过了楚天情的剑,然后忿忿有声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两句话没说就动手”

    楚天情不说话,是因为他不想和补一个不认识的人废话,如果能够不说话,楚天情是绝少说话的。楚天情一心要将广煜击败于剑下,只有将广煜打败了,那么广煜便不会再像个小丑一样在自己的眼前跳来跳去,让自己觉得烦躁。

    广煜不是用剑,也不用刀,他用的是一双拳掌,他的手上武功很不错,他常常用这一双手将对方打败,然后维持公道,主持正义。这一次也不例外,他要用他的手来维护武林正义,他要让楚天情明白邪不胜正。

    广煜出手了,大喊道:“大漠狂拳”,广煜一拳带着莫大的拳劲,向楚天情打去,连雨水都被打飞了。可是这样的水平的拳法怎么可能打中楚天情,楚天情整个人的身形骤然加快,加上大雨,广煜可谓是完全看不见楚天情。越是看不见楚天情,广煜就更加心静,因为心乱必败,他可不愿意做关木那样的冤死鬼。

    广煜闭上了眼睛,楚天情则站在原地不动,楚天情略微地沉思了一番,于是剑出,一丝声音都没有戴起来,虽然是人离广煜有点远,可是这一剑出,整个人随着剑而起,当广煜听到楚天情身子发出声音的时候,楚天情眼睛在广煜的脖子上。广煜感到脖子一凉,然后整颗心都在下沉,对方出手实在是太快了,自己不应该自以为是。

    广煜低下头道:“我败了。”

    令广煜吃惊的是,楚天情并没有杀他,楚天情只是收剑,然后向前走去,雨水淋湿了楚天情的身影,但是却让广煜看清楚了一些东西。楚天情并不是如同传闻那样子,滥杀无辜,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广煜决定要将这一切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竟然让第一高手成为了武林公敌。

    楚天情向前走,虽然他知道前方还有未知的危险和杀手在等着他,可是他无所畏惧,因为他的心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更和谈什么畏惧之类的。楚天情的心不仅仅没有畏惧,反而很安详,非常之安详,他此刻对什么都没有追求。如果说用一句佛语来说,那边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楚天情在树林中继续走着,此刻已经是后半夜,而雨也开始停了,雨停的时候,正是一个人最困乏的时候。在这一片树林之中潜伏了不知道多少人,虽然再过一阵子楚天情便能够走出这片树林,可是这片树林之中凶险异常,到处都是危险。

    楚天情每一步都踩得很实,在这黑暗的密林之中,到处都可能存在着陷阱,只有足够的小心,才不会让自己出任何的事情。果不其然,楚天情一脚踏空,可是他的另一只脚却没有踏空,硬生生地将身子给立住了,可是无数的暗器旋即向楚天情射来。楚天情整个人旋转而起,天上亦有网罩向楚天情罩来。

    楚天情拔剑,恋雪出鞘,仿佛一下子照亮了原本并不黑的黑夜。罩网应声而破,树林中传来一声遗憾的声音,明明已经用了最好的网,竟然还是被一剑给划开了。当楚天情重新落在地上的时候,树林中已经有了十个黑衣人出现,楚天情知道他们的人绝对不止十个,还有更多的人躲在树林之中。

    他们十个人站立的方位各自不同,但是却是最好的方位,没有什么方位比这样一个方位要困住楚天情更加合适了。楚天情的杀气在一分一分地增加,这一夜,整个树林将会被鲜血染红,因为这里要爆发一场惨烈的厮杀,这些人都是领了死令来的,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死楚天情。虽然他们之中有些人并不想死,可是上级的命令必须遵从,更何况他们的上级也跟他们一起来了。

    这群杀手不是普通的杀手,他们便是七天的杀手,这一次来的人总共是二十人,不包括其中的“二天”。距离君傲堂下单的日子已经有一个月了,这还是七天组织的第二次暗杀,第一次仅仅只是派了小部分人去查探一番而已,结果没想到一个都没有回来。这一次的首领是二天,他们由于早就得知鸳鸯剑侠等人在前面埋伏楚天情,可是他们没有想到鸳鸯剑侠四人加上一个神奇英雄广煜,竟然没有让楚天情受任何的伤,这一点,二天很是不满。

    楚天情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却经过了之前的消耗,总的来说,对于七天的暗杀还是很有一定的帮助的。二天手抬了起来,然后冷漠无情地喊了一句:“杀。”

    九个杀手应声而动,他们各自的步法都不一样,也不是直着冲过来,他们有时候是交织着走,有时候,甚至也是在向后退。楚天情一直没有动,他在观察,很快他便发现,他们这十个人组成是一个阵法,而阵眼就是那个发号施令之人。楚天情所能够看出来的仅仅就是这一些而已,毕竟他当年也只有小时候才在风雪谷中看过一些,如今早已经不记得。

    如果换做江子越,江子越一定能够看出来“二天”所站立的位置,不仅仅是这一整个阵法的关键,而且还是最厉害的地方。其他的人在必要的时候都是在为二天做掩护,二天才是所有杀手中最强的杀手,最强的攻击理当是由他来完成。除了二天和其他的九人,另外还有十一个人躲在暗处,二天心中很明白,不死人就打败楚天情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那十一个人都是准备随时填补空缺的。

    杀手动手的同时,也传来了暗器破空的声音,楚天情这才发现树上竟然也有杀手,这一点是楚天情的疏忽,也许是哪个杀手躲得太隐蔽了,楚天情竟然没有察觉到。和其他的杀手相比,暗器无疑是第一个需要对付的,因为暗器必定是有毒的,而且还是剧毒,只要沾上,恐怕当场死亡,不会有任何生存的希望。 十三少剑:

    楚天情的雪恋剑在黑夜中翻飞,竟然将暗器一一打掉,甚至还利用飞来的暗器去袭击杀手。杀手看见暗器向自己飞来,像是见了鬼一般,立刻躲闪,有一个人运气有点差,暗器离他太近,他躲不了,中了暗器之后,立刻在地上抽搐打滚,很快他就死了虽然很痛苦,但是痛苦毕竟很短暂,他的整个人都是青紫的,可见这毒之历害。

    面对这么毒的毒,楚天情的表情也一丝一毫的动容,反而是二天的脸上抽动了一下。出师未捷身先死不是一个好的兆头,那个人一死,立刻便有人从黑暗中出来,填补了那个人的空缺。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暗器被楚天情给打中了同门,树上的刺客用暗器的时候变得更加小心,绝对不轻易地使用暗器,因为剧毒发作得太快,就算是有解药也是来不及的,楚天情的存在是绝对不会让他们那么安心地救人。

    既然书上没有暗器下来,那么楚天情的剑则没有丝毫的犹豫,楚天情用的剑法是天击剑法中的天奇,风奇雨秀天绝英。本来偌大的树林一丝风都没有,突然间就有了风,风是从楚天情的剑上来的,一剑风奇,你完全想象不到那风怎么会从地面窜出来,可是风就是从地面窜出来的。

    不断地有人倒在“风奇”之下,二天的脸色铁青,面对楚天情神出鬼没的剑法,有的杀手害怕了,那个杀手还很年轻,他还不想死,于是他想逃。他说跑就跑,可是他却跑不了,因为他再快也不会有二天的暗器快。二天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人存在,七天也不需要这样怕死的人,作为一个杀手,不仅仅要有杀人的决心,更要有被杀的觉悟,因为你不知道你的对手倒地是不是比你高明,就算高明,你也要杀他,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杀手。

    二天的冷酷手段,众人都见到了,于是再也不会有人心生不战而逃的想法,因为死在楚天情手中绝对比死在二天的手中要舒服一些。还是没有人能够挡得下“风奇”,而一直在观看着楚天情的二天,也动手了,他已经看了很久。楚天情用同样的一招杀了他七名下属,毒死一名,自己杀了一名,自己只剩下十一名下属了,除去书上的两个杀手,他再也没有人可以用了,不到万不得已,树上的两个杀手并不会参战,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在平地上和人交手的战士。

    二天出手,刀光掠过,竟然接下了楚天情的风奇,这无疑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是二天破楚天情这一剑,却是花了七个人的性命。如果没有那七个人的死亡,二天是绝对看不出来风奇的奥妙,然后将风奇给破掉。

    一招风奇就要二天花七个人的性命,那么雨秀呢除了雨秀,楚天情的天击剑法之中还有其他许多的剑招剑式,二天又该怎么应付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去死,然后让二天看透楚天情的招式,所以等到楚天情变了一招的时候,二天的整颗心都凉了,彻底地冰冷下去,比死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