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

第三百四十六章 梦里花落知多少

 热门推荐:
    楚天情雨秀出手,那一刹那的剑光那好像照亮了长空,将楚天情整个人照得如同天神一般,可是楚天情他并不是天神,他是死神。

    所有人都为楚天情这一剑的风采给惊呆了,他们也许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样的一剑,可是楚天情不会因为他们的呆愣而留情。雪恋剑毫不留情地划过他们的脖子,整个树林只剩下二天和书上的两个杀手。

    二天的人都在颤抖,这一剑实在是太可怕了,二天这一刻想逃,可是脚已经软了,停在原地,动也动不了。楚天情缓缓向二天走来,看样子是打算一个都不剩,二天很勉强才将手中的剑提起来,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了。

    二天几次试着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可是他实在是平复下来,但是却平复下来,而天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死之前,他想死得明白一点。

    二天开口道:“你用的剑法叫什么”

    可是楚天情并不会告诉他,他用的剑法是风奇和雨秀,而天死了,死得很快,楚天情一剑就划开了他的喉咙,然后他倒在地上。杀了二天,楚天情抬头望向黑夜,他在找另外的两个杀手,他们还躲在树上,楚天情不会让他们活着,留着他们就是对于自己的一种损害,将他们留无疑是暴露自己的行踪。

    树上的杀手想逃,可是楚天情却在树下等他们,他们不敢动,因为连他们的首领二天都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他们又怎么能够打败楚天情他们所想的便只有如何才能够逃,可是这个情况下,逃得掉么

    有一个人觉得逃不掉,与其死在楚天情的手上,还不如自杀,于是他服毒。服毒之前,他已经服下了解药,以为他自杀了,楚天情并不会理睬他,于是他服毒,然后掉了下来。楚天情走进,看了他一眼,满脸紫黑,服的是剧毒,可是他不了解楚天情,就算是服毒,楚天情也不会放过他。

    楚天情还是用剑划开了他的喉咙,那个人死得可谓是冤枉。这一切被另一个杀手看见了,他整个人都吓尿了,裤子已经湿了,他们也不想死,可是作为杀手,不是别人死就是自己死,他的觉悟还不够。不管他多么可怜,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楚天情也不会放过他。

    楚天情走出树林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微微亮,再过半个时辰就得日出了。楚天情一身湿漉漉的,楚天情本来可以用内力将身上的湿衣服给烘干,可是楚天情并没有那么做。也许楚天情是为了节约内力,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战斗在等着他,也许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楚天情虽然身上看起来有一点狼狈,可是楚天情却还是有着一种不可忽视的光芒,白衣依旧是白色的,血迹依旧被雨水给冲得很淡了。额头上垂下的头发,更给楚天情添加了几分可怕,本来就冷漠的他,别人见到了纷纷躲避不及。

    楚天情走到小镇的时候,刚好是人们早起吃早点的时候,楚天情来到了面摊,要了两个包子,一碗素面。然后找了客栈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客栈老板虽然很害怕楚天情,可是楚天情并不是不给银子,这一点还是让老板很放心。

    楚天情洗完澡之后,便在房间中休息,他已经算得上一天两夜没有休息了,此刻追杀的人想必还没有追上来,所以他还有时间休息一会。楚天情也休息不了多久,因为树林中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绝对不能够和他们进行消耗战,因为那样子绝对只会将自己给拖垮,楚天情虽然内功深厚,但是毕竟不是铁打的,也是需要休息的。

    楚天情虽然不是铁打的,可是楚天情却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楚天情曾经三天三夜不吃不喝,照样什么事情都没有。楚天情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也许是因为太疲倦了,或者是因为下雨的原因,使得身体有所不疲累。

    当有人找到楚天情所在的客栈时,楚天情并没有醒过来,楚天情还在熟睡中。他们这一次来的人可不同,其中有着回风流雪沈淮扬,良辰美景顾良辰,仗剑江湖方庭石,徒留空白白歌殇,门前冷落冷楚岳,风随影逝苏容掩,江湖人称风尘六侠。

    他们发现楚天情在熟睡,这无疑是一个好时机,他们经过商议,决定用最好的的迷香,将楚天情先迷晕,然后制住再说。论交手,他们就算是有六个人都不一定有太大的把握。

    用的迷香是顾良辰家传的上等迷香,叫做“幻梦”,吸入此迷香,就好比做了一场亦虚亦幻的梦一般,沉醉在梦中醒不来。他们六人将楚天情迷晕之后,又将楚天情身上的六大穴道给封了,防止楚天情醒来,挣脱了绳索。而楚天情的雪恋剑则是方庭石拿着的,方庭石握着雪恋剑的那一刻,只感觉到一股蚀骨的寒冷。

    按道理,楚天情不应该被他们这小小的迷香给迷倒,楚天情也不是一个嗜睡的人。一切都是因为楚天情在梦中,楚天情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梦见了湮,也梦见了莫北,这个梦很长,也很美,美得让人心痛。

    梦中分两个部分,首先是湮的部分,梦见湮的时候,两人正是坐在一起,两人脸贴着脸,就那样温柔地摩挲着,无比的温暖,无比的甜蜜,教人看了都忍不住羡慕起来。两人的脸上的幸福,不言而喻,仿佛这样子就能够到天荒地老。可是这样的场面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然后一瞬间,湮从楚天情的怀抱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莫北。

    莫北站在离楚天情不远的碧落湖上,莫北竟然站立在碧落湖上,一袭白衣如同仙子一般,可是莫北却是赤脚站在碧落湖上,令人惊奇的是莫北竟然不会掉入湖中。楚天情和莫北两人就这样遥向望着,两人都没有说话,莫北的表情看上去很决绝,没有笑容,而楚天情的表情则是一副很担忧的表情,看上去都教人忍不住心痛起来。

    莫北一开始站在水中,可是慢慢地竟然沉入水中,莫北开始向和中心走着,身子也开始慢慢地沉下去。楚天情慌了,冲向莫北,想见莫北救起来,可是楚天情却浑身无力,不管怎么努力,也使不上劲,短短的一段距离,楚天情竟然跑了许久,一直都没能够追上莫北,也救不了莫北,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莫北沉入湖中。

    当楚天情终于赶到莫北身边的时候,莫北已经完全沉入了湖中,根本连人影都看不见,水面只剩下一层层的波浪而已。楚天情拍打这水面,嘶喊着莫北的名字,撕心裂肺,可是就是看不见莫北。当楚天情沉寂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水中竟然又出现了莫北的容颜,他伸手去捞,可是莫北的人竟然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楚天情抬头,发现水中的莫北原来只是天上的倒映,莫北在天上,白衣飘飘,如同仙子一般。楚天情看着莫北没有事情,于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整颗心都放了下来。莫北冲着楚天情笑,笑得是那么的好看,看得楚天情的心都醉了,那一颦一笑是将楚天情的心给仅仅地带动着。

    可是慢慢的,莫北的笑便了,看上去像是在笑,可也好像是在哭,总之,那一瞬间楚天情好像看懂了莫北的笑,然后楚天情的心就痛了起来。莫北的容颜,离楚天情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在云层中,楚天情再也看不见莫北的容颜,楚天情的整个人都跌入湖中,任由着碧落湖冰冷的冷水将自己包围。楚天情伸手想抓住莫北的影子,可是却什么都抓不住,眼中充满了绝望。

    风尘六侠能够抓到楚天情,是因为楚天情在睡觉,而迷香的作用却将楚天情的梦给延长了,不然楚天情一定会警觉。楚天情被抓是因为梦,楚天情醒也是因为梦,因为梦醒了。按照顾良辰所算的,中了迷香没有四个时辰是绝对醒不过来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太过于担心,而且楚天情没有任何要醒的征兆。

    他们早已经分别去江湖人士召集起来,也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地向这个小镇走来,而楚天情就绳索绑得死死的。风尘六侠,有三个人在看守着楚天情,现在已经是午后,离楚天情的药效消失还有两个时辰,他们预计两个时辰之后,附近的武林人士都能够赶到,他们要在所有的武林人士面前亲手将楚天情处决,为那些死去的武林同道报仇。

    梦散了,莫北和湮都消失了,楚天情醒了。楚天情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住了,同时穴道也被制住了。楚天情冷眼看着四处走动的人,然后再找自己的雪恋剑,雪恋剑离自己并不远,就在方庭石的身边放着。

    楚天情记得方庭石,他是莫北的姐夫,楚天情迅速地闭上眼整理思路,附近的谈话都被他听得一清二楚。楚天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风尘六侠将自己抓住了,然后召集江湖人士来对自己进行处置,自己六大穴道被制,中了迷香,现在是他们手中的鱼肉。

    可是,楚天情这么冷漠孤傲的一个人怎么会甘心被制他又怎么肯向这些人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