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群雄聚集惩人魔

第三百四十七章 群雄聚集惩人魔

 热门推荐:
    时间在一分一分地流逝,楚天情已经醒过来这一个重要的消息并没有被人发现。楚天情一面关注着周围的情况,一面在努力地冲击着被封住的穴道。

    封住楚天情穴道的手法很独特,楚天情竟然一时间无法冲破穴道。楚天情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广场,他被绑在广场中心,这个广场虽然并不算是很大,可是却可以容纳几百人,也算不小了。

    风尘六侠都已经回来了,迷香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楚天情也差不多要醒了。可是楚天情的穴道还是没有冲破,已经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楚天情竟然没能突破。封住楚天情穴道的人是回风流雪沈淮扬,他用的是回风流雪指法,手法独特,堪为点穴功夫里面的一绝,如果换做其他人,楚天情早已经冲破了穴道。

    人员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虽然有很多人是来看热闹的,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是很有份量的。比如十年飞梦绕江湖独孤绕、黑叔、一任阶前到天明任天明、金刀帮帮主金何在、三千上人王传通、扬州花家的花千寻、花千错、嘉兴陆家陆明桥、关西柳家柳梦雨,柳春生、枪尖一梦孙祖贤、扬眉剑出鞘李扬眉等等一干江湖豪杰。

    感觉人到得差不多了,回风流雪沈淮扬作为风尘六侠的带头人,他站了出来,然后清了清嗓子,众人很默契地安静下来,沈淮扬道:“我们兄弟一路上跟随楚天情这杀人魔头,从西山镇到北林,一路上都是这个恶魔犯下的罪行,鸳鸯剑侠,独臂神刀关大侠,四海神拳孟大侠都被此人杀了,如今我们兄弟六人有幸能够在这蓝山小镇,一举成擒将楚天情这魔头给拿下。”

    众人一片欢呼,纷纷赞扬不已,夸赞风尘六侠好本事。

    沈淮扬道:“我们兄弟六人擒住此人之后,立刻广发消息,通知附近的江湖人士,想必各位也是一路追踪这杀人魔头而来,如今我们就在此公开处置这个杀人魔头,我们兄弟不敢私自动手,要等到天下群雄到来,然后再对他进行处置。”

    沈淮扬的话说得大义凛然,然后众人纷纷讨论,应该将楚天情如何如何,有的人说应该五马分尸,有的人说应该每人砍上一刀,也有的人说应该将楚天情挑断手筋脚筋活活折磨致死,他们的答案有各种各样的,反正哪一种方法能够让他们解气,能够大快人心,他们便用哪一种方法。

    当然其中也有的人并不是抱着敌视的心态来看这一件事情,比如十年飞梦绕江湖独孤绕,他觉得就凭风尘六侠的实力,要制住武林大会第一的楚天情,这基本上是一个不肯能的事情,楚天情轻功第一,刀法打败了慕容秋水,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被风尘六侠打败其中一定有所蹊跷,虽然楚天情江湖传闻杀人不眨眼,嗜血狂魔,乱无数,可是独孤绕还是有点不相信,当日洛阳武林大会他还看过楚天情的风采,那么冷漠的一个人,独孤绕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冷漠的一个人。

    三千上人王传通则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敢来的,他虽然不太了解楚天情的为人,可是江湖上关于楚天情的凶名赫赫,三千上人很想知道楚天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如今一见之下,倒是让他吃了一惊,原本以为楚天情会面向凶恶,张牙舞爪,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俊逸的一个人,虽然被绑住了,可是还是可以看出来楚天情身上有着一种贵族般的气质,虽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仍可以看出来这个年轻人骨子里的一种孤傲。

    风尘六侠决定将楚天情弄醒,不能够继续让楚天情睡着了,是时候让天下人见一见楚天情的面目了。风随影逝苏容掩一把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冷水,正准备向楚天情泼去的时候,他发现楚天情竟然醒了。苏容掩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因为他看着楚天情的眼睛就感到害怕,那是那么冰冷的一双眼睛,那冰冷好像能够杀人一般。

    苏容掩道:“楚天情这魔头醒了。”

    风尘六侠之中除了方庭石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担心其中出了什么问题。方庭石,经过这四个时辰的等待,他无意间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以前就听过楚天情的名字,当时楚天情还是刀帅天情。他是从莫黛口中听说天情和莫北之间的事情的,当时莫黛说天情很可能会成为她的妹夫,结果最后却是夏语雪成了他的妹夫。

    楚天情醒的时候,未免太是时候了,亦或者楚天情早已经醒了,只是一直没有让众人知道而已。当这个想法从方庭石脑海中产生的时候,方庭石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如果想法是对的,那么楚天情就太可怕了。方庭石的手心微微在冒汗,右手拿着的雪恋剑好像在微微地抖动。

    方庭石很惊讶地看着手中的剑,剑身依旧是冰冷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成的。方庭石还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事情,剑可以自己动。可以自动动的兵器的确不多剑,但是并不代表没有,夕影刀和血薇剑之间一旦起了感应就能够动。

    方庭石隐隐约约之间有着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是他并不知道到底哪里感觉不对劲,心中有着一种担心。经过众人的商议,决定采取了千刀万剐,每人来给楚天情一刀,而这第一刀自然是风尘六侠动手。

    沈淮扬拔出了剑,在武林大会上他见过楚天情的,当时的楚天情的英姿让他羡慕不已,想不到如今楚天情却沦落到这个样子。楚天情还在冲击着穴道,可是如今却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沈淮扬已经提着剑向楚天情走来。

    沈淮扬面对楚天情那冷冰的眼神,心中并没有什么畏惧,他对着楚天情道:“要怪就怪你自己作恶多段,杀人无数,惹得天怒人怨。”

    沈淮扬一剑朝着楚天情的手臂刺去,他知道高手可以利用其他人攻击他的时候顺势冲破穴道,他不知道楚天情能不能,反正先将楚天情的手脚筋给挑断了,只要手脚筋断了,谅楚天情有再大的能耐也施展不出来了。

    沈淮扬的剑朝着楚天情的手筋准确无比地刺去,可是他却被人狠狠地踢了一脚,这一脚让他的胸膛都要碎裂开来。当沈淮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楚天情整个人都站在广场之上,牛筋做成的绳索竟然被楚天情挣脱了,这怎么可能,楚天情在被自己的独门点穴手法给制住了穴道怎么可能还能够动

    楚天情缓缓地抬起头,嘴角流着血,他苍白的脸庞,更加显得无情。沈淮扬明白了,楚天情一定是自损经脉,强行冲破了穴道,不然怎么可能破得了自己的点穴手法。

    沈淮扬大喊道:“楚天情自损经脉,已经收了伤,我们大家不用怕,我们这么多人,他不是我们的对手。”

    楚天情受了伤,谁都看得出来,可是受伤的老虎并不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楚天情受了伤,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上前砍他一刀。风尘六侠第一个动手的,其他的人选择了暂时观看,他们围住了楚天情,楚天情嘴角的血渍已经被擦掉,但是楚天情在咳嗽着显然伤得不轻,此刻正是大好时机。  . 首发

    六人围住,楚天情的眼中没有任何的一丝畏惧,虽然他只是一个人。

    顾良辰道:“楚天情,你已经无路可走,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你投降,我们还能够个你一个痛快。”

    楚天情并不理会顾良辰的话,只是盯着方庭石,然后伸着手,好像要抓什么。一开始方庭石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方庭石反应过来的时候,雪恋剑已经自动飞到了楚天情的手中。方庭石这才知道刚才雪怜剑为什么会轻微地颤动,方庭石的心害怕了,他忍不住退后了一步。他不仅仅听过楚天情的事迹,他更听过天情的事迹,所以他忍不住后退。

    雪恋剑到了楚天情手上,楚天情的表情还是很平静,只不过异常的冰冷,在楚天情的脸上,你看不到愤怒,一丝愤怒都没有,只有冰冷,无尽的冰冷,仿佛要整个广场都冻结一般。楚天情拥有的兵器,这下子情况一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他的人也都紧张起来了。

    楚天情冷眼扫视了一周,都是陌生的脸孔,既然如此,那么便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事情了,也不比担心会杀错人了。

    三千上人看着楚天情那冰冷的眼神扫过全场,就知道事情不妙,楚天情这一定是要报复了,一场杀戮即将开始,他要阻止这一场杀戮,绝对不能够让楚天情在这里大开杀戒。

    黑叔的拳头已经握紧,他随时准备上场和楚天情对战,他要用他的拳头挡住楚天情这个魔头。独孤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这里的人和鸳鸯剑侠那一群人的下场并没有什么区别。楚天情毕竟还是武林大会的第一,这里虽然人数众多,可是有分量的人并不多,于是独孤绕选择了离开,三十六计走为上,这里很快就会变成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