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三百五十一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热门推荐:
    君傲堂很快就查明了慕容秋水来洛阳是一路追查巨额悬赏一事,不过不重要,因为巨额悬赏一事,君傲堂做得滴水不漏,没有任何人能够查到君傲堂的头上。但是慕容秋水的存在无疑造成了障碍,他们需要将慕容秋水给引开,于是他们将慕容秋水引去了长安慕容秋水果然去了长安,可是慕容秋水在长安碰见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广煜,他也是一路追差到了长安。

    慕容秋水离开了长安之后,君傲堂的人手也宣告到齐了,他们要开始行动夺取洛阳了。不过他们在夺取洛阳之前还做了一件事情,满楼莺歌皇甫琛和神狂绝两人绑架了杨樱爱,能够利用杨樱爱废掉对方的一员大将,他们是很乐意见到的,不管怎样,狄玉楼也算是前二十的高手,实力还是有的。

    君傲堂也想绑架凌升烟,可是凌升烟并不像杨樱爱一样爱出去玩,待在唐门的势力里面,君傲堂根本无法下手,更何况他们也不愿意打草惊蛇,抓了一个杨樱爱也已经算是不错了。

    对于少剑山庄的情况,君傲堂可谓是一清二楚,如今君傲堂里面需要对付的便主要是他们那一群兄弟,基本上个个都有一点本事剩下的除了轩辕世家的人,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成气候,因此君傲堂制定了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针对还在洛阳的十个人,个个击破,只要将他们这十个兄弟给限制住,那么少剑山庄便无力蹦跶了。

    唐门的中原总舵搬离了洛阳,可是唐门的二圣还在洛阳,唐门的眼线还是存在的,虽然他们汇报情况并不是向顾倾城,而是向唐朝汇报。唐朝发现了一个情况,那便是君傲堂内唐门的卧底已经没有按时送来情报了,也许是被发现了已经死了。而君傲堂其他地方的人好像都回了洛阳一般,似乎君傲堂要有所行动了。

    方庭石自从回去之后,后来听说蓝山镇一役的人几乎都死光了,他整个人都陷入一种自责了状态。他对不起他的兄弟,作为风尘六侠之一,他的确是没有脸面。其他的五个人都死了,只有他还苟且偷生着。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多一个他也没有任何的作用,结果只能是借酒浇愁而已。

    莫黛看见方庭石这个样子,虽然心痛,但是无可奈何,她知道方庭石的烦恼是什么,可是她消除不了。冷梦一觉方怜羽归来,发现自己的哥哥竟然这一幅模样,一问之下,方庭石才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方怜羽。

    方庭石道:“那一剑本来我是必死无疑的,可是他却停了下来,然后一脚将我踢飞。”

    方怜羽道:“你是说楚天情放了你一马,可是他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放你一马”

    方庭石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放我一马。”

    莫黛过了好一阵子才道:“据我的记忆,天情并不是一个坏人,他在碧落镇的时候还是碧落镇的英雄,如今怎么成了人人喊杀的恶魔据你的描述,如果我猜得不错,天情之所以放过了你,是因为他认出了你,你是小北的姐夫。我哥曾和我说过关于天情的事情,他一直很希望小北能够和天情结成连理,可惜事与愿违。”

    方怜羽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莫黛道:“天情之所以不杀庭石,依我的猜想,除了小北的原因,不会再有其他了。”

    方怜羽问道:“为何”

    莫黛道:“楚天情曾经在我们家呆了一年多,只是因为小北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小北,楚天情也不会帮助我们紫陌阁,当年我们紫陌阁能够一度掌握碧落镇的大全也是因为他,说起来,他当年救了整个碧落镇。”

    方怜羽道:“照这么说楚天情是个好人”

    莫黛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楚天情变成什么样子了,记忆中他只是一个少年,对小北很好,对其他人也还算热情。”

    方庭石沉思了许久道:“我觉得楚天情应该是个好人,如果不是的话,绝对不会放过我。”

    三人这么一合计,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楚天情是个良心未泯的人,可是既然良心未泯,为什么在江湖中滥杀同道之人,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完全是一个杀人恶魔。

    莫黛道:“其中必定有所隐情,你如果去找我哥的话,也许你能够知道一些什么,他和楚天情很熟,他对楚天情的了解比我多。”

    方怜羽决定去找莫凡,他当初在五峰镇的时候,也见过楚天情一面,当年一见面,楚天情就驯服了那匹冷焰宝马。可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楚天情竟然不要宝马,于是冷焰宝马只好返回马场,结果被方怜羽买了回来。一开始方怜羽虽然训不服,可是久而久之,还是可以牵着冷焰宝马出去走走。

    方怜羽骑着冷焰宝马来到了紫陌阁,找到了莫凡,说明了来意,并且将方庭石的事情告诉了莫凡。

    莫凡听后良久才叹息道:“天情此人,惊才艳艳,可惜却太固执了。天情不对庭石动手,无非是小北的原因,如果不是小北,恐怕天下之没有楚天情害怕的人了吧。”

    方怜羽道:“此话何解”

    莫凡道:“你们不了解楚天情,天情在四年前就打败了夜神月,那时夜神月凶名赫赫,天下之间有多少人能够和天情一较高下如今天情又是武林第一,可谓是到达了江湖的巅峰。天情的人就是太冷漠了,他不屑于和其他的人解释些什么,因为他不愿意和其他的人说话。”

    方怜羽道:“您说楚天情达到了武林的巅峰,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凭证。”

    莫凡笑了,低低地笑了:“你没有见过天情的英姿,所以你不知道,楚天情教过小北一套刀法和轻功,在此之前小北从来没有练过任何的武功,唐门唐歌竟然赢不了小北,这是在四年以前,四年后,楚天情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剧,必定奋发练剑,如今试问天下间有多少人能够比唐歌厉害比唐歌厉害的人又有多少能够打败武功更上一层楼的天情”

    方怜羽整个人都被震撼了,他从来没有意料到楚天情竟然是如此的厉害,莫北算得上是楚天情的弟子,而武林大会排名第五的唐歌竟然还不是莫北的对手,更何况这还是四年前,这是多么的令人匪夷所思

    方怜羽问道:“您觉得四年的时间,楚天情会不会变了一个人”

    莫凡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天情不会变,他骨子里的温柔还在,但他会变得只会变得更冷,他不是个嗜杀的恶魔,他只是太冷漠了,高手总是孤傲的,更何况天情那样惊才艳艳的人,他总不屑于和其他的人解释些什么,就算是在紫陌阁的时候也一样,他不介意其他的人误会他,因为其他的人不重要,因为其他的人不是小北。我曾有很久的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天情,再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冷漠如霜。”

    方怜羽心中已然有了一些眉目,继而问道:“您知道楚天情会在碧落镇哪里躲着么”

    莫凡苦笑道:“不管天情在哪里,他总是放不下小北的,哪怕他是远在天涯。”  . 首发

    方怜羽沉默了,莫凡这个回答既然算是回答,也可以说是没有回答,至于楚天情到底在哪里还需要自己去找。

    方怜羽离开了紫陌阁,莫凡望着天空,然后嘴角带着苦涩地笑道:“天情,你一定在小北附近吧,一定会注视着她。”

    莫凡这么说,自然是有着他的道理,天下之大,到处都是天情可以藏身之地,可是楚天情却偏偏选择了碧落镇,唯一的解释便是因为莫北。莫凡想,爱情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能够让人神魂颠倒,不惜一切,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天情这样遥远地望着莫北也能够给予自己少许慰藉。

    莫凡负手长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楚天情的伤再需要三天就可以完全好了,这一段日子,楚天情总是只有半夜的时候才会出来,那时候万籁俱静,只有他一个人在走着。他一个人静悄悄地去潇湘馆,偷偷地看着莫北的身影,然后想方设法弄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有时候被人发现了身影,可是也没有人能够追上他。

    如今碧落镇的江湖人士渐渐多了,楚天情也减少了出去的次数,更何况西门吟杏,纳兰划落和王佳等人都来了碧落镇。楚天情并不想和他们交手,更何况是在碧落湖,就算杀人也不在莫北面前杀,那样的杀戮怎么可以在莫北面前莫北曾说过讨厌打打杀杀的事情,更何况莫北生长在医药世家,以救人为己任,而自己在却在杀人,这一点莫北绝对不会容忍他。

    夜路走多了,迟早也会被发现,更何况不仅仅是西门吟杏三人,君傲堂也派了人手来碧落镇,为了给其他人造成一种错觉,君傲堂派了一少部分的人来碧落镇,他们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找楚天情,而是拦住江子越,因为江子越的能力仅次于楚天情,是一个眼中钉,必要的时候一定要趁机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