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亲兄弟手足相残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亲兄弟手足相残

 热门推荐:
    神无心和狄玉楼两个人都是最关心杨樱爱的人,两人在收到消息之后都迫不及待地来救杨樱爱,可是狄玉楼历尽辛苦却倒在了君傲堂的大门前。神无心一收到消息就立刻往君傲堂赶,可是他离洛阳有点远,一时半会赶不到,但是他还是会比狄玉楼快,因为狄玉楼现在人陷入了昏迷,君傲堂的人并没有杀他,而是将他留着,狄玉楼现在还不能死。

    杨樱爱被抓已经是第二天了,一被抓她就在祈祷着狄玉楼和神无心能够来救她,可是她等了一个晚上,没有一个人来。第二天倒是来了两个人,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人,一个凶神恶煞般的黑大汉。杨樱爱一见到两人就破口大骂,可是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人各只说了一句话,杨樱爱便不敢骂了。

    神狂绝道:“再骂我就将你的舌头割掉,送给我那好哥哥。”

    皇甫琛道:“再骂信不信我就在这地牢里面将你强暴了。”

    杨樱爱不敢再骂了,因为她相信这两个人绝对会说话算话,将她的舌头割下来,然后将她强暴掉。可是时间一分一分地流逝,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倒是像是没事人一般,自顾自地喝酒吃肉聊天,并不理会杨樱爱,反正杨樱爱被点了穴道,什么都做不了,还能够从他们两个大老爷们脚底溜走不成

    皇甫琛有意折磨杨樱爱,自己和神无心两人吃香的,喝辣的,就给杨樱爱一些剩饭剩菜,一开始杨樱爱能忍,可是到后来,实在是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如果不是因为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在看着,杨樱爱一定会吃下去,因为她已经快到极限了。

    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人得知狄玉楼如今正在君傲堂内,但是还没有醒来,想来,第一个来救杨樱爱的人应该是神无心。按照神狂绝对神无心的了解,神无心一定会晚上来救杨樱爱,因此他们两人正在地牢里等着神无心。他们不怕神无心来,就怕神无心不来。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个人等待神无心等得有点无聊了,于是皇甫琛开始逗杨樱爱玩。

    皇甫琛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就这么死了,真的是怪可惜了,不过我看样子你的师父和你的那个小白脸都是胆小鬼,都不敢来,不如你就跟了大爷我,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睡的是柔床,不必待在这地牢之内。”

    杨樱爱正要破口大骂,可是皇甫琛提前一步笑道:“你骂呀,你知道骂我,我就有理由强暴你。”

    看着皇甫琛脸上的笑和明晃晃的刀子,杨樱爱将那些骂人的话给压回了肚子,然后气愤道:“你们别得意,我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他本事高明,一定会将你们两个打成肉酱。”

    神狂绝冷笑道:“你师父敢来就好,我们还怕他不敢来。”

    杨樱爱道:“我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你们就等着吧。”

    皇甫琛笑道:“我们巴不得你师父来呢,有你在手,我们什么也不怕,我们只要将这刀放在你的脖子上,你师父就算是本事通天,也不得不跪下来求我们手下留情,我们还要让你师父亲眼看看我是如何玩弄你的。”

    杨樱爱感受到了一股凉意从脊背传来,冷冷的,像是死了的感觉一般。这一刻她到是不希望自己的师父来救她了,也不希望狄玉楼来救她。

    杨樱爱猛地开口道:“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杀了我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皇甫琛一边笑着一边将手拂过杨樱爱的脸庞道:“这么美的美人,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快就死呢,更何况你师父还没有来呢,就算是杀,我们也要在杀了你师父之后再杀你。”

    杨樱爱是真的怕了,眼前的这两个男人就是魔鬼,他们简直都不是人,一点人性都没有。杨樱爱很后悔,自己就应该和狄玉楼在一起,不然也不会一个人的时候被他们抓了回来,如今她不仅仅是害了自己,而且还害了师父。

    夜半时分,神无心终于来了,他来到君傲堂地牢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人看守,神无心,心生疑虑,但是还是走了进去。而神狂绝和皇甫琛两人已经等了神无心等很久了,他们终于等到了。

    神无心看到了神狂绝,一愣然后道:“竟然是你。”

    神狂绝反而表情很愉快地和神无心打招呼道:“哥哥,你好啊。”

    神无心并没有理会神狂绝的话,他看到了他宝贝徒弟杨樱爱,可是皇甫琛正拿着明晃晃的刀架在杨樱爱的脖子上。

    神无心握紧拳头道:“你们放了她,有什么冲我来。”

    神狂绝笑笑道:“哥哥,你别那么激动,你要是一激动,说不定我这个搭档也一激动,这刀子没拿稳,伤了你宝贝徒弟,你后悔就晚了。”

    杨樱爱一看见神无心,再也坚强不住了,她眼泪都掉了下来,可是神无心并不能够立刻来救她。

    神无心道:“你要怎样才能够放了樱爱”

    神狂绝笑道:“哥哥,我们兄弟少说也有十几年没有见了,一见面难道不应该叙叙旧么至少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弟弟,再怎么说你我也是亲兄弟。”

    神无心道:“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叙的,我和你势不两立,更何况我没有你这种弟弟。”

    神狂绝拍手笑道:“好一个势不两立,说得好。好一个没有这样的弟弟,说得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让我的搭档杀了你的宝贝徒弟如何”

    神狂绝绝对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神无心忙道:“别,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神狂绝笑道:“好,这可是你亲口说的,我可以没有逼你,既然如此,你就将自己的手筋脚筋给全部挑断了,然后将一身内力都给废掉。当年你逼我自废武功,自断手筋,如今我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说完,便扔了一把匕首给神无心,并警告道:“你不用玩什么花样,我相信有我在这里挡着,你速度再快也不肯能在我的搭档下手之前救下你的宝贝徒弟。”

    杨樱爱哭着喊道:“师父,不要,不要,你这样做了后,他们也不会信守承诺的。”

    神狂绝笑道:“你的徒弟还挺聪明的,的确,你做了我不一定会放了你徒弟,可是你不按我说的做,你的徒弟就死定了。”

    神狂绝这句话说完,还不忘带一句道:“我这位搭档可是花中好手,人称满楼莺歌,你别来试我的耐心,你要知道你的徒弟可是大美人。”

    神无心慢慢地低下身子,然后捡起匕首。

    杨樱爱还在哭喊着:“师父,不要,不要。”

    可是现在由不得杨樱爱说不要,神无心如果想要救自己,就不得不听从神狂绝的话,自断脚筋,手筋,自废武功。

    杨樱爱想如果自己死了,那么师父就不会受他们的要挟了,于是向皇甫琛手中的刀撞去,可是皇甫琛是何等机警的人,他落在他的手中,他如果不要你死,你想死也死不了,他如果想你死,你肯定死得凄惨无比。

    杨樱爱寻死不成,反而被皇甫琛将外衣给撕了,露出了红肚兜。

    皇甫琛恶狠狠道:“你别在这里和我寻死,在我的手上,还没有人成功过,如果你非要这样做,我不介意现在就将你强暴。”

    皇甫琛的话一字一句都落入了神无心的耳中,神无心大吼道:“住手,我自己动手。”

    神狂绝笑道:“这样子才对嘛,早就该这样了,对不对哥哥,你的宝贝徒弟也不会受这样的侮辱。”

    神无心在刚才皇甫琛和杨樱爱说话之际,脑海中想过无数的办法,可是没有一种能够成功地将杨樱爱救出来,如果想将杨樱爱完好无损地救出来,那么就只有按照神狂绝的吩咐,自断手脚筋,废掉一身武功。

    如今已经到了不得不抉择的时候,神无心脸色平静,反而是神狂绝一脸的兴奋和防备,对于这个哥哥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了,绝对不能够给神无心任何的机会让他出手救出杨樱爱。一旦杨樱爱被救出来,那么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限制住神无心了。

    神狂绝嚷道:“先自废武功,然后断手脚筋,快点。”

    神无心先是自废武功,一声怒吼,一身三十年的功力全部散尽,神无心散尽功力后,一时不支,差点倒在地上,可是他还有事情要做。弟弟了解哥哥,作为哥哥的自然也了解这个弟弟。  .{.

    神无心一把坐在地上,然后锋利的匕首朝着双脚挑去,脚筋俱断,可是这样痛入骨髓的痛苦神无心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可是谁都看得出来神无心的痛楚。

    神狂绝大笑道:“还有双手,我的好哥哥,你还记得当年你是怎样逼我的,如今你也尝到了这样的滋味了吧。”

    神无心右手拿着匕首狠狠地朝着左右挑去,左手软软绵绵地垂着,可是这还没有完,还有右手。

    神狂绝笑道:“对,就是这样子,接下来用嘴咬着匕首,然后挑断自己的右手,我的好哥哥。”

    杨樱爱已经在牢房中哭得声嘶力竭,只有微弱的声音还在想着:“不要,不...要..师父。”

    神无心还是听从楚天情的话,用牙齿咬着匕首,然后将右手向匕首挑去。匕首割断右手的手筋之后,饶是神无心这样铁一样的男人,也忍不住嚎了出来,这一种痛苦可想而知。

    神无心终于成为了一个废人了,手脚都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神狂绝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了,哈哈地大笑起来,可是那笑声在这样的情景中显得特别的恐怖,让人闻之心生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