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人间何处问真情

第三百五十七章 人间何处问真情

 热门推荐:
    神无心倒在地上,手脚都在流血,杨樱爱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皇甫琛的束缚,朝神无心跑去。神无心既然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再也不用管杨樱爱,她爱上哪里就让她上哪里。

    皇甫琛走过来询问道:“神大哥,要不要将他杀了”

    神狂绝道:“不用,他现在就是个废人,我要让他下半生痛苦地活着,让他享受成为一个废人的滋味。”

    皇甫琛道:“那这个女子呢”

    神无心道:“这么一个废人,让他的徒弟照顾他也挺好的,他不仅仅是害了自己,还要害了他的徒弟,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堂主还在等我们。”

    皇甫琛立刻懂了神无心的意思,如今狄玉楼正在君傲堂内,当狄玉楼好不容易来到地牢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杨樱爱的时候,又将是怎样的一副令人高兴的画面。神无心和皇甫琛离开了地牢,只剩杨樱爱抱着全身软绵绵的神无心在地牢地面无声的哭泣。这时候他多么希望能够拥有一个怀抱,能够将他紧紧地拥在怀里,给他安全感,让她不再感到一种无力的寒冷。

    狄玉楼昏倒在君傲堂门口,可是却被石雨沫救了起来,在石雨沫的照料之下,狄玉楼并没有姓名之忧,可是他醒的时候,已经的第二天早上了。当狄玉楼感到地牢的时候,只剩下几滩刺眼的血迹在地上,血迹已经干涸了。狄玉楼一瞬间心中只有绝望,他晚了一步,一切都太晚了。

    神无心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杨樱爱抱着神无心残废的身体,等了狄玉楼整整一个晚上,天黑了又亮,他还是没有看见狄玉楼的身影。谁也不知道杨樱爱是经过了怎样的心凉,有着怎样无尽的绝望,谁也不知道杨樱爱无声地流了多少泪。

    第二天早上,有君傲堂的堂众过来将杨樱爱轰走,仿佛待在这里会脏了地牢一样。杨樱爱吃力地挪动着神无心的身体,然后极为缓慢地向地牢外走去。也许是那名弟子良心发现,看见杨樱爱这么艰难的样子,帮杨樱爱一把,将神无心的身体搬上了一辆破马车,然后轰出了君傲堂。

    杨樱爱在马车上,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她觉得自己应该先去给神无心找个郎中再说,然后带着神无心回无忧谷。突然神无心醒了,口中喃喃道:“樱...爱,樱爱。”

    杨樱爱立即上前道:“师父,我在这,我带你去找郎中。”

    神无心道:“不用了,我这点伤死不了,我想回家乡看看。”

    杨樱爱强忍着泪,人死归故乡,落叶归根,难道说自己师父就到尽头了么可是杨樱爱并不能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在神无心面前,于是道:“好,师父,我带你去晋阳。”

    马车缓缓向被而行,无忧谷在南方,杨樱爱却往北而行,神无心从此是废人,行立不得,甚至连吃饭都要人服侍,这一个任务自然而然落到了杨樱爱的头上,这注定了狄玉楼和杨樱爱两人无法相遇的结局。

    狄玉楼立即往外面赶,然后随便找了一个君傲堂弟子,抓着他的衣襟怒吼道:“地牢里的那个女子呢”

    那个人被狄玉楼的模样给吓坏了,结结巴巴道:“他们一早就坐着马车离开了君傲堂。”

    狄玉楼道:“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那下人道:“她没有受伤,倒是有一个大汉受了很重的伤”

    狄玉楼道:“那个大汉是不是中等年纪,虎背熊腰,雄壮有力”

    下人道:“嗯,好像是。”

    狄玉楼忙道:“那他们去了哪里”

    下人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们做车离开了君傲堂,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狄玉楼连忙追出了君傲堂,但是看着大道却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狄玉楼一瞬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他害怕自己再也找不到樱爱了,这一别再也不见。狄玉楼想去寻找樱爱的下落,可是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四个人挡在狄玉楼的面前,那是君傲堂的人。

    为首的人道:“狄公子,我们奉堂主之名不允许你离开洛阳。”

    狄玉楼眼中闪寒芒道:“我要去找樱爱,谁拦我就杀谁。”

    为首道:“就算狄公子杀了我们,我们也要挡住你的去路,在少剑山庄灭了之前,狄公子都不能够离开洛阳。”

    狄玉楼被这句话说得一愣,君傲堂要将自己困在洛阳,等待少剑山庄灭了之后。可是少剑山庄和樱爱两个人在自己的心目中,还是樱爱要重要一些,自己如果连这四个人都打不过,那么就算回了少剑山庄,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狄玉楼拔出笛剑道:“来吧,不管谁都不能够挡住我去找樱爱,即使是李傲放亲自来了也不行。”

    四人对视一眼,立刻将狄玉楼团团围了起来,四把剑嗖嗖地抽了出来,却是只有一个声音,可见这四个人的行动一致,绝对不是庸手。

    狄玉楼现在处于一种极端情绪的状态,他一定要去找樱爱,不管谁都拦不住他。狄玉楼一向性格温和,很少有人看见他情绪激动的时候,即使是杨樱爱也没有见过。

    狄玉楼手中的笛剑叫“问情”,问情剑出鞘,带着一丝轻吟,仿佛情人哀怨的责备一般,在狄玉楼听来却是心痛,他宁愿杨樱爱责备他,也不要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他从来没有一次向这样的恐慌,他真的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杨樱爱了。

    四人出手,他们并不要杀狄玉楼,他们需要的只是制住狄玉楼,君傲堂需要狄玉楼活着,他们要演一出戏给少剑山庄看。让他们看到狄玉楼在君傲堂活得好好的样子,如果狄玉楼做不出来,那么就将狄玉楼绑起来,借此逼迫少剑山庄。

    狄玉楼剑锋斗转,一人挑住四剑,可是四人的剑意仿佛相通,狄玉楼一人之力抵挡四人,显得有点力不从心,越是力不从心,狄玉楼的内心就越痛苦,他难道真的连这四个人都打不赢么如果连这四个人都打不赢,又怎么能够保护杨樱爱,自己这么无力,就算找到了樱爱,自己能不能够让她再也不受伤害。

    狄玉楼身上的伤痕经过一番打斗,身上的旧伤痕一一崩裂,鲜血又渗了出来。狄玉楼心乱成一团,然后剑法乱不成章,被四人打得一败涂地。狄玉楼倒在地上,狄玉楼反而惨笑起来,白色的衣服,沾满了灰尘,看上去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凄楚。

    狄玉楼惨笑起来,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哀伤,眼神中的失落教人看了都于心不忍。石雨沫正好看道了这样的一幕,石雨沫的整个眉头都蹙了起来,狄玉楼这又是何苦。 ~ .. 更新快

    突然间狄玉楼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然后大笑了一声,他想起了楚天情,狄玉楼想,十少天情想必也是被情伤得不轻吧,不然怎么会眼神如此冷寂。与此同时,狄玉楼想起当年楚天情在河边和自己说的一句话:“问情是一种剑法。”

    狄玉楼当时并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手中的剑是问情,并不知道问情原来竟然是一种剑法。如今狄玉楼仿佛一瞬间明白了什么是问情剑法,人间何处问真情

    狄玉楼真个人都仿佛突然间有了精神,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可是眼神之间的那种挥之不去的痛苦还在眉宇中,消散不了。面对狄玉楼的改变,四人对视一眼,又迅速地将狄玉楼围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他们再也挡不住狄玉楼了。狄玉楼的剑法一改之前的风格,变得凌厉,变得诡异,变得寒冷,变得变幻莫测,如同风花雪月却又如同千回百转独自愁肠。

    狄玉楼的每一剑都好像在问,问樱爱为什么不再等等他,问君傲堂为什么要拦住他去找樱爱,问上苍为什么这么无情,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偏偏不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去找到樱爱,和樱爱见面,将一切都和樱爱说清楚。

    狄玉楼的剑法达到了一种:“问境”,可是他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大得让人痛不欲生,让人生不如死。如果可以,狄玉楼宁愿永远不知道这样的剑法,因为知道这样的剑法并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当自己拥有一切的时候,可是樱爱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就算拥有天下又能怎样所有的东西都无法代替樱爱在自己的生命中的位置,更何况只是一个剑法,对自己来说没有多大用处的剑法。

    杨樱爱不见了,狄玉楼生命中的太阳都消失了,连光明也没有了,从此一个人只能够在黑暗中行走着,找不到方向,更不知道应该去向何方。狄玉楼问天问地问自己,到底自己的情应该何去何从

    狄玉楼达到了“问境”,四人都挡不住狄玉楼的剑势,狄玉楼轻而易举地击败了他们。狄玉楼一个人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朝着洛阳城外走去,他要去无忧谷找樱爱,不管怎样他都要找到樱爱。如果没有樱爱,他一定活不下去,所有的事情他都不管了,他一定要找到樱爱,找遍天涯海角都要找到樱爱,那是他深深爱着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