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红尘乱世愿嫁君

第三百五十八章 红尘乱世愿嫁君

 热门推荐:
    狄玉楼去茫茫天下找杨樱爱,而唐笑还在去长安的路上,一路上不停地有君傲堂的杀手,如同苍蝇一样,始终围绕着唐笑,一路上追杀不已,饶是唐门二圣主之一的唐笑都有点支持不住了。

    经历了这一次追杀的唐笑这才知道君傲堂隐藏的实力有多深,唐笑终于来到了长安,找到了唐玉缺,不过他已经是伤痕累累,而且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两天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比如狄玉楼失去了杨樱爱,神无心成为了一个废人,唐素欢还没有赶到碧落镇。两天的时间,洛阳发生了许多事情,碧落镇也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洛阳城东,君傲堂的人已经渐渐少了,只剩下少数的人还在唐门的中原总舵内搜索着。自从唐笑离开不久,君傲堂就对唐朝和顾倾城等人发动了总攻,一番攻势下来,唐门中原总舵死伤无数,仅剩下少数十几人个还活着。无奈之下,唐朝决定全部退入密室之中,等待君傲堂的人散去之后或者是援军的到来。

    顾倾城和唐朝等人看着余下来的人,皆是一副凄惨的模样,偌大的一个唐门中原总舵,竟然只剩下这寥寥之数,如果唐歌知道了,不知道唐歌会作何感想。整个唐门的密室之内,都是一副很惨淡的模样,特别是顾倾城和唐朝两人,他们两个人本事都不弱,他们两个要逃出去并不难,可是这里的其他人却逃不出去了,他们怎么能够丢下他们独自逃生。

    顾倾城和唐朝现在没有办法,但是他们还是必须将如今的现状告诉众人。

    顾倾城道:“唐笑去了长安搬救兵,我不知道他需要多久,君傲堂一路上会有人追杀他,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有人来救我们,也许还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就被君傲堂的人发现了这个地方,也许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唐门弟子,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得很有尊严。我们落得如今这个下场,我有很大的一部分责任,九哥将洛阳交给我,如今我却弄成了这个样子,算来,应该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也对不起死去的那些唐门子弟。”

    顾倾城说完便跪了下来,众人皆惊,然后连忙将顾倾城扶了起来。众人一番劝慰之后,顾倾城起身,可是大家的忧愁更加重了一分,虽然这个密室很隐蔽,可是如果君傲堂真的要找的话,迟早还是能够找到的。就算君傲堂不找,只需要将这里围起来,这些人出不去,不出十天,这里的人都要死。

    如今,他们不管是食物和水都很节约,不敢浪费,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在密室之中,黑夜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大家没事的时候就是在睡觉,尽量减少活动,因为防止有声音传出去。

    黑夜,一切都很安静,顾倾城睡不着,一个人望着天窗,此刻外面是繁星闪烁,不知道长安方面的援军的情况怎么样的,按预计如果情况好,此刻援军已经到了。可是实际情况唐笑现在才到长安,唐玉缺等人根本还出不来长安。

    洛阳形势不乐观,长安的形势也不乐观,李星影的人手多余唐门长安总舵,长安总舵的人手想要大规模地离开长安肯定是不现实的,他们正在想办法,同时已经飞鸽传书给了蜀中唐家堡,希望唐家堡能够派出高手来救援洛阳和长安的情况。君傲堂既然对洛阳唐门的势力动手了,而看长安的情况,长安总舵也不会放过。

    顾倾城没有睡,凌升烟也没有睡,凌升烟起身,从后面轻轻地环抱着顾倾城的腰,脸贴在顾倾城的身后。顾倾城这才从回想中反映过来,顾倾城轻声道:“升烟,你还不去睡么”

    凌升烟道:“没有你,我怎么睡得着。”

    顾倾城道:“别多想了,密室里面晚上凉。”

    凌升烟道:“倾城,我害怕。”

    顾倾城道:“有我在,别怕。”

    凌升烟道:“这一次,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够逃过这一劫。”

    顾倾城正要安慰,却被凌升烟阻止了,凌升烟继续道:“倾城,你还记不记的你欠我一个婚礼,我不知道这一次我们还能不能够活着在一起,但我想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把我们的婚礼给办了吧,这样子,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对于凌升烟的这个要求,顾倾城无法反驳,原本是计划今年回了唐家堡,就向家族提出来这门亲事,可是如今看来回唐家堡成了一个奢望。

    顾倾城沉默良久才道:“好,我们成亲,就在这里。”

    凌升烟喜极而泣,紧紧地拥抱着顾倾城。也许是两人声音太大,也许是因为大家白天睡得太多,晚上都睡不着,顾倾城和凌升烟两个人的谈话被他们都给听得清清楚楚,于是他们都醒了,他们纷纷上前恭喜两人。虽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但是却是两人的大喜之日,不管怎样,也给了这死寂凄凉的气氛添加了一丝令人高兴的事情。

    顾倾城和凌升烟的事情,在唐门中排得上号的子弟都知道,当年顾倾城因为凌升烟而逃婚,被唐门的人追杀,虽然唐门并没有找到顾倾城。可是顾倾城和凌升烟两人三年多无法相见,好不容易经历辛苦在一起,唐门也不追究当日顾倾城的罪行,如今却碰上了这样的局势,可谓是命运多舛,天意弄人。

    两人虽然什么都没有,就连凌升烟的红盖头都只是随便找了一块红布,但是这也算是婚礼了。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只要两个人在的话,那么就够了,两个人在,那么就比一切都好了。所有人的心里都很明白,这一次能够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大家都死在洛阳,能够在死在一起,在死之前也能够结婚,那是多么的幸福。

    拜完堂之后,众人都很知趣,留给顾倾城和凌升烟两人一个空间,纷纷睡觉去了。

    凌升烟躺在顾倾城的怀里,轻声细语道:“倾城,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了,能够做你妻子真好。”

    顾倾城眼帘模糊道:“能够娶你才是我的福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愿意做我的妻子,这样好的妻子,我上哪里找去,打灯笼也找不着。”

    顾倾城的话说得凌升烟扑哧一笑道:“难得见你油嘴滑舌一次,能够和你一起,不管哪里我都不害怕。”

    凌升烟这一句话,说得顾倾城心中一痛,将凌升烟抱得紧紧的,仿佛这一辈子就快要结束了。月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好似在给他们罩上了一层光彩,给他们一种无言的祝福,希望这一对恋人能够逃过这一次的劫难。 ~:

    洛阳的唐门总舵基本上不成气候了,君傲堂转而将矛头指向了洛阳温府,在经历了一天多的包围之后,温夕寒终于看见了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人,而君傲堂对温府的包围好像更加严密了,完全不知道有多少人围住了他们。温夕寒,温落花,温子吟和温玉赋,各负责一个方向,不能够让君傲堂攻破温府。

    由于上一次君傲堂对温府的袭击,这一次温府用的毒更加厉害,在没有解毒高手到来之前,君傲堂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强行可以攻下整个温府,可是温府如今已经是君傲堂的囊中之物,君傲堂并不急着将君傲堂一下子给攻破,他们在等,等毒手鬼医季圣翔的到来。君傲堂相信,只要毒手鬼医季圣翔一到,那么洛阳温府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攻破,没必要将人员折损在这里,他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也需要很多的人手。

    温夕寒等人在洛阳温府里面想着办法,可是他们根本无法将消息传出去,飞出去的鸽子都被一一扔了回来,无一例外都是死鸽子。至于人,他们对洛阳温府的包围超乎了温夕寒等人的想象,试图将情报送出去的子弟,都一一被扔了回来,个个都是惨不忍睹,就像被扔回来的鸽子一样。

    石雨沫是张翊君的师妹,因此她在君傲堂中倒是没有人对她不敬,可是这一次,张翊君却没有让她参加,原本是想让石雨沫来对付温夕寒的。可是没有想到石雨沫竟然和温夕寒这个小白脸打得火热,没有将张翊君气死已经算是不错,又怎么会将石雨沫派来对付洛阳温府。

    石雨沫虽然不参与君傲堂攻陷洛阳的行动,可是她却还是非常关心温夕寒的情况,她只能够通过君傲堂的弟子来探知关于洛阳温府温夕寒的消息。随着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坏,石雨沫就非常担心不已,她在洛阳也住了有一段的时间了,对于张翊君的手段她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越是了解张翊君,她就越担心温夕寒,这一次君傲堂可谓是下足了本钱和决心,连八大分堂都给召集回来了,就是为了一举拿下洛阳和长安。君傲堂一旦拿下洛阳温府,那么绝对会是按照一贯的风格鸡犬不留,那么温夕寒就危险了。

    石雨沫心中无时不刻不在担心着,也在想着应该如何才能够帮助温夕寒,狄玉楼的情况她亲眼见了,她没有能够帮助温夕寒的兄弟,但是她一定要帮助温夕寒,绝对不能够让温夕寒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