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点滴回忆在心头

第三百五十九章 点滴回忆在心头

 热门推荐:
    洛阳的局势可谓是极为不好,可谓是在生死一线之间,温府和少剑山庄都如同是在薄冰之上,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君傲堂一举消灭,因为他们的援军遥遥不可及。

    已经两天了,唐素欢的人还没有赶到碧落镇,虽然用尽了力气,用最快的速度,可是唐素欢还是没有到,现在是半夜,唐素欢还在想办法过江,他这个速度已经可以称之为气奇迹了,一般的人能够用三天的速度来到长江边,已经算是很快了,而唐素欢却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到了长江边,唐素欢的马也换了两匹,他的人一直都没有停下来过,马可以停,他的人不可以停。

    在唐素欢的苦口婆心加上重金,终于有船夫答应载唐素欢过河,唐素欢过河还有半天的时间便可以到达碧落镇,只要到达碧落镇就可以找到江子越和侍良,找到了他们两人,那么少剑山庄就有救了,唐素欢仿佛看见了希望的光。

    碧落镇的情况并不好,楚天情的行踪再一次被发现,虽然是半夜,可是大家都好像没有睡意一般的,都专门地在等着楚天情的出现,结果楚天情一出现,于是一下子被人群给包围了。楚天情冷眼看着这些武林人士,对于他们的质问充耳不闻,就连在人群中的江子越和侍良他们也不想多看。

    楚天情天不怕地不怕,这些人的包围并没有让楚天情脸上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一点畏惧都没有,一切都是因为楚天情的伤已好。楚天情的伤好了,天下间又有多少人是楚天情的对手,楚天情自然不再害怕什么,就算是纳兰划落,西门吟杏和王佳的联手又怎样,又怎么能够挡得住楚天情

    楚天情眼中寒芒大盛,可是当他看见了人群中莫北的时候,他所有的寒芒统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莫北脸上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楚天情就不愿意让莫北看见自己杀戮的样子,于是楚天情逃,他要逃,逃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可是这些人竟然锲而不舍地追着,根本是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机会躲过,其中的纳兰划落和王佳的轻功都不错。

    可是最不错的还是莫北,莫北竟然是离楚天情最近的人,楚天情不知道莫北为什么会要参杂进来,可是莫北已经进来了,如今楚天情就是避免和莫北碰面。一想起莫北那种带着不解,又有疑惑还有着令楚天情一丝心疼的眼神,楚天情的呼吸就不畅快起来,心就疼了起来。在众人的一片追赶之下,楚天情和众人拉开了距离,渐渐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可是莫北竟然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反而只有莫北一个人跟上了楚天情。

    莫北在碧落镇虽然不怎么关心江湖的事情,可是听多了自然也知道了这些事情,当她听到天情杀了那么多的无辜之人的时候,莫北震惊了,她认识的天情不是这样子的,她认识的天情有着温暖的笑,会对着她笑,会教她刀法和轻功,从来都没有对她凶狠过。可是天情为什么如今变得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成为人人憎恨的杀人恶魔,武林公敌。

    莫北很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对于莫北,武林人士也希望能够利用莫北引诱楚天情出来,好将楚天情一举成擒,莫北自愿就再好不过了。莫北一路上跟着楚天情,心绪杂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湖突然间就变得无法平静,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一个天情竟然能够让自己变得心慌了么

    莫北想,自己和天情之间的缘分早已经断绝了,两人早已经是江湖陌路,不在相识,可是为什么天情还要来碧落湖,在这么多人找他的情况下,他竟然还不离开,这一切的原因,莫北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知道这里面多少是因为他。更何况她听人说了,楚天情晚上出现在潇湘馆,这再明确不过了。

    楚天情一路逃,竟然逃上了黄泉岭,在这乱石丛生的黄泉岭上,并没有什么适合藏身的地方,而且上了黄泉岭,只要将上山之路堵死,那么在山上的人便插翅难飞了。当年的黄泉大战就是因为黄泉被黑道人物的追杀而逃到了这里,竟然发现无路可逃,最后英勇牺牲。

    如今楚天情竟然逃到了黄泉岭,他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当莫北跟着楚天情来到黄泉岭的时候,莫北的心弦震颤了一下,心想怎么天情会逃到这样的一个绝境莫北虽然心生怀疑,但是还是跟了上去,楚天情一路上并没有停歇,而是一直向上,却在即将到达山顶的时候停了下来,望着一处石壁发愣。

    莫北赶到的时候,才发现天情竟然停了下来,很是奇怪天情为什么会在这里停下来当莫北看到那一块石壁的时候,莫北明白了,这一块石壁就是当年自己采草药的地方,而当时自己掉了下来,就是天情接住了自己。

    莫北的心湖激起了涟漪,当年的那一幕重现在莫北的脑海中。自己采草药,预计出错,掉了下来,却被刚好路过的天情发现,然后将自己接住了,抱在怀中,反而将自己的脚给崴了。那一个怀抱是莫北第一次在异性的怀抱里,哪怕莫凡和父亲都没有那样子抱过莫北,而天情竟然那样子抱过自己,这些记忆都被这一片石壁给引出来。

    莫北蓦然间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她又想起了过往的点滴,在碧落湖中第一次看见天情的时候,他还是在湖中游泳,赤着身子。莫北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着,她开始想离开黄泉岭,不想去触碰这些记忆,因为触碰起来就是心疼。楚天情并没有在这一块石壁上停留过久,转而继续上山,莫北下意识地跟了上去,两人终于来到了山顶。

    莫北看着天情,不知道天情在想些什么,山顶没有路,天情当年和自己来过的,为什么还要上山顶,难道他并不是想逃么楚天情从山顶的一个方向下去了,楚天情身子灵活地闪动着,从这一块石头越到另一块石头上,蹦蹦跳跳的,像只猴子一样灵活。莫北看着楚天情这样的走法,一下子有种东西堵在了心口一样,当年自己和天情两个人上山来采药的时候,天情就是这样子背着一个药篓在自己面前蹦蹦跳跳着,自己当时很羡慕天情,后来天情就将“纵情遗恨生死绝”教给了自己。

    楚天情一路蹦蹦跳跳,然后来到了一块显得突兀的石头,然后停了下来。一开始莫北并不知道天情来打这里是为了什么,这里并没有下山的路可走。但是让莫北看着楚天情看着的方向看去的时候,莫北发现天情看的地方是紫陌阁。莫北一下子想起来,天情所站立的地方,就是当年两人在山中走错了路,然后下错了,找不到下山的卢。

    在无奈之下,天情提议,背着自己飞下黄泉岭,起初因为男女有别,莫北有点介意,可是随着天色渐黑,加上天情说山上有豪猪等,自己最终还是答应了。现在自己也会轻功了,想想这么高的黄泉岭,当年自己是怎么那么放心地将自己交给天情的,自己在天情的背上就完全没有想过天情要是飞不下去呢,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办 ~ .. 更新快

    莫北蓦然间有一种心酸的感觉,想哭,怎么一切会这样子当年自己竟然是那么的信任天情,如今想起来自己都吃惊,然而后来却不知道怎么了,两个人之间好像无形之中就有了那么的一堵墙一样,将两个人隔开了。两个人因此越走越远,天情两次离开紫陌阁,再回来的时候,两人之间都显得那样的陌生。原本自己和天情彼此是那么的熟悉,天情遇见自己,比夏语雪还早,天情抱过自己的时候,自己连夏语雪是谁都不知道。

    夜风,将楚天情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白色的衣服在风中摇摆着,好像一曲乐章,在一点一滴地说着两个人之间的故事。莫北的心湖一片混乱,一片浑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

    而此际,纳兰划落等人也纷纷赶到了,楚天情一袭白衣在这月色中特别显眼,连找都不用找,只需要盯着这白色追就行了。起初看着白色上了山顶,但是又下来了,众人心中大喜,这楚天情准是无路可逃了,所以才会下山。当众人赶到楚天情站立的地方的时候,便看着楚天情面朝不知道什么地方,背对着众人,而莫北女侠则站在那里发呆的样子。

    有的人看着如今众人都在,而楚天情也被逼到了绝路,于是有人叫嚣道:“楚魔头,你逃不掉了,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吧。”

    也许是这一句话,将楚天情在回忆中惊醒了,也许是这一句话将楚天情给激怒了。楚天情缓缓地转身,然后眼神冰冷,许多人被这眼神看了一眼,然后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生怕楚天情会第一个找上自己一样。可是当天情的目光触到莫北目光的时候,天情的目光瞬间变得柔软,再也没有半丝的冰冷,那眼里的一泓秋水,满满的都是心疼的温柔。

    楚天情就这样面朝这莫北,然后身子向后退去,众人不名所以,以为楚天情是要有什么动作一般。可是楚天情就这样退后着,然后就掉了下去,整个人都从山上掉了下去,没想到楚天情竟然会选择这样的结果。众人连忙涌上前观看楚天情到底怎么了,莫北在楚天情掉下去的一瞬间,心都好像被人狠狠地揪住一般,手一直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胸口。

    当楚天情掉下去的时候,莫北几乎是第一个冲上前查看的,莫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第一个冲上去看天情的情况,可是身体就那样自己冲了出去,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当天情的身影消失在莫北的眼前的时候,莫北眼帘模糊,她知道天情一定会没有事的,当年天情背着自己下黄泉灵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如今又怎么会有事情,只是莫北不太明白天情为什么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