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七十章 白衣风华冠绝代

第三百七十章 白衣风华冠绝代

 热门推荐:
    楚天情如同流星一般,向少剑山庄疾飞而来,白衣白马,远处看仿佛就是一个白点而已,但是当楚天情跑近的时候,白衣翻飞,说不出的神俊。君傲堂众人一开始并没有发现楚天情,完全是因为风雪楼顶楼上的人,他们才发现了正飞奔而来的楚天情。

    楚天情整个人就那样在马背上,可是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他便是能够主宰一切的存在。张翊君这一刻被楚天情身上所散发的那一种气势给镇住了,自己一向是一个雄霸天下的人,可是这一刻他却有一种自己不如楚天情的感觉,不管是气势还是什么,张翊君都觉得自己比楚天情稍逊一筹。

    楚天情面对的是君傲堂几千人,可是楚天情却没有一丝的害怕,就这样径直驱马飞奔进入少剑山庄,没有任何的惧怕。在楚天情的脸上,你所看见的依旧还是一如往常的冰冷,如同刀锋一样的冷。这一刻张翊君从心里认为自己不如楚天情,换做自己,他一定会仔细考虑一番,也许这踏进来的就是一个地狱。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更加是因为从楚天情的身上,他能够感觉到一种无敌于天下,无惧一切的那一种所向无前的气魄。李傲放的心都在发苦,他看见楚天情的那一刻,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楚天情竟然来了,他是怎么来的,战神罗战难道没有拦下他,亦或者战神罗战已经死在了楚天情的手上,不然罗战一定会用飞鸽传书告诉自己没有拦住楚天情的消息。

    李傲放的脑子在高速地转动着,他在想着楚天情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到达洛阳的种种可能,罗战为什么没有拦住楚天情。越想李傲放的心越冷,越是感到害怕,他完全不能够想象楚天情是怎么能够这么快到达洛阳的。

    楚天情并没有减慢速度,还是用着最快的速度冲向风雪楼,眼看着就要冲入了火堆,可是楚天情竟然在最后关键的一刻勒马停住了。楚天情一拉缰绳,冷焰宝马前蹄高高跃起,竟然是一个原地旋转空中转身,而楚天情则是在马上一动不动,整个人随着马的转身而面对君傲堂众。

    众人看楚天情都是仰望着的,从那一个角度看去,楚天情俨然就是一个俾睨天下的王者,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压在众人的身上。当场就连张翊君都忍不住有一种跪下去的冲动,楚天情给了君傲堂众太多的震撼,他们没有想到一个人的气势竟然可以达到这样的一个程度。完全是让人完完全全折服了,宁愿跪倒在他的脚下,听从他的调遣。

    李傲放看到这样的一幕之后,整颗心都彻底冷了下去,他觉得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了。此刻唯有迅速退去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就这样退兵,甘心吗

    冷焰宝马的前蹄在空中停顿了好久才落地,落地带起一阵灰尘。楚天情白衣白马,身后却是熊熊烈火,这样的一幅画面,如同一个盖世英雄一般。楚天情挥剑,一招“风卷残云”,熊熊烈火都被楚天情的剑风给扫开了。风雪楼的温度立刻就显得不那么热了,风雪楼上的众人又是一阵喜悦,他们没有想到楚天情一个人竟然还真的能够救自己。

    楚天情做着这一切动作,并没有任何的一个君傲堂的人拦住他,所有的人都只是看着楚天情,没有任何的一个人要出来阻止。他们已经为楚天情的英姿所折服,楚天情的白衣风华映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特别是陈菲的心中,她永远都记得楚天情白衣风华,让她宁愿倾覆天下。

    君傲堂弟子有一部分想上前和楚天情交手,却又不敢,他们都在等君傲二人的命令,可是君傲二人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李傲放来到张翊君的身边,对张翊君道:“翊君,我们撤吧。”

    张翊君整个脸上都是愤怒的,他不甘心,眼看到手的洛阳城,难道就这样子白白地放弃吗

    张翊君道:“他只是一个人,凭我们两人之力,一战未必赢不了,风雪楼上的那一群人暂时还下不来。”

    李傲放闭上眼睛,一副很痛苦的表情道:“赢不了的,他既然来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张翊君牙齿咬得梆梆作响道:“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我们这里有两三千人,会怕他一个”

    李傲放长长地叹息道:“他既然能够从碧落镇来到洛阳,那么多人都阻止不了他,更何况我们两个人,其他的人就算再多能够和楚天情交上手的又有几个”

    李傲放这一番话说得非常的正确,去碧落镇的那一群人,高手何其之多,就君傲堂也派了不少高手去,还有纳兰划落,西门吟杏,王佳,罗战这样的一流高手。可是就是这么多高手也没有拦住楚天情,如今光光一个张翊君和李傲放又怎么会是楚天情的对手

    李傲放这么想并不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他还记得夜神月离开君傲堂的时候,夜神月送给李傲放的一句忠告:“如果碰见楚天情,能够避就避吧,我不知道有谁能够是他的敌手。”

    夜神月是四大凶徒之首,他当年打败八大门派,大杀四方,凶名赫赫,但是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他说出了这样的话,说明夜神月一定是和楚天情接触过,知道楚天情的可怕才会对李傲放说这样的一番话。

    张翊君不愿意就这样撤走,他想要和楚天情一战,张翊君知道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是楚天情的对手,但是他和李傲放两个人就未必不是楚天情的对手。更何况君傲堂还有其他的人,如此丁健,李源,还有八大分堂的堂主。

    张翊君已经下定决心一战,李傲放再怎么说也是枉然,既然张翊君要战,那么李傲放便只好陪着张翊君和楚天情一教高下。

    张翊君冷冷道:“两大护法,八大堂主,你们随我一起和楚天情一战,其他的人对付少剑山庄和温家的人。”

    丁健,李源和八大堂主立刻来到了张翊君的身边,他们也想和楚天情交手,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觉,楚天情是不是真的如同传言一般可怕

    楚天情的眼神还是一贯的冰冷,风雪楼虽然火势已灭,但是高温之下,暂时还下不来,更何况还有君傲堂高手在风雪楼门口阻挡,温夕寒和轩辕剑天等人只好在风雪楼上观看着。 ~ .. 更新快

    陈菲觉得特别的幸福,能够看着楚天情英勇的模样,这是多大的幸福。

    楚天情还是在冷焰宝马之上,并没有下马,他就在马上冷冷地看着众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姿势,也给人无比冷傲的感觉,比雪还冷,比霜还傲。张翊君周围只有两名护法,八名堂主,还有李傲放,就是这样的一个阵容,可谓是君傲堂的精华,实力之强,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可是就是这样的十二个人,都没有足够的信心打败楚天情。

    张翊君第一个抽刀,他知道自己打不赢,可是越是打不赢就越要打,只有输了之后,才能够更加的愤发,才能够超越对手。如果自己十二个人都不是楚天情的对手,那么君傲堂就没有必要再洛阳立足了,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只有勇敢地面对才是真汉子所为。当然张翊君也为他的真汉子所为付出了代价,也让他认清了楚天情的实力和自己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丁健和李源两个人一左一右,张翊君在前,李傲放在后,八大堂主在八方。十二个人不可能同时攻击楚天情,他们分为三波轮流和楚天情交手。这样也可以算得上是车轮战,但是当下的情况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够打败楚天情,再怎么不要脸都不管了,生死才是大事,胜者为王败者寇,世人不会太过于追究你的手段光不光彩,就算是再光彩的手段也必须在胜利的前提下。

    反观楚天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依然是平静如冰而不是水。平静的湖面下,可能暗流汹涌,平静的冰则是远远超过了水,楚天情的心中早已经不知道害怕畏惧是何物。所有的一切对于楚天情来说,并没有半点威胁,楚天情完全不管对方的武功有多高,他也不屑于知道这一些。

    楚天情脑中所想的是如何才能够用最快的速度将眼前的这些人杀死,他并不是要打败他们,而是要杀掉他们。从武林大会之后,楚天情的出手从来就是不打算让对方活着的,他的眼中并没有半点的怜悯之意。虽然众生皆苦,可是他并不是佛,相反他更像是魔。

    楚天情的剑还没有还鞘,人也还在马上,甚至连身子都没有动过一下,而君傲堂的十二个人已经将楚天情给围起来了。楚天情没有出手,君傲堂的人也没有出手,他们都在等,等一个最好的出手时机,贸然出手绝对不是高手所为,更加不是楚天情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