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六合八荒君为尊

第三百七十二章 六合八荒君为尊

 热门推荐:
    盛怒的张翊君,手握金麟刀,眼中燃烧的是熊熊怒火。他的眼中这一刻只想和楚天情拼命,他要将楚天情打败,他已经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

    张翊君的“君临天下刀法”此刻被张翊君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莫大的威力,说不出来的霸道。

    君令如山,君威震天,君命无二,君临天下。每一招每一式都比以前的“君临天下刀法”的威力更甚,李傲放看到了一个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张翊君。以前的张翊君有着无尽的狂放,将整个天下都不放在眼中,仿佛已经是功成名就的君王一般,睥睨天下,俯视着天下万物,千山万水他是君。但是现在盛怒之下的张翊君,拼了命一般地想要守卫他的领地,容不得任何人侵犯他的权威,给李傲放的另一种感觉则是**八荒君为尊。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让李傲放看到了两个不一样的张翊君,李傲放想,也许张翊君能够打败楚天情也不一定,现在的张翊君进入了一种全新的境界,形势又有了变化。

    楚天情横眉冷对,手执雪恋,张翊君手握金麟,怒意横生。两个人给人的感觉都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只不过一个盛怒胜火,一个冰冷寒绝。两个人是两个极端,楚天情是冰冷蛰伏,张翊君是炽热迸发。所有的人都全神关注地看着这两个人,这两人的交手一定惊天动地,一定难得一见精彩绝伦。

    两个人同时动身,一刀一剑在空中相遇,金戈相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张翊君刀刀威力无穷,而楚天情则不然,他的剑法虽然能够将张翊君的每一招都给完完好好地接下来,可是李傲放看得出来,照这样子下去楚天情必败。李傲放想不通一点,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楚天情的剑气和剑芒都不见他使用

    如果楚天情一旦用处剑芒和剑气,也许他和张翊君之间的比武就变得不一样了,情况也不好说,张翊君也不会占据这样的优势。究竟楚天情在想什么,楚天情迟迟按兵不动,给李傲放一种更为害怕的感觉,他不知道楚天情接下来要做什么,完全猜不透。

    楚天情节节败退,隐隐约约有不敌的迹象,轩辕剑天等人在风雪楼上看得无不担忧,楚天情能不能够胜出,关系着他们这几百人的生死存亡。

    已经有人开始嘟囔,楚天情怎么节节败退他不是武林大会的第一高手么立刻又人回答,楚天情的剑气和剑芒都没有用,他可能是在等一个出手的时机。有人怀疑楚天情打不过张翊君,也有的人相信楚天情在隐藏实力,各种说法不一,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其他人的猜测,没有任何的凭据,也没有任何的依据,他们也不了解楚天情。

    也许是因为张翊君的攻势,让楚天情觉得有点烦了,于是楚天情反攻了。张翊君一招君威震天挟着风雷向楚天情劈去,楚天情竟然不像之前那样子退缩,而是冷眼看着张翊君,然后从楚天情的身上突然间就散发出一种磅礴无比的冰冷气息,笼罩了全场。这一刻,楚天情像是一个冰冷且高高在上的王,众人只有一种感觉,他们所站立的地方仿佛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一般,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冰冷。

    当李傲放感受到楚天情这股冰冷的气息的时候,李傲放的心立刻就沉到了谷底,张翊君没有打败楚天情的可能了,楚天情这下子要真的动真格的了。此刻的楚天情给人的感觉和之前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感受,现在的楚天情肃杀,令人从内心里发出一种畏惧,恨不得转身就走。

    张翊君感受着楚天情这一股冰冷,不仅仅没有让他变得害怕,反而是更加的狂热,更加的兴奋,好像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一般。张翊君斗志昂扬,是因为他没有认清一个现实,因此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个代价让他后悔莫及。

    张翊君一声长啸,大吼一声:“君临天下”。

    众人被这一声惊呼给吸引,纷纷看去,想看一看张翊君的君临天下刀法是君临天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君临天下。张翊君这一刀带着九道金光,仿佛九条金龙一般,向楚天情张牙舞爪地奔袭而去。这一刀,无与匹敌,这一刀,威震天下。可是楚天情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完全是一副蔑视的眼神,不,是冰冷的眼神,张翊君的刀法并没有将楚天情的目光给吸引过去,楚天情还是一贯的模样。

    楚天情冷傲如霜地站在原地,眼中没有半点波澜,当九道金色的刀光来到楚天情的面前的时候,当金麟刀就要将楚天情劈成两半的时候。楚天情抬手还了一剑,这一剑平平无奇,好像是楚天情随手挥的,可是却挡下张翊君这无与匹敌的一刀,君临天下的一刀。

    可是,惊险的一幕出现了,楚天情的雪恋剑竟然被打飞了,这一剑虽然挡住了张翊君,可是楚天情的剑竟然飞上了半空。形势一下子急转突下,温夕寒等人不禁开始担心起楚天情的安慰,没有剑的楚天情,怎么去和张翊君对抗

    君傲堂所有的人都很高兴,张翊君占据了上风,这是一个好消息,可是李傲放却不那么认为,一个剑客,剑就是他的生命,他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放弃手中的剑,更何况以楚天情的武功,怎么可能连剑都握不住他看向楚天情,楚天情还是那样冰冷的模样站在原地,眼神冰冷如故,并没有一丝的反常,可是楚天情为什么站在那里不动,不去接回自己的剑,看楚天情的样子,根本没有任何想要接剑的意思,究竟楚天情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张翊君心中只有狂热和狂喜,楚天情的剑被他击飞,让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够击败楚天情,楚天情也不过如此而已。就当他想趁胜追击的时候,一件让他错愕不已事情发生了,楚天情的雪恋剑竟然刚好落下,如故不是他警觉,及时避了一下,他肯定会被掉落的雪恋剑当头砸出一个大窟窿。

    这个变故可以理解为碰巧,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碰巧了,楚天情的雪怜剑竟然自动找上了张翊君。所有的人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以为自己看错了,为什么楚天情的雪恋剑会飞,而且还能够自动攻击,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楚天情是人是鬼反看楚天情,楚天情的人在原地,并没有动,手还是那样子垂着,眼神连看都不看众人一眼。但是雪恋剑竟然还是在不停地和金麟刀交战,叮叮声不绝于耳。

    这样的一幕,可谓奇怪至极,完全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认知,不仅仅是轩辕剑天、方戚无、苏萧逸这些用剑的高手,就连温夕寒等用刀的高手也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剑会自动找上对手,完全不需要任何的操控,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传说中的飞剑,可是飞剑不应该是这样子,楚天情的雪恋剑好像有着自己的灵魂一般,自动找上了楚天情。就算是飞剑,也需要对剑进行操控,可是楚天情完全就没有操控雪恋剑,楚天情只是站在原地,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这样的一幕未免显得太过于诡异。

    方戚无对轩辕剑天和温夕寒道:“大哥,二哥,你们知道十少这一手剑法叫什么”

    轩辕剑天呆愣道:“不知道。”

    温夕寒没有回答,温玉赋反问了一句:“这真的是剑法么”

    众人沉默,这的确不应该叫剑法,可是不叫剑法又应该叫什么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雪恋剑还在半空中飞舞着和张翊君交手,其他的人都呆住了,张翊君心中也是震惊无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兵器会自动攻击人的。张翊君根本只有还手之力,面对雪恋剑的攻击,张翊君素手无策。雪恋剑的攻击似乎比楚天情的攻击还要厉害,攻势没有一丝的停顿,张翊君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张翊君不是没有还手的余地,张翊君是找不到还手的对象,他对付一把剑就也就很吃力,更何况楚天情离他山高水远,他根本就近不了楚天情的身。不仅仅如此,他光光是对付眼前的这一把破剑就已经心力交瘁,叫苦不迭,更何况还有一个楚天情没有动手,如果楚天情动手,张翊君难以想象,自己究竟会落得怎样的一个地步

    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是败在对手的手上,而是败给了一把剑,这传到江湖上,张翊君再也没有任何的颜面立足于江湖之上,竟然连一柄剑都打不赢,还想什么君临天下,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

    张翊君整个人处于一种痛苦之中,这种痛苦是雪恋剑带给他的,他根本就攻击不到楚天情,就算是将雪恋剑砍成碎片也无济于事,更何况他连这柄破剑都砍不碎。这样的一种深深的乏力感,让张翊君心中莫名的烦躁,他身经百战,却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深深的乏力,对手还没有出手,自己竟然要败在一柄剑下,这对于张翊君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

    张翊君忍受不了这样的情况,这样子生不如死,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这样子无能为力。

    张翊君大吼道:“楚天情,你要是英雄的话,就和我一战。”

    李傲放本以为楚天情不会理会张翊君,可是没想到楚天情竟然将张翊局这句话给听进去了,楚天情走出了第一步,向张翊君走去。楚天情的每一步都带动着所有人的心跳,仿佛楚天情就是主宰,他随手就可以将所有人的生死颠覆,楚天情给人的感觉便是傲立于世间的君王,每一个人都在他的君威之下臣服,没有人胆敢有半点的悖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