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三百八十六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热门推荐:
    唐歌开始重新整顿唐门的中原总舵,原来的中原总舵本来已经没有什么人手,如今已经是只剩下二十多个而已。由于君傲堂将所有的人手全部撤到了长安天子脚下,那么长安总舵已经不能够在开着了,正好将长安总舵的人马转移到洛阳来,一举两得。

    至于唐七公子的东北分舵,唐歌并没有让他们在洛阳多待,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他们还是去东北,留下太多的人在洛阳也没有那个必要。中原重要,但是东北同样也很重要,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够丢。

    这一次,唐歌便不在将唐门的中原总舵拱手相让了,因为唐门已经失去了长安总舵,也许,到了时候,还是会将中原总舵交给顾倾城,但是却不是现在。唐玉缺开始负责中原总舵的一切,中原总舵以前的一切都开始慢慢的恢复,从少剑山庄方面传来的消息,洛阳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就是和君傲堂交手的时候,显然离现在还有很长的时间,至少两个月之久。

    两个月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比如将中原总舵重建,君傲堂也能够在这一段时间内好好地休养生息一下,少剑山庄也能够招到更多的人手,当然这两个月内发生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一些。

    唐玉缺在唐歌的授意下,来到少剑山庄,声称唐歌想找楚天情谈谈。

    楚天情去了,同样也是在唐门的酒楼中,只有两个人,一壶酒,一湖清水,几碟小菜。只不过上次是唐歌在旁观看,这一次换做了唐玉缺。

    唐歌道:“一个多月没有见十少,十少已经是江湖上的剑神,确实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倾城将你们的计划告诉了我,以十少的能力为何不逐鹿天下”

    楚天情冷冷道:“天下早失已不复。”

    唐歌道:“十少说在第一场雪下的时候才动手,唐某想听一听其中原因,依唐某看,现在也未必不能够和君傲堂交手。”

    楚天情道:“斩草除根,唐门的力量终究是唐门的。”

    唐歌哈哈笑道:“二哥果然没有说错,宁惹天下人,莫惹楚天情,我们唐门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剑神十少楚天情。”

    两个人的谈话并不长久,但是对于唐歌来说却是收获非常大。

    唐玉缺对于楚天情的话,还是有点不太明白,于是询问唐歌。

    唐歌道:“楚天情所想的是斩草除根,他不会放过君傲堂任何人,当然也包括了君傲堂身后的李家和张家,他不愿意过多地借助唐门的力量,不仅仅是考虑到了唐渊的特殊身份,更考虑到了一个平衡,如果唐门的人手一旦过多,这对于唐门来说是一个负担,对于少剑山庄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唐玉缺若有所思地噢了一声,唐歌目光深远道:“楚天情这个人深不可测,不管是城府还是武功,都是教人害怕的存在。”

    楚天情没有在洛阳待几天,便一个人离开了,那时,洛阳局势已稳,君傲堂短时间内必然不会卷土重来,在他们没有找到对付楚天情的方法之前。楚天情一个人一把剑去往了东北,他要去的是东北神刀门李家,那是李傲放的老家,那里有中州遗恨剑李自在。

    楚天情离开洛阳只有一少部分的人知晓,当陈菲发现的时候,楚天情已经离开了洛阳。经过唐蓉的那一件事情,陈菲觉得自己和唐蓉的差距便是自己一点武功都不会,完全帮不了楚天情任何的忙,也觉得自己和楚天情差距很远。于是陈菲找上了投入君傲堂的尹魅月、苏影瞳、苏掩容学习武功。不仅仅如此,陈菲还找上了唐素欢,苏萧逸教她武功和轻功,她要追上楚天情,也许自己会轻功和武功之后,便能够离楚天情近一点,至少楚天情飞的时候,自己也可以飞。

    整个少剑山庄都处于一种忙碌的状态,每一个人都很忙,他们都在忙着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了迎接以后将要和君傲堂的巅峰对决。少剑山庄建立之初的计划终于可以付诸现实了,之前因为楚天情的事情,将一切都给耽搁了,这一次重新拿出来,而且人手都很齐全,少剑山庄开始动力十足地朝着一个欣欣向荣的局面发展。

    楚天情来到东北,他一个人骑着冷焰宝马来到了神刀门,他下马,然后便是拔剑,并没有任何的言语,他直接走向了神刀门的大门。楚天情遥发一件,神刀门的牌匾立刻掉落,整个大门也被楚天情这一剑劈开了。

    神刀门的家丁,看着楚天情凶神恶煞的样子,都吓坏了,楚天情完全是地狱来的魔鬼一样,不由分说地就出手,然后将神刀门的牌匾给劈了。家丁还没有来得及惊呼,已经被楚天情终止了他们的生命。

    楚天情从神刀门的大门一路杀到神刀门的大厅,一路上所有和楚天情照面的人,都接不了一招。不管是武功高的,还是武功的低的,所有的人都挨不过一剑。楚天情这样子的大杀四方,自然将神刀门的门主中州遗恨剑李自在给引来了。

    李自在一剑接下了楚天情的剑,救下了他的一名徒孙,可是楚天情一怒之下,那个人还是死在了楚天情的剑气之下。

    李自在现在处于一种极度愤怒的状态,不过他还是暂时性地忍住了,因为他要弄清楚对方是谁,为何对神刀门出手。

    李自在问道:“你是何人,为什么要对我神刀门下如此毒手”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李自在的话,提剑就刺,让李自在有点防范不及。李自在号称中州遗恨,当年他年少的时候,去中原挑战各大剑术名家,只需要击败当年的雪花神剑贺鹰扬便能够成为中原第一剑客,但是却是一招惜败,等到他后来剑法大成的时候,贺鹰扬已死,于是李自在的剑被成为中州遗恨剑。

    李自在一副儒雅的模样,他的剑却一点都不儒雅,他的剑凌厉若虎,完全是走的凶猛而刁钻的路线,可是这并不是主流。李自在的剑法最突出的特点便是遗恨,让人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感觉,既生瑜何生亮。李自在的剑法已经是达到了大成的境界,他的儿子李傲放的一身剑法都是传于他手,不过李傲放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走的和李自在并不是一个路线,李傲放自创出皇天剑法,打败了自己的中州遗恨剑。  . 首发

    当世所有的剑法名家排名,李自在一定能够排进前十,不过饶是排进了前十也不是楚天情的对手。楚天情的剑法完全是超出了李自在的想象,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剑法,虽然江湖上盛传楚天情剑神之名,不过李自在一向不相信。不过这一次他相信了,彻底信了,因为楚天情的确可以承受起剑神二字。

    中州遗恨剑李自在死了,东北神刀门也灭了,上下四百零八口无一幸免,男女老少一个都不放过。这一件事情惊动了东北江湖,同时也很快传遍了整个江湖。东北江湖的白道中人纷纷找上了楚天情,李自在的好友纷纷找上了楚天情,可是楚天情却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并没有一丝留情。

    楚天情并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只要对方来找上自己,不管他是什么原因,是为亲朋报仇也好,是看不下去楚天情的行为,维护江湖正义也罢,楚天情统统都成全他们。一时间东北武林,一片腥风血雨,楚天情残忍的行为,让东北白道人士纷纷所不耻,可是他们却是太过于小瞧了楚天情,也许是楚天情的名声只在江南传开了,并没有在东北传开。

    东北白道一时间为楚天情所杀,简直是比在江南的伤亡还重,可是好像东北豪侠比较不怕死,他们一个个前赴后继,可是没有任何的一个人能够打败楚天情,他们纷纷成为了楚天情的剑下亡魂。楚天情身上背负着累累的血债,可是楚天情并不计较这一些,至少不是他主动找上那些人的,那些人都是自己找上了楚天情,既然他想死,那么楚天情便成全他。

    当东北的惨剧传到李傲放的耳中,李傲放整个人都呆住了,楚天情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向他报复。楚天情也要让李傲放尝一尝被灭族的滋味,李傲放如今尝到了,但是他尝到的更是一种无力的感觉,神刀门李家上下死绝了,可是他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根本就无法为神刀门报仇,楚天情太强大了,强大到令人害怕。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李傲放只能等,等到自己能够战胜楚天情的那一天,贸然找上楚天情,只能够像东北白道上的那一群傻瓜一样白白送死而已。

    唐歌收到唐七公子送来的消息之后,长长地叹息道:“楚天情果然是要李家满门灭绝,冤冤相报何时了。”虽然唐歌有此感慨,可是他也知道,江湖的恩怨,从来都是消失不了的,人活着就会有恩怨,只有人死了,恩怨才会消失,也许楚天情的做法是对的,只有人死了,那么便不会有恩怨了,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