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斩草除根皆报应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斩草除根皆报应

 热门推荐:
    人不楚天情在东北大杀四方,让整个东北武林都对楚天情视如魔煞,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是楚天情的敌手。

    楚天情在东北的事情自然传到了少剑山庄,可是这一次少剑山庄却不再理会这些事情,因为楚天情的分寸比他们还好。就算是楚天情杀人作恶,他们也阻止不了,既然如此那么便让楚天情自己去吧,少剑山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江湖一时间都已经不知道该叫楚天情剑神还是杀神,楚天情将东北神刀门灭门之后,便开始向南行,只不过东北群雄将楚天情拦着要讨个公道,但是却只是无辜送命而已。楚天情一路上行程虽慢,但是却还是来到了承德。

    楚天情来到了承德是因为张翊君的师父,霜刀雪剑文关白,文关白住的是文家庄,不过文关白并没有什么子嗣,他只有几个徒弟,而且他的徒弟如今大都已经已满出师,像张翊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建立了君傲堂,雄踞一方,不过现在事情已经变了,虽然文关白知道洛阳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可是他并没有主动去帮助张翊君,因为他了解他这个徒弟,如果不是必要,不会主动让他去帮忙,上一次他去了洛阳,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干,然后听到了君傲堂被打败的消息。

    战神罗战败在了楚天情的手上,这是令文关白最吃惊的事情,罗战的实力,文关白是知道的,竟然连罗战都败在了楚天情的手上,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罗战和楚天情一战却被江湖人士给说得绘声绘色,让人很难置信,凭人的力量又怎么能够在云端战斗

    文关白还在庭院之中,饮着酒,就看见了楚天情向他走来。楚天情一身白衣,身上没有一丝的血迹,连长剑上都没有血迹,但是文关白知道看见楚天情的人都已经死了,而且他还能够知道这个白衣的人就是楚天情。能够有这样的杀气的人,能够穿着这样白衣的人,江湖上只有一个楚天情而已,更何况东北江湖发生的事情,文关白也是知道的。

    文关白道:“你就是楚天情”

    楚天情并没有回应,依旧是那样的冷漠如冰。

    文关白道:“看来你就是楚天情无疑了。”

    楚天情没有理会文关白的话,而是缓缓地提起了剑,他在给文关白时间亮出武器,等到剑和人齐的时候就是楚天情动手的时候。

    文关白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他还是悠闲地喝着酒。

    剑与视线平行,楚天情平淡无奇的一剑划出,有形无质的剑气朝着文关白划去,文关白还是那样的悠闲,就在剑气即将到达文关白的时候。文关白将酒杯中的酒一洒,右手劈出一掌,泼出来的酒竟然凝成了冰。然后化作一把冰刀打向剑气,两者在空中相遇,冰刀碎了,剑气散了。

    文关白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有预料到楚天情这么平平无奇的一剑,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能够将他的冰刀给震碎,真的是不简单。冰刀碎后,文关白立刻补了一记手刀,当然这一刀也是遥发,一股深厚而凌厉的刀气朝着楚天情打去。

    楚天情就那样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文关白,傲然地挥出一剑,文关白的这一招立刻失去了效果。文关白变色了,楚天情这一剑,实在是不寻常,不得不让文关白变得小心起来,因为他输不起,和楚天情交手的下场,文关白很清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文关白袖子一卷,两旁的池子的水被震起,然后向楚天情击去,楚天情剑挥如飞,一滴冰点都进不来。文关白这一首“翻袖为冰”不可谓不精妙,利用自身阴寒的内力,变水为冰,然后打向对方,中着不死必伤。当然这一手功夫需要身后的阴寒内功,而文关白所练的武功就是阴寒,阴柔的路数,正是因为如此,文关白饶是已经六十,可是却依然是白面无须,连香火都没有。

    楚天情就这样和文关白相对立而站,两个人都是站立不动,然后隔着遥远的距离互相攻击着。两个人这完全是在拼内力,谁能够站到最后,那么谁就能够赢。两个人之间的剑气和冰刀交织成网,场面蔚为壮观。两个人的战斗支持了许久,一直到两边的池水的水皆用完的时候,满地的都成了冰,而文关白也已经到了极限,可是楚天情看上去却还是一脸的平静,并没有什么不支。

    文关白最后一记冰刀打出,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了,而楚天情从容破掉文关白这一刀之后,毫不犹豫的一剑结束了文关白的性命。文关白临死之际在想,自己是不是错了,自己本来想利用身后的内力耗死楚天情,可是没想到到头来耗死的人竟然是自己。文关白死后,楚天情并没有逗留,而知直接离开了。

    和文关白一战,对于楚天情来说,也是耗费了不少的内力,但是楚天情的一身内力都是传自于风雪老人。如果没有风雪老人将一身的内力都传给楚天情,那么也许楚天情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也许行事就会小心,也不会杀这么多人。这一切只因为风雪老人给予了他这个打败其他人的资本,所以楚天情才能够在战斗中如此轻易。

    楚天情接下来去的地方是关东,在关东有这张家,那是张翊君的家。楚天情灭了李傲放一家,那么张翊君一家又怎么会放过楚天情的一贯作风便是一个都不放过,当年少剑山庄就是因为自己活了下来,所以君傲堂才会被颠覆,如果自己当年死在了少剑山庄之中,那么现在的江湖便是君傲堂的,自己活着,所以君傲堂便从洛阳逃了出去。

    仇恨是一件很可怕的东西,他会带来连锁反应,如果能够消灭仇恨的根源,那么楚天情绝对不会让它存在。在楚天情的思想中,仇恨的根源便是人,人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仇恨也没有了。只要将对方要报仇的所有的人都给杀光了,那么对方也就无法报仇了,那么这一段仇恨便自然而然地湮灭在时间里。

    关东张家,这个家族并不大,也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角色,张翊君都败在了楚天情的手上,张家的那些人自然不是楚天情的对手。更何况张家的子弟大多数都已经被张翊君给召唤到了长安,就连本来还有的一千人马都到了长安。虽然李傲放想到楚天情不会放过关东张家,立刻派了十六银翼等人赶往关东,防止楚天情下毒手。  . 首发

    十六银翼到达关东张家的人已经是一个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大大的空房子,没有任何的一个活人,而楚天情也已经离开了关东好久。十六银翼只能够将张家的人给好好地埋葬,然后赶回洛阳复命。

    张翊君的伤,在精心的调养之下,终于好了,只不过从此少了一臂,连起武来总是感觉不适,力道总是无法控制好,总会有一点的偏差。但是这也让张翊君发现了一条道路,断臂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许断臂能够让他的刀法更加的脱颖而出,更加势不可挡。

    当关东张家上下一个活口都没有了的消息传到了长安君傲堂,正在商量如何提高自己武功的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个人都呆住了。他们不希望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发生了,而且还来得这么突然,张翊君完全没有任何的一丝准备。他都无法置信,楚天情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竟然连小孩老人都不放过,未免太过于心狠手辣了。

    对于楚天情的行为,李傲放倒是挺理解的,因为君傲堂在攻打别的势力的时候,为了斩草除根,也是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不留。如今楚天情的行为是不是上天对于君傲堂杀戮的一种惩罚,惩罚君傲堂以前的过失,也让他们尝一尝满门被灭的滋味。

    对于满门被灭,李傲放最担心的还是楚天情,楚天情灭神刀门李家,关东张家,这一切都无非是为了报当年少剑山庄被君傲堂一日所灭的仇罢了。李傲放不的不佩服楚天情,因为楚天情整整忍了三年九个月,忍常人所不能忍。如果当年楚天情逃出地道之后,就找上君傲二人报仇,那时候,楚天情一定无法得手,不管是中州遗恨剑还是霜刀雪剑,楚天情都打不赢。

    楚天情如今用同样的方法让君傲二人饱尝痛苦,但是令李傲放害怕的是,楚天情接下来将会做什么楚天情隐忍了这么久,在武林大会上都没有表现出来任何一点想要报仇的意思,如今却是用这样的手法找君傲二人报仇,实在是让人害怕。

    李傲堂在想,一切是不是自己和张翊君两人做错了,才招惹来今天这样的局面。如果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么君傲二人的确是应有此报,但是楚天情也会遭到报应的,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谁都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