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昏迷不醒看造化

第三百八十九章 昏迷不醒看造化

 热门推荐:
    楚天情走过了唐四少爷的身侧,就在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唐四少爷竟然对楚天情出手了。唐门其他的四人皆惊,因为他们都认为唐四少爷这一手不应该,这完全违背了江湖道义,因为若不是楚天情手下留情,那么唐四少爷早就死了。

    唐四少爷终于得手了,他大笑起来,可是他笑得太早了,他得手了并不代表楚天情死了。楚天情只要没有死,那么便是极为可怕的存在,作为他的对手是绝对不能够有任何一丝的松懈,哪怕你是光明正大地打败了楚天情,更何况唐四少爷还不是光明正大地打败楚天情。

    唐四少爷的笑还没有笑完,他已经笑不出声了,因为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看见了楚天情那比刀锋还冷的眼睛,然后他就捂着自己的脖子倒下去了。其他的四人都没有看清楚楚天情这一剑是怎么划开唐四少爷脖子的,他们只看得见一道光闪过,然后唐四少爷的就捂着脖子倒下去了。

    愤怒中的楚天情比安静的楚天情还要可怕得多,这是其他的四个唐门弟子得出的结论。楚天情的后背被唐四少爷的“唐死”打中,毒性已经开始四散开来,楚天情已经感受到了毒性,但是却被他强行地压了下去,因为唐四少爷带来的人还在。

    四名唐门弟子立刻主动认错道:“对不起,楚大侠,我们没有想过四少爷还会出手,我们一定会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告诉门主,四少爷的毒,没有解药,对于您中毒一事,我们一定会告诉门主,让门主想办法给您制造出解药。”

    楚天情并没有理会四名唐门弟子,只是径直走向了冷焰宝马,然后飞奔而去。剩下四名唐门弟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最后他们还是决定,让一个人将此事告诉唐七公子,然后将唐四少爷的尸体运回蜀中唐家堡,等待唐宋绝的裁决。

    楚天情一开始还能够在马上支持住,可是到了后来却完全支持不住,只能够倒在马上,任凭着冷焰宝马背着自己赶路。冷焰宝马驮着楚天情一刻也不停,跑了整整两天一夜终于到了洛阳,一路上冷焰宝马尽量让自己平稳,这样子楚天情才不至于被颠下马来。

    冷焰宝马突然就驮着楚天情回到了少剑山庄,这将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楚天情竟然是被马给陀回来的,这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普天之下,有谁能够是楚天情的对手竟然能够伤害到楚天情,未免太令人匪夷所思。当他们将楚天情从马上扶下来的时候,他们发现楚天情的手死死地绑在马缰绳上,如果不是这样子,就算是再通灵的宝马,背着一个昏迷的人,肯定会摔下来。

    众人将楚天情背到了风雪楼,楚天情脸色苍白,白得吓人,身体冰冷,摸上去就是一股寒意袭来。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楚天情没有死,只不过脉象微弱,于是他们将楚天情全身做了一个检查。当陈菲将楚天情的衣服脱光的时候,一身的伤痕,让众人吓了一跳,其他的人也是第一次看见楚天情上身的样子,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楚天情的身上竟然有这么多的伤痕。

    楚天情身上的伤痕虽多,可是只有后背上的一处是新的,其他的都是旧伤。众人都难以想象,楚天情这些伤痕都是怎么来的,但是因此也终于明白楚天情的武功为什么那么高,因为楚天情是付出了代价的,所有的成就都不是无缘无故就有的,一切都是努力的结果。

    楚天情的背后,只有一个伤口,但是一个伤口怎么会让楚天情昏迷不醒,他们一致得出一个结论,楚天情是中毒了,但是中了什么毒,他们并不知道。于是他们将温夕寒从城南喊了过来,温夕寒带着温玉赋来到了风雪楼,看着楚天情一身的伤痕,温夕寒也是被吓了一跳,但是旋即就镇定下来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温夕寒和温玉赋两个人对着楚天情看了良久,结合楚天情苍白而虚弱的脸色,浑身冰冷,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楚天情中的毒他们不知道,但是有一点肯定不是温家的毒。

    温玉赋道:“也许你们应该问问唐歌,他应该知道楚天情中的什么毒,我孤陋寡闻,实在是不知道楚天情中了什么毒。”

    在快马的通报之下,唐歌和唐玉缺等人很快就来了,剑神楚天情受伤,这是何等令人惊叹的消息,楚天情竟然受伤昏迷不醒,所以他们都来了。

    唐歌看见楚天情的伤痕也是一愣,但是唐歌比较镇定,江湖上的人,有伤痕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楚天情身上的伤痕比较多,十个人的伤痕也不及他多。伤痕多,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也不能够说明什么问题,伤痕不是关键,今天的关键是楚天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昏迷不醒,浑身发冷。

    唐蓉看见了楚天情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痕,整颗心都痛了起来,那么多伤痕,那是要有多疼唐蓉甚至希望,这些伤痕能够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让自己为楚天情分担。脸色苍白的楚天情,看上去依然还是那样的冷漠,冷漠得让唐蓉心疼,她的心中在不住地猜测着到底楚天情是为什么变得如此冷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伤痕

    唐歌看了看楚天情背后的伤痕,然后看了看楚天情的脉象和症状,过了良久才道:“他是中了暗器。”

    众人纷纷问道:“什么暗器能够让十少成为这个样子”

    唐歌神色凝重道:“楚天情中的暗器是唐四少爷的唐死,中的人不出片刻便会死,唐四少爷的暗器也是厉害的毒药,只不过我想不通,为什么楚天情到现在还活着,他中的明明是唐死。中了唐死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的,楚天情还是第一个,唐四和楚天情交手,他们之间为什么交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温夕寒道:“那有没有什么解药能够救十少”

    唐歌沉默良久道:“唐四的毒,无药可解,不过我可以回唐门,让长老们想想办法,看有没有解药能够压制或者解开楚天情身上的毒。”

    温夕寒道:“那么有多大的把握能够解开十少身上的毒”

    唐歌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把握,也许我还没有从赶回洛阳,楚天情已经支撑不住了。他现在之所以还有一口气在,完全是因为深厚的内力抵挡住了毒性,不然换做其他的人,早已经死了。”

    这无疑是个不好的消息,如果楚天情就这样死了,那么少剑山庄再也没有任何的希望打败君傲堂了,而君傲堂也一定会趁机反攻洛阳。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将楚天情昏迷不醒的消息给封锁,然后想尽办法将楚天情救醒。楚天情是少剑山庄的支柱,绝对不能够倒下,楚天情一倒,少剑山庄也相当于垮了一半。更何况如今少剑山庄正是刚刚复兴之际,一切都在发展的初生时期,根本不能够遭受任何的冲击,不然一切都将白费。 、生

    唐歌又回了蜀中唐家堡,他带着一身的疑问,楚天情为什么会和唐四交手。唐宋绝已经明令禁止唐门弟子和楚天情交手,唐四明知故犯,他伤了楚天情,那么他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唐歌猜想,唐四的下场并不会好,十有**已经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楚天情既然能够活着回到洛阳,那么肯定不是唐四手下留情。

    唐歌想着便是惆怅,不觉又加快了几分,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唐家堡。他能够拖,可是楚天情却拖不了,楚天情现在完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脉象停止。

    唐歌已经去了唐门找解药去了,但是唐歌能不能够将解药带回来大家都不知道,因为唐歌说过楚天情中的毒本来便是没有解药的。如今众人只能够听天由命,看楚天情的造化了,楚天情能够撑到什么时候就撑到什么时候,如果他的命大,能够等到唐歌的解药到来,那么就是万幸。只不过,看样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唐歌从洛阳去蜀中,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十天以上,而解药还需要当场研制,所费需时,就算楚天情是再身后的内力也断然是撑不住的。

    众人所想的方法便是尽力将楚天情的命给续住,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楚天情的命给保住。什么千年人参,千年灵芝之类的保命的药,能够给楚天情吃的,都给楚天情吃了下去。因为楚天情身上一直是冰冷的,所以将楚天情的床给做成了炕,这样子至少让楚天情的身体温度高一点。

    风雪楼中,不管是白天黑夜都是有人照顾楚天情的,分别是陈菲和唐蓉两个人。楚天情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没有心思去计较那么多了,只有一个希望便是楚天情能够早一点醒过来,让她们做什么都可以。只不过,天不遂人愿,不管她们怎么祈祷,楚天情就是不醒过来。

    不是陈菲守在楚天情的床前,就是唐蓉守在楚天情的窗前,而其他的人都在努力地给楚天情找良药,只要能够续命的都统统给楚天情吃了下去。至于温玉赋和温子吟,他们则将楚天情的血给取了一部分,专心地研究,看是否能够将这个毒给解了,那样子就是皆大欢喜了。

    所有的人都在为楚天情的命而担忧,竭尽全力都只是想保住楚天情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