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死有命由天定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死有命由天定

 热门推荐:
    双方人马隔城相望,没有楚天情这样变态的存在,双方可谓是实力相当,高手的人数差不多。也许实力也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看谁比较技高一筹,这是一场厮杀,惨无人道的厮杀,江湖就是如此。

    也许功成名就的是那些上位者,而死去的人将是籍籍无名,这虽然现实而残忍,但是这就是江湖的悲哀之处。如果君傲堂胜了,所有的人都会记住张翊君和李傲放,如果少剑山庄胜了,那么其他的人便只会记得少剑山庄的那些兄弟。其他的那些默默无闻,甚至牺牲了生命的人,都将变为尘埃,于大地划为一体,没有人将会记得他们的功勋。

    他们在胜利者的记忆中是一群勇敢的人,他们浴血奋战换来了胜利,但是却也只是偶尔想起而已,没有人会将他们永久地记在心中。他们将落尽尘埃,被时光一起封存在史册中,如果不想尘埃落尽,那么就要努力地活下来,在这一场铁与血的战斗中活下来。

    这一天天气不是很好,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因为这一战是未知的,谁也不知道到底谁会赢,谁会输。也许倒下去的那个人就是自己,未知的才是最令人恐惧的,有些事情发生了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江子越现在心中是紧张的,因为他的压力最大,如今整个战场都是他在指挥,他承担着最大的压力。胜了,他将是最大的功劳,但是败了,他将是最大的罪人,万死难赎其罪。

    江荻枫看着江子越的深情,在一旁鼓励道:“莫怕,君傲堂并没有占据什么优势,我们只要配合得当,君傲堂的人马必定不敌。”

    江子越此刻并没有将江荻枫的话听进去,他此刻想的是楚天情,他想起了楚天情那苍白的脸庞,以及楚天情剑破九天的情形。

    君傲堂方面,张翊君等人立于马上,观察着局势,这一次君傲堂并没有将人手分散,他们将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一起,准备一次性击败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当然不仅仅如此,君傲堂已经派了杀手去暗杀楚天情,就算是楚天情昏迷不醒,也要确定楚天情死了。只有楚天情死了,才能够完全放下心来,不然楚天情一天未死,张翊君一天都不安心。

    君傲堂八个分堂调动有序,利用己方的优势,和少剑山庄进行对拼。虽然当真正对拼起来的时候,任何的阴谋和诡计都是没有用的,唯一所凭借的便是真功夫。但是占据着有利的地形,凭借着兵力特点上面的优势,还是有一定的帮助。

    君傲堂的骤雨,烈日两个分堂是主要的正面战力,而惊雷、闪电分堂则是驰援,作为机动部队。繁星、皓月两个分堂分别在君傲堂后方两个侧翼埋伏,疾风、良辰分堂则是在最后方,他们的人马速度最快。如果君傲堂不敌,那么他们便是留下来断后的,如果大胜,那么他们便是打扫战场的,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同时也要救下来任何一个可能活着的君傲堂弟子。

    君傲堂弟子五人一组,两剑一刀,一枪弓,这是君傲堂训练已久的阵型,五个人呈四方排列,将弓手保护在中间,弓手伺机放冷箭和暗器,剑手刀手则是负责短兵相接,使长枪之人则是负责远距离攻击。如此的阵型反倒看起来更像是战场打仗一样,可是君傲堂就是这样的阵型。

    反观少剑山庄的阵型,他们则是六个人一组,两个少剑山庄弟子,四大家族其他的各一个。当然所有的高手都被聚集在了一起,江子越给其他人的命令是尽量保住性命,不要随便地主动出击,因为命都是自己的。

    从阵法和阵型方面看,双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唐门弟子盯着君傲堂的弓手,剑手对剑手,双方是一个实力的对决。虽然君傲堂的队形少了一个人,但是君傲堂的人手却是远远超过了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除了阵型和小范围的队伍之外,君傲堂有着一队高手如云的队伍,他们全部都站在张翊君和李傲放的身侧,这些人都是在江湖上有着一定名气的人,他们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被几个小人物打败的人。同样,江子越周围也是聚集了一大批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的高手,他们彼此之间必定是要交手的,只不过是什么时候交手就不知道了。

    江子越一声令下,张翊君同时也挥了手,双方的人马在城西的城墙之下交手,守城的手兵看到这样的情形,早就躲了起来。双方的战团一交起手来,那么便是敌我难分,双方的头领都在观看着局势的发展。

    战局中的厮杀极为激烈,大家都是江湖中的铁血男儿,各为其主,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胡峰就是被分配在了一个小的队伍中,他和其他的人都是不认识的,唯一认识的还是自己小组的人,因为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了两天了,大家也仅仅只是能够喊出来对方的名字而已。虽然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大家都有着一个同样的目标,保卫洛阳城,保护少剑山庄。

    对于胡峰来说,少剑山庄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一个多大的概念。但是少剑山庄有楚天情,所以他便留在了少剑山庄,成为少剑山庄的一员。而其他的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各个家族中的人手,还有的是轩辕世家的人手。新加入少剑山庄的人手虽然有一部分,但是今天他们之中能够来参战的人并不多。

    对于胡峰来说,这一场战斗的意义便是保护天情哥哥,如今天情哥哥昏迷不醒,君傲堂则是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来犯。虽然楚天情并没有教胡峰什么武功,但是胡峰却是心存感激,要不是楚天情,自己也不会有今天这个样子,只会是一个猎户而已。

    胡峰不认识自己的对手,他只知道对手也是年轻人,看上去和自己一般年纪,脸上也是没有任何的害怕。胡峰不知道对方心里怕不怕,胡峰表面上虽然不怕,可是他的内心中隐隐约约还是有一点害怕的,他害怕如果自己万一真的死了,天情哥哥会不会认得出自己的尸体,然后将自己的尸体葬回碧落

    胡峰想,天情哥哥一定能够认出自己的尸体吧,但是胡峰迷茫了,天情哥哥知不知道要将自己的尸体葬回碧落

    胡峰突然道:“如果我死了,请你们给我的天情哥哥带个信,让他将我葬回碧落。”

    胡峰突然的一句话,其他的五个人都看着他,不语。胡峰这才忙着解释道:“我怕我死了,天情哥哥那么忙,不知道,而少剑山庄也没有人认识我,人死归乡,这是我离开碧落的时候我爸告诉我的。”

    胡峰的一番话,让其他的五个人更加沉默了,他们心中也有这个担忧,自己死了,能不能够归乡

    于是大家开始有顺序地留下遗言。

    唐二宝道:“我死了,麻烦你们和玉缺少爷说,让他把我葬在我家的祖坟。”

    雷小德道:“我要是死了,麻烦你们就告诉清玄少爷,让他把我葬在雷家的祖坟。”

    江子钊道:“我要是死了,麻烦你们告诉子越哥哥,把我葬在浔阳江边就好。”

    温有福道:“我要是死了,麻烦你们告诉飘雪姐姐,小福子想葬在八宝山。”

    剩下最后的一个君傲堂弟子余庆生道:“我要是死了,你们就找个地方把我埋了吧,我也不认识什么人,我唯一认识的一个副庄主他上次死了,我也不认识其他的庄主,我家住在信阳的余家村,我家里也没有人了,就葬在洛阳吧。”

    余庆生的话让其他的人一番沉默,余庆生的话让其他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至少他们还是世家子弟,还能够有人把自己的尸体运回家乡安葬。 ~ .. 更新快

    胡峰道:“小余,你放心如果我活着我一定将你葬在你在余家村。”

    余庆生哭着道:“小峰子,如果你死了,我一定告诉十庄主,将你葬在碧落。”

    六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就这样在这里交代自己的遗言,因为他们马上就要和对手交手了,他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活着,但是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死了,能够葬在家乡就好了。

    交手的号令一下,双方的人马便扑了上去,大家都很有序,也很自觉,并没有人因为害怕而逃脱,因为既然选择来了,害怕也没有用了,只有杀死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别无选择。他们可是男子汉大丈夫,他们也是江湖中人,世家子弟,是绝对不能够怕死的。就算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的,怎么能够做一个胆小如鼠,畏头畏尾的人

    他们之中有的人背负着朋友之仇,有的是家族之仇,有的则是命令使然,虽然他们都只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他们如今都站在战场上。虽然他们武功都不高,但是他们的心中却没有害怕,也许因为各自有着各自的信仰,各自有着各自要守护的东西。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有什么恐惧,至少他们的心中是祥和的。当然他们也希望能够活下去,他们也要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战斗,但是总是有人要死的,而死的人是不是自己,他们自己心中没有底,也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楚天情那么高强的武功,没有张翊君那么高的地位,他们受伤了,没有人会来掩护他们,救治他们。

    他们只能够自求多福,也许对方的剑刺得轻一点,刀砍得浅一点,那么自己就能够活下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都只能够看天命了,一切都只有拼了,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