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胜负交锋问出路

第三百九十三章 胜负交锋问出路

 热门推荐:
    战斗是残酷的,这里只有杀戮,你只有将你的对手杀了,你才能够活到最后。对于这些不起眼的人来说,胜负其实与他们无关,就算是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做到左右战场的变化。

    掌握战场的永远是像张翊君和江子越那样的上位者,他们不过是棋子而已,张翊君才是帅。如今少剑山庄和君傲堂的对决正像是楚河汉界一样,卒只能够勇往直前,根本没有退路可言,可是正是无数的卒,才用他们的生命换得帅的君临天下。君临天下之后又怎么会记得那些为了他丢弃了性命的人

    张翊君就这样看着杀戮,虽然不断地有君傲堂弟子倒下,可是这一些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要考虑的是大局。张翊君关心的是整个战场的形势如何,对于君傲堂是优还是劣江子越不一样,江子越第一次执掌这么多人,第一次有这么多人的性命放在他的手上,他感觉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他生怕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将葬送无数人的性命。

    江子越注视着城墙底下的战斗,双方的交接处是战斗最为残酷的,有的小队,和对方是完全同归于尽了,一个都不剩。在这样的一场厮杀中,谁都没有赢,但是谁都输了。这是一场生命的搏斗,始终是有人要死的,妇人之仁并不是一个英雄所为,虽然江子越心生不忍,可是有些事情将是无法避免的。

    以杀止杀是江湖上终结杀戮的最好方式,有些事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调和的,因为各自的立场不同,各自的利益不同,双方不可能站在一个战线上。

    胡峰六个人遇上的是君傲堂的五个人,如今君傲堂还剩下三个人,而胡峰一方比较幸运,他们就战斗最猛的雷小德死了,死在长枪之下。而君傲堂的那个小队,则是死了一个弓手一个剑手,剩下一剑一刀一枪。

    这还是胡峰第一次开始杀人,之前他杀的都是野兽或者一些动物。如今看着其他的人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一样,胡峰的手在颤抖,他的心在跳动,血液在加速流淌。胡峰虽然不想杀人,但是如今却容不得不杀人,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杀死对方。五个人打三个人自然是有优势的,君傲堂方面不久便溃败。

    可是,胡峰他们打败了一个小队,立刻就有另一个小队找上了他们,虽然对方一个个都身带血迹,可以是他们一个都没有少。这说明他们成功地将少剑山庄的一个小队的六个人给杀了,也说明了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胡峰他们将面对一场艰难的战斗。

    江子越看着逐渐减少的少剑山庄的队伍,觉得不能够在这样子下去了,在这样下去将会士气全无,那样子再无胜算可言。虽然说从明面上来看,君傲堂损失的人手要比少剑山庄方面的人手多,可是少剑山庄并不是要和君傲堂拼消耗。

    江子越踏上城墙,一个俯冲便来到张翊君的面前。江子越这一个动作将江荻枫给吓坏了,江子越作为总指挥,竟然这样子一个人冲向了敌营,这如何是好于是众人皆是纷纷冲向了君傲堂,一时间城墙中,无数的高手跃下加入了战局。而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的弟子也因此士气大振,一下子君傲堂的锋芒被打了回去。

    江子越等人的行动比张翊君意料中来得要早,这正和张翊君的意,君傲堂不怕少剑山庄不和他们打,就怕少剑山庄等人避而不战。

    江子越道:“人君,你可有本事和我一战定胜负”

    张翊君笑道:“不知道你是想如何定胜负”

    江子越一本正经道:“你和我打一场,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就解散君傲堂。”

    张翊君笑道:“你凭什么这么和我说”

    江子越道:“凭我的剑,我若是打败了你,你就解散君傲堂”

    张翊君笑道:“凭什么我要答应你”

    江子越道:“凭我能够打败你.”

    张翊君笑道:“荒谬,你能够打败我,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张翊君么”

    江子越道:“我不管你是不是以前的张翊君,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接受这个赌约。”

    张翊君笑道:“有本事你杀了我,那样子我便解散君傲堂,当然如果你死了,少剑山庄所有的人都得归附于君傲堂之下”

    江子越表情严肃地点点头。

    张翊君没有想到江子越竟然点头了,于是他表情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这句话是在天下群雄面前说的,如果自己一旦败在了江子越的手上,那么久要解散君傲堂。张翊君对着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他一向是一个自信满满的人,虽然他在武林大会上输给江子越一次,但是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输,同样的一个人,他还没有输过两次。

    这一次张翊君错了,虽然张翊君不再是以前的张翊君,但是江子越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江子越。两个人都在提高着,但是两个人的提高程度不一样,在不知道对手的底细面前,张翊君的话一点后路都没有给自己留。而江子越也是在冒险,他并没有想过自己一旦败在了张翊君的手下,那时候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当然,两人还没有交手,一切都尚未可知,一切都是一个谜,只有等一切都明了的时候,才能够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结果。是君傲堂解散,还是少剑山庄归附于君傲堂之下

    李傲放心中对于张翊君的决定,有着一丝的忧虑,这个决定未免太过于草率,江子越的实力并不弱,张翊君能不能够打败他,李傲放并不知道。可是张翊君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夸下了海口,虽然可以反悔,但是君傲堂的士气将会从此一蹶不振,到时候就算是不解散,恐怕其他的人也将分崩离析。

    李傲放看着张翊君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阻止他,李傲放和张翊君是一起亲手将君傲堂的江山打拼出来的。李傲放并不想君傲堂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更不想君傲堂走向解散,可是形势逼人,一切都已经走入了一个死胡同,李傲放似乎根本没有办法将局势给扭转,一切都好像不在李傲放的控制之中。

    张翊君和江子越的交手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其他的人的战斗还在继续着,并没有影响,只不过双方给他们两个人留下了很大的一块空地,他们两个人将在这里决个你死我活。他们两个人并不是要拼一个胜负,因为他们两个人之前说的是谁死了,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便是,死无对证,这是张翊君的考虑,输了并不算什么,只要没有死,那么一切都是不算数的。

    张翊君独臂,可是没有人敢小瞧他,因为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和江子越一决生死,那么必定有他独门的绝招,不然曾经就败在江子越手上,如今怎么会自找苦吃江子越和张翊君两个人的交手一触即发,形势立刻变得紧张,张翊君和江子越两人立刻成为了整个战场的焦点,所有的风云将围绕他们两个人展开。

    张翊君的刀还是那样的耀眼,同样他的刀法好像更胜从前,江子越能够感受到从刀上传来的压力,张翊君的实力更胜从前。江子越的剑法还是那样的飘逸,似乎和武林大会比起来并没有多少进步,但是张翊君的进步是明显的,也许是和楚天情一战之后,断了一臂,让他的实力更加进了一步。  . 首发

    张翊君和江子越正在打得难分难解之际,丁健一身是血地向李傲放走来。李傲放看着丁健的样子,就知道他派丁健去刺杀楚天情的计划失败了。

    丁健来到李傲放的身边,贴着李傲放的耳边道:“堂主,我们失败了,跟着我去的人,只有我一个拼死逃了回来。”

    李傲放深吸了一口冷气,丁健带去的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竟然只剩下他一个人逃了回来,这是何等的令人震惊。丁健带领十六银翼,还有神狂绝,皇甫琛等一干好手,都是君傲堂中一等一的高手,行动干净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就是这样的一行二十三个人,如今只剩下丁健一个人回来,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李傲放道:“楚天情死没有”

    丁健摇头道:“属下不知道,不过据观察,楚天情没有死,依然还是昏迷不醒状态。我们一进风雪楼楚天情的房间,立刻就遭到了大量人手的包围,连温夕寒、方戚无,侍良等高手都在其中。”

    李傲放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如今最重要的楚天情没有死,虽然是昏迷不醒,但是迟早有一天醒来,一旦等到楚天情醒来,那么君傲堂再也没有任何一丝的机会了。如今一切都便只能够看张翊君的发挥了,如果张翊君胜了,那么便能够一鼓作气拿下整个洛阳城,就算少剑山庄不信守诺言也不要紧。

    只要江子越一败,楚天情未醒,那么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住张翊君和君傲堂的大军,洛阳还是将会回到君傲堂的手中,可是如果一旦张翊君败了,那时候君傲堂又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