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第三百九十四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热门推荐:
    丁健、神狂绝和皇甫琛,带着十六银翼,可谓是强大无比。但是就是这么强大的一只二十三人的队伍竟然败了,他们在静悄悄地进入了风雪楼中之后,立刻就遭到了包围。为首的人便是温夕寒和方戚无,除此之外,还在为楚天情治疗的温暖雨等人也加入了战局。

    温夕寒等人早就料到君傲堂一定会趁乱派人来除掉楚天情,因此留下了许多人来保护楚天情。连温夕寒都没有去城西的城墙,楚天情是少剑山庄最重要的人,一定要尽全力保护好,千万不能够让楚天情出现任何的闪失。而且楚天情也是对付君傲堂的一个王牌,只要有楚天情在,那么对付君傲堂便完全不用畏惧。

    神狂绝和皇甫琛等人虽然遭受了埋伏,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害怕,因为他们很强,来的人都是高手。他们虽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少剑山庄留守的夜是一等一的高手。留守的人分别是唐门五花、温夕寒、方戚无、侍良、萧龙健、温暖冬、温诗情、温云舒、温玉赋、温子吟、温白、雷娇、雷灭、唐笑、石雨沫、江子云、江唐诗、江宋词、轩辕小蝶、轩辕木枯等人。

    少剑山庄有二十四个人,虽然唐蓉一直守在楚天情的床前,没有动手,一对一,对于神狂绝等人来说完全是一种劣势,因为双方力量一对比,君傲堂的人马完全是出于下风。

    十六银翼虽然个个身手不凡,可是却是臭味相投。自从将自己的亲哥哥弄残废之后,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报复完后,神狂绝都已经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了。

    神狂绝心烦的时候会找皇甫琛谈谈天,但是如今皇甫琛也死了,神狂绝的心好像有那么的一丝心痛。神狂绝觉得自己又开始孤寂起来,神狂绝开始在想,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和哥哥分开,也许两兄弟现在不会是这个样子。同时神狂绝还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没有儿女,哥哥也没有儿女,神家的香火就这样子要断绝了。

    神狂绝好像恍惚见看到了神无心躺在床上,四肢残废的模样,完全靠着杨樱爱的照顾才能够过活。神狂绝的嘴角扯动了一下,苦笑,也许天意弄人,自己并没有得到什么,但是却失去了许多。皇甫琛的尸体在地上,似乎嘴角还有着笑容,皇甫琛是解脱了么神狂绝并不知道,也许他是解脱了吧,那么自己呢

    突然神狂绝胸口一阵刺痛,方戚无的长剑,在自己出神的瞬间,刺入了自己的胸口,神狂绝倒下了,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倒下的时候神狂绝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那是自己一生最快乐的时候,那时候全家的人都在一起,自己和哥哥光着屁股去河里摸鱼,有着无数的快乐,哥哥的笑声仿佛还在耳朵里回响着。

    可是,到了后来,一切都变了,天下仿佛一夜之间倾塌,再也没有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再也找不回快乐的时光,神狂绝还记得和哥哥走失后,自己哭得声音沙哑的模样,从那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真正的快乐过,开心过。神狂绝还是闭上了眼睛,如果给他一个机会,他想对神无心说:“哥哥,对不起。”

    本来形势就对君傲堂极为不利,如今加上皇甫琛和神狂绝的死,形势完全是一面倒。幸好丁健逃得快,不然必定全军覆没在风雪楼中。君傲堂虽然只剩下了一个人,但是少剑山庄还是付出了很小的代价,轩辕木枯,雷灭死了,然后其他的几个人受了一定的小伤,既然君傲堂的偷袭被打破之后,只留下了少数的几个人留守少剑山庄,其他的人都全部赶往城西之外的战场,江子越等人还在等着他们的支援。

    城西的战场如今正是如火如荼之际,张翊君和江子越两个人正在激斗之中,看形势并看不出来哪一方面占据着优势。如今只能够寄希望于江子越能够打败张翊君,那样子少剑山庄才能够一鼓作气打败君傲堂。如果江子越败了,那么对于少剑山庄的士气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今楚天情看情况肯定是醒不过来的,如果连江子越都败在了张翊君的手下,唐歌还没有回洛阳,那么整个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恐怕都没有人是张翊君的对手,形势将是极为不利。

    江子越将自己的那一套剑法和飞云剑法糅合在了一起,威力更胜从前,飘逸灵巧有余。但是这仅仅只能够和张翊君打个平手,并且张翊君隐隐约约有着打败江子越的样子。

    江子越“飞云乱水”一剑拨开了张翊君的金麟刀,飞云剑朝着张翊君的喉头刺去,但是却被张翊君一脚踢歪,在张翊君的耳边斜飞。江子越整个人顿时控制不住身子,然后向张翊君撞去。江子越利用这一个撞击之势,运劲于手臂之上,但是张翊君一个手刀出手,江子越虽然及时发现,可是却还是太慢了。

    张翊君一刀打中江子越的后背,江子越整个人都被打飞丈余,摔倒在地。张翊君这一记手刀,好像一把火一样在江子越的五脏六腑中灼烧着,让江子越觉得胸闷喘不过气来。江子越本以为只要将张翊君的金麟刀给限制住,那么便可以利用自己轻功的优势将张翊君打败,但是还是太过于小看张翊君的实力了,竟然被张翊君一记手刀打得如此之重。

    江子越败了,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正在战斗的也纷纷停了下来,将目光看向了张翊君和江子越两个人,他们才是这一场战斗的关键所在,其他的人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张翊君大笑道:“你败了,哈哈,还不赶紧率领少剑山庄的人归附于我君傲堂”

    江子越擦了擦嘴角的血,用剑支地,勉强起身道:“我只是败了,并没有死,我们之间的约定是你死活着我死。” 嫂索十三少剑

    江子越的一番话让张翊君刮目相看,他没有想到江子越竟然将一切都记得如此清楚,并没有陷入之间的陷阱中。

    张翊君大笑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让你死得瞑目。”

    江子越的嘴角有着一抹笑意道:“一切都还未必呢,谁能够笑到最后谁才是真英雄。”

    说完这一句,江子越的身形一下子就冲向了张翊君,江子越在手上的情况下,竟然也能够用出这么快的轻功,实在是不简单。江子越接下来的剑法和之前相比,好像又精进了不少,难道受伤能够让一个人的武功进步

    张翊君则是完完全全地放弃了金麟刀,他用右手,因为他只有右手。用右手的张翊君似乎比用金麟刀的楚天情厉害得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张翊君的右手隐隐约约有着紫金色的光芒,看来张翊君一定是领悟了什么特殊的刀法或者内功什么的,不然断然不会出现这样奇怪的现象。

    反观江子越,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剑法也越来越灵活,根本是令人捉摸不透,像是飘渺无踪一样,让人无从下手。一下子,战局突变,两个人似乎都开始拿出了各自最后的绝招,这下子,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他们会用什么功夫打败对方众人都很好奇,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人看,而李傲放则独自在筹划着,如果赢了应该怎么办,输了又改怎么办,上天只会给有准备的人机会,李傲放现在就在积极地准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