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一失手成千古恨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一失手成千古恨

 热门推荐:
    看着少剑山庄等人犹豫不决的样子,张翊君不耐烦了,张翊君嚷嚷道:“你们还不打算归附于我们君傲堂,难道是想出尔反尔”

    温夕寒正要说话,可是一个声音从张翊君的左侧传来:“谁说少剑山庄输我还没有死,那么就是没有输。”

    张翊君听了这番话,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江子越竟然还能够站起来,说出这样一番不怕死的话。张翊君侧目看着江子越,江子越正在努力地站起来,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模样。

    张翊君无比轻蔑地笑了笑道:“就凭他这样子,也能够和我一战你们少剑山庄是不是除了楚天情就没有人了你们的楚天情呢有本事让他出来与我一战。”

    张翊君这一番话说得温夕寒等人无话可说,可说有的少剑山庄弟子就忍不住了,站出来道:“张翊君,你有什么可嚣张的,你还不是照样败在我们十庄主的手下,连手都断了一只,如今我们十庄主遭人暗算,昏迷不醒,你才能够为所欲为,等我们十庄主醒了,你还是照样被打得和狗一样。”

    这一番话无疑是触怒了张翊君,张翊君一记手刀,遥发而去,温夕寒和轩辕剑天两个人一齐出手,及时地拦下了这一刀,绝对不能够让张翊君伤害少剑山庄的弟子。这名弟子胆量之大,令人佩服,同时这一番话让众人都非常解气,拍手叫好。

    张翊君脸色黑了,但是此刻已经不能够再度出手了,因为隔远的手刀威力不够,而且温夕寒和轩辕剑天两个人在也不可能让自己随意地出手。

    张翊君道:“你们少剑山庄难道就是这样的无赖么”

    江子越的声音带着一股肃杀之意道:“张翊君,我还没有倒下,你也不是笑到最后的人,我们之间还没有完。”

    江荻枫上前扶着江子越,非常担忧道:“子越,你别勉强,你对江家来说很重要。”

    江子越是江家中兴的希望,江荻枫自然不希望江子越在这一站中拼掉性命,不然他回去完全没有办法和江声涛交代。

    但是江子越却道:“没事的,既然是我和张翊君定下的约定,那么就应该由我来解决。”

    对于江子越的执着,江荻枫很是无奈,他如今只能够盼望江子越能够将张翊君打败,那样子,他才能够放下心来,不然江子越若是死了,那么江荻枫就根本没有脸回江家了,江子越可是江家新一辈中最优秀的天才。

    江子越的步伐看起来很沉重,而且身上的伤似乎完全没有好,这样子和张翊君交手未免有点勉强。但是江子越还是坚持着来到了张翊君的面前,看着江子越的一脸坚毅的神情,张翊君突然间有点害怕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本来不应该有任何的害怕。

    江子越道:“要么你成为我的剑下亡魂,要么我成为你的刀下之鬼,我们两个人不死不休,只有我死了,你们君傲堂才能够赢。”

    张翊君笑笑道:“就凭你这个样子还能够是我的对手么”

    江子越一脸的坚毅道:“你以前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依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江子越的一番话,让其他的人鼓舞不已,纷纷叫好,而张翊君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张翊君一掌劈出,连空气都被切开,可是这样凌厉的一刀却被江子越避过了,张翊君有点吃惊,但是转而有稳定下来。不骄不躁才是胜利必须的东西,一个人一旦焦躁,那么实力多少会有一定的折扣,所以唯有静下心来和江子越交手,那样子才有可能杀了江子越。

    既然江子越能够再一次站起来,而且还说出了那样的话,说明江子越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这样的一个人是最可怕的,特别是在两个人的差距并不是非常大的时候,一个人在绝境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更强的实力。

    李傲放则担心的是少剑山庄和四大家族的人会在张翊君要杀江子越的时候,突然间出手阻止,那样子虽然是犯规,可是少剑山庄的那群人一定会那样子做的,特别是江荻枫。江子越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重要不言而喻,因此李傲放需要提放其他的人出手干扰两个人之间的决斗,李傲放对着张翊君有着绝对的信心。

    江子越受伤再次站起来后,身手并不见得有多么的不灵活,甚至还更甚从前,难道是伤痛刺激的作用江子越神情肃杀,全神贯注,这一站意味着什么不必再说,在他的脑海中,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要赢。”

    江子越知道自己不一定能够打得过张翊君的,但是他知道楚天情一定能够打败张翊君,不管张翊君又多么的厉害,楚天情都会比对方更胜一筹。江子越开始将自己设想为楚天情,如果是楚天情在,楚天情会用什么剑法打败张翊君楚天情绝对会用他的冷漠,然后用他的剑将张翊君的手给切下来,楚天情是一个冷傲的人,张翊君是个狂傲的人,当张翊君碰上了楚天情,那么张翊君的狂傲绝对会败在楚天情的冷傲上,而且是败得很惨。

    楚天情能够打败张翊君,如果自己变成楚天情,打败张翊君自然不在话下。可是那样子始终不是自己打败了张翊君。江子越想要的是自己打败张翊君,而并非成为楚天情的影子,如非必要,江子越不愿意选择那样的做法。

    每一个人都有着每一个人的英雄梦,江子越绝对不是一个满足于做其他人影子的人,虽然对方是楚天情。江子越一瞬之间好像很愤怒一般,整个人好像火山喷发一样,剑法毫无章法可言,但是却让张翊君有点迟疑。张翊君看着江子越凌乱无章的剑法,并没有急于进攻,反而是处于一种观望的态式。

    张翊君经过一番发泄之后,脑子也冷静了下来,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出了一身的冷汗,还好张翊君刚才没有动手,如果张翊君刚才要是动手,那么自己必定危险无比。现在,张翊君似乎看明白了,刚才江子越的样子并不是什么陷阱,他白白错过一个好时机。

    张翊君虽然错过了一个好的时机,但是在他的眼中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因为机会多的是。江子越冷静下来之后,剑法开始收敛,整个人的身子都放轻松,然后闭上了眼睛。张翊君本来一记手刀就要出去了,但是突然间江子越闭上了眼睛,让他心中尤为警惕,一下子犹豫了一下。 ~ .. 更新快

    张翊君正是因为犹豫的这一下,然后失去了最好的机会,等到江子越的眼睛再度睁开的时候,江子越已经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最佳的状态。而此时,张翊君的手刀已经来到了眼前,张翊君单脚支地,整个人向后倒去,飞云剑支地。张翊君见势,手刀突然转向,向下砍去。但是,江子越整个人已经旋转而起,而他的飞云剑则是将自己保护起来了,张翊君的手刀就这样砍在了飞云剑上。

    身子旋转而起的江子越完全挡不住,可是张翊君却一定要将江子越给打下去,打得江子越再也动不了。张翊君一记手刀狠狠地向江子越砍去,可是江子越同时也是一剑向张翊君的心口刺来,江子越这一剑孤注一掷,张翊君一下子就看出了江子越的目的,这是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如果自己这一记手刀打下去,那么两个人将同时丧命。

    同归于尽这样的招式,张翊君是不屑的,因为他的命和江子越的命完全是不能够比的,因此他是绝对不会和江子越同归于尽的。张翊君选择了回防,一刀架开江子越这孤注一掷的一剑。

    江子越的速度好像一下子就拉快了,场中开始出现他的影子,这倒是令众人眼前一亮。张翊君哼了一声,心想雕虫小技,利用轻功使自己的速度无比快捷,然后用障眼法使自己分不出来到底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要分出真假,并不算一件难事,张翊君胸有成竹。

    江子越的身子越来越飘忽,整个人都好像飘了起来似的,连剑都好像是飘着的。张翊君看准了时机,一记凌厉无比的手刀狠狠地向着江子越砍去。但是令张翊君吃惊的是,他所打中的竟然只是一个残影,并不是真身。这怎么可能,自己的判断怎么会出错,张翊君心中的震惊还没有结束,他已经被江子越狠狠的击中了。

    张翊君立刻反攻,但是却完全不知道江子越是哪一个,他的眼前至少出现了三个江子越的身影。张翊君的心中开始慌了,因为一下子所有的形势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本来握在他手中的局势一下子脱离了他的控制。接下来,江子越开始对张翊君进行了一番毫不留情的攻击,张翊君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身上已经挂了无数条血痕。

    张翊君正在极力地使自己变得冷静,越是危险的时候就越要冷静,只有冷静才能够让自己脱离危险,不然自己怎么能够挽回颓势张翊君想要挽回颓势,但是江子越却不肯给张翊君那样的一个机会,江子越的剑一下子在空中好像是自动飞了一般,而江子越的身子也在飞一般。这让张翊君的眉宇更加低沉了一分,这个江子越的实力竟然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自己一下子就将局势给断送了,心中懊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