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章 一别与君难相逢

第四百章 一别与君难相逢

 热门推荐:
    莫北凝望着天情,在等待着天情要和她说的话。

    天情几番欲言又止,但是还是说出口了,莫北耳边响起了天情那熟悉的声音:“北北,人生这条路我只能够陪你走到这里了,从此,我再也不能够站在你的身边红尘为伴,你保重。”

    楚天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莫北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开始沉寂,原有的笑容慢慢地消失。看着莫北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楚天情再也看不下去,他害怕自己再看下去就忍不住要留下来了。楚天情转身,大步地走向了船,而莫北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楚天情离去的背影。

    就在楚天情踏上船的那一刻,莫北喊了出来:“天情。”

    楚天情听到这一声喊,心中一阵刺痛,他闭上了眼睛,虽然他停顿了那一会,但是他最后还是踏上了船。而此时,船开始离开桥头,湮看见天情又回来了,一下子喜出望外,超楚天情冲了过去,一把就揽住了楚天情的脖子。

    船离开了桥头,换了个方向向前驶去,而楚天情而刚好面对着莫北。莫北能够看见,湮抱着天情,天情正面对着自己,虽然天情也是抱着湮的,但是莫北却看到了天情的眼中在流泪。那一刻,莫北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样的感受,是失落还是绝望,亦或者是悔恨天情望着自己会流泪,莫北觉得,自己也是幸福的,只不过这种幸福,以后不再有。

    楚天情泪眼模糊,莫北的身影在他的眼中慢慢模糊,直至再也看不清。楚天情无声地呢喃:“北北、北北、北...”

    船终于消失在了视野中,楚天情再也看不见莫北的身影,哪怕是一丁点,莫北也看不见楚天情的身影,从此再也不相见。

    天情终于和湮在一起,那么莫北呢莫北又会有谁来照顾不管莫北是由谁来照顾,这些都已经不是楚天情能够关心的事情了。与君一别,经年后,思重重,恨重重,恨与君不能相逢。

    少剑山庄风雪楼中,此时距离楚天情服下解药已经有了数十天,洛阳也开始飘雪了。窗外是一片银白色,因为楚天情不愿意醒来,但是众人却不能够让楚天情这样子一直睡下去。唐歌毛遂自荐,说是要去找能够让楚天情醒过来的人,他一个人呆着唐蛋蛋离开了洛阳,他们去了碧落镇。唐歌想,如果能够找到莫北,将莫北带来洛阳,也许莫北能够将楚天情唤醒。虽然唐歌也不确定这个方法会不会有用,急病乱投医,有一个方法就是一个方法,顾不得那么多了。

    此刻是深夜,少剑山庄风雪楼上,陈菲刚刚去睡,就在隔壁,唐蓉刚来不久,一个人就在楚天情的床边。唐蓉虽然看过楚天情的面容已经无数次,可是每一次都看得很入神,那棱角分明冷俊的脸庞,丰神如玉办的面容。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印在了唐蓉的心中,唐蓉想,要是楚天情一辈子不醒,那么自己就将天情带回唐家堡,然后一辈子陪在床边,这样子也挺好的。

    唐蓉看着楚天情,看着看着,突然她看见了楚天情的眼角竟然流泪了。唐蓉睁大了眼睛,她惊奇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突然无缘无故地流泪是不是她眼花了

    唐蓉擦了擦眼睛,然后掐了一下自己,这的确是真的,天情是真的流泪了。可是天情在睡梦中流泪,到底是什么呢天情的身体还是一动不动的,眼皮都没有抬过一下,手都没有动过一下。唐蓉探了探楚天情的脉搏,脉搏很正常,这和很多天以前一样,一切正常,就是没有醒过来。

    唐蓉有点着急,又有点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也许是唐蓉想让天情醒来的时候,只看见自己一个人,她并没有声张。唐蓉坐在床边,握着楚天情的手,轻声地祈祷着:“天情,你一定要醒,你一定要睁开眼。”

    不知道是不是楚天情被唐蓉的祈祷感动了,还是楚天情睡够了,楚天情终于醒了。楚天情缓缓地睁开眼,他便看见了唐蓉握着自己的手,唐蓉突然间看见楚天情醒了,一下子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但是她好像一时间只想独享这一种甜蜜,她并没有大声地声张,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唐蓉轻声道:“你醒了”

    楚天情并没有回答唐蓉的话,而是反问一句道:“我脸上是不是有泪痕”

    唐蓉没想到楚天情一开口竟然是问她这样的问题,但是唐蓉还是回答了楚天情,唐蓉点点头道:“嗯,是有泪痕,我刚才看见你流泪了,还以为你会立刻就会醒,但是没想到你过了一个时辰才醒。”

    楚天情听了唐蓉的话,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他并没有问唐蓉其他的问题。楚天情怔怔地望着窗外,窗外一片雪白,雪还在飘着。唐蓉同样也看着窗外,似乎想到什么,刚想要抬脚去关上窗户,可是楚天情却提前道:“不用关,这样就好。”

    唐蓉道:“他们说,你的房间要保持温暖,你的身子很冷。”

    楚天情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道:“不用,这样子就好。”

    楚天情就这样看了一夜的雪,唐蓉则是陪了一夜,既看雪也看楚天情。唐蓉不知道楚天情为什么看一夜的雪,她也看不懂楚天情,更加看不透楚天情在想些什么。房间中好像有着一种无形的悲伤在流淌着,让人心情低落,也让唐蓉无法开心起来。唐蓉能够感受到楚天情身上传来的那一种淡淡的感觉,但是越是感受到这种感觉,就让唐蓉更加不知所措。

    她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她并不了解楚天情,她想,如果陈菲在的话,是不是好一点可是,唐蓉的内心并不想这么早就将陈菲喊过来,她还是想现在能够一个人单独和楚天情在一起的时候,尽量独享一下能够和楚天情在一起的时光。等到其他人知道楚天情醒过来的时候,那时恐怕自己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吧。

    天色终于亮了,然后唐蓉开始通知其他的人,楚天情醒了,但是唐蓉却没有跟着去风雪楼上。因为现在这么多人,楚天情又怎么会将自己看在眼中,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问过,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也许他就当自己是一个侍女吧

    楚天情醒了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少剑山庄,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个消息。都争先恐后地来打了风雪楼,剑神十少楚天情,他们的十庄主竟然醒了,要只道楚天情可是昏迷了整整一个多月了。现在都已经是冬雪飘飞的时候,楚天情竟然才醒过来,原本众人还以为他醒不过来呢。

    楚天情在陈菲的搀扶下,走出了风雪楼,众人看着活生生地站在他们眼前的楚天情,都是一片的惊喜之色。他们的十庄主终于醒过来了,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消息,多么令人激动,虽然楚天情并不认识他们,可是他们却知道楚天情的事情,也很尊崇楚天情。

    胡峰跑到楚天情面前,无比高兴道:“天情哥哥,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了一个多月了。” :\\

    楚天情只是淡淡地噢了一声,但是这并不阻碍其他人的热情。方戚无兴致很开高地为楚天情介绍着在他昏迷的这些天,少剑山庄都做了些什么。张翊君死了,君傲堂解散了,少剑山庄招揽人手,然后整个洛阳如今都基本上都是少剑山庄的天下,原本君傲堂的地盘也成了少剑山庄的。

    方戚无一边为楚天情介绍着,一边应答着其他弟子的热情。突然一阵寒风吹来,楚天情整个人就咳嗽起来,楚天情的样子似乎连肺都要咳出来似的,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方戚无抓了一下楚天情的身体,发现奇冷无比,楚天情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方戚无立刻让楚天情回了风雪楼,其他的弟子根本不知道楚天情出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楚天情没有待多久就又回到了风雪楼中。看着刚才的样子,好像楚天情得了什么严重的病一般,吹了一下风,就咳嗽成了那样子。

    众弟子纷纷关心问道:“十庄主出了什么事情”

    方戚无疏散众人道:“我暂时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十庄主刚醒过来,身体一下子不能够适应,等我们弄清楚了情况,自然会通报让大家知道的,你们先回去吧。”

    方戚无将一干弟子给遣散了,然后将其他的人都给召集到了一起,他发现楚天情的身体似乎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仅仅是吹了一下风,竟然就成为了那个样子,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一定要通知所有的人。

    一下子所有的人都聚集来到了风雪楼上,除去楚天情和狄玉楼,一共兄弟十人,就连唐歌也来了,在楚天情没有醒之前,他暂时是不会离开洛阳的。不过,宗梁走了,因为他不知道楚天情要过多久才能够醒过来,他并没有耐心一直等下去,毕竟他和楚天情并没有太多的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