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零七章 一剑惊雨惊雨剑

第四百零七章 一剑惊雨惊雨剑

 热门推荐:
    看着众人各自不相而同的神情,楚天情神色寂然道:“有着绝世的武功,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江湖,江湖也不是每个人能够待的地方。也许江湖可以成就你的梦想,但是江湖也可以成为你的坟墓。”

    楚天情这一句话,将众人惊醒了,的确,楚天情的话一分没错。江湖就是那么的残酷,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待的,江湖也不是你实力强就可以了。要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算是强如楚天情也有中招的时候,差一点就丢掉了性命。

    楚天情缓缓道:“每个人都应该有每个人自己的定位,只有少数人才能够成为江湖的主角,其他的人只是陪衬。也许你的幸福根本就不在江湖,而是在乡间小村庄里。”

    楚天情的话向是一句句警言一样,敲打在众人的心中,这不仅仅是让众人对楚天情刮目相看,这也是让其他的人认清了自己将来所要走的路,而不是盲从地跟着江湖的洪流,随波逐流,淹没在茫茫的波涛之中。

    每个人都在思索着自己未来的路,将要如何走,自己会要怎样的生活

    萧龙健突然道:“十哥,你能不能够给我指点一下剑法”

    楚天情看了萧龙健一眼,然后过了很久,众人都在着他们两个人。萧龙健都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头都要低下去了,众人不知道为什么楚天情会这样子看萧龙健。

    楚天情缓缓道:“你不适合江湖,你的本性只适合做一名普通的老实人而已,你没有其他人所有的天赋,也没有其他人的头脑。你唯一的长处就是忠厚老实,可是忠厚老实的人在江湖上是活不久的。你应该过的是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江湖上的腥风血雨不是你所能够承受的。”

    楚天情的一番话说得如此直白,这让萧龙健心里如同被雷击一样,一下子迷茫了,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是回家去做一个农夫还是继续留在少剑山庄中,做十一庄主

    楚天情接着道:“既然你想我指点你剑法,那么我就给你指点一下。你拿的是惊雨剑,惊雨剑得名于剑惊雨,只有一剑惊雨才是惊雨剑。”

    楚天情道:“惊雨剑其实应该给侍良用,而不是你,不过既然师父给你了就给你吧。惊雨剑,覆雨剑,微雨剑三者乃是江湖三大雨剑,惊雨剑更是雨剑之首。惊雨剑的名字便决定了他的剑法,惊雨,一剑出,连雨为之惊恐,你所用的剑法,简直不值一提。”

    其他人对于萧龙剑的惊雨剑柄并不了解,还是第一次从楚天情口中听到这么多关于惊雨剑的事情。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萧龙剑手中拿着的那把好看的剑,竟然是三大雨剑之首,那样平平无奇的样子,竟然是那么厉害的一把剑。这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但是楚天情的话,显然不会是瞎说的。

    侍良听得楚天情说惊雨剑适合自己用,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追问道:“那惊雨剑法是怎样的又有怎样的威力”

    楚天情道:“时间本没有什么惊雨剑法,只有惊雨剑。有惊雨剑,已经足矣,不需要惊雨剑法。惊雨剑,讲究的是一个灵巧,心灵才能够剑巧,若是心不灵,就算是有惊雨剑在手,也是毫无作用可言。”

    侍良继续问道:“那十少你会不会用惊雨剑演示一番给我们看看如何”

    楚天情道:“让人端一盆水来。”

    苏萧逸吹了一下口哨,立刻有人进来等候吩咐。

    苏萧逸道:“去端一盆水来。”

    末了,轩辕剑天附加了一句道:“去将风雪堂的高手全部给召集过来。”

    不一会,风雪楼的高手全部给召集来了,这是经过方戚无等人精心挑选的高手,这些人全部划归在风雪楼下,等待楚天情的训练。

    水已经被端来了,苏萧逸问道:“十少,这水有什么作用”

    楚天情道:“你们谁将这盆水向我泼来”

    苏萧逸一下子心起道:“我来。”

    楚天情从萧龙剑的手上接过惊雨剑,站在院落的中央,而苏萧逸则端着一盆冷水准备向楚天情泼去。无数双的眼睛都在盯着楚天情,楚天情现在非常畏冷,怎么能够承受这样的一盆冷水但是这却是楚天情自己主动要求的,想来楚天情有着绝对的信心,众人非常想看一下楚天情是如何躲避这一盆冷水的。

    苏萧逸毫不客气地将水泼向了楚天情,楚天情瞬间拔剑,那一片水光中剑光闪动,隐水滴打在惊雨剑的剑身上,隐约约有着乐声,像是一首乐曲一般悦耳。惊雨剑在这一片水幕之中穿插着来回,众人惊奇了,这一盆水,还真的没有将楚天情身上打湿,他竟然用惊雨剑将这些水都给截了下来。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水不仅仅被楚天情截了下来,而且还被楚天情用剑给分开,分成了无数的小水滴,则这些水滴则被楚天情打向了墙壁。楚天情的剑光灭后,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被水打湿的痕迹,反观那些水,一部分被楚天情截下来,滴落在地上,一部分则是被楚天情打在墙上了。

    众人看向墙壁,墙壁已经被打出了一些小凹痕,有些凹痕,竟然有三公分深。这实在是让人惊奇,小小的水滴,竟然在楚天情的剑下,有着这样的威力,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苏萧逸的嘴后合不拢了,口齿不清地问道:“十少,这就是惊雨剑的威力么”

    楚天情淡淡摇头道:“不是,这其实并不能够算是真正的惊雨,如果真的是下雨的话,才能够看得出来,如今仅仅是一盆水,并不能够说明什么。”

    随便泼的一盆水,惊雨剑竟然能够有着这样的威力,当然其中不乏楚天情个人的原因。可是如果说真的是在下雨的时候,那么惊雨剑又会有着怎样的表现,这个不难想象,从楚天情刚才出手的剑法来看,水一碰到剑身,然后就被惊起横飞,果然是一剑惊雨。

    楚天情将惊雨剑还给了萧龙健,萧龙剑抚摸着惊雨剑,惊雨剑似乎还在微微地震颤着。楚天情用起惊雨剑,和自己用的完全是天差地别,自己要怎样才能够达到楚天情的境界

    苏萧逸一脸艳羡地看着惊雨剑,然后凑到萧龙健身边道:“龙健,和你商量个事情,你的惊雨剑给我把,我用我的剑和你换。”

    苏萧逸这一番话一出口,立刻招惹来说有人异样的眼光。

    苏萧逸满不在乎道:“有什么好看的,龙健的剑那么好,我自然是想要。”

    这句话说得有点理直气壮,但是却让其他的人也非常无奈。 、生

    楚天情道:“师父从来不会收集普通的剑,惊雨剑虽然是三大雨剑之首,可是你的蝶恋也不差。问情,蝶恋,沧海,泪痕是四大情剑,师父得了其三,这三把都在你们的手中。问情有泪痕,沧海留蝶恋。”

    楚天情这话一出,苏萧逸,顾倾城两个人都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出神,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手中的剑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故事。风雪老人当初将剑传给他们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些,仅仅是告诉了他们一个剑名而已。

    苏萧逸有点难以置信道:“十少,你没有说错吧,我手中的这柄蝶恋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楚天情道:“蝶恋剑,是一柄有情的剑,这柄剑就是因为有蝴蝶停于之上,所以才得名为蝶恋。蝶恋、沧海、问情、泪痕四柄剑都是欧阳子所铸。欧阳子年少的时候,也是年轻侠少,对于江湖志得意满,可是碰见了靳小蝶,然后他就为靳小蝶铸剑,铸了两把,第一把出炉的便是问情,第二把是蝶恋,不过欧阳子是想铸一男一女两柄剑,可是蝶恋剑却铸坏了,欧阳子不满意,准备熔掉重铸。但是无意间,竟然有蝴蝶停立于上,欧阳子一下子就放弃了这个决定,因此将这柄剑保留了下来,取名为蝶恋。”

    苏萧逸道:“那后来呢”

    楚天情道:“欧阳子表白不成,痛苦不已,于是将问情和蝶恋都抛诸于江湖,被其他人所得。他伤心之下,便铸了第三柄剑,泪痕。泪痕剑出的时候,欧阳子对着剑,想起靳小蝶,伤神不已,眼泪跌落胚铁中,铸成后有泪痕,于是取名为泪痕。欧阳子一生只爱着靳小蝶,可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但是在欧阳子老后,他将一切都看开了,他又铸了一柄剑,色泽如同大海,取名为沧海,寓意他对靳小蝶只剩下沧海般广阔而深沉的爱。”

    顾倾城望了望自己手中的“沧海”,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柄剑竟然有那么多的故事。同时顾倾城心中也在想着一个问题,自己对待凌升烟能不能够想欧阳子大师那样,对待靳小蝶一生无悔,爱如大海般广阔深沉。顾倾城的手不禁握紧了几分,他在心中默默地发誓,自己对待凌升烟一定会像欧阳子大师那样,此生不渝,一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