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零八章 月夜风雪楼上舞

第四百零八章 月夜风雪楼上舞

 热门推荐:
    众人没有想到小小的一柄剑竟然能够有这么多的故事,实在是让众人大吃一惊。

    苏萧逸问道:“我完全没有看出来蝶恋剑的威力,怎样才能够发挥出来蝶恋剑的威力”

    楚天情缓缓道:“你还不懂蝶恋,等你有一天明白什么是蝶恋之后,你自然就能够发挥出蝶恋剑的威力了。”

    楚天情这一番话不仅仅是说给苏萧逸听的,也是说给其他的人听的。苏萧逸不懂蝶恋剑,那么他们都懂自己手中的剑么他们想,楚天情肯定是能够懂得雪恋剑的吧,不然他们又如何能够人剑合一,又如何才能够御剑于心

    顾倾城虽然知道了自己手中的剑是“沧海”,他心中也有着一丝淡淡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还不够,不能够足以让顾倾城领悟。

    顾倾城道:“十少,我有一套倾城剑法,我舞出来,你给我指点一二如何”

    楚天情点头道:“你使出来看看。”

    顾倾城提着沧海走向了院子中央,他先是注视着沧海,然后心中想着凌升烟,剑身一抖,沧海剑化成一道碧光。整套剑法说不出来的华丽,说不出来的倾城的感觉,让人觉得能够看到这样的剑法都是幸福的。这套剑法惟妙惟肖地将顾倾城对于凌升烟的爱都给表达出来了,感人至深,就其他人来说,他们认为这一套剑法已经是臻至完美的境界了。

    换做苏萧逸,他就绝对创不出来这样的剑法,这样的剑法需要一个人空明的心境。心中深深地思念,同时也有着深深的痛苦,只有痛苦与幸福的混合,才能够让剑法那样的令人心动,那样的美,剑光美得不可方物。真的是有着那种一剑倾人城的感觉,实在是令人赞叹不已。

    楚天情看完了顾倾城的倾城剑法之后,沉吟了一下子,缓缓才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你这一套剑法只有倾城,不见倾国,如果你要将这一套剑法用作打架,倾城不够,唯有倾国才能够令你立于不败之地。可是如果就论这一套剑法而言,若是为心爱的女子所创,倾城已足够。”

    楚天情这一番话说得顾倾城心中有点迷茫,他追问道:“那到底是倾城还是倾国”

    楚天情道:“倾城倾国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你是否你想要倾城还是倾国。江山美人不可二者皆得,择其一而慎取之。”

    楚天情话说完,顾倾城一下子就知道了他应该选的是倾城还是倾国。他的这一套剑法再也不需要进步了,这样的剑法已经足够倾城,对他来说,江山并不是他想要的,他独爱美人。有了凌升烟,江湖地位,武林名望,剑法什么都可以不要,就算是要废去他一身的武功,只要他能够和凌升烟两个人平平静静地生活着,那样子他也能够满足了。

    顾倾城道:“我已经知道了,多谢。”

    短短的一段时间内,楚天情所表现出来见识,对于剑道的理解,让所有的人都叹服了,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么多。至少他们都没有想到楚天情这个程度,就算是想了,可是却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出来,而楚天情则是将所有的一切都给说了出来。

    有风雪楼的高手问道:“楼主,我们很想也让你指点一下我们的武功,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楚天情看了一眼那一片归属于风雪楼的高手,道:“改天吧,我在教武场指点你们。”

    众人一片欢呼,能够得到楚天情的指点,对于他们来说是莫大的帮助。也许楚天情的稍微指点,便能够让他们在武学的摸索道路上省去不少的时间。最关键的是,楚天情是剑神,能够得到他的指点也许能够让自己以后的剑术突飞猛进,见贤思齐,和楚天情在一起,自然而然会希望自己能够和楚天情一样子厉害。

    可是,对于楚天情来说,并不是那样子,他并不像去做这些事情,可是他不管怎样也是风雪楼的楼主,少剑山庄的十庄主。对于风雪楼高手的要求,在他的能力范围内,能够满足的话,楚天情只要不是太过于介意,就给予满足。这样子能够对拉拢人心起到一个很大的作用,同时还能够提升少剑山庄的实力,这一点楚天情再清楚不过了。

    楚天情答应指点这些风雪楼的高手,这让轩辕剑天和方戚无两个人都很高兴,他们想的和楚天情完全一样。只不过他们之前比较但心的事情就是楚天情的冷漠,不会去指点这些少剑山庄的弟子,所以他们将任务都交给了江子越等人,并没有让楚天情参与其中。如今楚天情也算是自愿,这实在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这一夜,众人看到了楚天情那冷漠的外表下,深不见底的实力,简直是让人惊叹。为什么同样是人,楚天情年纪轻轻的就有了这样惊人的实力,听说楚天情在风雪谷中前后练剑的时间也不过是八年而已。可是,谁能够像楚天情那样子专心致志地连剑八年,如果他能够坚持下去,有着楚天情当年那样的狂热,在一样的条环境下。那么他就算是没有楚天情那样厉害,至少在江湖上也是有着一片天空的。

    楚天情之所以有这样的成就,一方面来源于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而另一方面便是风雪老人给予楚天情那么得天独厚的一个机遇。这一点是其他的人怎么也羡慕不来的,这也就是每个人注定的命运,如果当年风雪老人没有将楚天情带去风雪谷学艺,那么也许少剑山庄未必会被君傲堂灭掉,而楚天情也未必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了的事情,根本无力改变。

    众人散去,他们都在纷纷地议论着楚天情今天所说的话,对于剑道的理解。虽然楚天情的话,他们未必能够全部理解,但是能够理解一点一点,领悟一分算一分,总归是一件好事。楚天情一个人回到了风雪楼,他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夜空,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过了许久,楚天情跃出了窗户,直接跃上了风雪楼楼顶。楚天情在楼顶,拿出了雪恋剑,此际已经是万籁俱静的时候,楚天情一个人站在楼顶到底想做什么只见楚天情拿出了雪恋剑,然后一个人在楼顶上挥舞着,从远处来去,楚天情好似在舞着一套剑法,但是由于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剑法。

    可是,不管是怎么剑法,一定不会是普通的剑法,这一套剑法一定很特别,不然楚天情为何在这黑夜一个人在风雪楼楼顶上独自挥舞

    从远处看,这一套剑法似乎带着淡淡的白色的影子,细看之下,楚天情的剑似乎更像是在描绘一个人的形状。等靠近了看,你会发现,这完全不他什么剑法,楚天情只不过是一遍又一遍地在用剑画一个人的轮廓而已。但是楚天情就算是画一个人的身体轮廓,竟然能够画得如此神似,简直是令人不可思议。

    楚天情为什么要在楼顶上用剑在半空中画两个人的身影,没有人知道,因为除了楚天情自己没有人看得懂。楚天情所画的人似乎并不是一个人,他好像在不断地画着两个人,重复往返。

    楚天情之所以半夜半夜在楼顶舞剑,完全是因为今天看见顾倾城的倾城剑法,让楚天情的心弦震动。在看着顾倾城演示倾城剑法的时候,楚天情忍不住想哭,但是却还是忍住了。楚天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哭,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就好像自己午夜梦回,发现自己在流泪一样。

    楚天情所画的人是两个人,一个是湮,一个是莫北,两个人的影子狠狠地在楚天情的心中纠缠着。仿佛似刀在狠狠地割着一般,不停地拉扯,身体里面血肉模糊。此刻,风很冷,吹打在楚天情的身体上,楚天情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可是楚天情一脸的固执,根本就不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楚天情一直在楼顶上面,一直在画着两个人的身影,可是此际是寒冬腊月,月冷风寒,刮得人的皮肤生疼。更何况楚天情身上有着寒毒为尽,他却这样子站在楼顶,这让人不得不担忧他的身体。明明身上有病,却如此的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楚天情这样的做法,和自己寻死路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楚天情的眼中,你看不到任何的一丝后悔情绪,似乎这一切都不重要,生死都不重要一般。在楚天情的眼中,你看不到任何的一丝神采,那样黯淡无神的眼神,看着教人心悸不已。眼中好像是两团幽火一般,可是又像是寒冰一样让人冷彻透骨。

    楚天情的眼神似乎能够看透一个人,将一个人看得透透彻彻,明明白白的,让你都害怕和他对视。因为他能够看穿你的全部,可是你却完全看不穿他,更加看不透他,他眼中除了冰寒透骨,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一丝正常人应该有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