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零九章 行云梦里有当年

第四百零九章 行云梦里有当年

 热门推荐:
    楚天情最后是伏在风雪楼楼完就走了,陈菲下楼之后,楚天情才开始不住地咳嗽着,但是他却尽量压抑着。楚天情的肩膀一直没有停下来过,似乎整个肺部都要咳出来的样子。由于楚天情一直用手捂着,因此只有沉闷的声音,长久的咳嗽之后,楚天情终于平复了。当楚天情摊开手心,赫然是鲜血,楚天情看着手心中的血,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楚天情冷漠得似乎这血都不是他咳出来的一般,根本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楚天情真的是冷漠无情,无情到连对自己都无情。

    过了许久,楚天情的脸色似乎又恢复了平常,但是这却在陈菲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震撼。楚天情一夜未归,她就在隔壁竟然没有发现,这实在是她的疏忽,不过楚天情要是真的有心不让自己知道,就算自己再怎样也是无法发现楚天情在不在房间里面。

    陈菲想如果自己会武功是不是会好一点,对于楚天情的行踪也会了解一点于是陈菲对楚天情道:“天情哥哥,你教我武功好不好”

    楚天情听得一愣,然后道:“不好。”

    陈菲问道:“为什么”

    楚天情道没有再回答,楚天情发愣的瞬间,他心中想到的是莫北,他这一生,只教过一个人武功,那个人便是莫北。除了莫北之外,楚天情再也没有教过任何人的武功,如今陈菲重新提起,让楚天情心中一阵痛苦翻卷。

    指点武功和教武功完全是两个性质,楚天情说一句话可以说是指点,但是教就不同了。教武功就是像莫北那样子,手把手地教导,莫北不会轻功,天情就教莫北如何换气,如何运用内力。楚天情教导莫北的时候可谓是无微不至,每一点一滴的细节都到位了。不仅仅如此,楚天情最后还将自己的尽有的内力,大部分都传给了莫北。

    对于陈菲的要求,楚天情之所以拒绝,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莫北,因为楚天情为莫北做过的事情,他不愿意有第二个人有同样的经历。楚天情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他就是这样做了。

    楚天情不答应教陈菲武功,陈菲无奈,她还是只好照旧去找其他的人教她了。当然,如果能够让楚天情教自己,陈菲当然是巴不得的,只不过事与愿违。

    楚天情之前说过要指点风雪楼高手的武功,但是迟迟都不见楚天情有所行动,到后来还是风雪楼的高手找人出面,想楚天情提出来这个事情,楚天情才来到教武场教他们武功。

    风雪楼的高手,虽然他都分属楚天情的管辖,可是楚天情却是一个都不认识,不过还好有江子越在帮忙。江子越从中挑出了一个人,作为风雪楼高手副统,这个人叫杨亦云,当初在武林大会上曾经有所表现的人,最后加入了少剑山庄,成为了风雪楼的高手之一。

    听说十庄主楚天情今天要在教武场指导众人武功,其他手头上没有事情的弟子,都纷纷赶去教武场,他们想看一看楚天情是如何教导众人武功的,顺便也能够让自己长一下见识和经验。

    楚天情站在教武场的中心,而江子越则是站在一边,换做平时都是江子越站在中间,指名谁谁谁上来和他们交手。但是楚天情却是一个都不认识,所以楚天情采取的是自愿上台。如果谁想找楚天情指点一番,那么最好的方式便是找楚天情打场,因为楚天情不想说话,不想用口来告诉他们,只想用行动。也许楚天情认为对于这些人来说,用行动更能够让他们看得懂,也许言语上的话,他们并不能够听懂。

    楚天情就那样站在教武场的中心,好像一块寒冰一样,对所有的人都好像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冷漠。风雪楼的高手一时间畏惧于楚天情冷漠的样子,好像一出手就要杀人一般,也没有人上场和楚天情一战,于是在江子越的授意之下,杨亦云的第一个上场的。

    杨亦云以一套二十一式的飞絮剑法行走江湖,虽然算不上什么一流的高手,但是也算得上是一个小高手,一般的人恐怕还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楚天情却不是一般的人,楚天情是剑神,江湖上公认的剑神,绝对是实至名归。

    杨亦云根本就没有奢望过自己会赢,他只想让自己能够在楚天情的剑侠多走几招就好了。杨亦云的飞絮二十一式一一使来,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楚天情竟然只接招,根本不还手,这一切是为什么 ~ .. 更新快

    如果楚天情接招,恐怕杨亦云最多撑不过三招,也许一招就败了。但是杨亦云将二十一招飞絮剑法给用完了,他还是没有败。但是二十一招一过,情况就不一样了。

    杨亦云道:“我飞絮二十一式用完了,我败了。”

    楚天情冷冷道:“我还没有答应你败了。”

    楚天情说完,一套剑法使出,赫然便是杨亦云的飞絮二十一式,不过楚天情用出来的飞絮二十一式和楚天情所用出来的飞絮二十一式完全不能够同日而语,根本是天差地别,杨亦云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没有想到飞絮二十一式在楚天情的手中用得如此的巧妙,不仅仅是威力更甚,最关键的是原本一些杨亦云没有发现的剑法中的缺点和弱点都被楚天情改进了,改得成为了凶猛的杀招。

    杨亦云脸上的惊喜还没有完,楚天情二十一招已经过了,可是楚天情却没有停下来,楚天情还在继续,最后一招,完全是让所有的人都惊艳了。

    杨亦云整个人都呆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喃喃地问道:“这一招叫什么”

    他只听得到一个声音:“行云梦里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