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东山再起心不死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东山再起心不死

 热门推荐:
    余庆彻底是服了,这一次楚天情并不是将他的枪法给改进了,而是告诉了他一个道理,他的见识还是太少了,楚天情用他的博学将余庆给震惊了。

    楚天情告诉余庆的不仅仅是博学,更是精湛,楚天情对于每一式枪法都用得好,简直都是大家的水平。自己若要成为枪法中的名家,那么就必须像楚天情那样子,博学而精湛,低下自己轻而躁动的心,专心地练习自己的枪法。等到自己有一天能够飞龙在天的时候,自己才能够有能力站在高处仰望着更高的地方。

    楚天情枪法如此好,可是却没有告诉任何的一个人,楚天情所拥有的是其他的人所不能够企及的。他站在武学的巅峰,可是他是那么的低调,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惊世才华说给他人听。也许你可以说他这是冷漠,并不是低调,不管是冷漠也好,低调也罢,有些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不管是怎样的理由,但是他们的结局是一样的。

    此后陆陆续续有无数的人场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武功,楚天情用着各样不同的方式指点他们。每个人都有收获,楚天情给他们展示了一个全新的武学,将他们心中原有的概念给冲洗了一遍,焕然一新,从此在他们的心中,楚天情就是风雪楼主,就是他们心中无与伦比的剑神。

    对其他的人来说,也许他们收获了武功,可是对于楚天情来说,他却是什么都没有。他一无所有,他除了一身武功,他还剩下什么,越是到了最后,他心中那种空洞的感觉就愈加的强烈。这种感觉吞噬着他,让他有着一种难以说出口的痛楚,心好像受不了那种蚀骨的冷,而忍不住颤抖起来。

    楚天情最后浑身都是那样的冰冷,他的牙齿咬得紧绷,谁都看得出来楚天情在强忍着。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人能够说什么,因为这是楚天情自己的抉择。没有人能够命令楚天情,更加没有人能够对楚天情指指点点。这不是楚天情下的命令,这是少剑山庄其他的庄主一起下的命令。

    这一条命令没有任何的一个人反对,因为这条命令很合理,也许有的人不明白为什么会下这么一条命令,可是既然是其他的庄主一起下的命令,那么就绝对不会错。

    江子越看着楚天情,眼神复杂,可是江子越也没有说任何的话,因为他明白楚天情。楚天情要做的事情,不是他们所能够劝服得了的,更别想命令他。楚天情要是翻起脸来,不管你是谁,他绝对不会留情,哪怕你是结拜兄弟。

    等待所有的人都指点完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时分,众人提议,这么好的时光,这么好的记忆,应该庆祝一番。可是楚天情却没有理会众人,他一个人独自走出了教武场,只给众人留下一个白色的背影。

    风雪楼的高手还是江子越等人在训练着,楚天情并不会去,除非是江子越通知楚天情,楚天情才会去教武场。很多的时候,楚天情都是一个人在风雪楼的顶楼上,望着窗外出神。陈菲很多的时候都是看着楚天情,她不明白楚天情在看什么亦或者在想什么,窗外只有白云和蓝天,什么都没有,偶尔有一两只飞鸟飞过而已。

    面对那空空的天空,到底能够看到什么,又能够看出什么陈菲不知道楚天情能够看出来什么,但是陈菲却能够感受到从楚天情的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无边无际的孤寂和寂然。楚天情能够那样子看着窗外一整天。陈菲想,天情哥哥并不是在看什么,他是在想着什么,想得那么入神,以致于不知道时间流逝,不知道白天黑夜。陈菲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自己提醒,楚天情会不会就那样枯坐在窗前,一直坐到枯死

    洛阳的冬天很漫长,也很寒冷,洛阳的长街,被飞雪笼罩着。而在白雪掩映的长街上,有一个人的身影却在路上慢慢地走着,这个人便是李傲放。自从君傲堂解散后,李傲放将张翊君葬在关东之后,他便来到了洛阳。而四大堂主和两位护法则是分别听从李傲放的安排,在不同的地方去做着不同的事情,但是他们只有一个目的,为了有一天君傲堂能够东山再起。

    李傲放再次去找过七天,可是这一次七天却给的回应是:“对不起,我们放弃这单生意,我们做不了。”

    竟然连名震杀手道的“七天”组织都做不了的生意,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打败楚天情七天最擅长暗杀,可是七天至少策划过不少于二十次的暗杀,可是真正能够付诸行动的却不多。而付诸行动的却都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的,他们都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痛定思痛,这也让七天认清了一个事实,他们不是楚天情的对手。

    如果说楚天情是杀手的话,楚天情绝对是最好的杀手,因为他对于杀手的技巧了如指掌。这也是让七天最后决定放弃这单生意的最终原因,七天以前从来没有怕过的生意,这一次却不得不让步了。

    既然七天没有用,那么李傲放便找上了“千古佳话”。不管要花多少的钱,只要能够找到楚天情的弱点,那么就有希望打败楚天情,但是这仅仅是希望而已。

    李傲放来到了洛阳城一座并不起眼的宅院,这里便是“千古佳话”在洛阳的据点。李傲放不知道千古佳话能不能够查出来楚天情的弱点,但是至少以千古佳话的情报系统去查楚天情的情报,要比自己去查,绝对是来得快。

    李傲放在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阁子,这座阁子算上去并不算很高,但是在阁顶却能够看到洛阳的全部风景。李傲放到了阁顶,只有一个人穿着黑衣背对着他,石桌上有着一些信笺之类的纸张。

    李傲放道:“阁下想必就是戚老大,李傲放有利了。”

    那人回道:“人皇太客气了,请坐,桌上的便是我们所搜集到的楚天情的资料。”

    李傲放听到之后,拿起信笺看了起来。纸张并不多,只有很少的五页纸,这首先是让李傲放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千古佳话并没有查到楚天情太多的消息,就拿唐歌来说,光是君傲堂对于唐歌情报的收集,就有整整一本书那样厚,将唐歌所有的资料都给记载了下来,换做是千古佳话,应该是记载得更加详细,可是对于楚天情却只有薄薄的五爷纸而已。

    虽然说,有用的消息,一句话就够了,可是只有更多的资料,才能够发现楚天情的弱点。李傲放一字一句地将五页纸看完,上面所记载的只有楚天情初出江湖,然后江湖上有了刀帅之名,不过刀帅之名到底是谁给起的暂时还不清楚,猜测有可能是唐宋绝。

    楚天情在碧落镇的三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紫陌阁,后来却无缘无故去了苗疆,在苗疆娶妻。看到这里,李傲放眼神一亮,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可是接着李傲放的眼神就暗了下去,因为纸上赫然写着:“楚天情之妻,礼湮已死,楚天情为妻,灭苗疆神水宫,宫主于众长老解死于楚天情之手。”

    此后,再也没有任何关于楚天情有用的消息,只有楚天情毫不留情灭人满门的记载。

    李傲放长长地叹气,根据这五张纸上的情报,楚天情似乎没有任何的弱点。父母双亡,妻子死了,他身外无物,武功高绝。虽然还有个楚家庄,但是李傲放并没有任何的心思去管,他所想要的并不是要将楚天情的亲人赶尽杀绝,他想要的是如何杀掉楚天情。杀楚天恨等人很容易,可是杀楚天情却很难,现在动手杀了楚天恨等人,反而会将楚天情给激怒和警醒,然后自己也是再也逃不掉了。

    就算是将楚家庄所有的人都给抓,借此要挟楚天情,也未必能够有任何的作用。楚天情八岁就离开了少剑山庄,后来回家在家总共待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对于这样的一个情况,加上楚天情那样的性格,就算是拿楚天恨等人威胁,也只是徒劳。 、生

    李傲放再一次将纸张拿起来细细地看了一遍,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碧落镇,楚天情在这里待了前前后后有着将近三年的时间,这三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否能够从这三年中找出来楚天情的弱点

    李傲放道:“不知道戚老大的人手有没有查出来楚天情在碧落镇的事情”

    戚老大道:“很抱歉,关于楚天情在碧落镇的事情,我们暂时只查出来纸上所记载的,不过我们已经将重点放在了碧落镇,我们还在追查着,只是还没有查出来而已。”

    李傲放点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如果在碧落镇查不出什么来,那么就是再也没有任何的希望了,楚天情这个人真的是一点漏洞都没有,君傲堂命该如此。”

    戚老大道:“七天接下你的生意是一百万两黄金,要楚天情的命。我们只查探楚天情的消息,你付一半就好。”

    李傲放从怀中拿出五十万良金票道:“这是五十万良金票,希望戚老大能够帮在下查出楚天情在碧落镇的情报。”

    戚老大道:“这个自然,我们已经有了眉目,恐怕很快就能够查出楚天情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