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四百一十三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热门推荐:
    狄玉楼一副万念俱灰,整个人仿佛只剩下了一个躯壳,这样的狄玉楼再也没有往日的神采,完全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

    当初的玉笛四少是多么的英俊潇洒,如今却成了这番狼狈不堪的样子,看着怎么不教人神伤当初在武林大会上,狄玉楼一边吹着笛,一边打败对手的英姿还在众人的脑海中,如今却躺在床上像个活死人一样。

    水木上人本来早已经离开了洛阳,可是在少剑山庄的努力之下,又将他找了回来。面对神无心的情况,水木上人宗梁道:“神兄的手脚不是不能够治好,只不过他的武功再也恢复不了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一喜,杨樱爱立刻就跪了下去,无比感激的声音道:“若是前辈能够将师父的手脚给治好,樱爱情缘做牛做马,为奴为婢。”

    宗梁道:“这个倒不必了,我也听过神兄其名,为人仗义,是人人竖指称赞的好汉,救他乃是我的份内之事,杨姑娘不必此刻客气。”

    杨樱爱起身,面有着无比的喜色,看样子神无心终于可以再次站起来了,虽然武功再也没有了,但是那个不重要,能够站立就已经是令人惊喜不已的事情。神无心的手脚若能够治好,这也许会让杨樱爱原谅狄玉楼,但是现在谁都无法预测将来的事情,一切都只能够等到神无心的手脚好了再说。

    少剑山庄现在的并不多,很多人都回了乡,留下来的人并不多,因为马上就是大年三十了。十二个兄弟也只剩下温夕寒、轩辕剑天、方戚无、狄玉楼、苏萧逸、楚天情、萧龙健、侍良、唐素欢九人而已。

    宗梁开始为神无心治疗手脚,因为神无心自己挑断了手脚筋,于是宗梁重新将神无心的手脚筋给接上了,不过却不是用原来的,而是给神无心重新换了一根。重新换的手脚筋,自然不能够和以前的相提并论,但是终归是将神无心的手脚给治好了。

    神无心终于能够下地了,杨樱爱有着不胜的欣喜,宗梁提醒,暂时一天最多只能够让神无心下地走两个时辰,时间太久,他的双脚承受不住。只需要适应的时间一长,神无心就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行走吃饭了,现在也不能够拿重物,有时候甚至连吃饭都做不到。

    虽然成效没有预料中的那么大,杨樱爱已经足够高兴了,至少她的师父重新站起来了,不再是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了。神无心是不再像个废人一样躺在床上了,可是狄玉楼现在却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中一点光芒也没有。

    既然神无心的病好了,那么杨樱爱也应该和狄玉楼复合。苏萧逸自告奋勇地再一次找上杨樱爱,希望杨樱爱能够帮助狄玉楼走出困境,同时也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重归于好。可是杨樱爱的回答令苏萧逸失望了,情况并不如同苏萧逸所想的那样子。

    杨樱爱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冷漠和疏远道:“我和他再也回不去了,我和他之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苏萧逸对于这句话,并不懂,他很气愤道:“你怎么能够这样子,我四哥是怎么对待你的,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

    杨樱爱轻笑一声道:“你就当我狠心吧,我不在乎,多谢你们少剑山庄找到水木上人治好我师父,我师父只要身体一好转,我就会离开你们少剑山庄,绝对不会再给你们添任何的麻烦。”

    杨樱爱的一番话说得很决绝,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余地,让一向八面玲珑的苏萧逸有点不知所措。换做平时,苏萧逸也许早就破口大骂了,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不一样的,因为他现在还是希望能够劝服杨樱爱和狄玉楼重归于好,因此他要将心中的有些想法给压下去。那些见不得人的想法一旦给说出来,那么狄玉楼和杨樱爱就再也没有任何和好的机会了,他不能够做那个罪人。

    苏萧逸垂头丧气地回来了,然后将他的战绩告诉了众人,众人也是一阵叹息,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才能够让杨樱爱去劝说狄玉楼。

    一向沉默寡言的楚天情反倒开口了,楚天情缓缓道:“你也许应该去告诉玉楼,杨姑娘说她心乱如麻,暂时不想考虑任何的女儿私情,她只想照顾好神无心前辈,如果四哥真的有心,那么就让他在风雪谷中等待,等到杨姑娘想通了,自然会去找他。”

    楚天情这番话一出,众人皆惊,他们没有想到楚天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唐素欢道:“这不是在欺骗四哥么”

    楚天情道:“当务之急,不是让杨樱爱回心转意,当务之急是让玉楼活下去,如果继续这样子下去,恐怕不出几天,他就死了。就算之后杨姑娘回心转意了,恐怕也是没有用了。”

    楚天情的话说得众人一怔,的确,狄玉楼现在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恐怕挨不了多久便会扛不住了,楚天情所说的也不失为是一个办法。

    侍良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杨姑娘一辈子不回心转意怎么办”

    楚天情道:“那就让玉楼在风雪谷中等一辈子。”

    侍良愣了愣,然后道:“这样子是不是太残忍了点,要是杨姑娘再也不回风雪谷”

    楚天情道:“让他在风雪谷中等一辈子或者是不久死去,两者选其一,你们选什么”

    众人沉默,无言以对,眼睁睁地看着狄玉楼死,他们根本就无法接受。但是要让狄玉楼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风雪谷中充满希冀地等着,这也未免太残忍。

    温夕寒突然开口道:“也许时间一久,杨姑娘自己能够想通,说不定会去找玉楼,十少的方法是对的。”

    楚天情道:“他拿的是问情剑,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要有那个觉悟,问情剑从来就不是一把幸福的剑。”

    众人一怔,是啊,狄玉楼拿的是“问情”啊,这也让人哭笑不得,拿着问情的人是不是都不顺利,得不到真情众人不知道,他们对于问情并不了解,也没有握过问情,但是他们看过狄玉楼的经历,也许真的拿着问情剑的人都是不能够得到真情的,欧阳子如此,狄玉楼也是如此。

    谁去将这番话说给狄玉楼听这是一个让人为难的问题,最后还是楚天情自己说他去说这番话。众人觉得很合适,因为楚天情说出来,比较能够让人信服。

    楚天情来到狄玉楼的床前,看着狄玉楼,过了很久楚天情才道:“神前辈的手脚治好了,杨樱爱走了。”

    狄玉楼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并非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绝望。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是冰凉的,手脚都是冰凉的,樱爱到底还是不愿意见他一面,到死也不愿意见他一面。

    楚天情缓缓道:“杨姑娘走了,不过她留了一句话,再看江南如画烟雨尽芬芳,谁听那年湖畔笛声正悠扬。”

    狄玉楼的身子猛地一怔,整个人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楚天情,缓缓才道:“樱爱他还说了什么”

    楚天情淡淡道:“没有了。”

    狄玉楼喃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樱爱怎么可能就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楚天情道:“她就说了这一句,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狄玉楼起身抓着楚天情的手臂道:“樱爱为什么只说了这一句” 本书醉快更新##

    楚天情道:“你应该去问他,不是问我。”

    狄玉楼整个人瘫坐在床上,脑子在高速地运转着,他在想着杨樱爱为什么说这句话杨樱爱留下来的这句话是自己当年在翠薇湖边为她写的曲子,如今樱爱走了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一句话,樱爱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楚天情看着狄玉楼一脸震惊的表情,然后道:“杨姑娘走的时候,有人看见她流泪了。”

    狄玉楼整个人都呆住了,樱爱走的时候说了这句话,她又为何流泪,她到底是为了什么等狄玉楼回过头来想要问楚天情的时候,楚天情早已经不在房中。

    狄玉楼想,樱爱一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么一句话,更加不会无缘无故地流泪,樱爱流泪是不是说明她心中不忍她还爱着自己她留下的那一句话是不是说,她会去翠薇湖

    狄玉楼一个人将这两点来来回回地想了无数遍,最后他确认了一件事情,樱爱一定是想让自己在翠薇湖边等她,不然她绝对不会将自己为他写的那首曲子给作为离别的话语。

    狄玉楼心想樱爱一定现在还在生自己的气,等哪一天她的气消了,她就会去找自己。但是她又不想明说,所以才留下这么一句话,她一定希望她回风雪谷的时候,能够看见自己在翠微湖畔等自己,自己然后再为她吹那首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