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三山五岳任萍踪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三山五岳任萍踪

 热门推荐:
    江湖何人可杀,何人不可杀什么时候能够杀人,什么时候不能够杀人,楚天情自然是一切都知晓的。

    楚天情不是一个嗜杀的人,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不杀人的人,而且他也不是什么正道大侠,对于什么老弱妇孺不出手。楚天情够狠心,因此他才能够站在江湖的绝出这样的话来,这句话深深地伤了他的心。解军闭上眼,拳头都在发抖,牵动了伤口,血又流了出来,再睁开眼的时候,周智代已经不在室内。

    解军在思考,究竟是什么让周智代变了,一切是为了什么以前他没有想过周智代为什么要帮君傲堂,如今他不得不怀疑起来,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时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帮助,其中必定有着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疯侠并不疯,他仅仅是表面上看上去行事比较疯癫而已,疯侠颠圣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他们只是难得糊涂而已。一旦他们要清醒起来,恐怕很少有人能够比他们情形,他们是大智若愚。

    疯侠开始前后仔细地思索着李傲放当初来周家,和周智代所谈论的那些事情。回想着一切的一切,他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之处,周智代帮助君傲堂这一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君傲堂所给予周家的好处和风险完全是不对称的。如果说在少剑山庄发现之前,也许还是物有所值,可是经过楚天情那一番话之后,周家就应该和君傲堂断绝任何的联系,因为这样子绝对是会导致周家走向毁灭。

    解军开始思索着,周智代不是一个笨女人,也不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人,更何况周家并没有称霸天下的实力,根本无谓于争雄。解军知道从周智代的身上根本找不出来任何的线索,于是他将目光转向了丁健,这个一直作为李傲放的手下和周智代联系的人。

    于此同时,周智代也收到了李傲放从少剑山庄身份被揭发的事情,他立刻将丁健叫来了周府。解军本是想去找周智代,可是却刚好碰见了行色匆匆的丁健,丁健看见了解军,神色很自然,甚至还有着一分微微的嘲弄。

    解军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周智代竟然还联系君傲堂的人,她难道真的不考虑后果吗解军出于关心之下,于是悄悄地跟上了丁健。丁健虽然感觉有异样,可是他始终没有发现疯侠解军,于是解军一路跟着到了周智代的书房。

    解军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疑惑也更大了,周智代究竟要和丁健说什么,竟然如此隐秘,连自己都不能够知道。解军小心翼翼地偷听着,他只听见了一句话:“傲放,他在少剑山庄假扮楚天情被发现了。”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解军整个人如同雷击一般,那句话,清清楚楚地出自周智代之口。周智代称呼李傲放为傲放,这代表了什么,解军再明了不过了,他一下子终于明白一向聪明无比的周智代为什么会这么坚定地帮助君傲堂。

    解军一下子只想哈哈大笑,解军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周智代的书房的,他走远了才敢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真是可笑,自己真的是个傻子,自己真的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一直做着一厢情愿的梦。原来,对方并不喜欢自己,对方只是利用自己,她喜欢的人是李傲放。

    解军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这一瞬间,他开始思念他的死党复几饼起来。复几饼无疑比他幸运多了,至少复几饼还能够找到他的娆娆,而他呢,他什么都没有,本以为会收起一颗浪子的心,付出了真心,结果却是这个样子。

    解军现在也终于明白了楚天情离开周府的时候,给自己的那一个深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了,他更加懂得了刚才丁健那带有嘲弄意味的眼神是什么了。

    解军觉得周府不再应该是他待的地方,他应该离开,去找他的狐朋狗友复几饼,两个人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解军向周府外走去,可是走着走着,他想起了自己留在周府这一年多的时光,本来已经踏出了周府的脚,又提了回来。他心中的确是有点舍不得,他还深爱着周智代,也许周智代不值得他爱,但是他却仍是爱着的。

    爱又怎么能够突然就不爱了,除非一开始就没有爱。解军返回了,他回到了自己和周智代第一次相见的那个地方,那时候的周智代看起来那么美,美得让人心动。可是如今,一切都好像是一种讥笑一般。

    解军一个人静静地发愣着,整个人陷入了沉思,脸上有着一副哀伤的表情。就在解军思考之际,来了个年轻的青年,他就坐在解军的旁边,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看着解军在思考,自己又有点百无聊赖的样子,于是找上了解军。

    年轻人道:“你在这里干什么,等人么”

    解军并没有回答他的话,但是那个年轻人却满不在乎,因为他很开心。 、生

    他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我在等智代小姐,我求了她整整三个月,她终于答应给我机会了,我叫夜羽。”

    这句话让解军整个人的身体又是一震,然后解军脸上有了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好似有着无尽的痛苦一般。解军原地转了一圈,亭子还是原来的那个亭子,佳人的身影似乎犹在。

    解军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指在亭柱上龙飞凤舞地笔走龙蛇。原本解军要写的是去年今日此亭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可是突然指锋一转,就写了另外的一番话。解军谢安便大笑离开了周府,什么都不带,孤身来,孤身去,天大地大独身闯,这才是疯侠本色。

    解军走后,夜羽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刚才竟然和一个疯子自言自语了半天,不仅仅是自报家门,还将自己的哥哥夜神月的名号都抬出来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无动于衷。

    周智代过了一会来到了小亭,笑靥如花,夜羽无比高兴道:“智代,你来啦,刚才有一个疯子在这里又笑又哭的,还在柱子上乱划些什么。”

    周智代顺着夜羽的手看去,只见亭柱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旧雨楼上观海雪,墨天灰地迷如纱。忽梦羽化乘风去,三山五岳任萍踪。”

    周智代看着这一句诗,她认得出这是解军的笔迹,她没想到解军竟然有如此的功力,竟然能够用手指在石柱上写字。但是更让她震惊的是字里行间的内容,她是看懂了那些字的意思,虽然周智代不在乎一个解军,可是她的心中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好像丢失了什么,整个人呆愣愣地站在柱前,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表情有点落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