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长安城风雨欲来

第四百二十一章 长安城风雨欲来

 热门推荐:
    第二天,丁健的尸体就被人从河中发现了,引来了一大群的人围观。最后还有官府的介入,赫然是铁面神捕带人来验的尸。丁健是君傲堂的左护法,铁面神捕薛公正自然是认识的,丁健能够当上君傲堂的左护法,武功自然是不弱的,但是却无缘无故死在了这河中。

    经过检验,丁健胸骨断了三根,手骨断裂,但是最为知名的还是一剑,这一剑是直接穿过了心脏。这一剑是被剑气所伤,凌厉的剑气直接洞穿了丁健的心脏,丁健当场殒命。可是在丁健尸体附近,却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简直让人怀疑,丁健是被人杀了,然后抛尸于此,可是这未免太过于多余。

    丁健的事情自然是传到了周智代的耳中,周智代没有料到,那一天晚上行动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有回来。但是她不便出面,于是让周芳庭出面打听事情的原委。

    薛公正看着丁健的尸体,眉头都笼罩在了一起,丁健的死不是随随便便死的。丁健本来就不若,更何况杀死丁健的那个人的腿法很厉害,不说是天下第一,至少也在江湖上排得上名号。但是更让人头疼的还是那一道致命的剑气,天下间能够用出剑气的人本来就不多,更何况还要在长安,还要腿法好的。

    薛公正经过一番思考,将整个长安的人都给思考了一番,除了大内高手中的“雁双行”三人,便只剩下一个人会剑气了。那个人是楚天情,可是并没有见过楚天情用过腿法,而“雁双行”三人一般不会出皇宫,而且三个人的责任是保护皇上,绝对不会介入江湖纷争。

    因为种种情况,铁面神捕薛公正陷入了一种疑虑中,这种罪名不能够乱扣,更何况是楚天情。江湖上的人物是不能够随便得罪的,一得罪就会招惹来无尽的麻烦。

    薛公正经过一番打探,来到了周府,周府和君傲堂的关系,他还是知道一点的。但是他走到周府的时候停下来了,然后他返回了,但是却发现了地上的打斗痕迹,于是顺着打斗的痕迹看去,铁面神捕开始想象出了当时打斗的场面,然后他便来到了小河边。铁面神捕断定,当时丁健就是从这里掉入河里的,然后尸体顺着河水被冲走了。

    晚上天气冷,小河结冰,然后在别的地方发现了尸体。铁面神捕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周围起来,地面上一道长长的痕迹引起了铁面神捕的注意。铁面神捕苦苦思索,这么一道长长的痕迹,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不多时,风流神捕冯小乐来了,他告诉薛公正,昨天永福客栈,听到有人厮杀的声音,可是我去看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薛公正道:“在永福客栈所住的人,有什么特别的人没有”

    冯小乐道:“特别的人只有少剑山庄的楚天情五个人。”

    薛公正一下子几乎已经确定了丁健是楚天情杀的,可是他还是想不通有一点,如果丁健是为剑气所杀,那么地面这一道长长的痕迹是如何来的

    薛公正道:“冯神捕,你看看这一条长痕是如何形成的”

    冯小乐看了看那条长痕,然后用脚在那条痕迹上面来回踢了踢。可是正是这一踢给了薛公正灵感,薛公正一下子便知道了丁健是怎么死的了。

    薛公正长叹一声道:“我知道丁健是怎么死的了,这个案子当做无头公案结了。”

    冯小乐笑道:“薛神捕不是一向公正严明的么,一向是有案必破,如今明明已经破了案,为什么你却要当做无头公案结案我倒是很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如果你不敢破案,那么就让我来破案,你将凶手是谁告诉我。”

    薛公正道:“你真的想要破案”

    冯小乐道:“你不敢,自然有人敢,你只需要将凶手是如何杀了丁健告诉我就行了。”

    薛公正道:“那你不要后悔。”

    冯小乐道:“我堂堂神捕,怎么会出尔反尔。”

    薛公正道:“杀了丁健的人是楚天情,楚天情的确是用剑气杀的人,但是不是用手。”

    冯小乐哈哈道:“薛公正啊薛公正啊,剑气难道不用手还能够用什么,你真的是老糊涂了。”

    薛公正并没有理会冯小乐的嘲笑,继续道:“楚天情不是用手发的剑气,那是因为他是用脚发的,也许他的双手不是很方便。踢断丁健胸骨和手骨的人脚法犀利,但是致命的却是胸口的一剑,这一剑必定是用脚发出来的,而地上长长的痕迹也是剑气所造成的。从丁健掉水的姿势看,他掉水之后,身体必定没有翻转过,然后从剑气洞穿的角度看,和痕迹很符合。如果是其他的,那为什么地上会有这么长的一条痕迹,而且还很光滑,这一切绝对不是偶然。”

    冯小乐听得有点震惊道:“这长长的痕迹,为什么不可以是其他的人弄出来的”

    薛公正问道:“如果换做是楚天情,他要是能够用手,你觉得他会用腿法踢伤丁健么”

    冯小乐道:“不会。”

    薛公正道:“那就是了,楚天情必定是不能够用手,否则他绝对不会出脚。现在你可以去抓捕楚天情了。”

    冯小乐笑道:“薛神捕,我只是随口说说的,我们就无头公案给结了算了,楚天情那种人,我们还是不要去惹他了。”

    薛公正和冯小乐走了,可是在薛公正的心中却是留下了无比的震撼,楚天情竟然能够用脚发出剑气,这到底是何等的武功

    周芳庭去衙门看结果,但是却被断为无头公案,这一点实在是蹊跷,更何况是铁面神捕给断的。

    周智代问道:“丁健怎么死的”

    周芳庭道:“听验尸结果是被剑气杀死的。”

    周智代沉吟许久道:“我们昨天没有自己出手是对的,让夜羽出手,不管怎样也和我们扯不上关系,虽然丁健死了,但是一切都照原计划行事,派人通知夜老爷子,说楚天情将夜羽给杀了。”

    周芳庭道:“有一件事我要说,夜羽的尸体,我们找不到。”

    周智代沉吟一会,然后道:“让所有的人都别去碰楚天情,包括君傲堂的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傲放回来再说,夜羽的尸体一定是被连夜处理了。”

    周芳庭走后,周智代想起了解军,解军是对的,楚天情果然不能碰,自己实在是将一切都想得太好了。

    楚天情五个人第二天就换了客栈,换到了龙祥客栈,这是唐门经营的店面。楚天情等人住进来,也不必再担心君傲堂或者周府的人来偷袭,也许他们已经不敢来偷袭。

    苏萧逸问道:“十少,我们打算再长安待多久”

    楚天情道:“很快,我们就会回洛阳了,我们现在需要等,等一个时机。”

    苏萧逸道:“等什么时机”

    楚天情道:“攻打周府的时机。”

    苏萧逸看了看自己,然后看了看楚天情道:“就凭我们这几个人”

    楚天情摇头道:“有唐门在,我们并不是两个人。”

    苏萧逸道:“可是唐门就算是有人,但是人数也不会多,我们怎么对付周府那么多人”

    楚天情道:“我们只需要敲山震虎就行了,并不需要和他们对拼。”

    苏萧逸道:“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吩咐下去。”

    周家和君傲堂结为一气,贼心不死,但是楚天情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要对周家下手。周家在长安的实力有限,有唐门的帮助,这一战并不是不能打。

    楚天情在一次见到了唐惊江,唐惊江这一次对于楚天情格外的客气。

    唐惊江道:“我家总管不日就到长安。”

    楚天情道:“唐歌有带人手来么”

    唐惊江打:“并没有,我家总管这一次只是带了几个弟子而已,并没有带过多的人手。”

    楚天情道:“在下准备不日对周府进行一次行动,想唐门帮助少剑山庄,能够给予人手上的支持。”

    唐惊江沉吟一下道:“不知道楚公子需要多少人手”

    楚天情道:“唐门在长安的全部力量。” 十三少剑:

    唐惊江整个人都倒吸了一口气道:“楚公子是想对周家进行毁灭性的打击么”

    楚天情道:“如果能够将周家在长安的势力给扫除,未尝不可。”

    唐惊江整个人看楚天情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变得尊敬无比,唐惊江道:“我这就吩咐下去,让所有的人准备,不知道楚公子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是否等总管来”

    楚天情道:“一切看情形行事,至于什么时候动手,这个再通知,如果唐歌来得早,那么就最好,来得晚,那么我们不等他,直接对周家下手。”

    唐惊江道:“好,长安唐门所有的人随时听候楚公子的吩咐。”

    唐惊江看着楚天情的背影,有着说不出来的一种激动,唐宋绝的眼力真的是神准。楚天情真的是一个大人物,这一次如果将周府给打下去,那么唐门便可以一举将长安的地盘给全部接手过来,这便是相当于楚天情送了唐门一个大礼。少剑山庄就算是将长安给打下来,也不可能会吞下长安这块地盘,唯有拱手让给唐门,唐门可谓是捡到了宝。

    这一战,不管怎样,对于唐门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