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有形剑芒破剑气

第四百二十三章 有形剑芒破剑气

 热门推荐:
    肖沉雁眼神如刀一样盯着楚天情道:“你就是那个杀了罗战的楚天情”

    楚天情缓缓抬眼,仅仅是眼神的一个交锋,就有着一种令人心神震动的感觉,好像看不见的气流在交锋一样。

    过了半响,肖沉雁才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竟然和老夫比拼内力也丝毫不落下风。”

    楚天情的眼神又冷了一分,似乎对于肖沉雁这一番话很是不屑。

    肖沉雁道:“我们也不以老欺小,君命在身,我们一个人和你打。”

    贺行云应声而出,可是没想到楚天情竟然冷冷道:“你们三个一起上吧,省得麻烦。”

    楚天情此话一出,肖沉雁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果然够狂,但是在我们面前,可不是你狂的时候,就算你得了剑神之名那又怎样”

    楚天情似乎被肖沉雁这一番废话给弄得烦躁了,眉锋一沉,真个人就出去了,朝着肖沉雁刺去,他的身体就好像是一柄剑,而他的剑则在身体前面。肖沉雁整个人都面色凝重,楚天情来势汹汹,这一剑绝对不是好玩的,但是肖沉雁不能退,他的身后是皇帝。可是接下这一剑谈何容易,肖沉雁,运指成剑,一指递出,剑指楚天情,这是想和楚天情硬碰硬。

    两剑相击,竟然有金戈之声,肖沉雁的指点顶住雪恋剑的剑尖,李双和贺行云两人都出于观望的状态,如非必要,他们是不出手的,因为在他们眼中,一个肖沉雁就已经足够了。

    事出有变,肖沉雁面色如金,而楚天情还是平常样子,丝毫没有问题。两个人剑气对拼,到最后,肖沉雁竟然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楚天情似乎嫌脏的样子,一下子就避开了,防止自己被鲜血溅在身上,而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则是过去及时将肖沉雁给扶住了,他们兄弟一向三人齐心。

    肖沉雁自行调息一阵道:“他的内力修为竟然比我还深厚,两位贤弟小心。”

    肖沉雁话一出口,两个人自然是一阵惊心,肖沉雁的内力修为是三个人中最高的,但是肖沉雁的内力竟然还比不上楚天情,这是何等的恐怖。楚天情年纪轻轻,内力之高,必定有特殊的法门什么的,现在的关键不是想楚天情的内力如何达到那么高的,关键是怎样才能够打败楚天情。

    三个人散开,呈三角状将楚天情围在中心,一个人单打独斗已经很明显不是楚天情的对手。通过和楚天情的那一阵比拼,肖沉雁已经不得不三人联手了,他们败不起,败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面对三个人的围攻,楚天情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完全是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看着楚天情如此镇定的样子,肖沉雁的心忍不住打起响鼓来,他和楚天情之前交手,楚天情的实力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一开始倒还没有什么,可是楚天情的内力突然加强,一道凌厉的剑气从内力之中激射而出,因此将自己给打伤,这一点是其他的人没有看出来的。

    三个人是几十年的兄弟,彼此之间配合无间,有着说不出的默契。可是他们的默契再好,也比不上楚天情,楚天情已经是人剑合一,他的人,他的剑完全是一体的,根本是天衣无缝。

    肖沉雁等人看着楚天情的情形,缓缓道:“人剑合一。”

    其他的人则是缓缓点头,三个人同时出手,三道剑气都是从手指间喷薄而发,剑气都是后发先至,可是楚天情的人却不见了。楚天情的人突然就高高跃起,三道剑气完全是打空了。在楚天情落下来的时候,剑气已经是衰竭的时候,于是三人又伸出第二只手,如此剑气交替,源源不绝。

    场中剑气纵横,可是楚天情还没有反攻,他还在防守,当然在皇帝看来,楚天情是被打得没有还手的余地,狼狈不堪。但是陈菲知道,天下间没有人能够是她天情哥哥的对手,苏萧逸也知道,现在楚天情虽然是轻微地被困住,可是他们困得出楚天情一时,但是却困不住楚天情一世,楚天情迟早会强势反攻的。

    长安的人对于楚天情并不熟悉,也没有见过楚天情打架的样子,但是杨亦云看过。在杨亦云的心中,楚天情已经是无敌的象征,没有人能够是楚天情的对手,现在楚天情也许只不过是在观察对手而言。

    楚天情似乎接招已经很久了,三个人的剑气轮番攻击似乎一点成效都没有,楚天情还是毫发无伤。三个人眼神交流一眼,然后点点头,他们立刻变招,三人位置变动,然后虽然还是三角形状,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们之前都是各自为阵,但是现在却结成了一个剑阵,三个人六只手,六道剑气穿梭,经过几个相连之后,竟然结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形状。

    而楚天情就站在六芒星的中央,楚天情剑身一抖,雪恋剑竟然发出一种炙热的光芒,那是剑芒。三人的表情更为凝重了,看来关于楚天情的传说真的是真的,只不过三个人深居大内,对于江湖上的一些传闻已经不太关心,听到楚天情剑芒的时候,只是当做笑话听了听,没想到现在却真的遇上了。

    三个人开始缩小范围,他们要将楚天情消灭在这个剑阵之中。这个剑阵的最大的特点是剑气利用,彼此之间的剑气发出,然后到达对方的手中,然后经过一番运转而又再次发出,如此循环往复,能够将内力最大限度地节约。不仅仅如此,还能够让对手无可适从,根本不敢随意出手。

    剑阵随人而动,人不动,剑阵不容,不管你怎么跳,都飞不出剑阵,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背剑气打穿身体而死。可是楚天情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反而是雪恋剑的剑芒越来越盛,楚天情到底想干什么

    三个人大喝一声,剑阵急剧收缩,他们绝对不能够给楚天情跃出剑阵的机会,一旦让楚天情跃出剑阵,再要困住楚天情就难了。可是楚天情竟然不跃,也不逃,就站在原地等待剑气来打穿他的身体似的。就在剑气快到触到楚天情的时候,楚天情终于动了,他的身子在原地转动,雪恋剑在剑气之中翻转着,剑芒闪动着,楚天情一身雪白,加上剑气,剑芒,形成的光芒将楚天情笼罩着,好像给楚天情披上了一层霞光。

    六道剑芒从六个不同的部位向楚天情打来,可是楚天情一剑斩下,竟然将无形的剑气给斩断了。楚天情雪恋剑在周身翻飞,仅仅是瞬间的事情,六道剑芒皆断,这实在是让人太过于震惊了。没有人会想到楚天情竟然能够用剑芒斩断剑气,换做其他的人根本是想都不敢想,有形的剑芒怎么能够斩断无形的剑气

    可是一切都还没有完,楚天情一旦斩断剑气,雪恋剑上的剑芒就开始收了起来。楚天情雪恋剑开始收藏起了锋芒,但是这让肖沉雁更为注意,这一次楚天情又将要用出什么招式

    剑阵虽然被破了,可是“雁双行”三个人毕竟是老江湖,除了剑阵,各自为阵还是可以一敌的。更何况现在的关键是,楚天情的招式让人防不胜防,他们必须采取后发制人,采取后动,才不会落于被动的情况。 ~ .. 更新快

    楚天情收了剑芒,但是却用起了剑气,这让三人一阵疑惑,同时也是一阵欣喜,因为三个人在剑气上面浸了至少十年,而十年前,楚天情还是个毛头孩子,怎么能够和他们比。不管是使用剑气的手法和技巧,他们三个人都比楚天情胜太多,一旦比剑气,楚天情完全是没有任何的胜算。

    贺行云轻蔑道:“班门弄斧”,于是双手一伸,四道剑气朝着楚天情打去。

    楚天情眼神无风,异常平静,对于迎面而来的四道剑气,在他的眼中看来,好像是四道空气一般,根本是不值一看。楚天情腰身一扭,整个人便是斜斜倒下,而雪恋剑竟然发出了一股弯弯的剑气。原来楚天情斜身就是为了发这一招,肖沉雁的眉头则是皱到了一起,楚天情竟然会化气为刀,这是何等的可怕。

    他们三兄弟,也在研究这一点,可是他们研究了两年还是没有成功地化气为刀,但是楚天情竟然会用这一招,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肖沉雁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感觉楚天情肯定还有其他不为之人的绝招,一定不只有这么一点点的招式。

    这时,肖沉雁想到了一点,楚天情曾经用过飞剑切断了张翊君一条手臂,那一个招式还一面见过楚天情用过。肖沉雁的心情再也不能够淡然平静了,他大喝一声道:“两位贤弟小心了,这厮还有一手飞剑的绝技未用,我们要谨慎对付,千万不能够大意。”

    李双和贺行云两人眉头一点,现在不是他们想大意的时候,他们就算是想大意也不敢。此刻情形紧张,稍不注意就会殒命在此,他们又怎么会不怜惜自己的生命,更何况他们享福也没有享几年,他们才不想死。

    苏萧逸和杨亦云两个人则完全是惊呆了,他们没想到楚天情的剑气竟然能够化成刀状,楚天情的武功简直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都不敢想象,楚天情的武功到底有多深,到底有多少他们没有见过的绝招每一次,楚天情都带给了他们震撼,这一次他们已经被深深地震撼了,但是好像震撼还没有完,对手还没有打败,楚天情还将带给他们什么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