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飞蝗剑雨天地寂

第四百二十四章 飞蝗剑雨天地寂

 热门推荐:
    皇帝对着旁边的人道:“肖沉雁直接将楚天情所谓的飞剑给说了出来,既然说出来了,楚天情还会用那一招么”

    众人没想到皇帝关键时刻竟然还能够如此聪明,竟然还能够想到这一点,一个个都是佩服不已道:“圣上圣明,圣上英武。”

    皇帝的一番话自然也落在了楚天情和雁双行的耳中,这让三人如梦初醒,可是未必皇帝说的就是对的。强者的武功,就算被对方所知,照样会用,因为对方不一定会破,如果破不了,就算是知道对方下一招就要用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可是,楚天情并没有打算用人是人,剑是剑,人剑分二的那一招。

    贺行云的剑气被楚天情用“剑气化刀”给破掉之后,三个人的心中已经生出了一种黔驴技穷的感觉。为什么他们的脑海中竟然如此的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到应该如何对付楚天情。可是就算是一片空白,也必须要想出对策,现在已经不是和以前一样,对手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随便怎么打都是赢。

    肖沉雁心想,楚天情的剑神之名不是吹的,果然是有着一番实力,看来罗战的死并不是大意,而是真的打不过。而这恰恰给了肖沉雁一线灵感,罗战那么强硬的一个人,连罗战都打不过楚天情,那么说明和楚天情硬对硬完全是自找死路。

    肖沉雁大喊一声道:“以柔克刚。”

    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立刻心领神会,三个人不再是用剑气强攻,而是变攻为颤,只要有两个人缠住楚天情,剩下的人便可以趁机一举将楚天情击败。缠住楚天情的责任自然是落在了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的身上,他们两个人利用剑气为自己掩护,然后欺近楚天情,他们变剑为手,缠丝手,擒拿手,各种黏人的招式朝楚天情攻去。

    至于肖沉雁,他则是远远地审视着楚天情,只要有任何的可趁之机,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攻上去,用最强的一击给予楚天情致命的打击。楚天情现在的情形并不乐观,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近身,一个人用缠丝手,一个人用擒拿手,企图制住楚天情,就算制不住,也要缠住,要让楚天情完全腾不出手来防备肖沉雁。

    楚天情渐渐地被缠住了,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楚天情仅仅是一柄单剑,他根本就不想用手和其他的人有接触。看着楚天情渐渐地陷入了险地,陈菲和苏萧逸都是非常着急,陈菲对着苏萧逸道:“你赶快帮帮天情哥哥。”

    苏萧逸也是一脸的愁闷,他的能力怎么会是三人的对手,于是苏萧逸将目光投向了皇帝。苏萧逸心想,只要制服了皇帝,那么其他的人顾忌皇帝的姓名,一定不敢再动手,可是那样子做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少剑山庄所有的人都要被砍头的。苏萧逸迟疑了,这让陈菲很是焦急,可是就是在苏萧逸这迟疑的一段时间内,场中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

    就在苏萧逸迟疑的时候,楚天情已经脱离了李双和贺行云两人的纠缠,苏萧逸看见了楚天情用腿,这是苏萧逸第一次看见楚天情用腿。楚天情双脚翻飞,整个人倒立,一下子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纷纷被打退。可是就算是楚天情用腿,李双和贺行云两个人也要将楚天情给缠住,他们发现一旦给予楚天情足够的空间,楚天情根本是制不住的。

    但是楚天情的腿法却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承受的,他们两个人虽然不像丁健那样子被一脚踢断了手骨,可是被楚天情踢中也实在是不好受。两人灵机应变,使出剑气,四道剑气朝着楚天情四个部位打来,但是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是,楚天情竟然用脚发出了剑气,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楚天情竟然用脚发出了剑气,这是叫脚剑还是趾剑风流神捕冯小乐脸上的震惊过犹不及,一切果真如同铁面那个家伙说的一模一样,楚天情会用脚发出剑气。

    雁双行三个人彻底是震惊了,楚天情到底还是个人么,为什么这么厉害不仅仅能够化气为刀,还能够用脚发出剑气,雁双行三个人都已经在怀疑了,楚天情会不会达到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发出剑气这并不是不可能,很久以前,就有人达到过这样的境界,随心所欲,剑气可以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发出,头发都能够伤人。

    令雁双行三人庆幸的是,楚天情看样子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如果楚天情要是真的达到那个境界,他们三个人现在肯定拔腿就逃了。就在楚天情用趾剑同时,肖沉雁找到了破绽,于是趁机而起,凌厉而快疾,这一道剑气,直接打中楚天情。这并不是楚天情没有发现,而是楚天情的速度慢了一拍,仅仅是一拍,高手较量比的就是微末的时间。

    楚天情本来是倒立,他看见肖沉雁攻来,整个人立刻倒转翻身,可是就是慢了那么一下,就被肖沉雁的剑气给狠狠地击中。可是肖沉雁却感觉自己这一记剑气好像打在了钢板上,震得自己的手指发麻。这一指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的作为,至少楚天情被这一剑击中,虽然伤不重,但是整个人都被打向了路旁的店铺。

    楚天情的身子撞上了店铺,可是反应却是让人叹服,他仅仅是眨眼间便又站立,整个过程也没有倒地。楚天情的衣服还是那么的白,脸上还是那么冰冷的表情,并没有任何一丝受伤的迹象。

    皇帝看到楚天情被击败,拍手道:“好...”

    皇帝第二个好字还没有说出口,楚天情便已经站立了,看着楚天情那冷冷的眼神,皇帝的喉咙上下动了动,那些话竟然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他看着楚天情的眼神,实在是有点害怕,于是改道:“三位爱卿速速打败这个狂徒,朕重重有赏。”

    皇帝这一番话说出来,在雁双行三人听来却不是高兴,他们完全高兴不出来,因为楚天情不好对付,他们对自己能不能够赢并没有把握,甚至他们还有不好的感觉,他们会输。

    也许是因为肖沉雁的那一记剑气,让楚天情震怒了,楚天情脸上的表情更加冷了,简直是冷得可怕。楚天情的脸色越冷越可怕,就说明接下来更难对付,但是就算是楚天情再怎么难对付,他们也无法躲避。就算是他们想躲,楚天情也不会放过他们。

    楚天情缓缓走向了三人,其他的人纷纷避之不及,同时苏萧逸注意到一点,楚天情的长袍无风自动,而且还不是简单地动,楚天情的长袍竟然平展开来,而楚天情整个人竟然平地而起。众人都看得呆了,这难道是要飞升了么这当然不是飞升,肖沉雁一张老脸都发愁了,楚天情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令人惊奇,怎么一些惊世绝学他都知道,不仅仅是知道,而且还很精通。

    肖沉雁道:“你们谁知道他师父是谁”

    其他的人不知,可是苏萧逸却回答了,苏萧逸答道:“我们的师父是晴空剑客。”

    肖沉雁三人一震,楚天情的师父竟然是心怀若谷,灵悟大师。

    肖沉雁叹息道:“楚天情的师父是灵悟大师,那么楚天情会御风形影这样的绝世武功并不稀奇,当年晴空剑客在江湖上学武成痴,任何门派的武功,只要他看上了眼,想尽办法都要学到,晴空剑客可是搜罗了一大筐武林秘籍,没想到这一些武功都被楚天情给学了。”

    李双不禁道:“大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肖沉雁道:“猜的,如果不是晴空剑客那老家伙倾囊相授,甚至将一身功力都传给了楚天情,楚天情又怎么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又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武功。”

    这些话在别人听来也许感觉很有道理,但是在苏萧逸听来就不一样了,风雪老人所有的武功秘籍都在玄微洞中,每个徒弟都可以随便看,随便学,只不过每个人的天赋不一样。楚天情能够全部学会,那是他的天赋和辛苦所得,自己当初虽然也看过,可是自己看着那些剑法就想睡觉,因此学了个半吊子。但是勤奋也有如同朱羽霄的,可是并没有学得怎么样,但是有一点苏萧逸还是承认的,他相信风雪老人是将一身功力传给了楚天情,不然楚天情的内力不可能那么强。

    不过,风雪老人所起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主要还是因为楚天情个人,能够将玄微洞中的武学全部学遍,不是人人都能够办到的,就算是看完也已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贺行云打断两人的对话道:“大哥,你们看楚天情这是要干什么”  . 首发

    三人向上望去,楚天情的周遭流光涌动,衣袍平展,看上去的确有点仙风仙骨的意味,不过还是给人太过于冰冷的感觉。

    三个人都看不懂楚天情废那么大的气力,在两丈高的高空干什么,先不说楚天情是怎么做到的,光是保持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掉下来已经是一件很耗费内力和精力的事情。

    三个人一时间也忘记了要动手,其实就算是想动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动手。

    皇帝大怒道:“你们三个人还在等什么,还不将他给朕打下来,难道是要朕亲自动手么”

    三个人听了皇帝的话,互相看了一眼,决定三个人合力打出一道剑气,用这一道霸伦无绝剑气,将楚天情给打下来。三人合力发出一记剑气,这道剑气一开始很快,但是越上升就越难,仿佛受到了一种阻力。剑气进入了楚天情周遭的流光,然后流光涌动,一下子将那一道剑气给包覆起来。

    接下来,楚天情周遭的流光涌动得越来越厉害,就好像气囊满了要爆裂开来一样。终于在最后一刹那,空中的流光爆裂开来,但是却不是爆炸。只见无数的白光急剧地打向地面,然后众人听见了一声轻喝:“飞蝗剑雨。”

    那是无数道细小的剑气,真的如同下大雨一般,又恰如飞蝗一般,飞蝗过境,寸草不留,剑雨过后,天地寂灭。雁双行三个人看见无数的剑雨的时候,他们已经逃不了了,只有运气内力抵抗,可是剑雨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根本接不过来。就算他们三人再怎么尽力,也总会有疏漏,只要被一道剑雨击中,那么便会便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剑雨打中。等到剑雨停下的时候,雁双行三人,只剩下肖沉雁带着满身的伤痕,勉强站立着,但是却也摇摇欲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