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皇帝狼狈不如狗

第四百二十五章 皇帝狼狈不如狗

 热门推荐:
    肖沉雁看着地上两位兄弟惨死的模样,悲从中来,可是他也无力了,他的伤也非常重,他也只剩下一口气了。肖沉雁的心中是后悔的,充满了悔恨,兄弟的惨死,他要负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他错误的估算情形,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如今兄弟三人,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活着,虽然他也快要死了,肖沉雁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悲凉,江湖人物江湖死,武林白骨武林埋,果然还是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楚天情缓缓落地,如同天神下凡一样,陈菲看在眼中,心中欣喜得不得了。至于其他的人则是各有感受,杨亦云则是充满了震撼,楼主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天下间再也没有人是他的敌手。

    楚天情落地之后,肖沉雁望着楚天情,良久才道:“你果然是剑神。”

    肖沉雁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倒下了,忠义三剑侠雁双行死了,他们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皇帝这下子可真的是慌了,整个人都瘫软在龙辇之上,身子不住地向后缩去。他已经完全惶恐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连大内高手中最厉害的“雁双行”三位都死在了楚天情的手下,他应该怎么办,还能够有谁来救他

    楚天情缓缓地走向了龙辇,再也没有人敢当在楚天情面前,如果说之前他们有胆量,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楚天情的厉害。现在他们知道了楚天情的厉害,无人胆敢挡在楚天情的面前,皇帝慌张了,大喊道:“护驾护驾。”

    丞相立刻跑到了龙辇面前,为了表示他的忠心,他对着楚天情喊道:“逆贼,皇上乃是九五之尊,你怎么可以伤害皇上,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伤害到皇上。”

    这句话说得皇帝心中一喜,心想丞相果然是忠臣,对朕忠心耿耿。可是丞相的话音刚落,楚天情的剑就扬起来了,毫不留情的一剑,丞相倒下了,像是无尽的嘲弄一般。

    皇帝立刻慌了,这下子他最后的忠臣都死了,他应该怎么办

    楚天情一跺脚,整个人就那样轻飘飘地上了龙辇之上,这下子所有的人都震撼了,楚天情竟然敢上龙辇,而且他站得还比皇上还要高,这是多么大胆

    皇帝畏畏缩缩着,可是却无处可躲,但是他口中还是念念不忘道:“我是天子,你不能伤害我。”

    楚天情听了这句话后,脸上还是那么冷漠,冷冷地看着皇帝道:“我杀了你,我是不是就是皇帝了”

    这句话说得皇帝一愣,楚天情竟然要杀他,楚天情竟然要杀他。

    皇帝看着楚天情的那冰冷的脸,心中无比的恐惧,他绝对相信楚天情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他急急忙忙地爬到楚天情的脚边,抱着楚天情的脚痛哭流涕道:“英雄,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我也不治你罪了。”

    可是楚天情对于皇帝的求情,并不为所动,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皇帝狼狈的样子被其他的人看在眼中,大家的心中都是充满了震撼,皇帝竟然都是如此,在死的面前,也许每个人都会将人性的弱点给暴露出来。哪怕是皇帝,哪怕是九五之尊,都是平凡的人而言,在死亡面前都是害怕无比,甚至越是上位者,越是怕死。

    楚天情一直无动于衷,这让皇帝急坏了,如果楚天情杀心一起,一剑将自己杀了那可怎么得了,自己还年轻,自己还不想死。

    皇帝的声音更加悲切道:“英雄,求求你,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后宫三千,金银珠宝,你要什么官都给你,大元帅,丞相,什么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但是楚天情却还是无动于衷,他只是用着冷冷的眼神看着皇帝,皇帝完全看不懂楚天情的眼神,只知道楚天情要杀他。

    楚天情缓缓拔剑,这下子要动真格的了。

    皇帝一下子面如死灰,大哭道:“我连皇位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我连皇位都可以给你。”

    众人皆惊,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皇上,九五之尊,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实在是让众人心寒。已经有很多人在心中开始鄙夷皇帝,甚为皇帝,竟然如此没有骨气,竟然如此怕死,竟然要将皇位让给他人,只是为了活命,简直不配作为一个皇帝。可是众人在鄙夷皇帝的时候,却没有想过,如果楚天情的剑是放在他们的头上,他们还会那么淡然地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么

    楚天情的剑刺了下去,可是皇帝并没有死,他只是惨嚎起来,楚天情并不是要杀他,楚天情断了右手食指和左手无名指,并且在他的胸口斜斜地划了一剑,这一剑刚好是划断了龙头。这一剑划得并不深,只是伤及表面,楚天情做完这一些,然后下了龙辇,而皇帝整个人还在嚎叫着,但是他的声音却隐忍着,因为他害怕楚天情突然间又改变主意来找他的麻烦。

    楚天情缓缓地走到了陈菲和苏萧逸的身边,然后淡淡道:“我们走。”

    苏萧逸和陈菲等人这才跟着楚天情的背后,离开了崇仁街。至于皇帝,他则是等楚天情走远了,才嘶吼道:“还不赶紧将朕送回皇宫,喊太医来给朕疗伤。”

    众侍卫和官员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将皇帝抬回了皇宫。一切就好像是一出闹剧一样,可是留给其他的人却是不一样的想法。皇帝的形象也变得不那么贵重,不再那么高高在上,皇帝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会怕死,甚至是怕的要死。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那么楚天情的想法是什么,也许楚天情的想法便是:“杀了你,我是不是就是皇帝了”

    楚天情走了,皇帝的大队人马也走了,地上的尸体也被打扫干净了,一切都像是眨眼之前,可是一切都好像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地上的痕迹被扫除之后,只剩下一些人窃窃私语,当然也有的人是聪明的,什么事情能够说,什么事情不能够说,他们自然是知晓的。

    天下间,有些事情是可以遮住的,可是,有些事情也是遮不住的。皇帝自然不希望这件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可是只要楚天情还在长安城内,他就无法将消息封锁。故此,消息传得飞快,如果楚天情不在长安城内,也许,那一天看见天子屈辱模样的人都会一一地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世上。

    楚天情回到了客栈不久,唐惊江就立刻找到了楚天情一行人,问道:“听说你们将天子给打了”

    苏萧逸笑道:“我们哪有胆量打当今天子,一切都是十少做的。”

    楚天情并没有过多地停留,只是丢下一句道:“别忘了今晚的行动。”

    苏萧逸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和唐惊江道:“你不知道,今天十少可威风了,你没看到那个狗屁天子跪倒在十少脚边求饶的样子,简直是太过瘾了。”

    唐惊江眉头都皱到了一起道:“你们怎么可以打天子这下可闯了大祸了。”

    苏萧逸笑道:“唐老,您还是太过于杞人忧天,你是没有看到天子那熊样,一开始耀武扬威,但是那个什么雁双行三个老头一死,天子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还说要将皇位传给十少呢。”

    唐惊江道:“等等,你说什么,忠义三剑侠死在了楚天情楚公子手上”

    苏萧逸于是便将事情的原原本本,抑扬顿挫地说了出来,不一会都是挤满了围观的人。突然有人提问道:“要是皇帝回宫之后,要报复怎么办”

    苏萧逸笑道:“有十少在,就算是皆那个天子一个胆子,谅他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皇帝一行人回到皇宫之中,经过御医包扎好伤口之后,他面色很冷地坐在龙椅上,然后下面的一大排大臣都是跪在地上的。皇帝今天出行的事情,他们就算没有随行,也有耳闻。

    皇帝震怒道:“有谁能够去将那个胆大包天的逆贼楚天情给我拿下,朕重重有赏。”

    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应答天子的话,天子震怒道:“你们这群饭桶,朕养你们能够有什么用朕有难的时候你们不能够帮助朕,也不能够救朕与危难之中。”

    面对皇帝的歇斯底里,众臣没有任何的一个人敢于申辩,皇帝气了好久,才终于有点累了,坐在龙骑上,看着群臣,于是大怒道:“你们的难道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么,就让那个楚天情逍遥法外”

    于是有人谏言道:“我们为何不派遣军队去捉拿楚天情,谅那楚天情武功再高,就算是能够打败一千人,他能够打败一万人么十万又如何”

    皇帝点点头道:“好,这是个好主意。”

    但是铁面神捕立刻出来反对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

    皇帝阴沉着脸道:“为何不可”

    铁面神捕道:“楚天情不是一般的贼寇或者江洋大盗,他是剑神,武林中人,轻功高绝,更何况楚天情剑法独步天下,轻功天下第一。如果皇上一旦派人去捉拿他,恐怕还没有捉住他的人,他就已经来到了皇宫,对皇上不利。”

    一想到楚天情,皇帝就害怕,可是越是害怕,皇帝就越要杀楚天情。

    皇帝在犹豫不决,铁面神捕道:“皇上,臣还有一言,保证陛下听了以后便会知道如何。”

    皇帝道:“有什么方法快说。”

    铁面神捕道:“皇上,此话只可以说给你一个人听,为了皇上的安慰,有劳陛下移步。”

    一听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皇帝就算是不情愿,也只好移步。

    两人来到了御花园之后,皇帝不耐烦道:“薛公正,你有什么话快说。”

    铁面神捕道:“皇上还记得身上的伤么”

    一提到身上的伤,皇帝就暴怒如雷,一拳头擂在桌子上,结果痛得嗷嗷叫。铁面神捕并没有等皇帝的痛楚好了,便直接道:“楚天情在皇上身上总共留下了三道伤痕,分别是右手食指,左手无名指,和胸口处,他这是在警告皇上。”

    皇帝听铁面神捕这么一说,也立刻关心起来道:“他在警告我什么”

    铁面神捕道:“民以食为天,楚天情断掉陛下的食指,便是在警告皇上,你要以百姓为重,不然他就会灭了这个天,然后左手的无名指,这是楚天情在告诉陛下,你今天是天子,也可能明天什么也不是。”

    皇帝有点坐立不安了,于是追问道:“那第三个呢”

    铁面神捕道:“第三个的意思在明了不过了,他一剑划过,仅仅是划破了龙袍的龙头,但是并为危害皇上的龙体,这意味着他要杀皇上易如反掌,他能够放掉皇上,也能够随时杀掉您。”

    皇帝急道:“薛爱卿,你帮我杀掉楚天情,我封你为兵马大元帅。”

    铁面神捕道:“皇上,不是臣不愿意,实在是臣不是楚天情的对手。”

    皇帝道:“那你告诉朕,天下间有谁是楚天情的对手”

    铁面神捕摇头道:“没有人是楚天情的对手,天下间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是楚天情的对手,他是剑神,他天下无敌,至少臣不知道连忠义三剑侠雁双行三位都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还有谁能够是楚天情的对手。”

    皇帝道:“那朕的生命不就捏在他的手上么”

    铁面神捕道:“楚天情只是江湖人,他不会管朝廷的事情,只要皇上勤政爱民,不要去招惹楚天情,更不要寻思去报复,否则就算是有十万大军,也保不住皇上的命。” 嫂索十三少剑

    皇帝道:“那个楚天情真的有那么厉害”

    铁面神捕道:“皇上,楚天情的厉害,你也是亲眼所见,这根本是毋庸置疑的,只要皇上和楚天情井水不犯河水,那么便能够相安无事。”

    皇帝道:“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

    铁面神捕道:“皇上,能忍者,方为大丈夫,更何况皇上乃是九五之尊,更能够忍人所不能忍。”

    皇帝面色稍微缓,沉吟许久,进过一番思虑,缓缓道:“那好,那这件事情朕就不追究了,朕不治他的罪,也不派人去捉拿他,只要他不要来骚扰朕,不要来伤害朕就行了。”

    铁面神捕道:“皇上圣明,楚天情一定不会再来找皇上的麻烦,更加不会危害皇上。”

    皇帝起身,向大殿走去,铁面神捕看着皇帝的背影,在心中不禁想,楚天情之所以不杀皇帝,恐怕是为了天下吧,给皇帝身上留下三处伤,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