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玉笛散此生成憾

第四百二十八章 玉笛散此生成憾

 热门推荐:
    狄玉楼看着李傲放,面无表情,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异常的平静。似乎李傲放等人就像是空气一般,狄玉楼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到来。

    狄玉楼只是看了李傲放一眼,然后便又转过头去吹着自己的玉笛,笛声响起,淡淡的幽怨中夹杂着悠远,仿佛西风无限恨都被吹在这一曲湖畔中。笛声的声音很低沉,听着让人忍不住伤悲,狄玉楼似乎再为自己吹着最后的丧曲。

    李源望了望李傲放,他在等李傲放发号施令,狄玉楼这样子反而是让众人有点莫名其妙,都要死到临头了,竟然还能够如此平静,难道世间真的有不怕死的人么

    李傲放并不急于动手,因为狄玉楼已经是无路可逃,就算插翅也难飞。

    狄玉楼一曲毕,自顾自地道:“笙歌淡,柔肠寸断。玉笛散,此生终成憾。”

    然后,狄玉楼闭上了眼睛,李傲放看着狄玉楼那样从容赴死的样子,不由得愣了一愣。他在心中思考着,到底是现在将狄玉楼杀了,还是将狄玉楼给监禁起来,威胁少剑山庄

    对于狄玉楼来说,他吹完了最后一曲,对世间再无留恋,他注定等不到杨樱爱,一切都只叹朝云散,飞羽忆巫山,此生终有叹。有时候抗争是没有用的,更何况狄玉楼已经无心抗争,也抗争不了,他只想静静地等死。

    李傲放心中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最后还是决定杀了狄玉楼,一面夜长梦多。囚禁狄玉楼,还要担心楚天情来救人,如果楚天情来救人,李傲放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楚天情困住,与其如此还不如,在这里就将狄玉楼杀了,然后将尸体送回少剑山庄。

    李傲放低声道:“动手,给他一个痛快。”

    李源点头,拔剑,迅疾的一剑,一下子就刺穿了狄玉楼的心脏。在冰冷的剑刺入身体的那一刻,狄玉楼的嘴角有笑,可是却不知是苦笑,还是解脱的笑。狄玉楼的笑,好像是有着无比的幸福一样,看得众人有所不明白,为什么死了还那么开心的样子。

    狄玉楼虽然一剑无力开口说话,可是他在心中却对着自己道:“樱爱,我终究是等不到你了,我还是不能够和你一起到白头。”

    狄玉楼死了,他死得时候并不痛苦,死对他来说,也许真的算不上什么痛苦,他的心早已经死了。

    李源问道:“堂主,现在怎么做,是将他的尸体运回去,还是”

    李傲放有点看不懂狄玉楼,一直在思索中,直到李源喊了几声才反应过来,缓缓道:“把他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我们只需要将他的余玉笛带走就行了。”

    李源等人得令,将狄玉楼手中的玉笛“问情剑”给夺了下来,然后随便找了一片山坡,将狄玉楼给埋了,就在一个不知名的草地之下,无碑也无坟。狄玉楼就葬在这里,没有人找得到,狄玉楼就随着这三尺黄土永远地安眠在风雪谷中。

    李傲放等人离开了风雪谷,风雪谷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是再也没有低沉哀伤的曲调响起,从此风雪谷只剩下风雪。当三个月后,杨樱爱再回到风雪谷的时候,风雪谷中没有她预期中的那样子,狄玉楼在谷中等她。她将整个风雪谷都走了一遍,可是却再也没有看见狄玉楼,她将所有和狄玉楼有关的记忆都走了一边,最后停在了当初和狄玉楼相遇的巨石上,可是巨石上的血迹早已经被雨水冲掉,再也没有任何关于狄玉楼的痕迹。

    当然,那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三个月后,世事无常,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

    少剑山庄今天很热闹,因为兄弟都聚集了,江子越,雷清玄和顾倾城等三人都已经返回了洛阳。而今天也是他们为温夕寒送行的日子,温夕寒要离开洛阳,离开温府,和石雨沫两个人去南疆,过着隐居的日子,你来耕种我来织。

    众人很高兴地为温夕寒送行,温夕寒这一去,无疑是幸福的,可以过上其他人都羡慕的生活。红颜相伴,远离江湖的腥风血雨,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温夕寒和石雨沫两个人离开了洛阳,君傲堂并没有派人去拦截,因为温夕寒不好拦,更何况他们现在不欲打草惊蛇,只要楚天情一死,莫说是一个温夕寒,就算是十个温夕寒也对君傲堂没有任何的威胁。

    可是,就在君傲堂离开洛阳的当天黄昏,少剑山庄收到了一件礼物,说是给众位庄主的。当时是唐素欢接下礼物的,他打量着狭长的盒子,思索着盒子中到底是装的什么唐素欢并没有等其他的人,于是自行拆开了,里面并没有任何的书信,只有一根精致的玉笛。

    唐素欢看着玉笛,有点眼熟,但是不确定,于是他找到了其他的人,苏萧逸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四哥狄玉楼的玉笛,里面暗藏的是“问情剑”。

    苏萧逸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急问道:“素欢,四哥的问情剑是谁送来的”

    唐素欢道:“我也不清楚,有个人说这是送给我们庄主的礼物,然后下人就交给了我。”

    兄弟九人都齐聚了议事厅,议事厅的中央则是放着狄玉楼的玉笛,每个人的眉头都是紧锁的。有人将狄玉楼的玉笛给送了过来,经过众人的鉴定,这是狄玉楼的问情剑不假。狄玉楼的问情剑在这里,那么狄玉楼呢,他人在哪里

    轩辕剑天道:“各位兄弟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苏萧逸愤怒道:“这一定是有人将四哥给抓住了,才将玉笛送了过来。”

    江子越道:“既然是想要威胁我们,为什么连一封书信都没有,只有一根玉笛”

    苏萧逸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书信,但是我就是觉得四哥一定是被他们抓住了,他们很可能稍后会将书信送来。”

    众人想法不一,最后轩辕剑天问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楚天情。

    楚天情道:“玉楼已经死了,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问情剑已经失去了光泽,想必主人已亡。若是要挟,必定有书信,没有书信已经表明玉楼已经遇害。”

    苏萧逸问道:“为什么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楚天情道:“人有灵犀,剑亦有灵犀。”

    楚天情的一番话,让众人不得不相信狄玉楼已经死了的事实,可是凶手是谁呢

    凶手很容易想到,少剑山庄自从建立以来,结过的仇家最大的便是君傲堂,除了君傲堂再无其他。其他的仇家都是楚天情一个人结的,并不会涉及到其他的人,因此这一次杀害狄玉楼的凶手便是君傲堂。  . 首发

    少剑山庄上下全部披麻戴孝,为狄玉楼吊唁,他们并没有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刚刚离开洛阳的温夕寒,因为温夕寒刚刚才离开洛阳,如果不是必要,就不必打扰温夕寒的平静生活了。如果将此事报告给温夕寒,那么温夕寒退出江湖将会变得遥遥无期。

    少剑山庄上下一片悲愤,他们不仅仅要为狄玉楼报仇,还要为其他死在君傲堂手中的人报仇。十三兄弟,如今已经有三人死在了君傲堂的手上,这一点让轩辕剑天等人完全不能够容忍,如此下去,兄弟十三人估计没有几人能够逃出君傲堂的毒手。

    但是要为狄玉楼等人报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狄玉楼的武功在君傲堂之中,是可以排第六的,可是却也是死在了君傲堂的手上,可见君傲堂的实力。要打败君傲堂,就一定要自身自强不息,只有自身足够强大,才能够在君傲堂来袭或者暗算的时候,奋起反抗,直至打败君傲堂,这样才不至于重覆狄玉楼等人的覆辙。

    此后,少剑山庄上下开始勤奋练武,鸡未鸣时,便已经有人起身练剑,那个人便是苏萧逸。对于狄玉楼的死,苏萧逸是最不能够接受的,他和狄玉楼的感情是最好的,可是如今狄玉楼竟然死了。他要为狄玉楼报仇,就要努力练剑,苏萧逸论武功不是狄玉楼的对手,可是狄玉楼都死了,他如果不勤加练剑,那么他就算是碰上了君傲堂的人,也无法为狄玉楼报仇,甚至还要其他的人为他报仇。

    就连一向最懒的苏萧逸都变得如此认真,这自然激励了其他的人,一下子少剑山庄上下勤奋之风盛行。可是,在所有的人都努力的时候,最为懒散的那个人,反而是楚天情,楚天情每天都起得很晚,变得越来越嗜睡。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以前楚天情虽然算不上起得很早,但是也不会是日上三竿才起来。虽然睡得很早,但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子,吃过了晚饭,就睡去了。这让陈菲非常奇怪,可是陈菲却没有多说,因为楚天情不主动说,其他的人问也是白问。

    不过,有一点倒是令人很开心的,楚天情醒了之后,偶尔会去指点一下众人的武功,以前,他是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或者是众人求他,他才答应。现在楚天情竟然主动指点众人的武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有着楚天情的指点,他们的武功就能够进步得更快,才能够更早地找君傲堂,为死在君傲堂手中的兄弟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