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唐门天殇斗天情

第四百二十九章 唐门天殇斗天情

 热门推荐:
    唐歌离开唐门前往长安的时候,唐天殇也悄悄地离开了唐家堡,虽然唐宋绝一再严令禁止唐天殇离开唐家堡,可是唐天殇还是趁着唐歌离开唐家堡的时候,偷偷离开了唐家堡。

    唐歌前往长安,唐天殇则是前往洛阳,他要去找楚天情,为爱子唐四报仇。唐天殇离开唐家堡的第五天,唐宋绝便发现了,他一问之下,原来唐天殇竟然在五天前离开了唐家堡。唐宋绝勃然大怒,亲自带着人手前往洛阳,他们要用最快的速度追上唐天殇,一定要将唐天殇拦截下来,千万不能够让他和楚天情交手。

    唐天殇早早就到了洛阳,当时楚天情还在长安,并没有回来,于是唐天殇便在洛阳中等待楚天情,同时搜集有关于楚天情的情报。他要打败楚天情,如果是光凭武力是不够的,一定要用计谋,自己暗器的能力是如何的,唐天殇是格外清楚的。

    对于唐天殇到达洛阳,唐玉缺很是奇怪,可是唐玉缺却还是恭恭敬敬地将唐天殇给接待着。待唐歌来到洛阳的时候,发现了唐天殇竟然也在洛阳,唐歌当场便知道了唐天殇是如何来到洛阳的。

    唐歌和唐天殇进行了一次谈话,唐歌道:“三伯,你还是回唐家堡吧,不要找楚天情报仇。”

    唐天殇道:“我找楚天情报仇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最好别管,更何况我不一定就会输在楚天情的剑下。”

    唐歌道:“不是我贬低你,也不是我抬高楚天情,天下间没有人能够打败楚天情,除了他自己。”

    唐天殇坚定道:“我既然来了洛阳,就绝对不会空手而回。”

    唐歌略显无奈,唐天殇是他的三伯,他又不可以对长辈动手,可是他又不能够规劝唐天殇,于是唐歌只好用最快的飞鸽,将信息传给唐宋绝,唐歌虽然拿唐天殇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是唐宋绝却绝对能够让唐天殇听话。

    唐歌只有防范着唐天殇找上楚天情的麻烦,同时将这一个消息告诉给楚天情知道,希望楚天情不要理会唐天殇的挑衅。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唐歌将唐门的势力迁往长安也拖延了下来,虽然已经开始慢慢地将物品等转移到长安,但是唐歌和唐玉缺等人却是因为唐天殇而留了下来。

    唐门虽然将中原总舵迁往了长安,可是一些小的联系站却是保留了下来,这些是唐门情报系统中的必要的一环,不管怎样都是会保留的。

    唐天殇虽然由于唐歌的限制和监督,唐天殇在洛阳也并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唐天殇在忍耐,他不急,他有的是时间,他还在收集楚天情的情报。

    唐天殇也私下找过楚天情,可是楚天情却是完全不予理睬,从来就没有回应过任何的话。唐天殇也得不到什么关于楚天情的致命所在,也不能够让楚天情和自己交手,但是他相信他总能够找到的。可是由于唐歌的干预和限制,唐天殇始终不能够顺利地和楚天情交手,索性唐天殇离开了中原总舵,没有唐歌的限制,行事起来就会方便无比。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唐天殇竟然找到了李傲放,这实在是令人吃惊的事情。经过李傲放的提点,唐天殇终于有办法让楚天情和自己交手了。同时,唐天殇要和楚天情交手,这让李傲放很高兴,能够看到楚天情狼狈的样子,自然是高兴的。李傲放并不能够确定唐天殇是不是能够打败楚天情,但是有一点能够确定的是,不管哪一方胜败,只要是死了人,那么少剑山庄和唐门的矛盾将会变得不可调和,这个时候便是君傲堂的大好时机,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李傲放推迟了碧落镇之行。

    李傲放要在洛阳看一场好戏,唐天殇在他的指点下,将陈菲给抓了,然后给楚天情写了一封信,约楚天情在洛阳城郊较量。他要为儿子唐四报仇,如果楚天情不来,那么陈菲将会收到非人的凌辱。这一个主意当然是李傲放替唐天殇想出来的,同时唐天殇也想确定一个事情,莫北在楚天情的心中还有没有分量,莫北还值不值得自己去利用,如果试探出来,楚天情对于女子,并没有任何的爱怜之意,那么碧落镇之行也可以取消了。

    但是,如果楚天情奋不顾身来救陈菲,那么莫北就值得好好利用一番,莫北将会成为李傲放对付楚天情致命的杀手锏。

    陈菲被绑的消息被人送到了少剑山庄,立刻就报告给了楚天情,楚天情缓缓地将纸条看完,并没有说任何的话。楚天情异常的平静,平静得吓人,众人不知道他接下来火做什么。陈菲一直是跟着楚天情的,似乎就没有离开过楚天情的身边,众人也不是很清楚陈菲和楚天情两个人之间到底算是什么关系,只知道陈菲一直叫楚天情叫天情哥哥,也许只是哥哥吧。

    少剑山庄自然将此事通知了唐歌,唐歌不等楚天情,便已经带着唐玉缺前往洛阳南郊,在唐天殇约定的地点找唐天殇。唐歌要试试看,能不能够说动唐天殇,将陈菲放了,或者是从唐天殇的手中将陈菲给劫下来,一定不能够让两个人交锋,楚天情手下,不留活口,也许唐天殇不知道,但是唐歌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哪怕美人如同周智代都被楚天情无情地杀了。

    唐歌心中很是担心,就算唐天殇有唐宋绝作为依靠,可是楚天情会不会看在唐宋绝的面子上,对唐天殇手下留情唐歌希望,楚天情最好是不赴约,就算是楚天情不赴约,唐天殇也不会将陈菲怎么样。可是,楚天情一定会赴约,因为天下之间,还没有可以让他害怕的事情。

    楚天情来了,和少剑山庄众人一起来的,楚天情走在最前头,楚天情走得并不快,可是每一步却都让人不可轻视。楚天情就那样闲庭信步地走来,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言语,却是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唐歌看着忍不住皱眉,这一战难道终究是难免的么

    也许这一件事情,从唐四少爷死了之后,就注定无法调合,也许只有一战才能够解决。唐宋绝还在向洛阳赶,他很快就能够到达洛阳南郊了。但是,楚天情和唐天殇之间的战斗,能不能够等到唐宋绝来

    唐天殇终于等到了楚天情,他整个人都有着无法抑制的激动,他终于要亲手为儿子报仇了。

    唐天殇大笑道:“楚天情,你终于来了,我要为我儿子报仇,你给我拿命来。”

    楚天情并没有搭理唐天殇,只是冷冷道:“陈菲呢”

    唐天殇拍了拍手,陈菲就被人从一辆车子中推了出来,陈菲终于看见了楚天情,然后便大喊道:“天情哥哥,救我。” 嫂索十三少剑

    楚天情缓步走向陈菲,可是却被唐天殇伸手给拦住,唐天殇怒道:“你也未免太不将我唐天殇放在眼中了,你以为唐门唐三是什么人,岂是你这般容易说救人就救人的”

    唐天殇三枚风雨离梭飞出,打向楚天情,可是楚天情的人影,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唐天殇的面前,他已经来到了陈菲的面前。而看着陈菲的人早已经吓呆了,楚天情手指覆上绑住陈菲的绳索,绳索立刻就断开。

    楚天情这一手轻功,让唐天殇无可奈何,但是唐天殇心中却暗喜,只要楚天情接触到陈菲,那么楚天情便会中毒。唐天殇早已经在陈菲的身上下了毒,只要楚天情手碰上了,就一定会中毒,连内力都施展不开,只要楚天情无法施展内力,那么唐天殇便再也不用害怕楚天情。

    可是楚天情仅仅只是用剑气破开了陈菲身上的绳索,却并没有接触陈菲,反倒是陈菲,一把冲到了楚天情的怀中,仿佛是受了什么很大的委屈一样,哭个不停。唐蓉和唐歌等人一起,自然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这一刻,唐蓉也非常希望,被绑着的人是自己。

    楚天情面向唐天殇,本来还担心楚天情不会中毒,现在看来,完全是多余的担心,陈菲成功地帮了他一个大忙。楚天情冷冷地注视着唐天殇,他现在要带着陈菲返回少剑山庄众人所站立的地方。可是,唐天殇轻易地让他过来了,但是这一次必定不那么容易让他返回,不然唐天殇可就一点面子都没有了,更何况这一次楚天情还带着一个基本上不会武功的陈菲,可谓是有着不小的困难。

    楚天情任由着陈菲将自己抱得紧紧的,他的内力在提升着,要用最快的速度通过,不然唐门暗器绝对不会留情。楚天情已经动了,他整个人从东面迂回,打算绕过唐天殇,可是一排碧绿的透骨钉已经在等着他们。但是楚天情真正的要走的方向却不是东面,而是西面。

    唐天殇何等的老奸巨猾,西面的路也被封死,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一条路,那条路就是天上。他忽视了楚天情的轻功会飞,楚天情抱着陈菲从唐天殇的头顶飞过,唐天殇气得胡子都快要飞起来了。两次较量,他已经连输两次了,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这口气教唐天殇如何咽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