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唐门一绝惊剑锋

第四百三十二章 唐门一绝惊剑锋

 热门推荐:
    观音有泪就在楚天情的手中,楚天情要将观音有泪拿来做什么

    只见楚天情将观音有泪笔直地朝着唐天殇激射而去,楚天情并没有用内力,纯粹是手腕的力道,但是速度是极快,如果加上内力,不知道楚天情能够将观音有泪发得有多快

    唐天殇冷笑,楚天情以为接下了观音有泪,就能够发出观音有泪了,实在是太天真了,观音有泪只有唐门独特的手法才能够发出。那三十二中回旋之力也不是每一个唐门中人都能够学会的,唐天情这完全是将观音有泪送给自己。

    唐天殇这么想,可是楚天情却不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并不是要用观音有泪来对付唐天殇,他只用他的剑。观音有泪的速度不算快,但是也不慢。可是楚天情的速度就很快了,他的身子整个人都是向前倾的,利用自己身体前倾,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所以他和观音有泪相差的距离并不远,本来他和唐天殇之间的距离也不远。

    楚天情一下子就来到了唐天殇的面前,唐天殇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才接住观音有泪而已,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抵挡。他一时间大意,竟然让楚天情近身了,楚天情将观音有泪扔出来,原来竟然只是一个假象,真正的杀招还是他手中的剑。唐天殇已经逃不了了,他已经能够感受到楚天情剑锋上的寒意触及到了自己的心口。

    可是,突然一幕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唐天殇并没有感觉到预料中的心口中剑,而是右臂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楚天情一剑并没有刺穿自己的心脏,竟然是刺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朝着自己的心头刺去的。其他的人也是看得不明不白,明明看见楚天情的剑朝着唐天殇的胸口刺去的,可是突然间剑锋就偏了,然后向唐天殇的右臂偏去,接着剑身向上猛地一提,唐天殇的右臂应声而断。

    楚天情并没有看向唐天殇,而是偏着头看向了自己的右方,接着传来了一声:“十少,手下留情。”

    唐歌等唐门众人浑身一震,这是唐宋绝的声音,唐宋绝竟然赶来了。众人纷纷转身,然后便看见了一个飞快的身影向此处飞驰而来,眨眼间,两个起落,唐宋绝就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众人也一下子明白了刚才楚天情为什么突然间剑锋会发生便离,一切都是因为唐宋绝。唐宋绝竟然能够隔着那么遥远的地方,发出暗器,暗器打在楚天情的剑身上,竟然还能够将剑打偏,这是何等的力道。更为惊奇的是,暗器速度越快,声音就越是尖锐,可是唐宋绝的暗器却无声,也无形,这便是唐门一绝,仅此一绝。

    众人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暗器,也没有听到任何破空的声音。唐宋绝的暗器有声音,不过因为声音太大,超出了人所能够听到的范围,所以就像是无声一般,而至于为什么无形,这个唐歌知道,因为唐宋绝的用的是根据无影神针仿制出来的,所以在用的时候很难察觉他的存在,如果速度够快,那完全是看不见。

    唐宋绝来到之后,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扶起唐天殇,而是像楚天情道歉。

    唐宋绝道:“十少,今天之事很抱歉,多谢手下留情。”

    唐天殇忍着剧痛道:“你是唐门门主,不需要要想他道歉和言谢,更何况我没有错。”

    唐宋绝冷冷道:“闭嘴,我能够阻止十少第一剑,但是我绝对阻止不了第二剑,你以为你能够活下来是侥幸么”

    唐天殇很少看见唐宋绝这样子,他对于自己的儿子是很清楚的,唐宋绝真的是发怒了,唐天殇只好闭上嘴。有人来扶着唐天殇,给唐天殇上药,止住血,右臂齐根而断,看来右手是再也不能够用暗器了。

    唐歌这时道:“门主,楚天情身上中了毒,不能够使用内力。”

    唐宋绝清点过唐天殇从唐门中带走的暗器和毒药,因此解药都给带来了。

    唐宋绝道:“等会就有人将解药带来了,你稍等。”

    和楚天情进行一番安抚之后,唐宋绝走向了唐天殇,然后出手无比迅疾,仅仅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唐宋绝就废掉了唐天殇全身的内力,从此唐天殇和废人无异。不仅仅是唐天殇和唐门弟子,连其他围观的人都吃惊了,唐天殇可是他的亲生父亲,为什么唐宋绝竟然对自己的父亲都下如此狠手

    唐宋绝将唐天殇的内力废掉之后,对着众人道:“唐天殇不听唐门命令,和楚天情交手,按唐门门规处置。”

    唐宋绝的话,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唐宋绝竟然如此绝情,果真按照唐门门规将唐天殇给处置了。正是有这样的一个唐宋绝,唐门才更加可怕,令出必行,万死都必定完成。李傲放看到这里已经觉得不用看下去了,然后静悄悄地离开了洛阳南郊,他要去做其他的事情了,是时候动身前往碧落镇了。

    唐天殇还想在说什么,可是唐宋绝已经下命令道:“将唐天殇带回唐门。”

    对于唐宋绝的命令,唐天殇任何怨言都没有,毕竟自己的老命也是儿子救的。如果不是唐宋绝及时,自己已经死在了楚天情的剑下,断然不会现在还活着,唐宋绝不让自己找楚天情为儿子唐四报仇是对的。

    等唐门弟子将解药拿来为楚天情解毒之后,一行人这才向洛阳走去。一路上,唐歌将唐天殇和楚天情两人交手的过程说给唐宋绝听,唐宋绝听完之后,良久才有一句感慨:“他就算是没有内力,能够打败他的人也少之又少。” 十三少剑:

    唐宋绝是无比看重和欣赏楚天情的,不管是出于什么方面考虑,和楚天情打好关系是必不可少的。天下间也许会有第二个其他的人,可是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楚天情,楚天情难得之处并不仅仅是武功高强,而是他完全是一个按心性来的人,他从来不会按照江湖规矩来。那是因为他对江湖规矩没有多少接触的时候,就已经退出了江湖,更何况楚天情性格如此冷漠。

    唐宋绝并没有在洛阳多待,他此行只要是为了阻止唐天殇和楚天情交手,虽然来得有点晚,但是总算是将唐天殇救了下来。唐天殇仅仅是留了一个晚上,便在第二天启程返回蜀中唐家堡。而唐歌也带着人马离开了洛阳,前往长安,唐蓉虽然一开始跟着唐歌走了,可是半路,唐蓉实在是舍不得离开,她不知道这一次离开,什么时候会再一次见到楚天情,所以她要留在洛阳。

    接下来的日子,少剑山庄非常之平静,没有任何关于君傲堂的消息,也没有任何关于少剑山庄不利的消息,一切就是很平稳。可是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杀害狄玉楼的凶手,他们花了很多心思,也请唐歌帮过忙,可却都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君傲堂好像一下子就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竟然就这样失去了踪影。

    虽然君傲堂失去了踪影,可是少剑山庄却不会就这样子算了,十三个兄弟,有三个人死在了君傲堂手中,其他的弟子更是不计其数,这个仇自然不会就这样子算了。可是既然找不到,那么便只有用功练武,等到武功大成,等到少剑山庄壮大的时候,再去找君傲堂的踪影。他们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能够查到他们的身影,他们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消失,也许躲在某个地方厉兵秣马,准备伺机而动。

    所有的人似乎都闲了下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同时却也是很忙碌,他们忙着练武,忙着将自己的武功水平提高。日子还是那么一天一天地过着,非常之平静,可是越是平静的生活,其中就是越有着不平静的事情。平静的湖面下面是波涛汹涌,暗流隐藏,危险正在一步步地靠近着,君傲堂在行动,少剑山庄却不见有任何的反应,甚至于他们对于君傲堂的行动都一无所知,而君傲堂对于他们的情况虽然不是尽然皆知,可是知道一部分就已经足够让君傲堂复仇了。

    君傲堂将所有的重心都转移到了南方,因为将来和楚天情的一战必然不是在洛阳,那一战一定会在碧落镇,因为李傲放相信,碧落镇一定是楚天情陨落的地方,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君傲堂上下都在为着这么一件事情而行动,同时,君傲堂也在策划这一场风暴,只有一场风暴才能够将楚天情引到一个再也无法翻身的地步,让楚天情掉落深渊,再也无法爬起。

    君傲堂所做的一切,少剑山庄完全不知晓,楚天情也根本就没有关心过这样的事情,他虽然猜想着君傲堂在暗中坐着一些事情。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想法,也不去理会,每天都还是那样子看着风轻云淡,一切都好像过眼云烟一样,没有半点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