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兵分三路布疑阵

第四百四十二章 兵分三路布疑阵

 热门推荐:
    楚天情一行人接下来却是平安无事,他们一直到了洛阳都没有什么厉害的角色来抢秘籍,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而已,都是三拳两脚都打发的事情。

    楚天情一行人在渡河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楚天情一行人乘船,当时来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大船。人要过河,马也要过河,楚天情等人不肯能将马匹等留在对岸,唯一的一只大船装得下马就装不下人了。于是杨亦云和一些不熟水性的人看着马匹等过河,其他的人分乘小船过河。

    唐蓉也不会水性,但是唐蓉却没有说,因为她觉得有楚天情在,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楚天情并没有保护着秘籍,秘籍用油纸包裹着放在冷焰宝马的背上。而箱子还在楚天情的船上,楚天情所在的船,除了船夫就只有他和唐蓉两个人。

    楚天情似乎能够预料到即将要来临的危险似的,他让杨亦云等人先走,他是最后走的。楚天情告诉杨亦云,过了江就骑着冷焰宝马,用最快的速度回少剑山庄,十九个人分为三队,一队骑快马和杨亦云快速到达洛阳。而一队人马则是前往凤凰城,他们带去的是楚天情的书信,这六个人都是风雪九杀中的人。

    最后一队人马则是跟着楚天情,他们暂时不急着回洛阳,他们要留下来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杨亦云一行七个人直接快马走了,剩下其他的人在江边等楚天情和唐蓉。

    楚天情和唐蓉的船行至一半的时候,船突然就开始漏水下沉,唐蓉着急了,惊呼起来。可是楚天情还是那么的镇定,他眼睛盯着船夫,船夫一揭开斗笠,笑道:“剑神,你在岸上是神,可是到了水中就未必了吧,你的这些秘籍我水鬼江水旺就笑纳了。”

    水鬼说完整个人就翻身入水,他知道待在船上越久,就越危险,只有水底下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唐蓉慌张地问着楚天情:“楚公子,我们应该怎么办”

    正在说话间,水鬼江水旺就用着峨眉分水刺将小船给刺穿了,然后用力一拉,整个船都四分五裂开来。但是楚天情却站在一块木板上,什么事情都没有,而唐蓉就在仅仅地抱着他,唐蓉已经慌得没有丝毫的办法了,楚天情会水,她也不会,她还不想淹死。

    楚天情的声音沉稳有力道:“不要慌,不要抓着我的手臂,抱着我的腰。”

    唐蓉应声,赶紧抱着楚天情的腰,一旦唐蓉将楚天情的手给放开了,楚天情的功夫就完全发挥出来了。楚天情右手拔剑,左手揽着唐蓉,楚天情一剑朝着碎裂的木板挥去,木板被这一击打成了无数的碎片,然后漂在水面上。楚天情深深地提了一口气,足尖一点便踏上了细小的木块,然后飞身而起,准确无误地落在另一块木块之上。

    江水旺在水中将掉落的箱子给捞着,可是箱子一入手,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可是水中的老手,箱子里面如果装的是秘籍,绝对不会那么重,于是江水旺在水中打开了箱子,却发现至少几颗石头。这让他气急败坏,立刻返回水面,楚天情竟然胆敢骗他,他要楚天情尝一尝他分水刺的滋味。

    江水旺在水下看着众多的木块,根本无法预判到楚天情落脚会落在哪里,完全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直觉来猜测,没有是却没有一样的对的。这让江水旺在水中简直要气坏了,这明明是在水上自己竟然还不是楚天情的对手,这完全是不科学。楚天情一手抱着美人,一边借助着小木片渡江,让其他的人都看呆了。

    有的弟子看出来了楚天情的身法,喃喃道:“楼主竟然会一苇渡江和登萍渡水这样绝顶的轻功,楼主的轻功到底多高”

    楚天情抱着唐蓉即将要到岸边,唐蓉此刻却希望时间能够走得慢一点,让她可以被楚天情抱着久一点。楚天情离岸边只剩下一步了,这是江水旺最后动手的机会了,如果再不动手楚天情就要上岸了,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江水旺将一切都拿捏恰当,他已经算好了,当楚天情一脚踏上那块木片的时候,他的分水刺就将楚天情的脚给刺穿,然后将楚天情拖入水中,只要楚天情被拖入了水中,那么楚天情就只能够任他宰割了。

    江水旺是这么想的,一切都被他想好了,同时他也是这么做的。看着那一块木片向下沉的一瞬间,江水旺的分水刺刺出。可是,并没有想象中刺入**的感觉,而是一阵剧痛从身上传来。楚天情最后一步并不是脚踩木片,他仿佛早已经洞穿了江水旺的心思似的,知道江水旺要在最后的时候刺出。

    楚天情最后是一剑刺中木块,然后直接刺入了水中,这雪恋剑和分水刺一比长度,自然是雪恋剑占据着优势。分水刺还没有刺中楚天情,江水旺早的手臂早已经被雪怜剑给刺穿,不仅仅如此,楚天情在拔剑的时候,顺势一扭,江水旺的手臂就是一片血肉模糊,从岸上可以明显的看到那一块的水都红了。

    楚天情拔剑然后整个人便是在半空中一个翻身,稳稳地下落,但是他下落的却是在水面上,楚天情这难道是要自己掉入水中当然不是,江水旺一阵剧痛,整个人再也无法在水中待下去,他急着出水面,他要出来透气,同时只有在水上才能够止血。楚天情拔剑的时候将他的伤口无限地放大,导致血流不止,如果不及时止住,他就会因为流血流尽而亡。

    江水旺在将头伸出,他以为楚天情已经上岸了,可是他错了,楚天情还没有上岸,还在水面之上。楚天情单脚踩下,刚好踩在伸出水面的江水旺的头顶,这一脚之力何其之重。楚天情一脚踩上江水旺的头,然后整个人接着这一股反作用力,一下子就掠向了岸边。楚天情舒服了,可是江水旺就惨了,他被楚天情这一脚踩中,整个人就如同脑袋中央被人狠狠地砸了一锤。

    楚天情上了岸边,将唐蓉放了下来,唐蓉的脸上一阵潮红,看上去像是惊魂未定的样子。至于江水旺,他再也上不来了,他的身体都沉入了水底,等待后来他的尸体被人从下游发现的时候,他的头都是扁的,头脑骨好像被人给拍平了,那赫然就是楚天情一脚踩出来的杰作。

    杨亦云等人因为有着快马,加上一路上片刻不停,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的时候到达了洛阳。而另一批人风雪六杀,楚天情不仅仅是让他们去凤凰城给楚天恨送信,而且还给他们一个任务,那么就是保护楚家庄的上下。

    楚天恨在见到风雪六杀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很莫名其妙的,为什么楚天情突然间就派人来找自己呢当楚天恨看了风雪六杀带来的书信之后,他明白了一切,书信上是楚天情让楚天恨带领楚家庄上下的人躲起来,等到江湖上一切都风平浪静的时候才能够出来。楚天情也说了原因,原因很少,仅仅是八个字:“灭顶之灾,即将到来。”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楚天恨并不知道楚家庄将会有什么灭顶之灾,但是既然是楚天情说的,那么必定有楚天情的原因。于是楚天恨等人照旧返回了那个与世隔绝的楚家村,待在楚家村是最安全无比的。楚天恨等人去了楚家村,但是风雪六杀却没有跟着,因为楚天情书信上注明了风雪六杀不得跟随,他们的任务就是将书信送给楚天恨,然后监视着楚家庄,有什么可疑的人靠近楚家庄,就毫不客气地格杀。

    风雪六杀等人则是全天候地守在楚家庄附近,严密地监视着关于楚家庄的一切,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监视,可是既然是楚天情的安排,那么他们就无条件地执行。

    楚天情杀了江水旺之后,他并不是直接朝着洛阳而去,他是先去了长安,去长安和去洛阳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这让楚天情手下的人疑惑了,为什么都已经过江了,却不直接回洛阳,反而是弯一个大圈去长安

    唐蓉知道楚天情这是去长安之后,她有了一丝担心,楚天情这不去洛阳,而是去长安,这会不会是嫌自己麻烦,所以要将自己交给九哥唐蓉越想越担心,于是她经过了一阵纠结之后,她直接地问楚天情道:“楚公子,你这不去洛阳,而去长安,是不是嫌我给你添了麻烦,要将我送到唐门的长安总舵去”

    楚天情连头都没有转道:“我去长安找唐歌有一些事情要办,同时将跟踪我们的人引开,你想回唐门了么”

    唐蓉立刻笑着答道:“没,我只是随便问问,我并不是要回唐门。”

    楚天情并没有注意唐蓉的表情,只是径直向前走去,他的眉头还是愁眉不展,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而唐蓉则是自己一个人在偷偷地开心着,高兴着,楚天情并不是嫌她麻烦,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